•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前路堂堂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前路堂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六十三章 前路堂堂

        扭着屁股赶命跑,回过头一看,那些恶魔妖精已经炸开了锅,大概是被我一记超级四重火风暴打蒙了,火山爆的杀伤到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好,又解决了十多只,粗略一数,应该只有七八十只了。

        不过,好运到此为止,那只冰蓝色的恶魔妖精——达克法恩,乍一见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竟然有人敢惹,那还得了,一头沧桑的白长发,几乎都要怒发冲冠了。

        大概是咱的身法太风骚,想不吸引人都困难,竟然在转角的一瞬间,给这只眼尖的小东西给瞄上了,抓住了“纵火犯”的身影,达克法恩哪还会放过,立刻呱呱指着对面,刹那间,七八十只恶魔妖精一起瞬移,光影四动,场面壮观无比。

        瞬移并不是无距离限制,但是怎么说也要比跑的快,要不法师还怎么混?这些恶魔妖精光芒一闪,就已经出现在了我身后几十米远处,本来以为已经安然逃脱,可是感受到身后浩荡的魔法波动以后,我心里大惊。

        卧槽……不,是卧倒??!

        下意识的,我宛如电视上被手榴弹擦了边的战士,华丽的舞动着四肢向前一扑,顿时宛如箭雨当空,唰唰唰的数十声连成一片从头顶上掠过,而且还tm讲顺序,当头是达克法恩的冰蓝能量铁锤,从背部擦过,冻起一阵鸡皮疙瘩。

        还没等寒气消散,铺天盖地的七八十道火焰能量铁锤,连成一片,就像蝗虫过境一般从背上扫过,非要形容我的感受,到是有一句很贴切的话——冰火二重天。

        这时候,一直埋伏的剧毒花藤也出手了??上д庑┒衲а艋?,虽然数量不少,但是彼此都四散开来,让剧毒花藤的毒素传播无用武之地,只能一只只潜杀,剧毒花藤的攻击频率并不是很高,指望它将除小boss外地七八十只恶魔妖精干掉,是不大可能了。

        乘着它们的攻击冷却时间。我连忙在中间施展了一道火墙,然后滚入小灌木里面,再次凝聚火风暴,无论是等火墙消失,还是它们先忍不住,瞬移越过火墙,我都能再次给予它们狠狠的打击。

        “轰轰——”

        几道火焰铁锤突然从头顶降落,我这个猎人。就好像猫和老鼠里的汤姆一样,阴笑着守在杰瑞的老鼠洞口,放下铁夹,自以为能抓住对方,结果反被对方耍了一把。

        更郁闷的是。凝聚在手中多重火风暴,因为突然的袭击失去了控制,也随之失控爆炸开来,更是雪上加霜。

        剧烈的爆炸过后。我从雪堆里钻出来,抬头一看,才发现在右边高高地崖壁上,应为天气原因,凝结了许多小冰台,这些冰台甚至无法容纳一个人站立,但是对于矮小的恶魔妖精来说却还略有富余。

        此时,正有几只恶魔妖精。站在冰台上,像砸中了路人的猴子一般,打着翻跟斗对我得意的放声嬉笑,嘲讽之意一目了然。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阴怪物阴多了,如今也被怪物阴了一把,真是憋气。

        我一个瞠目。几发火弹激射出去。这些恶魔妖精见势不妙,立刻瞬移溜走了。轰轰的爆炸声响起,火弹震下了大量的冰坨坨,将下面的灌木丛压得索索作响。

        玩阴的是吧,老子陪你们玩,看到还未退散地火墙,我狠狠一笑,一个巨型熔浆巨岩在手中瞬间形成,向火墙的方向扔去,因为同是我施展出来的魔法,火墙和熔浆巨岩并未互相排斥,而是整个熔浆巨岩如同石头入水一般,无声无息的没入火墙里面。

        估算着熔浆巨岩就要到达火墙对面了,我立刻引爆,努力控制着让最大量的碎石朝对面激射出去。

        我猜这些和猴子一样顽皮地恶魔妖精,肯定会炫耀式的站在火墙边上做出各种动作,以显示自己的勇敢,而事实上,我并没有猜错,熔浆巨岩爆炸的瞬间,对面顿时传出数十声惨叫,估计比我第一次地四重火风暴杀的都要多了。

        嘿嘿,谁能比我阴!

        眼看火墙就要熄灭,我连忙一个猛窜,躲在崖壁一个凹入的位置,虽然估算着经过这一轮熔浆巨岩,再加上剧毒花藤的杀戮,对面的恶魔妖精数量应该已经减到了不足五十只,就算扛着打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样有意思吗?咱要锻炼的是技巧和打法,而不是逞匹夫之勇,要不早就一记血熊能量炮(暂命名)轰过去了。

        其实,我现在手头上还有各种魔法技能,七大职业的技能都有,只要轮流施展一遍的话,这些恶魔妖精哪怕再多上一倍,也会死地不能再死,问题是就是太多了,事到临头反倒不知道用哪个好,只能尽量挑自己熟手的。

        看来回去以后,得抽多一些时间好好掌握这些技能,组合多几种打法才行,不然也太浪费自己逆天的天赋了。

        现在用什么好呢?我第一个就想起法师的技能,四阶闪电技能连锁闪电到是不错,但是我手头上只有+1连锁闪电的法杖,恐怕对这些恶魔妖精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还有四阶冰系的冰尖柱,可惜,这个技能对于掌握了瞬移的恶魔妖精来说,同样不怎么管用。

        亚马逊地弓箭技能对付它们到是很不错,可惜我对弓术有兴趣,弓术却对我没兴趣,该死,要是小雪它们在这里该多好,它们也会瞬移,对付这些恶魔妖精最适合不过了。

        算了,慢慢磨吧,别老想着该怎么才能让敌人成片成片地倒下,那些近战职业会哭的。

        想到这里,我向对面甩了一个死灵法师地二阶诅咒系微暗灵视,效果可以使被击中的敌人陷入无光无声的领域之中,简单点说就是带有致盲和致聋的效果??上?,微暗灵视地覆盖范围并不大,恶魔妖精的站位又比较猥琐,所以只罩住了两个,我瞬间便将这两个如无头苍蝇一般的恶魔妖精干掉。

        如此大的动作,身形自然不免暴露,这些愤怒的恶魔妖精,又是将数十道火焰铁锤扔了过来。我心中一叹,一个懒驴打滚躲过了大部分攻击,就当是练习躲闪吧。

        下一刻,红色诅咒光点再次笼罩在恶魔妖精的头上,这次是死灵法师的三阶技能恐惧,能让怪物产生恐惧混乱,四处逃走,虽然覆盖范围比微暗视灵还要小。但是一只四处奔走逃窜的怪物,往往会引起其他怪物地混乱,这也是为什么恐惧要比微暗视灵高阶的原因。

        被恐惧所笼罩的一只恶魔妖精,立刻尖叫着向其他伙伴扑过去,大概是想寻求?;?。眼看就要引起一小片混乱,那只小boss级的达克法恩突然尖叫几声,瞬间就让周围的恶魔妖精平静下来。

        切,有小boss带领的队伍就是不同??志宓母弊饔镁谷槐谎怪屏?。

        始料未及的效果,让我只能暗啐一声,拿起老酒鬼那里榨来地暗金长弓一阵乱射,虽然引导箭在瞬移面前有些苍白无力,但是恶魔妖精的瞬移并不是没有冷却时间的,因此,一阵发狂的乱射,空间弯弯拐拐的白色引导箭咻咻地穿梭着。到是让一小半倒霉的恶魔妖精中了流矢,虽然不死,但每中一根,也让这些防御力低下的小家伙脱了一层皮,毕竟是暗金弓的伤害呀。

        看到效果极佳,我连忙打起精神,随意锁定着目标嗖嗖地乱射,一时之间竟然让大半的恶魔妖精自顾不暇。就连小boss达克法恩。对这种情况也无可奈何,只能命令剩余的恶魔妖精加紧攻击。争取先将我给“消灭”掉。

        不过,身穿暗金鹰甲,冰抗火抗同时达到三位数,我又岂会在乎这区区十多道能量铁锤,就是达克法恩的极冰铁锤,也无法对我造成两位数的伤害,一轮下来,我不疼不痒,到是对面的恶魔妖精挂了许多。

        这时,剧毒花藤接受到我的命令,也开始和达克法恩纠缠起来,它的冰冻伤害对剧毒花藤还是有一点小阻碍地,剧毒花藤的攻击频率本来就不高,被这么一冰,速度更慢几分,再加上达克法恩滑溜,想抓到它的马脚,那是难上加难。

        不过,以剧毒花藤精英二级的防御力和血量,达克法恩的攻击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因此一时之间,一藤一怪你追我逐,到是让人看不出结果。

        慢慢的,几十只被引导箭追得团团转的恶魔妖精,在我火上添油的施加几个诅咒,再时不时来一个火山爆地多重打压下,尽数化为灰烬,只有和剧毒花藤打游击地达克法恩,依然精力充沛,显得游刃有余。

        不过,它的好日子也到头了,解决完这边,我还能眼睁睁看着它逍遥?一个定点火山爆在脚底下爆发,这只前一刻还扮着鬼脸地家伙,瞬间就被高温的熔浆冲上百米高空。

        剧毒花藤也乘势仰头一咬,虽然无法将身为小boss级的达克法恩一口吞下,秒杀,但是附带的毒素伤害,也让它冰蓝色的身体变得油绿油绿,就是那头风骚的白色长发,也变成了绿色,若是它现在混入普通的恶魔妖精群里,还真找不出来。

        骤然受到重创的达克法恩,愤怒尖叫着捂着自己焦黑的屁股,打算将手下召回来报仇雪恨,可是叫了几声,那猴子一般的面孔极具戏剧化的做出了一个夸张的不可置信表情,看着满地恶魔妖精的灰烬,一时呆愣,说不出话来。

        乘你病要你命,有句话是这么说来着,眼看达克法恩发呆,我哪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手中早已经凝聚好的多重火风暴,瞬间往地下一按,一道直径三米多粗的圆柱火柱,猛然从它脚下升起,直冲半空,达克法恩那矮小的身子,瞬间便被吞没。连根毛也休想露出来。

        等火柱消失,达克法恩从半空摇摇晃晃的坠落,身体被烤得焦黑无比,头发上还燃着丝丝火星,模样狼狈极了。

        就算是五十多级的小boss,连续被火山爆,剧毒花藤和多重火风暴击中,也吃不消??銮掖锟朔ǘ鞅旧硪彩茄俜赖偷墓治?,这样一来一去,它前一刻还满满地血量,已经只剩下一半多点了。

        就在剧毒花藤想再捡一次便宜,看能不能将争取一口将达克法恩吞下的时候,它在半空的身体突然一闪,下一刻,已经瞬移到了崖壁的顶部。将焦黑的身子拼命一甩,然后狰狞着脸,呲牙咧嘴的朝我们示威,大有一副你们等着瞧,老子拉兵剁了你们的势头。

        不好。它要跑了,我下一刻就反应过来。

        达克法恩似乎觉得自己现在的位置很安全,所以并未急着离去,一阵叽里咕噜。手舞足蹈,夹杂着大量地口沫横飞,活像是总统候选人在拉票对骂。

        它的警惕心很强,即使骂着,也一边注意下面的动静,突然发现那个该死的人类,竟然变身成狼人,不由眼睛一瞪。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莫非,对方要变成狼人和自己对骂?

        然而,下一刻,它的脑子蒙了,对方光芒一闪,突然消失在原地,这种情况。就好像……就好像……对了。就像自己和手下们经常拿来玩的……瞬移??。?!

        脑子转了过来,它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对方会瞬移,那岂不是……

        太晚了,还没等它回过神来,我已经出现在它旁边,夹杂最强威力的一击,怒吼着朝达克法拉一拳击出。

        焰拳??!

        右臂被熊熊烈火环绕着,附带高达600多点火焰伤害地最强一击,直接命中达克法恩的整个小腹,若是转化为慢动作的话,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它那细眯的眼睛,睁开了几倍大小,微微陷入地眼珠凸起一半,几乎就要脱眶而出,从嘴里,鼻子里,眼睛里,耳朵里,喷出一些恶心的液体,受攻击的小腹更是几乎和后背贴在了一起。

        高高的飞了起来,达克法恩那孱弱地体质,几乎被这强力一击打得魂飞魄散。

        幽绿的狼人瞳孔,闪烁着清冷的色调,我双脚一蹬,几乎和达克法恩同时飞起,右爪的火焰尚未燃尽,左爪已经被深绿色气体所覆盖,再次准确命中了尚在半空没有回过魂来的达克法恩。

        狂犬?。?!

        再那一瞬间,时间的流逝变得清晰无比,由焰拳的焦黑,再到狂犬病的油绿,达克法恩保持着瞠目欲裂地模样,持续了几秒,那双眼睛再也不堪它的圆睁,两个眼珠子索的一声脱眶而出,飞弹出去,留下两个恐怖的深陷眼窝,潺潺流着绿血,而鼻子嘴巴和耳朵,大量喷出绿色液体,最后整个头颅爆裂,身子也开始瓦裂,腐烂,内脏和骨肉分离四散……

        达克法恩死的过程,足可以拍成一部最恐怖恶心的短片了。

        狂犬病、焰拳,是我现阶段,除了血熊变身以外,所掌握的两个最强烈攻击了,若是达克法恩这样还不死,我也只能望洋兴叹了,毕竟自己半吊子的瞬移,不可能比得过它这个专家。

        达克法恩虽然死地惨烈,不过我却并没有将目光放在它身上,而是从它身上爆出来地物品,窥得一丝金光,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金色装备,已经很不错了,普通冒险者杀几十个小boss还不一定能爆出件金色装备,特别是随着怪物等级地提高,爆出来的物品装备等级也高了,爆率似乎也因此变得更低。

        从达克法恩身上,搜到了五瓶强力生命恢复药剂,这玩意已经很不错了,能持续增加总量为500点左右的生命值,就算对我这头血牛,作用也很大,在群魔堡垒,我也只见过大型生命恢复药剂(300点)而已,至于再上面的超级生命恢复药剂(800点),只能在第二世界才能看到。

        还有一瓶强力法力药剂,一块完整的红宝石,数十枚金币,一件白板连射十字弩,弩是不错的玩意。准确率比弓要高很多,但是付出的代价是射速慢的要命,而这把连射十字弩,射速却达到甚至超过了普通长弓的速度,当然,攻击伤害有点寒酸,身为普通弩类地顶级货色,它的攻击伤害只有12-18。也是所谓的有得必有失吧。

        而我窥得的那丝金光,却是一把长戟,造型上颇有点方天画戟的威势,砍劈刺勾样样都行,属性也不赖。

        嗜血之渡鸦 长戟

        伤害:25-61

        需要力量点数:90

        需要敏捷点数:60

        需要等级:53

        长棍速度:快速攻击速度

        +40%增强伤害

        +10%攻击速度

        +1-30闪电伤害

        +4%击中偷取生命

        +50准确率

        +20力量

        +8敏捷

        同时拥有吸血和提高攻击速度这两条特俗属性,已经足以让这把金色级长戟列入极品装备范围,可惜,依然不是我能用的。等级也远远不够,有些郁闷,你说掉点饰品什么的该有多好呀。

        笑纳了达克法恩的爆落物品,再收拾好其他上百只普通恶魔妖精掉落地一些大型药剂和金币什么的,我休息了一会?;指瓷头?,话说这些恶魔妖精还真是难缠,看看自己几近干涸的法力,我直摇着头。这可是三百多点法力呀,我宁愿去挑战魔王级的怪物,或许还有可能轻松许多。

        片刻之后,我再次勒紧鼓鼓的腰包前进,前面,还有一个小boss在等着咱们呢。

        站在高台上,我郁郁的看着下面督军山克的重生点,好一会说不出话来。

        到不是说督军山克不在这里。相反,那个呈黑色装甲状的高大身影,在几百魔仆和巨锤死神地包围下,显得特别显眼。

        我郁闷的是地形,还有四周那些碍手碍脚的东西。

        督军山克,所在的位置是一大片平整的广场,也只有这种地方容得下它那么多地打手,但是。在这片广场四周。却分布着十二座高台,这些高台上。不用说,全摆着投石器,而且一个高台两辆,不解决掉这些投石器,那根本连靠近督军山克都做不到。

        哎,开始羡慕那些多人小队了,又或者小雪它们在的话,那该有多好呀,可以分组将这些投石器干掉,时间至少也能省一半以上。

        至于剧毒花藤,嗨,别说了,投石器唯一的属性就是毒素攻击无效……

        无奈之下,我只好绕着整个场子,先将这二十四座投石器砸烂,早知道这里有那么多投石器的话,我先前就不用特地去找了,干掉这里地都足可以交代任务,夸尔凯克在地图上并没有标记这里有那么多投石器,大概是觉得这种一目了然的事情,除非是个瞎子,否则没有人看不见吧。

        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绕了一整圈,将二十四座投石器解决,干掉投石器不难,难就难再每个投石器的位置都隔着几千米,一圈跑下来,累的够呛。

        这些投石器不仅仅是威胁冒险者那么简单,似乎还有警示的作用,这不,顿军山克那只大甲虫,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手中的长鞭挥舞地呼呼作响,切,本来还想和达克法恩一样,偷袭干掉一批再说的。

        这里的魔仆和巨锤死神的数量,比那些恶魔妖精还要多好几倍,不过相比恶魔妖精的难缠,我还是更乐于对付这些笨重的家伙,看到它们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我嘴巴差点没乐歪——这不是让剧毒花藤充分发挥的好机会吗?

        数百只巨锤死神,触手齐出地威力可不是说笑地,因此我将它们交给剧毒花藤,自己则是慢慢在巨锤死神的攻击范围游离,将一批批魔仆勾引出来,分批抹杀。

        督军山克是领导型地小boss(泛指依靠手下吃饭的头领,比如说毕须博须),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将它的“触手”消灭,怒吼一声,装甲一般庞大的灰黑色躯体跨前几步。将地面震得咚咚作响,然后,它将手中地皮鞭往我这边一抽,原本只有两三米长的鞭子,骤然拉长,竟然延伸至百米开外的我这边来。

        我大吃一惊,以为这是督军山克是朝自己攻击,可没等到躲闪开来。它的鞭子却落在魔仆身上。

        夸尔凯克手札上说的很清楚,督军山克的鞭子,具有提升手下实力的作用,简单来说,这些魔仆就m,贱骨头,你越抽它它越兴奋。

        果然。被这皮鞭一抽,本来还略有些笨拙的魔仆,突然双眼猩红,土黄色地躯体似乎也呈现出微微的血红色,身体卡拉卡拉的暴涨几分。就像注射了狂暴药剂一般。

        不妙??!

        我心里一惊,连忙变身成皮厚的熊人,顺势换个+抵抗光环的权杖,一身皮毛足足硬了好几倍。下一刻,数十把破空长刀大斧落在身上,刮落阵阵熊毛。

        被鞭子一抽,这些魔仆的攻击力竟然增加了将近一倍,而且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也小有加成,不愧是靠手下吃饭的小boss,果然有两手。

        而另一边巨锤死神,也被督军山克的鞭子狠狠抽打了几下。m属性立刻爆发,猩红着双眼,攻击速度突然增加一倍,那触手就如同雨后春笋般,一片接连着一片涌出,没怎么消停过。

        可惜它们面对地,是触手的祖师,触手之中的触手剧毒花藤。就算速度增加一倍。潜入地里打不着也是白搭,而剧毒花藤的毒素攻击可不是说笑。这些巨锤死神一只贴着一只,咬一只,毒素就能传播一大片,数百只巨锤死神,对剧毒花藤来说最多也就一顿饭的时间。

        而我这边,魔仆地攻击力提高了将近一倍,但是我变身熊人,加抵抗光环,必要时候还可以将在群魔堡垒入手的野蛮人头盔拿出来,施展一个大叫,防御力何止提升三倍,这些大刀巨斧,落在身上,对我来说也只是一层毛毛雨而已,只不过杀伤速度比不上剧毒花藤,看来等会少不了让它过来支援一下。

        小boss督军山克远远的看见自己的手下成排成排倒下,急得呱呱直叫,踏着笨重地躯体缓缓走上前来,也加入了战局,只不过它本来就是靠手下吃饭的,自身的能力自然强不到哪去,除了一身的装甲还有庞大的体型,让它拥有不俗的防御和生命以外,其他方面糟糕的一塌糊涂,可能连一个精英级的魔仆都不如。

        任督军山克将鞭子舞地天花乱坠,剧毒花藤依然雷打不动的按时按质按量,将巨锤死神尽数干掉,然后看也不看督军山克一眼,便回过头开始帮我杀戮魔仆,只要将这些玩意清理掉,就等于是砍了督军山克的左右臂,还怕他蹦跶出个什么不成?

        察觉到自己被华丽的无视掉,督军山克更是气急,踏着让大地颤抖的步伐缓慢追上来,第一次,它觉得身上原本为自己提供了强大?;さ淖凹?,是那么的碍事。

        等督军山克赶来,我和剧毒花藤已经合力将最后一只魔仆干掉,见它如同五百斤的大胖子一般,一抖一抖地缓慢冲来,顿时乐了,这下可好,自动送上门来了。

        体型大自然有体型大地好处,这不,督军山克的小boss属性,就是特别强壮,皮硬血厚,很是花了我和剧毒花藤一番功夫,才将它给磨死。

        一声惨叫,督军山克灰黑色地装甲破裂开来,大滩大滩的血水从里面涌出,原来竟是个绣花枕头,装甲里面一肚子的污水。

        将它手中握着的那条恶心兮兮的皮鞭捡起来,和投石器的能量晶石一样,长鞭是任务的物品,拿回去和拉苏克交差就行了,听说法师公会一直都在对这些能量晶石和督军山克手中的皮鞭进行研究,希望能自行研制出投石器和……皮鞭女王?!

        所以说,无数宝石就是这样被他们败光的。

        作为任务怪物之一,督军山克自然免不了被每一个来到哈洛加斯的新冒险者oo然后再xx,被玩弄个遍,我也没指望从这只“红尘女子”身上爆落什么好东西,一看。果然只有几瓶强力药水,一块碎裂宝石,呃……哦哦,竟然还有一块符文,2号符文艾德(eld),切,垃圾??!

        为什么说2号的艾德是垃圾,相信很多人心里也猜到了几分。低级的神符之语中,没有一个需要用到艾德,而它的老邻居,3号符文特尔,待遇却和它是两个极端,被冒险者喜称为万金油,低级神符之语中,有许多个都必须要用到它。在冒险者市场里,没有好一点的金色装备是绝对换不到地特尔。

        失望的将这块符文往物品栏里随意一扔,我将目光落到唯一爆出来的蓝色装备上,嘴巴不由一咧,顿时觉得这个小boss值了。

        那件蓝色装备。是久违了的特殊装备类物品——法师斗篷,若是属性出彩的话,能比一件金色装备价值高上好几倍。

        忠诚之技能的大法师之袍

        防御:115

        需要精力点数:100

        需要等级:48

        +10敏捷

        +30法力

        +15生命

        +(2*角色等级)防御(我现在是38级,所以+76防御)

        +3暖气(限制法师)

        +1冰封装甲(限法师)

        +1暴风雪(限法师)

        这件斗篷怎么说呢?就蓝色装备的属性而言。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光是+(2*角色等级)地防御,就是许多法师梦寐以求的属性,也导致了原本防御极低的法师袍,拥有高达三位数的防御,而特殊物品本身附带的+30法力,+10生命,也很极品。就是附带的技能,有那么一点点不足。

        感觉就像是一件绝世珍品上面出现了小小的瑕疵吧,让人比得了垃圾心情还要纠结一些。

        收拾好督军山克还有几百只魔仆和巨锤死神掉落的物品,我远远地望了一眼前方,地势已经逐渐平坦起来,估计这里就是血腥丘陵的最后一个关卡了,再往前不远,就是亚瑞特山脉顶部的边缘——冰冻高原。

        记得夸尔凯克给的地图上。似乎有标注吧。我将其取出,展开一看。顿时乐了,在地图的最边缘,果然标记着冰冻高原地一角,里面还有冰冻高原传送站的标记,真幸运,不用再将时间花在寻找隐蔽到极点的传送站上了。

        第二天,我顺利的找到了冰冻高原上面地传送站,就在血腥丘陵和冰冻高原交界处没多远,一个偏僻的凹陷小谷里面,传送阵正刻在中央,两个穿着厚厚法师袍的中年法师接待了我,对于他们,我也表示由衷的佩服,不是每个人都能下定决心来到哈洛加斯这种苦寒之地驻守传送站的。

        “尊敬的大人,您是要回哈洛加斯吗?”

        登录了传送站以后,一个中年法师指着传送站问道,天空此时飘着不小的雪絮,每隔一小段时间,就会将传送阵所覆盖,两位法师不得不轮流使用魔法,将上面的积雪清理掉,更难得地是,这两个法师竟然将这种工作,当做是这里唯一的乐趣,自得其乐的玩着,有时为了清理权甚至争得面红耳赤。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有些酸楚,比起我们这些轰轰烈烈的冒险者大英雄,其实有更多影藏在背后的不为人知的英雄,他们默默的为我们服务着,没有他们,冒险者将寸步难行,眼前这两个法师,无疑比一心只想着?;の克堑奈?,有着更伟大,更高尚地情操,他们才配得上英雄二字。

        “不用了,等雪小一点,我就立刻出发?!?br />
        本来我地确想回哈洛加斯一趟,打着交代任务的借口,和琳娅宝贝温存一小会,可是现在,我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大人真是辛苦了?!?br />
        中年法师由衷的向我投以佩服的目光,看的我一阵不好意思,当你偶尔良心发现,做了一件微不足道小事,被路过的雷锋叔叔夸奖的时候,就会理解我现在的心情了。

        大雪依然飘着,两个乐观的中年法师,取出了一个铁罐,架在背风处,不知在哪里找来十几根被冻得硬邦邦的柴枝,点燃,打算弄点炖肉汤,慰劳一下我这个“努力”的大人。

        可惜,亚瑞特山顶的温度不是说笑的,好不容易将柴火点燃,将里面的雪融化,温度却怎么也上不去,其中一个中年法师将手指插入罐里,愣了好久,冒出一句比较经典的话。

        ——亚特瑞的雪,有点凉。

        不过,魔法师的力量是强大的,柴火烤不熟,就用魔法吧,两个魔法师轮流施展,将脸熏得乌黑,好不容易将水烧开,炖好一罐肉汤,也没放什么调料,三人分了,稀里哗啦的几口就吃了下肚——再晚一刻的话,炖肉汤就要变成冰镇肉汤了。

        也不知道是从炖肉汤上,还是从两个坚强的法师身上,获得了一些暖意,略作休息,天空上的鹅毛大雪逐渐小了,虽然风还挺大,我却在两个法师的极力劝阻下出发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这两个法师的责任是驻守传送站,而我现在的责任,是寻找那些失踪的野蛮人,我可不能输给这两个中年大叔。

        握紧拳头,我回过头,朝风雪遮盖中的传送阵微微一笑,大步向冰冻高原迈进,风雪依然迷眼,但是前方的道路,却是如此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