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六十二章 血腥丘陵

    第四百六十二章 血腥丘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六十二章 血腥丘陵

        回到马拉的家里,我先和琳娅商量了一下,其实也用不着怎么商量,还是老规矩,我出去任务,琳娅留在这里等我,只不过一些细节上的东西还要商讨商讨而已。

        “对不起,老是让你等我?!比嘧潘躺姆⑺?,我歉声说道。

        “是我的实力太差,拖累了吴大哥才对?!绷真椒⑽氯岬囊∽磐?,将我的手紧紧贴在自己无一丝瑕疵的脸颊上。

        “对了,这个头饰你收起来吧?!?br />
        想到从拉苏克那里得到的极品头饰,我郑重取出,细细的打量着,外形是一个两指宽有余的环形头箍,后端有一道开口,头饰表面为金黄色,华丽却不庸俗,给人一种古朴,高贵的自然气息。

        将头饰轻轻举起,带到琳娅头上,扶正,然后轻抵着下颔,将她的脸蛋微微抬起,此时的琳娅,徒然多出了一份雍容华贵的气息,头饰金色的光芒,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威严,让她宛如端庄俏丽的王后一样,让人心醉神迷。

        “这么珍贵的东西,还是给维拉丝姐姐她们吧?!绷真魏熳帕车?,似乎能试戴一会,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正欲将头饰取下。

        “小傻瓜,你的维拉丝姐姐她们,身上可有更好的东西,哪还用得着你让,只要到时候你别嫉妒她们就好?!?br />
        我摇着头,在她那俏脸上轻轻一捏,又忍不住将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孩搂在怀里,细细呵护。

        “怎么会呢,维拉丝姐姐她们,对我已经够好了,我怎么还能嫉妒她们呢?”即使被我紧紧搂在怀里。琳娅依然拼命摇着头。

        “哎,我不希望你嫉妒她们,但是,同样也不希望你对她们怀有愧疚,要说愧疚,也应该是我才对,所以,抬起头来。以后和她们平等相处好吗?”

        轻吻着她的脸颊,我肃然的说道,这个小傻瓜,总以为自己从维拉丝她们那里抢走了一份爱,而心怀愧疚,所以面对维拉丝她们的时候,便会显得唯唯诺诺,有些不大自然。这样的家庭关系,无论是我,还是维拉丝她们,都不愿意看到。

        “维拉丝姐姐心里真的没有埋怨过我?”小妮子怯生生地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询问。

        “若是说一丝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想必这种道理你比我更明白,但是我认为维拉丝她们,很快就会释然。如果将你和维拉丝的位置替换,你会心生芥蒂吗?”我轻笑道。

        “会有一点不舒服,但如果是维拉丝姐姐那样的女孩,也是没办法的事,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吧,你这个贪心鬼?!绷真砂耐嶙拍源肓讼?,对于维拉丝善良温柔的个性,也感到由衷的敬佩和爱戴。随即又气哼哼朝我开火。

        我讪讪一笑,今儿不讨论这方面,不讨论:“既然你能这样想,难道维拉丝就不能,难道你认为维拉丝比你更善嫉?”

        “才不是呢,维拉丝姐姐怎么可能善嫉?!?br />
        琳娅白了我一眼,随即也露出释然地笑容,这个道理并不难懂。她是个顶聪明伶俐的女孩。只是有时态度过于认真严谨,一旦认定的事情。比较难拐过弯来,经过这样一说,大概也是想通了不少吧,希望这番谈话能对她起作用,以后和维拉丝她们的相处能更融洽一点。

        心结解开,再加上知道我疼妻子的毛病,装备上肯定不会委屈维拉丝她们,所以琳娅也就释然的收下了头饰,不过,这个极品头饰还得镶嵌上神符之语,才能发挥它最变态的效用。

        二凹槽头盔的神符之语,我到知道几个,自己头上戴着地,还是神语头盔呢。

        本来这种极品头饰,应该有高级神符之语才配得上,不过先不说高级神符之语的需求等级很高,高级符文的爆率,简直就是无限趋向于零,就是以我这种暴发户的身份,也不敢奢求在将来能凑到一套高级神符之语的符文,所以即使知道浪费了许多,我也决定这个头饰打上低级神符之语,就已经足够了。

        最好地低级神符之语,莫过于我头顶上带着的神语头盔,神符之语知识了,不过,知识需要9号符文欧特(ort),还有12号符文索尔(sol),9号符文已经隶属于低级符文里的中高阶了,12号符文更是无限趋向于中级符文,当年我还是和拉鲁夫小队,在女伯爵身上人品爆发弄了一个12号符文(玩过游戏的都知道,女伯爵是符文地刷点之一)。

        12号符文,可不好弄呀,当然,还有其他低级的头盔神符之语,比如说天底,只需3号和4号符文,用金色装备交换的话,到是不难弄到,只不过天底有一条-3照亮范围的属性,对于琳娅这种远程攻击的法师来说,简直就是毒药,绝对不可取,算来算去,还是只有知识最合适。

        哎~~,男人真命苦,这年头,有钱还远远不行。

        为了尽快找到那些失踪的野蛮人,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在琳娅的相送中迈出了哈洛加斯城的正门,走远几步,回头一看,哈洛加斯城地城墙足足有三十米高,一眼望不到尽头,就像展开双臂俯视苍生的巨人一般,城墙表面斑驳焦黑,明显是经过了无数战火的洗礼,但是却依然给人一种稳重如山的感觉,想必就是巴尔来了,也无法轻易突破吧。

        从哈洛加斯出去没多久,就是大名鼎鼎的血腥丘陵,和罗格营地的鲜血荒野一样,当年地狱入侵的时候,这里也是主战场之一,无数怪物和英雄在这里倒下,据说到现在依然残留着当年血战而亡的战士们地咆哮灵魂,冰冷刺骨地空气中。似乎还能闻到昔日地鲜血味道,血腥丘陵之名由此而生。

        哈洛加斯城地位置,位于起伏连绵的亚瑞特山脉里,最高的亚瑞特山的接近山顶部分,从这里到山顶,地势已经逐渐平缓,因此眼前的便是丘陵地形。

        越过这道丘陵地形,就是亚瑞特山的顶部。为一片巨大的高原地形,随着深入,分别分为冰冻高原,亚瑞特高原,冰冻苔原,再往后地话,就是野蛮人昔日的圣地远古之路,在那里通过三个野蛮人圣战士的考验。便可以进入毁灭王座,挑战整个地狱迄今为止出现过的最强敌人——大魔神巴尔——的投影了。

        刚刚踏入血腥丘陵没多久,我就看到了颇为壮观的一幕,借助丘陵的地势——别人都是在丘陵里种梯田,这些野蛮人可好。在丘陵挖了无数的战壕,长方形地,正方形的,陷阱。高台,一眼望不到边,那些陷阱里面埋着的锋利剑刺,闪烁着锋利的光芒,光从上往下那么一看,就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当年,野蛮人就是用这些复杂地战壕陷阱,阻挡住了地狱大军的脚步。在这片丘陵闪血战了无数个日夜,可谓居功至伟。

        不过,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发现没有机会一口气攻下哈洛加斯,战争陷入僵局的持久战以后,地狱那些头头奸诈一笑,在血腥丘陵布下了一些奇特的远程怪物。原本用来阻挡地狱大军地战壕反倒变得碍手碍脚。这是当初布下陷阱的野蛮人前辈们始料未及的事情。

        野蛮人不愧是一个强大的种族,这一路上。几乎每走一段路,就能遇到一小队野蛮人士兵在巡逻,这些巨人一般的家伙,在冰天雪地之中只穿着一套简单的皮甲,有些甚至赤裸着半个铁疙瘩般结实的胳膊,手中握着长?;蚋?,一小队野蛮人所散发出的气势,就如同一把锋利灵活地重剑,让人不敢轻易摄其锋芒。

        他们同时也将惊异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似乎不明白我一个冒险者跑到这片哈洛加斯级的历练区域里干嘛?不过惊异归惊异,他们并没有出声,只是匆匆看了我一眼,这些野蛮人虽然不屑于其他冒险者,却也并不会轻视嘲笑,这是他们的可爱之处。

        随着逐渐步入哈洛加斯城的外围,冰冷空气中的气氛也逐渐变得凝重起来,我已经有好几次看到巡逻的野蛮人士兵小队,正在和闯进来的怪物战斗,不过看他们占着上风,我也没有出手相助,若是贸贸然跑过去,恐怕在这些高傲地野蛮人眼里,就不是帮助,而是轻视、捣乱了。

        当来到哈洛加斯城?;で乇咴凳?,最后一队巡逻士兵,一个好心的野蛮人小队长告诉我,要小心头顶上,然后头也不会地离去,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我,呆呆看着他们的背影。

        很快,巡逻的野蛮人士兵见不到了,我也迎来了来到哈洛加斯以后的第一战,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巴尔手下的炮灰级打手——魔仆。

        这些家伙有些类似放大上百倍,两脚直立驼着背的蛤蟆,披着一层硬皮的背上,长满了尖锐的疙瘩,驼下去的双手,单手握着大刀或者斧头,那恶心的蛤蟆头四处咕噜乱转,寻找着猎物,想是发现了我,咕叽咕叽的发出难听声音,便东歪西扭的朝我冲了过来。

        这些魔仆的下腹,虽然一样结实得很,但是总比披着硬皮的头顶和肩背好,攻击那里吧,虽然他们驮着身子,将自己的下腹遮盖起来——这是考验你的技巧的时候。

        不得不说,夸尔凯克给我那份手札,的确是好东西,里面不但有投石器的大体分布位置,督军山克重生的地点,甚至连血型丘陵上的怪物都有较为详细的介绍,真是帮了我不少的忙。

        定了定神,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即将来临的战斗上,从物品栏里抽出神语水晶剑,剑身散发出来的淡淡白色光芒,让那些汹涌扑过来的魔仆一愣,本能的感觉到了威胁,不过这些投影的智商不怎么样,也只是短暂的一愣神。就重新怪叫着冲了上前。

        “呲——”

        我身穿的是神语胸甲,有着15%奔跑速度和攻击速度加成,比之平时变身狼人地速度也差不了太多,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便已经从十几只魔仆的缝隙中擦过。

        有心测试他们的皮有多厚,我将剑刃从他们最坚硬的背部划过,本来以为凭着神语水晶剑的攻击力,怎么说也能留下一条深深的血痕。没想到出乎意料之外,剑刃只是堪堪刺入了一寸有余,刚好划破了他们的硬皮,见了血光而已。

        好强悍地防御,我不由为之惊叹,哈洛加斯的怪物果然不是吹的,即使是打手级的魔仆,都比群魔堡垒的怪物强上不止一星半点。自己和这些怪物的等级实在相差太大了,即使有神兵利器的帮助,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而已。

        想到这里,我不再逞强,招招往它们的下腹刺去。果然如夸尔凯克所说,要比外皮软很多,能将武器地伤害值发挥更高一些。

        身上没有加持增加防御的技能,也没有变身。所以尽管这些魔仆只是哈洛加斯最渣的怪物,也依然能破我的防御,一刀下去有时甚至能见两位数的伤害,花了大概五六分钟,才将这十二只魔仆干掉,这样地时间在群魔堡垒,足够我干掉两倍数量的,号称血牛的凝肥兽了。

        哈洛加斯级的怪物。果然不同凡响,我紧握着拳头,将心头最后一丝自大抛却。

        以我现在地等级,对付这些五十多级的怪物,攻击力削弱的很厉害,但也并不是没有好处,就是原本已经不菲的爆率,似乎又提高了那么一点点。光是这十二只普通的魔仆。就提供了一件蓝色装备给我——呃,是歌德战斧???,好重呀,就算当废铁卖也能卖不少钱吧,我吃力的收好地上躺着的一把巨型斧头,连辨识都懒得辨识了。

        话说,其实我还是搞不明白,这只魔仆究竟要怎么样。才能爆出一把比它自己还大还重的斧头,就算是规则,也给我稍微讲讲道理吧,不可能让一个人类生出一条巨龙那么胡扯吧。

        收拾好地上爆落地物品,我继续左转右弯的绕着前面的战壕,慢慢向血腥丘陵深处进发,时不时拿出夸尔凯克的手札,对照着看,走了小半天,解决了上百只魔仆,终于貌似来到了第一架投石器的位置。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我跳上一座高台,四处张望,果然凭着良好的视力,在几千米以外的战壕里发现了一个小光点。

        就算不是投石器,估计也有什么古怪在里面吧,看看去。

        越过几道战壕,光点没见着,捣乱的到是先出现了,这些双脚直立,脑袋像狗头人一样,背上仿佛披着一件土黄色地甲刺地怪物,名字很牛逼,叫做巨锤死神,是一个很能吓唬住小孩的名字。

        它们最奇特地地方,在于那两只手,并不是三长两短五只指头,而是像科幻片里的屠杀机器人,有着如同搅拌机里的转头一样的三把利刃,虽然不会像机器人或者搅拌机那样,能高速旋转将血肉之躯搅碎,但是攻击力也不可小窥。

        然而它们最大的特色,并不在于这个钻头,而是钻头中心里的小孔,当它们将钻头张开,像三角架一样将手固定在地面时,你就要小心了,从钻头中心的小孔里,会伸出长长的触手,这些触手如同德鲁伊的猛毒花藤一样,可以在地下钻行,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到目标脚底下,突然从地里面刺出,而这种攻击,最远的距离可以达到一百米之远。

        我在前面所说的,地狱的头头们在血腥丘陵布置了一些奇特的远程攻击怪物,其中之一指的就是这些巨锤死神,血腥丘陵上人工造成的复杂地形,反倒被这些家伙利用,让近战冒险者,比如说这片土地的主人,很是有些无可奈何。

        而另外一种,自然就是投石器了,还有什么能比投石器更让人头疼的呢?隔着几千米距离施行打击,出其不意的攻击往往会让一群冒险者焦头烂额。

        咦?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的样子,算了,不管它,先搞定眼前这十几只巨锤战神在说。

        这些家伙狡猾异常。隔着一条宽几十米的战壕向我发动攻击,两条猩红恐怖的触手,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地上刺出,险险地被我躲开,总算是体会到了以前那些敌人被自己的猛毒花藤攻击时的感想了。

        问题是并不止一只巨锤死神,刚刚躲过第一道攻击,接连四五条触手又从地面刺出,让我只能一退再退。

        好在巨锤死神这种攻击的频率不高。狼狈躲过第一波攻击的时候,我飞速绕了着战壕,从一道木桥越过去,总算和这些巨锤死神对上了。

        该死,怎么就忘了呢?

        我突然一拍脑袋,最近总是想锻炼自己的战斗技巧,兼之小雪它们不在,我都快将召唤系的技能给忘记了。剧毒花藤一直被自己变成项链戴着,也该出来透透气了,还有乌鸦,这些小家伙的攻击力虽然不行,但是打断对手地攻击到是一把手。用来骚扰巨锤死神是再好不过了。

        想到这里,我一边左右前冲,躲避着从地下骤然刺出的触手,一边将脖子上的碧绿项链摘下。往地上一扔,剧毒花藤瞬间活了过来,如龙入大海一般,畅快的刺溜一下钻入地里,这段时间也真是委屈它了。

        顺便召唤两只黑乌鸦,呱呱的叫着飞扑了过去,瞄准巨锤死神的眼睛就是一个俯冲,攻击力虽然不高。但是却能啄得这些巨锤死神哇哇叫,像赶苍蝇一样手舞足蹈的拍打着乌鸦,再也无心攻击我,而且这些巨锤死神的近战攻击速度不怎么样,又怎么能碰得了滑溜成性地乌鸦呢?

        就在这时,巨锤死神的地下,突然“轰??!”的一声,一条水缸粗大的碧绿柱子。从地下骤然冲出。扬起漫天灰尘,就连我这个主人。也被这种情景吓了一大跳。

        这十几只巨锤死神的队形瞬间便被冲得零零散散,其中一只,更是被剧毒花藤咬住大腿,直冲上半空,这只巨锤死神拼命挣扎着,嚎叫着,被剧毒花藤一个扭身,轻轻甩上半空,然后张开大嘴在下面等着,像吃炒花生粒一样,咕噜一声,巨锤死神准确无误地掉入那张圆形锯齿大嘴里,嘴巴一合,血雾喷薄之间,巨锤死神的嚎叫声瞬即中止,而剧毒花藤也再次慢腾腾的钻回来地下。

        强悍,真是太强悍了,竟然将五十多级的怪物一口吞下,巨锤死神地触手攻击与之相比,就像暴发户和真正豪门的区别,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而且剧毒花藤那即使在十几只巨锤死神的包围下,也依然不紧不慢的姿态,分明就已经具备了一股王者之气,身为强者的威严气息,看来技能融合之后,它提升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自信,威势??!

        总之,一直将剧毒花藤这个已经不逊色于小雪多少的大高手,缩小佩戴在身上,是我错了……

        有了剧毒花藤的强势攻击,还有乌鸦地空中骚扰,剩余的十三只巨锤死神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正当我轻松的解决掉最后一只巨锤战神,驻剑而立,烈风击袍,目光远视,思索着摆个什么pose,也好拍照以待后人瞻仰的时候,天空中似乎突然传来一阵嗡嗡声。

        “咦……?”

        我好奇的以手遮阳,发现天空中一道红色闪光,宛如流星,直掠而过,目标直指……

        剧毒花藤瞬间钻入地下,两只乌鸦呱呱叫着从我头顶上箭一般的散开。

        “轰——”

        平地一声爆炸,无数流星火石四散开来,夹杂在这些赤红石头里面,似乎还有一道波动着负人品光环的身影,败草似的飞了出去。

        雪花飘散,激战过后地战场,一片地宁静祥和,许久许久,在几十米米开外的一个大雪堆里,一只屁股突然梭梭地抖动着,从雪堆里露出,然后才是一对脚,上半身,最后狠狠用力一拔,终于将脑袋给拔出来了。

        原来那个野蛮人小队长让我注意天空,就是这么回事,早就该想到。既然是敌方的投石器,哪有不攻击自己的道理?

        我泪目的将十几只巨锤死神爆落的小玩意收起来,脸色一个发狠,加足马力朝发光点的位置奔了过去。

        丫丫个呸,给我死来??!

        遥望天空,又是一道光芒闪过,这次是绿光,切?;挂晕艽招??我一个三百六十度转体跳跃,难度系数3.0,落地以后一个懒驴打滚,帅气指数直逼国足男,砰的一声,绿色地雾气瞬间在我身后散开,将方圆五米以内的空间笼罩。

        咱什么都不高,就是抗毒高。捏着鼻子,我毫不在乎的继续往前冲,终于在不远处的高台上见到背后黑手,一辆像屋子那么大小的投石器。

        让我浑身恶寒的是,投石器的外形。竟然如同蝎子一般,投石杆就是蝎尾,蝎头一低,蝎子尾一甩。里面足有一米直径的元素能量弹就被甩出去,直朝——靠,直朝我这边投来。

        这次投来地是巨型闪电球,巨大的闪电球刚刚落地,便化为几十道闪电弹四面八方的散开,无论我怎么躲,也总是能挨上几道,幸好经过神罚山脉上的雷电洗礼。闪电这玩意,咱几乎已经麻木了。

        乘着装弹的空隙,我直奔投石车的高台,上面有几十只怪物守护着,魔仆和巨锤死神都有,这些小怪物我就交给剧毒花藤了,反正它刚刚变回原形,肚子饿着呢。

        来到投石车脚下。它那惟妙惟肖的狰狞蝎子外形。很是让我怀疑装弹的投石杆,会不会突然变成蝎子毒针朝我刺过来。好再这些担心是多疑地,拿起水晶??逞娇?,直到整辆投石器轰一声散架,自燃化为灰烬,也没出现什么意外。

        非要说起来,这些投石器也属于魔物的一种,不然为什么能自动装弹,自动瞄准呢,所以,它自然也能再次重生,不过这就不关我事了,让这里的主人头疼去吧,捡起投石器遗留下来的一小块能量结晶,我把玩了几下,塞到口袋里,回过头,剧毒花藤那边已经解决了战斗,正露出饭后一杯茶的悠闲姿态,看来肚子已经填了七八分饱了。

        一屁股坐下,将手札扯开,上面分布正密密麻麻地红色小点,约莫有上百个,代表着上百辆投石车的位置,我可没这个闲工夫一一摧毁,只要拿到足够的能量结晶,能交差就行了,我现在主要的目地,还是越过血腥丘陵,在亚瑞特山顶上寻找那些被抓走的野蛮人,虽然有点大海捞针的意味,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而拉苏克交代的任务,只是顺路完成,不想继续受那些野蛮人的冷眼相待而已。

        顺着地图一路往血腥丘陵的深处走去,我发现自己真的要感谢这些战壕,因为许多战壕的呈弧形,这些弧形凹陷地方向一致,给我指点了一条明路,否则这该死的左弯右拐的路线,还不知道能让我在这里兜转多少天呢。

        一路上,顺手毁了四辆投石车,集齐了五颗能量晶石,算算也足够了,我就没有再理会路过的投石车,除非它们真的那么倒霉,正好出现在我前进的路线上,又或者不知死活偷袭我。

        在夸尔凯克的地图标记里面,除了督军山克可能出现的几个位置,用醒目地标记标识了以外,还有一处角落,用猩红地大点圈住着,还打了个大叉,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的。

        看看上面地介绍,原来是一个小boss级怪物的老巢,这个叫达克法恩的小boss的类型,还不是一般种类,而是特殊的远程攻击类型,种类名叫恶魔妖精。

        据说这些恶魔妖精,酷似已经消失了许多年的侏儒一族,很久以前,法师们经常将这些小恶魔召唤出来,制服并作为佣人或者实验材料,但是法师被他们的矮小身材所迷惑,低估了他们的力量,一旦失去了防备,这些狡诈的小东西就会立刻将主人俘虏,并将其杀死肢解,用他们的血肉召唤出新的同伴,恶魔妖精的名字由此而来。

        小boss级的怪物呀,我皱了皱眉头,看着上面的说明,恶魔妖精擅长火焰攻击。能将火焰凝聚成一把能量锤子向目标进行物理和火焰的双重打击。

        虽然我现在地属性,并不畏惧这种攻击,但是麻烦就在于,这些家伙竟然会瞬移,这对近战战士来说意味着什么,恐怕有点脑子的都能想明白吧,而他们的头领——小boss达克法恩,是一个变异的恶魔妖精。它所擅长的招式和其他恶魔妖精刚好相反,是冰冻强化,能发出极寒的冰冻能量铁锤,对于近战冒险者来说,恶魔妖精的瞬移技能和达克法恩的冰冻能力结合在一起,无疑能让纯近战冒险者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要不要去试一下呢?说实话,掌握瞬移这种逆天技能,如果达克法恩要逃地话。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所以才有些犹豫不决,究竟值不值得走这一趟。

        算了,反正还要找督军山克,如果到时候顺路的话。去一趟又何妨,若是不顺路,就算是这只小boss福大命大吧。想到这里,我心情一轻。吹着口哨继续向深处前行。

        第二天下午,我终于深入了血腥丘陵的腹地,证据就是新品种的怪物——恶魔妖精开始出现,这些小家伙的瞬移真的很让人头疼,我完全没有近身的机会,不断攻击过来的巨型火焰能量铁锤,更是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让人躲无可躲,幸好还有在群魔堡垒改良再改良地多重火风暴——散射,剧毒花藤对付它们也比较拿手。

        按照地图的指示,来到督军山克可能出现的第一个地点,很可惜,负人品光环并未瞬间转正,这片由四面高台组成的地势里,并没有出现督军山克的影子。到是有四辆投石器和大量地怪物。

        四辆投石器让我有些狼狈不已。不过结果到是蛮有趣的,这些家伙不愧是没有智商的笨蛋。当我站在一辆投石器的脚下时,其他三辆会毫不顾忌地发动攻击,结果我毫不费力气,就借其他三俩投石器之手,干掉了一辆。

        第二个刷新点,也同样没见督军山克的影子,这样看来,应该是在第三个地点没错了,而前往第三个地点的路线,又刚刚好经过达克法恩的老巢附近,看来老天都想让我为民除害呀。

        傍晚时分,我便来到了达克法恩的老巢附近,这里的地势十分险恶,右边是高达百米的悬崖壁,而左边,则是空空如也的悬崖,从上往下看,一眼望不到低,只能听到巨风呼呼地吹刮悲鸣,我毫不怀疑,从这里跳下去的话,能直接到达亚瑞特山的山脚下,至于从这里到山脚有多高,我也不好说,总之不比原来世界的珠穆朗玛峰矮就是了。

        从右边的崖壁,到左边的悬崖,有一条宽几十米的过道,或许有人会说几十米很宽,完全没有什么问题,不错,就算是坦克队列,也能安然从这里走过,问题是我不是要从这里穿过,而是要在这里战斗,左边的无底悬崖,无疑是心中地一根刺,让人在战斗地时候束手束脚,不敢进行大幅度挪移,那些说不怕的人,不是大胆,而是神经大条。

        在这种受限制地地方,和这些身材矮小,同时掌握了瞬移的恶魔妖精战斗,已经不能用主场和客场形容,而是在水中和鲨鱼搏斗,一支精英队伍,在这里能发挥出五分之四的实力,就已经不错了,怪不得少有人来挑战。

        静静趴伏在雪堆里,偷窥着不远处的恶魔妖精,这些小东西一个个长得油绿色,全身隐隐散发出火光,数量约莫有上百,警惕心十分强,偷袭有点难度。

        居中的一只,全身呈现出冰蓝色,看来就是达克法恩无疑了,我估摸了一下,还是觉得用魔法对付它们最合适,不然就是以狼人的速度,也难以碰触到这些闪来闪去的小东西。

        第一击,要狠??!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趴在雪坑里,在它们的死角中慢慢挪移,崖壁这边有几片不知名的灌木丛,在如此冷的天气里,依然绿叶嫣然,正好给我提供了隐蔽的潜行点,不过得小心,不能发出声音,貌似这些家伙的耳朵贼灵着呢。

        慢慢的攀爬过去,小心的挪动着,尽量不发出声音,当离这群小家伙还有十多丈远的时候,我算了一下距离,觉得可以发动攻击了。

        下一刻,火红的能量球在手中凝聚,再凝聚,这些年来不断的练习和成长,我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凝聚四个一阶火风暴的能量了,所以三重火风暴也应该改名叫四重火风暴了。

        诶,其实在四周无人可炫耀的时候,叫多重火风暴就行了……

        大概十秒过后,我的掌心已经出现了一个像是要滴出熔浆来的液态高浓度火焰球,然后轻轻往地下一按。

        “轰——轰——轰——”

        下一刻,在恶魔妖精群里,瞬间就冲起了几十道拳头粗的火焰柱,虽然有一小半因为控制能力不足而落空,但还是当场就秒杀了二十多只恶魔妖精。

        没有时间庆祝,下一刻,我再次释放了一个完整版的火山爆,在它们脚下爆发出来,能杀一个是一个了。

        然后,撒腿就跑。

        啥?为什么要跑?上百只恶魔妖精,上百道火焰能量铁锤,真当我是物理免疫兼火焰免疫呀?

        哎,最近的怪物呀,成群结队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是远程攻击,还会玩瞬移特技,让不让人活呀?真怀念小时候(?)那些可爱的沉沦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