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器之威!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器之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五十二章 神器之威!

        休整了几天后,我们又故技重施,将第二个地狱之门给捣毁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大家心理上的压力轻了很多,战后统计,这次“神风敢死队”有了上次经验,只死了九个,但是这样的结果却依然让大家高兴不起来。

        就如同乏味的刷级一般,撇除了刚开始的对未知的紧张和恐惧以后,我们互相之间的配合逐渐娴熟起来,一个月过后,已经有五个地狱之门被捣毁,我成功入手五块宝石原石,神风敢死队的伤亡也已经降到接近为零。

        第二个月,随着地狱之门的捣毁,怪物的数量也小幅度减少,大家已经是驾轻就熟,速度越来越快,光是上半个月就已经捣毁了五个地狱之门,完成了上个月一个月的工作量。

        那上百个神风敢死队,已经滑溜到不成人样,用我的话来说,就是猥琐,走位猥琐之极,恐怕就是刺客见了也要自叹不如,压力铸就人才这话果然没错,特别是在死亡的威胁下,不进步,就只有死。

        而我,每天晚上最大的兴趣,就是睡之前将十块宝石原石一字排开,然后用干净的纱巾抹呀抹,蹭呀蹭,没有哪个暴发户的动作能比咱更专业了。

        不过,当我将地图上所标记的第十二个地狱之门捣毁之后,情形似乎有点出乎预料,在捣毁第十三个地狱之门的行动中,我来到原定地点,发现本来应该存在的第十三个地狱之门,竟然不见了。

        我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空空如也的荒野,我眼睛瞪得老大,恨不得将地扒掉一层看看有没有埋入地下。没道理呀,按地图上的标记应该就在这,该不会是自己路痴属性又发作了吧?

        也不对,自从有了图拉丁给的那个类指南针法宝以后,我就没有在这个区域迷过路了,嗯,最多也就绕过几回远路而已。

        当我闷闷不乐的回到村子,将这事告诉矮人长老地时候。几个老家伙立刻沉思起来,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是好是坏呢?

        “静观其变,过几天看看?!贝蟪だ铣辽档?。

        消灭了最后一批袭击的怪物以后,过了几天,等待的变化也立刻凸显出来,怪物全不见了,原本几个怪物聚集地。现在连根怪物毛都找不到。

        我们几个面面相窥,对这种变化均是不得其解,难道怪物就这样被打败了?持续骚扰了矮人族半年多的威胁,终于消失了?这也未免太雷声大雨点小了吧。

        大家都有点一拳落空的难受感,本来在心里yy了无数遍的轰轰烈烈的最终一战。浴血奋战最终大boss,描绘出一副可歌可泣的勇者斗魔王地故事,就这样咔嚓一声,结尾给和谐了?

        众人坐不住了。又派出我这个万年免费劳力外出打听。

        果然有阴谋,在地狱之门出没的区域兜上几天,我就已经发现了一丝端倪。

        这也太明显了吧??!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几十公里以外,一个明显的红色漩涡,光是在这里看,就已经那么大了,它的真正的直径究竟有多大?

        不对,这么大的地狱之门。按道理来说很醒目,以前应该早就发现了才对,这个地狱之门绝对不是一早就有的,而是最近刚刚形成地。

        我展开自己所描绘的粗陋的地狱之门分布图,发现这道巨大的地狱之门所在位置,恰好是那十几个地狱之门的心脏部位,我经常从这片区域经过,知道那里原本是一座死气沉沉地黑褐色石山。

        我很想靠近一点。目测一下这道地狱之门有多大??墒敲蛔叨嘣?,就发现了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无数大大小小的怪物。分布在以地狱之门为中心的方圆几十公里之内,那股冲天地邪恶黑气,隔着老远就让我的鸡皮疙瘩直起。

        看着漫山遍野的怪物,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得出来的数字让自己心里一阵凉飕。

        这些怪物的数量,竟然有上十万,甚至是几十万??!

        即使用血熊变身,耗光身上所有的能量,也杀不完那么多呀,还不知道那个巨大的地狱之门,怪物的吞吐量有多大呢。

        我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心里暗暗思量着,以自己的实力,刷刷怪还差不多,但是想将这些数量无尽的怪物全部消灭,一探红门里的虚实,那简直是痴人说梦话。

        无论如何,一切的根源,最终的boss,都已经初露端倪,我似乎已经闻到了满地的鲜血流淌,将灰色的平地染得血红,尸体遍山,灵魂哀啸地场景,心中不由一凛,连忙摇着头将脑海里地景象甩掉,眼前几十万怪物凝聚起来的绝望气息实在太浓重了,连我刚刚也受了影响。

        将地点详细标记在图纸上以后,我摇身一变,一只梅花鹿迈着飞快地步伐,远远的离着地狱之门而去。

        当我将情报告诉大长老他们的时候,这些老矮人也陷入了震惊之中,几十万怪物呀,如果是一窝蜂杀过来的话,恐怕这片区域的矮人村落,还有十几万矮人都要全军覆没吧。

        “怎么办?是不是要先将其他矮人转移到矮人王城?”

        见他们沉思不语,我不由开口建议道,那些怪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动袭击,等它们兵临城下的时候,再转移就已经太迟了。

        “总之,先让几个矮人战士监视对方的行动吧?!?br />
        大长老对我的意见不置可否,沉思片刻说道,我突然发现,面对数十万怪物大军,他们没有丝毫慌乱和惧怕,脸上反而表现出一股跃跃欲试的神情。

        “用‘那个’吧?!?br />
        一直莫名其妙的陷入人生低潮状态的矮人王穆拉丁,突然抬起头。目无表情的说道。

        那个?在打什么哑谜?

        十个矮人长老互相对视,都点了点头。

        “早就想试一试了?!?br />
        三长老舔着干裂地嘴唇,目光嗜血,他是个标准的好战狂人,从他只打造重型武器这一点就可以看出。

        “只是,终究是停留在理论的基础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br />
        稳重些的四长老抚着胡子,神色无不担忧。

        九个长老齐齐将目光落到大长老上。穆拉丁最近状态不佳,所以被他们无视了。

        “没有什么问题自然是好,若是有问题,更该试一试,找出来?!卑舜蟪だ现刂氐慕笳埔慌?。

        “现在,大家开始表决,同意的举手?!?br />
        刷刷,十二只手举了起来。

        “我们矮人内部的重要决议。你参合什么劲?”大长老朝我眼睛一瞪,我立刻讪笑着将手放下,举起来的手变成了十一只。

        “好,竟然大家都心意决定,那就立刻开始准备吧?!?br />
        将手放下。大长老点了点头,屋子里充斥这一个既紧张又兴奋地气氛。

        “喂喂,你们在说什么呀,别瞒着我一个人呀混蛋?!?br />
        看他们一个个打着哑谜。我那叫一个心痒,好奇心顿时爆发出小宇宙,上窜下跳,恨不得将他们的大胡子扯下来追问。

        “不用着急,留着一个惊喜不是更好吗?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br />
        喜欢吊人胃口的二长老撇了我一眼,脸上露出神秘笑容,用当下流行的话来形容,就是装13式的笑而不语。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目光中。穆拉丁和六名长老,匆匆的赶回矮人王城去了。

        接下来几天,气氛相当的诡异,从矮人战士那边传来情报,怪物依然按兵不动,而矮人这边,也没有任何要行动地意思,一时之间。战场出奇的宁静。只有空气中弥漫着的压抑气息,让人醒悟到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天还没亮。朴素简陋的矮人屋子里头,我就被二长老给摇醒,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一脚将这个矮冬瓜踢开,然后重新将被子一蜷。

        “嘶——嘶——”

        感觉身体在移动,咚的一声掉了下来,继续移动,背部与粗糙地面的摩擦火辣感,让我根本无法无视对方的行径。

        “好了,我起来就是了?!?br />
        我猛地坐起身子,对着正抓住我地脚将我往外面拖的二长老大声咆哮道。

        “一大早的,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穿好衣服,我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一边抱怨一边从屋子里走出来。

        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遍,我才发现,不单是二长老和我,几乎整个村子的矮人都起了个大早,都坐着同一个动作,粗短的脖子拉得老长,目光仰视,紧紧凝视着神罚山脉那边,激动洋溢于脸,有些甚至夸张的涌出泪花,以一种几近虔诚地态度在等待着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起来看流星雨吗?

        我揉着惺惺睡眼,对眼前怪异的情景完全摸不着脑袋,可惜将我拖出来的二长老,也仰望着脖子,陷入了望夫石状,想指望他给我解答看来是不大可能了。

        既然大家都这么做,像我这种以混吃等死为目标的人,又怎么好意思标新立异呢?于是,我抬起头,和挤满了整个村子广场的数千矮人一样,仰起头,呆呆的注视着神罚山脉的方向,yy着从山上滚下几万颗宝石原石下来……

        看来看去,也只有神罚山脉上空的闪烁雷电,在不断肆虐着,刚刚看还觉得新奇,幻想着这些雷蛇所勾勒出来地形态,看看旁边被闪电亮光照着,仿佛来了一个特写地矮人大脸,但是一会儿后,我就觉得无聊了,揉了揉酸麻的脖子,正想回去睡个回笼觉。

        突然。天空一暗,所有地闪电光芒尽数消失!

        怎么回事?

        我眯起眼睛,回过头去,便看到了让自己终生难忘的一幕。

        一道巨大的黑色轮廓,从神罚山脉地上空慢慢探了出来,就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将他的脑袋从神罚山脉探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们一样。那股无可匹量的威势,让人几乎都忘记了呼吸,只能仰望,只能畏惧。

        就仿佛是一只蚂蚁,看着一头暴龙从自己旁边踩过一样。

        “噢——??!”

        窒息的片刻之后,突然有矮人的欢呼声响起,一传十,十传百。下一刻,整个村落的矮人都不约而同地高高唱起了豪迈粗犷的战歌,就连旁边的二长老也不例外,有些神情狂热的老矮人,一边高声唱着。跪在地上朝黑色巨影顶礼膜拜,老泪纵横。

        这时候,我也隐隐猜出那初露一角的巨大轮廓是什么了。

        矮人王城??!

        也只有矮人王城,才有如此庞大的英姿轮廓。也只有它,才能让心高气傲的矮人顶礼膜拜,视如神灵。

        虽然早已经知道这庞然大物能飞,但是真真正正看到那遮天盖日的身影后,才会震撼,才会觉得自己渺小。

        这是由无数矮人大师,花费无数年建立地空中堡垒,那巨大的轮廓。仿佛浓缩着一个个才华绝艳的矮人大匠师的心血,它已经有了灵魂,是无数矮人赋予的灵魂,一个人在这些执着、狂热、庞大地灵魂集合体面前,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这一刻,就连我也产生了一种顶礼膜拜的敬仰,不是对这座王城,而是凝聚在里面的那些伟大而高洁的灵魂。他们为了矮人一族。牺牲了自己地青春,牺牲了自己的生命。

        巨大无匹的矮人王城?;夯捍由穹I铰龅哪嵌似乒?,头顶的天空已经被这庞然大物完全遮盖,伸手不见五指,只有上空咻咻的沉重无比的破空声,在显示着王城的存在,那不知几百万吨地躯体,就悬浮在我们头上,若是此时落下,就连我也是十死无生。

        矮人王城在天空中漂移着,看似缓慢,实则迅速,数千矮人紧紧盯着他们视若神灵的王城,脚步不由自主的跟在后面,慢慢的,其他村子的矮人也全部汇合到一起,跟着后面。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矮人王城已经接近了绝望平原深处,而它身后,竟然跟起了一条排出几十公里的浩荡队伍,粗略一算就有近十万的矮人跟在后面。

        晚上,这近十万矮人中地矮人平民,带着无比遗憾地神情回到了自己的村落,再往下就是绝望平原深处了,他们没有那个实力跟进。

        留下来地近万名矮人战士,他们是幸运的,这是自矮人王城建成以来第一次出击,他们将亲眼目睹这历史性的一刻,即使到老,也依然能自豪的对自己的子孙后代炫耀。

        第五天,矮人王城这座庞然巨物,终于与那庞大的红色地狱之门摇摇相望,停了下来,就好像两只大山一样的巨兽,互相对峙着,张开自己的獠牙利爪准备随时攻击。

        矮人王城在离地狱之门五六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停下,对面那几十万只怪物,已经能清晰的看到矮人王城的轮廓,感受到那股无可匹敌的压力,它们纷纷低声咆哮起来,数十万的气势凝成一股,整个地狱之门的上空也变成了浓墨色。

        “哇哈哈哈,我图拉丁又回来了——”

        这时候,几千米高的矮人王城上方,走出一个小小的黑点,我正疑惑着是谁的时候,猖狂的笑声已经自那黑点的口中,从高空撒播下来,让地面上的一干矮人战士顿时黑沉了脸。

        图拉丁的行为,就好像在神像头顶上拉了一坨屎,如果这厮现在要是敢下来,保证上万名矮人战士会将他揍得连他妈都不认得。

        图拉丁显然没预料到自己的一句话就让所有的矮人战士给惦记上了,他依然风骚的摆出各种各样的自以为英姿勃发的出场姿势,总计有动感超人的,咸蛋超人地,面包超人的,超人哔哔的 ,还有超级赛亚人的……

        好吧。我承认全部都是我教他的,大家也知道,人在无聊的时候,总是会做一些傻事打发时间……

        在图拉丁还要以一曲融合了优雅与热情的,我自创的芭蕾草裙舞结束自己地出场镜头时,以我们地面的角度看去,几个黑点突然冒出,将图拉丁的黑点拖了回去。

        阿门。将图拉丁那厮拖去人道毁灭吧,别再让他污染绝望平原了,这一刻,所有矮人战士,包括我,心声都是一致的。

        都这时候了,还在干什么傻事呀,这群混蛋!看着对面几十万虎视眈眈的怪物。我无力的捂住了额头,该说他们是信心满满,还是太耍白痴好呢?

        一会儿以后,另外一个黑点出现。

        “咳咳——”

        洪亮的声音从天空中传开,一听就知道是大长老声音。若是再换成穆拉丁那老不修登场,恐怕这次足以载入整个暗黑史册的矮人王城第一次出击战,就真得要成为矮人族地蒙羞史了。

        “今天,是见证伟大的时刻!”

        大长老激昂的声音。沉着有力的在天空中扩散,让本来因为图拉丁的出现而感到羞愧不已地矮人战士,精神立刻振奋起来。

        “这些愚蠢无知的怪物,竟然胆敢侵犯我们伟大的矮人一族……”

        大长老那洋洋洒洒的激昂宣言,传出了几十里开外,这老矮子不愧是搞政治了,说得我都有些热血沸腾了,更不说周围那些矮人战士。从他们身上,分明燃烧起了一股惊人地炙热战意,人数虽少,却丝毫没有被对面数十万怪物的撼天气势给压住。

        “今天,我们就让这帮渺小的怪物见识一下,我们矮人一族的力量,我们矮人一族的荣耀??!”

        眼见对面的怪物还算安分,大长老一个激动。这番话竟然足足发表了几十分钟。毕竟人活在世上,都免不了图一个“名”字。这种史诗级的事件,他自然是想多表现一下。

        “力量!荣耀!力量!荣耀!……”

        地面上的矮人战士,还有所有矮人王城上地矮人,都不约而同的齐声喊着,声音直冲云霄,威震百里。

        “我们矮人一族的骄傲啊,向世界展示你的英姿吧??!”大长老狂热的展开双臂。

        “矮人能量炮??!”

        “碰”的一声,我热血沸腾的……栽倒在地,因为是矮人,所以叫矮人能量炮?这名字也太俗了吧,矮人的品味真是……啧啧,要我来地话,取个盖亚能量炮,多威风,多有面子呀。

        大长老地话刚刚落音,陀螺型的矮人王城,中央山腹突然缓缓张开,一根刻满了魔法符文地粗大白色巨柱从里面伸出,大小模样和耸立在王城那五根几乎一样,只是巨柱的顶端中空,呈炮管型。

        粗大的符文巨柱伸出,慢慢调整着角度,每挪动一份,都要发出轰隆隆的巨大响声,骇人之极,片刻之间,巨柱就调好位置,柱端直指地狱之门。

        就在那一刻,压抑恐怖的能量突然从里面狂涌而出,集中在符文巨柱上,让整跟巨柱都包裹上了一层金黄色的极炽光芒。

        这股力量扩散开来,就连几千米以下的地面上,也受到了牵连,重力仿佛变轻了一般,地面龟裂,碎石竟然诡异的飘在半空,缓缓向上漂浮,整个天地间都充斥着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

        于是,刚刚还热血沸腾的近万名矮人战士,纷纷包头鼠窜,四处逃散。

        对面的怪物军团,似乎也感觉到了死神挥舞过来的镰刀,里面的毁灭骑士惊恐的向天空中的庞然大物发射魔法弹,一束束魔法弹相比矮人王城来说,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几万束同时从发射,那场面就壮观了。

        看到这一幕,我暗暗庆幸当时没有一时脑热挑战这几十万只怪物,否则光这几万束魔法弹轰过来,我就是不死也得半残。

        数万道色彩鲜艳的魔法弹,拖起绚丽而又残酷的尾巴,隔着几十公里向矮人王城射去,距离虽远。但是无奈王城的体积实在太大,竟然没有一个打偏。

        众人将心提到了嗓子,呆呆的看着仿佛暴雨一般密集的魔法弹打在矮人王城外面的能量罩上,就仿佛细小地雨滴落在平静的海面上一样,荡起一个个小小的水纹,随后消失不见,当最后一个魔法弹被能量罩吞噬的时候,矮人又大声欢呼了起来。

        这一刻。所有的矮人心中都有一个共识:我们的王城,绝对无敌??!

        来不及等毁灭骑士发出第二波魔法弹,白色的符文巨柱已经聚集起了足够的力量,包裹着它地金色光芒,已然让它看起来粗大了两三倍,金光缓缓聚集在柱端,形成了一个如同太阳般刺眼的金色球体。

        然后,金光爆发。百里之外清晰可见,一道金黄色的巨柱从天而降,落在大地上。

        当金色能量柱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时间仿佛停顿了片刻,下一刻。从所未有的剧烈爆炸以落点为中心爆裂开来,翻腾起的剧烈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散开,烟尘泥土席卷而过。直冲天空,绝望平原上空常年不散的乌云,也被这股冲击波撕裂了一个缺口,就连铁通一般的矮人王城也在空中剧烈摇晃起来。

        天空如此,地面就更不用说了,实质地半圆形爆炸冲击波,在短短的一眨眼功夫就扩散到十多公里以外,在如此狂猛的巨兽面前。我们这些可怜的小冒险者,就像大海里的一点浪花,在飘摇地大地中摇来摆去,然后被无情的刮飞出去。

        所幸这里距离爆炸中心区域有几十公里,冲过来的都是一些碎石和爆炸余波,我趴在地上,死死的抓着地面,看着一个个矮冬瓜面带无辜地表情。从自己前面往后飞出去。狼狈是狼狈,有生命危险到不至于。

        直过了几分钟以后。大地才微微停止颤鸣,整个天空依然被灰尘笼罩,时不时一块碎石从天而降,砸到谁谁倒霉。

        借着良好的视力,我远远往爆炸中心看去,立刻便乍起了舌头,弥漫的灰尘中,一个直径不知道多少公里的巨坑若隐若现,取代了原来几十万怪物站立的位置,强势出现在绝望平原上。

        约莫估算了大坑的直径,再细细回想一下刚刚的爆炸威力,我发现这一记矮人能量炮,威力竟然比自己和加莫罗最后一次对轰的时候,还要强上好几倍!

        其他被爆流刮飞地矮人战士,也屁颠屁颠的从后面赶了上来,都想目睹一下这一炮的威力,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看起来狼狈之极,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当看到眼前的巨坑时,他们一个个比我还要惊讶,那原本就老大的眼睛,睁得跟铜铃似的,半响说不出话来,天空中静静漂浮着的矮人王城,似乎也被这一炮地威力所震惊,一时之间,只剩下呼呼地冷风,还有不断落下的碎石地嗖嗖声音,静得有些诡异。

        “真是他爷爷的强?。?!”

        不知过了多久,身旁一个矮人才回过神来,开口就蹦出一句国骂,不是他们不高兴,不想为此欢呼,而是心中那股高兴的劲头,已经完全被震惊给牢牢压制。

        绝望平原上的大风呼呼刮着,将弥漫着的灰尘驱散,这时候,爆炸的正中心,一点红光透过,随着尘埃逐渐散开,红点的轮廓也慢慢出现在我们眼前。

        那道巨大的血红色地狱大门,竟然安然无恙的耸立在刚刚的位置,丝毫没有受到爆炸影响。

        不,似乎也不能这么说,待眼前的景象清晰以后,我发现那道原本稳定的地狱之门,似乎有一丝能量扭曲的现象,就像倒影在水中的景色,突然出现了一道道水纹波折。

        看了几眼变异的地狱之门后,我将注意力集中到巨坑上面,几十万怪物,被一记矮人能量炮轰得死的死,散的散,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有些肉疼。

        几十万只怪物呀,按照暗金的爆率。就当这几十万只怪物全都是普通级怪物,也很有可能会出现一件暗金等级的装备,如今就算有,也早就不知道被爆炸吹到哪里去了。

        一干矮人可没有我这种铁公鸡式的想法,震惊了一会,他们毫不吝啬于自己对矮人王城的赞美之词,从大陆第一神器到三界第一神器,据说还是用巴尔地骸骨为支架做成的。吹牛吹到这份上,连一边旁听的我都为他们感到脸红羞愧了。

        一通吹牛过后,又不知道是哪个不安分的矮人战士带起头,领着数千个矮人战士朝红色地狱之门凑上去,那走起来摇摇摆摆的矮墩体型,就像数千个长了腿的圆滚冬瓜在地上奔跑一样。

        突然想到,要是这些矮人穿越到原来世界,说不定日子会很滋润。至少坐车可以永远买儿童票,或是装残疾人。

        出于好奇心,我也跟在他们后面凑了上去,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走近一看,我才知道这个地狱之门大得有些过分,前面十多个地狱之门,我见过最大的也不过直径上百米。而眼前这个起码有几千米直径,光体型而言的确有和矮人王城叫板地资格。

        如此之大的地狱之门,散发出来的邪恶气息自然格外浓郁,这些好奇宝宝级的矮人战士,很识相的离地狱之门几公里以外就停下,比手画脚的指着地狱之门围观起来,再凑近的话,他们就受不了那股气息了。

        “这地狱之门的形状。咋跟我家小三拉地粪便那么像?”

        一个矮人战士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他口中的小三是一头牛。

        “是吗,我觉得和我床底下那个尿壶更像一点?!绷硪话俗鞔笪浪伎甲?,用富有磁性的深沉嗓音(自以为)说道。

        “和我家小三的粪便像!”矮人战士甲眼睛一瞪,不乐意了。

        “和我床底下地夜壶像!”矮人战士乙不甘落后的回以一记挑衅眼神。

        一阵噼里啪啦,两个矮子已经在地上滚作一团扭打起来。

        “你骗谁呀,你家那头肚泻牛,拉的全都是稀屎。像个屁??!”

        “你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到现在还一直尿床,床底下放个尿壶有屁用??!”

        诶诶。穆拉丁那老矮子,平时就是管这些鸡毛蒜皮小事吗?有时觉得他也怪可怜的,看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地两个大冬瓜,还有周围一帮起哄围观,唯恐天下不乱的矮人,我不无叹息。

        “叮?!!?br />
        骤然之间,从地狱之门深处传来清脆嘹亮的声音,就仿佛按下了时间静止器,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地上扭打的两个矮人,还保持着一个抠鼻孔,一个揪胡子的姿势,硬生生的像石像一样静止下来。

        一股如海啸般滂湃的地狱气息从地狱之门里面涌出,迎面扑来,气息是如此纯粹和黑暗,仿佛要渗透到人地骨子里,所有的矮人战士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纷纷开始后退。

        “?!6!?br />
        声音复又传来,这次,矮人战士的神色更加凝重。

        “是打铁的声音!”

        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矮人肯定的说道,这种独有的韵律,他听了两百年,就算做梦也时而响起,怎么可能会猜错?

        响了几次以后,声音愕然而止。

        “咚——咚——”

        沉重的脚步声,从地狱之门里面慢慢靠近,那股浓烈纯粹地地狱气息,还有必须仰视地地狱之门,将脚步声所带来的压力无限放大,每落下一步,就仿佛在他们心里掀起一道巨浪。

        矮人战士地额头上已经开始渗透出汗水,他们屏住呼吸,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地狱之门。

        “士兵级和佣兵级的战士,统统给我退后?!?br />
        一道雄厚嘹亮的声音响起,将所有的矮人惊醒,只见三长老手握着巨锤,踏着缓缓的脚步从后面走来,见猎心喜的兴奋目光紧紧凝视着地狱之门,仿佛要透过那血红色的能量门,将里面的敌人穿透。

        “没听见吗?士兵级和佣兵级的战士,都给我退后?!?br />
        他再次大喝一声,这时候,所有的矮人纷纷反应过来,也知道很有可能是敌人的大boss出现了,光现在散发出来的威势就已经如此强烈,士兵和佣兵级的矮人战士,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连炮灰也不知道做不做得成。

        矮人骄傲,却并不狂妄,他们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在三长老的提醒后,那些实力弱点的已经开始后退,最后留下千名上下的矮人战士,全部都是转职者级别。

        这些矮人战士都已经取出了自己的大锤,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一千个战士,就有一千柄巨锤,那满地闪烁着的寒光,看得我一阵毛刺悚然:这一千柄巨锤齐齐砸下,就是魔神级的怪物投影也要被立刻被秒杀!

        “砰——??!”

        就像拉响了油轮的汽笛一般,一股炙热的水汽骤然从地狱之门深处喷出,滚烫的水汽烫得矮人战士全身通红,将他们的胡须头发高高掀起,但是他们手握铁锤,如同巍然不动的铁铸石像,身体一动也不懂,上千道锐利的目光,穿透了朦胧水汽,牢牢锁定在从地狱之门里面浮现出来的巨大黑影上。

        “嘶——”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只火红色的巨手,上面就像燃着火焰一般,突然从地狱之门里穿透,不,它并不是从地狱之门里面出来,而是硬生生的“撕裂”地狱之门的能量漩涡,从裂缝里面出来。

        就连矮人能量炮也轰不破的地狱之门,就被这样一只大手,像撕纸屑一样,轻而易举的撕开,即使是站在最前的三长老,也不禁用尽全身力气咽下一口口水,抓着巨锤手柄的双手,微微抖动起来。

        “嘶嘶——??!”

        一改刚刚缓慢的节奏,地狱之门猛地被这只火焰巨手撕开几十米的黑色裂缝,从裂缝里面,一只单手握着巨大铁锤,全身形如火焰,高五六米的巨大牛头人大步踏出,地面“轰”的一声,随着它大脚落地,剧烈的战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