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七彩再现!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七彩再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三十八章 七彩再现!

        这是一片火红色的世界。

        我已经毫不怀疑,自己来到了地狱。

        从洞口进入,不知道顺着昏暗简陋的阶梯走了多久,那股地狱的气息越来越浓郁,呼吸进去的空气,都能感受到一股恐惧绝望的意味。

        终于,延伸至洞口的深处,一点红光出现我眼前,滔天的邪恶气息,夹杂在滚烫的热浪里面向我迎面扑来。

        “咳咳——”

        一股仿佛从火山口里喷发出来的硫磺味道夹,杂着灰烬,呛得我咳嗽不已,眼睛直流泪水。

        当一脚踏入那火红色的洞口外面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的就是如此场景。

        脚下踩着的,是浮于熔浆之上,被固定着的硬实熔浆岩,放眼望去,整个世界都是那熔浆的刺眼火红,那股喷发的热量,将眼睛灼得干涩无比,连视线也变得朦胧起来。

        在这片无边无尽的熔浆之海上,一块块和我脚下踏着一样的熔浆岩浮于上面,给了生活在这片死亡禁地之中的生物一个生存的落脚点,这些熔浆岩有大有小,小的只有一块巴掌大,在熔浆海里面随波逐流,或者被那突然迸发的熔浆柱击打上半空,化为碎片。

        而最大块的,则是比百个足球场还要大,俨然是这片火红地狱里的一座浮岛。

        这些大块的熔浆岩,便是生存在这里的怪物,还有敢于踏入这里的勇士唯一的生存落脚点,它们被一座座看起来不怎么稳固的石柱桥连接起来,没有一定的胆量和视死如归地态度,恐怕还真无法放心踩到上面。

        毕竟,下面是滚烫的地狱熔浆。哪怕的是冒险者掉下去,不消片刻,也会被活活被烧死。

        我暗道自己变身血熊,也不怕掉入这片熔浆海里,才稳下心来,仔细打量附近的景象。

        此刻,我的眼睛就像盯了火炉好几十分钟一样,干涩疼痛无比。要是有一瓶清凉的眼药水该多好呀,不,恐怕就是有,也会被瞬间蒸发干吧。

        无奈,我只好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小心翼翼的在炙热烫人的熔浆岩层上四处转悠着,脚下这块熔浆岩并不大,很快就让我找到了通往另外一块熔浆岩地石桥。

        别看这里四处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熔浆岩。似乎很容易迷路,其实不然,因为这些石桥是冒险者砌上去的。

        也就是说,陆地虽多,但是被石桥连接起来的。却只有那么一个小网状结构,再远的话,不但怪物更危险,冒险者也未必有那个耐心。

        所以其他地方。就算我这个路痴再怎么迷路,除非迷迷糊糊的趟过熔浆海,否则也去不了。

        心惊胆颤的看着桥下那冒着红色浆泡的熔浆海,一道足有一米粗,喷起十多米高地熔浆柱,将巴掌大的熔浆四散开来,几块落到我身上,疼得咱嚎嚎直叫。吃足了奶力的从石桥上一溜烟冲过去。

        人品……问题呀。

        这块熔浆岩要比我刚刚踏着那块大上好几倍,粗略一看,大概能有四个足球场大小,最重要的是,上面不像刚才那么平静,而是布满了怪物。

        鲜血蛆虫!

        它们是鲁高因沙漠上的沙虫地最终进化体,巨大的血红色躯体,就如同星际里的甲壳虫一般。由一节一节硬壳连接起来。上面有一圈圈的花纹。

        四对节肢让它们有着不俗地移动速度,而嘴巴上面长着的两道弯弯锯钳。似乎连钢铁也能一钳而断。

        然而,最令冒险者头痛的并不是它们的体型和那对钳子,而是它们继承了沙虫的能力,四处产卵,每一个个巨卵都能孕育五六只幼虫,幸好这里的面积有限,而且其他怪物也喜欢将弱小的幼虫当做零食,不然的话,鲜血蛆虫地幼虫恐怕就要爬满整个地面了。

        刚刚从石桥上踏入这片土地,就仿佛触发了鲜血蛆虫的警报一样,上百只比磨盘还要大的鲜血蛆虫,将它们那长着铁钳子的脑袋齐齐转过来对着我,那对几乎退化至无的,缩在它们巨大躯体里的绿豆小眼珠,散发出猩红嗜血的目光。

        “叽叽——”

        一只看起来比其他鲜血蛆虫要大上一半有余的巨型鲜血蛆虫,被无数鲜血蛆虫和幼虫包围在正中央,它仰起上半身,前面两对节肢挥舞着,从嘴巴里发出轻细而尖锐地低叫声。

        那些鲜血蛆虫和幼虫,顿时如同注射了兴奋剂一般,一个个高仰起上半身,然后朝我直冲过来,速度虽慢,但是那地毯般层层叠叠地密度,却给人一种红色海浪汹涌过来的感觉,普通冒险者面对如此庞大地数量,除了后退逃跑之外,别无它法。

        打前锋的,自然是炮灰型的幼虫,它们的体积只有我一节手臂的大小,也正因为如此而拥有着无可忽视的数量,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区域,这些幼虫一只只层叠在一起,约莫就有一两千只,那对如同两只手指一样大小的铁钳,一张一合,铿锵作响,让人毫不怀疑它的硬度和攻击力。

        最令近战冒险者头疼的是,这些幼虫实力虽弱,但是体积太小了,反而不好应付,若是有法师,一个火墙就是一大片,那才叫刷经验呢。

        德鲁伊虽然不是法师,但是也算是半个法师了,因此,我毫不畏惧。

        三重火风暴改良形态,火墙试玩版??!

        三个火风暴的能量在我手中凝聚成一个蕴含着毁灭力量的圆球,然后轻轻一挥,在这些铺天盖地涌过来的幼虫前面,就多了一条十多米宽,一米多高的删减版火墙。

        虽然比真正的火墙小了好几号,但毕竟是三个九级火风暴凝聚而成,因此威力丝毫不比正版的九级火墙弱??晌绞巧秸锏纳秸?,山寨里地战斗机。

        一群群试图穿越火墙的幼虫被烤成了灰烬,就算不愿意,也被后面的幼虫你推我搡,活活给推入火海之中,空气中顿时弥漫起一股烤肉的焦味。

        火墙毕竟只有十多米长,还是有一小部分幼虫绕过了火墙。

        不过,我已经早有准备。

        一道几十米长。两米多高的巨型火墙,再次在它们墙面耸立而起,将幼虫通向我的道路,完全给封得死死的。

        呀,前几天在绝望平原上,恰好入手了一根带火墙技能的法师杖呢,山寨并非我愿,咱可是正版地绝对支持者。

        我用着一副怎么看。怎么欠揍的远目姿势,眯着眼睛哼起了小曲。

        待两道大小火墙相继熄灭以后,前面的景象重新出现在我面前,飞蛾扑火的幼虫,已经死了一大半。剩下的根本造成不了什么威胁,但是远远一看,我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

        那些鲜血蛆虫腹下,正耸动着一个个如倒扣的大锅般大小的血红色卵巢。上面沾满了恶心地粘液,就像心脏一样,不断收缩鼓动着,仿佛随时要破巢而出,粗略一看,起码也有数百个。

        nnd,要是让这些卵巢都孵化,那咱刚刚的火墙就白放了。

        我怒吼一声。变身狼人,脚踩着遍地的鲜血蛆虫幼虫,丝毫无视它们的铁钳钳在脚上的微弱力道,如同一阵风般向中央区域冲了上去。

        暗金鳞甲地10%加快奔跑速度,还真是实用,感受着迎面扑过来的热风,我心满意足的露出了笑容。

        短短的一眨眼功夫,脚下猛然一蹬。将几只幼虫活活踩地血水四爆。我已经跃到了鲜血蛆虫的上空,满是狰狞的狼嘴微微咧开。

        “噗噗——”

        上百道墨绿色的腥臭毒液。从这些鲜血蛆虫嘴里吐出,铺天盖地,避无可避,不过,凭着我三位数的抗毒属性,这些毒液,就跟自来水没什么两样。

        当然,很臭是一定的,待会得冲冲身子才行了……

        一个狂犬病抓在最密集的地方,瞬间就将一大半鲜血蛆虫干掉,剩下的我手脚并用,一边用爪子撕破鲜血蛆虫那坚硬地躯壳,一边用大脚将那些快要孵化出来的幼虫卵巢踢破,流滩出一只只幼虫死体,恶心异常。

        很快,整个熔浆岩上的鲜血蛆虫和幼虫就一个不剩,只留下满地的虫尸,那潺潺的黄绿色液体从它们破开的躯壳中流出,流了一地,又臭又恶心。

        连地上那些沾满了粘液的破烂装备都没捡,我就踏上了下一道石桥,刚刚一边大开杀戒的时候,瞄了一眼,里面并没有金色装备爆出,连蓝色地都没有,这些虫子依然是一如既往地穷困吝啬。

        第三块熔浆岩上面,等待着我的怪物是一只只和凝肥兽长得一模一样,但是躯体漆黑地怪物,仔细一看,它们的名字叫深渊恶魔,其实就是凝肥兽的二次进化体,力量大了不少,不变身熊人的话,我也不敢和它们硬抗。

        不到百只凝肥兽,就让这块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熔浆岩充实无比,可见它们的躯体之庞大。

        这些凝肥兽对我来说构不成什么威胁,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消灭以后,我踏上了第四块熔浆岩。

        迎面而来的,是厄运施术者的二次进化体——扼杀者……

        在这鬼地方逛了小半天,我也终于稍微的摸熟了环境,这里似乎有着一个规律,熔浆岩越大的地方,上面的怪物也越强大,只要小心避开比较大的熔岩区域,还是能节约不少时间的。

        对我来说,这个区域的怪物难度并不大,一路上,鲜血蛆虫,深渊恶魔,扼杀者,还有血肉复生者的最终体——怪诞兽,巴罗格的一次进化体——洞穴之王,纷纷化为一串串经验,被我笑着收入了囊中。

        不过很快,随着深入内部,麻烦的怪物也接踵而来,当我避无可避的踏上一块目前为止所见过的。最大块的熔浆岩上面地时候,本来以为,这么大块的地方,总得有数百只怪物镇守吧。

        可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远远的熔岩中心地带,只有数十个厄运骑士在徘徊游荡,整个区域看起来空荡荡的,气氛诡异无比。

        不对??隙ㄓ姓?,我稍稍靠近,打量了那数十个“厄运骑士”一眼,才发现,它们哪是厄运骑士,分明就是厄运骑士的一次进化体,毁灭骑士。

        别看只是一次进化体,就以为这些毁灭骑士和那些深渊恶魔和扼杀者一样。只是在力量攻击等某些方面的属性强化了一点,从厄运骑士到毁灭骑士的进化,是量到质地变化。

        为什么这么说?原本一手握着毁灭之剑,另一手空空的厄运骑士,在因为进化成毁灭骑士以后。另一只空手闪烁起了魔法光辉,这代表着它们已经获得了远程魔法的攻击能力,近战也有毁灭之剑,并且能施展死灵法师的一阶毒素和白骨系技能白骨装甲?;ぷ约?。实力提升了不止一倍。

        尤其是它们的远程魔法攻击,即使是群魔堡垒级的血牛野蛮人,如果相应抗性不到50以上,被它们那铺天盖地的高速魔法击中,就连10秒钟都支撑不了,反而是天生魔法抗性较高的巫师能够多抵挡一阵。

        这些毁灭骑士,可谓是那些抗性不高地近战职业的杀手,普通冒险者对付它们。都是几只几只拉过来,逐步蚕食,若是一下子被数十只毁灭骑士盯上,只有两个下场,要么逃跑,要么团灭……

        当然,这数十只毁灭骑士对于三种抗性都达到了三位数的我来说,并不是太大的威胁。其实它们并非最恐怖的怪物。真正恐怖地,号称群魔堡垒最强的怪物。是它们的再次进化体,也就是最终体。

        死亡骑士??!

        它不但有着毁灭骑士所有的能力,物理、魔法攻击力更强,防御也更高,并且,它们是号称整个地狱普通怪物里面,最多才多艺地怪物。

        因为,它们掌握了几乎死灵法师的诅咒系的大部分技能,伤害加深、削弱、恐惧,衰老、攻击反噬,偷取生命等等。

        特别是伤害加深和攻击反噬,伤害加深,这个技能被死灵法师撒在怪物头上,那是砍着爽了,但如果被怪物撒在冒险者头上,那就不是那么好玩了。

        攻击反噬,号称近战职业者的克星,你的攻击越高,反噬的伤害越大,就算是我,或许也得考虑换把垃圾的武器对付它们,宁愿多花一些时间。

        成倍甚至是几倍的攻击反噬,真不是说笑地,很多冒险者就是因为伤害反噬而死的不明不白。

        所幸,死亡骑士是破坏神大菠萝的亲卫队,数量较少,寻常的地方轻易见不着,不然的话,群魔堡垒的冒险者也不用混了,卷起被盖回老家结婚去吧。

        顺便一提,大菠萝手下的第一打手,就是死亡骑士,号称西希之王的阿波罗特,它地实力已经直逼四大魔王,和我交过手地加莫罗,虽然和它同为二翼,但是我估计它在阿波罗特手上支持不了一个小时(有了翼级的高手,生命值都厚得惊人,一个小时已经是十分短地时间了)。

        一路过关斩将后,这片区域已经被我逛得差不多了,遥遥望去,石桥对面一片最大的熔岩,正中央高高耸立起一座神坛,这正是图拉丁所描述的,我要找的最终目的地。

        神器,我来了??!

        虎吼一声,在神器的刺激下,我气势十足的跨过石桥,现在就是有巴尔挡道,恐怕也无法将我的决心吓倒。

        不过气势归气势,小心还是有必要的,这么大片区域,而且是洞穴最深处,没有点什么boss守着,那才叫奇怪。

        当我迈着小心翼翼的步伐接近中央神坛时,看到守卫在神坛上的数个身影,顿时无语望苍天。

        我的老天呀,连这种怪物你也弄到这里来???!

        守护着神坛的,并非是什么boss,只是普通怪物,数量也不多。只有三只。

        恐怕看到这里,是个人都知道,这三只普通的怪物,绝非是什么普通货色,没错,或者说,它们根本就不是群魔堡垒里应该出现的怪物才对。

        月之王!

        名字似乎很优雅,但是它们地体型却一点也没和名字搭配上。这些月之王,有着比野蛮人还要高一个头的庞大身躯,群魔堡垒的巴罗格虽然有月之王的壮实,但是赤身裸体,虽然壮,却无威猛之势,看起来只是一群肌肉结实的农民。

        厄运骑士虽然全副盔甲,但它们毕竟是骷髅。威武虽有,却没有憾山的体型。

        月之王,正是结合了两者的优点,不但高大威猛,而且全副装甲。圣骑士般强大的防御,野蛮人般强大地攻击,尤其是头上那一对弯曲的金属牛角,还有从全盔里透露出来的暴戾眼神。让它们看起来格外威武狰狞。

        如果这样说,还没有让人了解到它们的实力,好吧,换种说法,月之王的最终进化体——死神之王,就是巴尔的第二近卫队(第一近卫毫无疑问是那几只毁灭佣从),是站在毁灭王座上,高高俯视着底下怪物的金字塔顶端。这样的话,应该能深刻体会到月之王地震撼了吧。

        因此,这三只月之王的震慑力,丝毫不逊色于三只精英级的毁灭骑士站在一块,那强悍的体型和盔甲,给人一种不可撼动的无力感。

        当和这三只月之王交手地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它们的恐怖之处,自己那引以为豪的攻击力??吃谒堑囊咨?。竟然传出一阵金属地碰撞火花,造成的伤害不过堪堪达到两位数。

        而月之王。却是精通野蛮人的击退、击晕还有狂乱技能,虽然不多,近战却个个实用,尤其是野蛮人的五阶狂乱技能,让它们手上的两把巨型斧头越挥越快,越砍越猛,每一斧刮在身上,都会出现一道不浅的血痕,要知道,我现在穿的可是暗金鳞甲呀??!

        所幸,月之王对魔法的抗性并不十分高,当最后一只月之王倒在我手下地时候,我大喘了一口气,感觉竟然比干掉魔王复生者还要累上不少。

        真不知道其他来到这里的冒险者,是如何打发这三只月之王的,难道这年头兴藏龙卧虎?

        略作休息后,我开始打扫战场,三只月之王,给我掉了一件白板衣服,是一整套精美之极的武装盔甲。

        古代装甲

        防御:298

        耐久:60-60

        需要力量:125

        需要等级:56

        果然,这三只月之王起码是六十多级的怪物,因此就连掉的白板装备的等级需求,也都要56级,再看一看防御,我倒吸一口凉气。

        好家伙,一件白板,防御就比我的暗金鳞甲还要高上百点了。

        可惜,等级和力量都没有达标呀,不然这套华丽又不失威武地全副铠甲穿上去,那还不等于相貌调整+50%?

        我稍稍遗憾地将白板古代盔甲收起,决定等回去以后,好好和奥斯卡那帮条子炫耀一下,想像他们眼红+眼馋的嘴脸,我就得意不已。

        而接下来,才是最关键地一刻。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按照图拉丁的吩咐,凑到神坛上,细心查看,只觉得心中那股召唤越发强烈,血液澎湃,几乎让我的心脏冲出胸口。

        这就是第七感的力量呀??!

        寻着图拉丁吩咐的那个神坛一脚不起眼的按钮,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食指微微下压,摁了下去。

        刹那间,神坛中央爆发出万丈光芒,上面一块紧密无缝的长方形石雕,突然裂出一道缝隙,打了开来,就在这一刻,七彩的光芒从里面爆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