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一十五章 再虐尸体发火

    第四百一十五章 再虐尸体发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一十五章 再虐尸体发火

        “咚——咚——”

        阴暗潮湿的洞穴里面,从垂吊着的笋柱上滴下来的水声,就仿佛是整个洞穴的心跳鼓动一样,在狭隘而静谧的洞穴里显得特别刺耳,让人产生一种置身于巨兽腹中的错觉,而那黝黑的洞深处,却还有更多生活在这里的猛兽,正张开狰狞大嘴等着我们到来。

        从我们进入到洞穴,大概已经过了两天,洞穴就是这一点不好,时间观念不是特强的话,很难判别现在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又或是自己已经在里面呆了多长时间,这种安静得让人发悸的阴森空间,通常都能将一个人的时间观念拉长,往往只在里面过了几个小时,却觉得已经有一天那么长。

        “小心,前面似乎有一小队沉沦魔?!?br />
        打在最前头的小幽灵,回过头,对她身后的莎拉和维拉丝说道,作为跟随在我身边好几年的宝宝新人,她的历练经验不是维拉丝和莎拉能比的,实力在三人中也是最强,因此这个前锋兼斥候非她莫属。

        走前几十米的左手隐蔽处,在摇曳的火把光芒照射下,沉沦魔那火红的身体若隐若现,果然,无愧于她目光如炬的圣女大人的称号,虽然说只是一个裁缝大师给封的……

        后面的莎拉和维拉丝也不是什么都不干,维拉丝专注上面,别忘了这洞穴里另外一大特色——洞顶蜘蛛,这些磨盘大小的恶心蜘蛛,用八只吸附巨足在洞顶上面横行着,一旦过往的冒险者不注意,就会从上面扑下来将其整个扑倒,很多粗心大意的新人就是这样死在它们手上。

        女孩子通常比较害怕蜘蛛蜈蚣之类的东西,但维拉丝是个例外。全能型人妻家庭主妇,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在家里是无敌的口胡,像苍蝇小强蜘蛛这些别地女孩害怕的家里???,小维拉丝却是它们的绝对克星,拿着拍子一拍一个准,还别说,我从来没有在家里见过一只害虫。

        因此,虽说这些洞顶蜘蛛比家里的蜘蛛大上几十倍。实力也不可同日而言,但是小维拉丝也不是普通的女孩不是吗?没有心理上的恐惧,再加上家庭主妇这个副职对蜘蛛的攻击具有特殊准确率加成口胡,这些头顶上的威胁也就不足为患了。

        最后面地莎拉,却是将注意力放在身后,虽说她们后面还有我这个第一世界第一……不,第三……大概也……前十的话……算了,有我这个第一世界排行前百名高手坐镇。根本就不足为惧。

        不过,按照历练的目的,她们是必须独立三人完成所有的冒险,无视我这个监护人的存在,所以纵使有我在后面。莎拉也要惯例的警惕队伍后方,只是后面有我在,哪还会有什么怪物?到是不断被我用眼神挑弄的满脸通红,那双红宝石般地绯色眼眸满是不知所措的羞意。再也没有先前英姿飒爽的女侠风姿。

        至于三无公主,她……存在感总是很飘渺啊……

        话说组队就是好呀,三个人兼顾了洞穴的所有方向,让敌人无可乘之机,哪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时常被头顶上地蜘蛛偷袭。

        发现沉沦魔以后,三人熟练的摸了上去,这是一个沉沦魔巫师带领七只沉沦魔的怪物小队。当然不被莎拉她们放眼里,只是杀剩最后一只的时候,那只沉沦魔突然掉头就跑,在众人诧异地目光中,莎拉刚想追上去给予最后一击,却被我阻止了。

        “有点意思,跟在这只沉沦魔后面看看吧?!蔽倚ψ沤ㄒ榈?。

        一路上,我们一边偷偷跟在沉沦魔后面。我还乘空打量了左右的地形。不一会儿,前面透露出明亮的灯火。悄悄凑近一看,原来是这条过道尽头是一个大型洞穴,里面灯火通明,几百只沉沦魔在里面蜗居。而那只逃跑的沉沦魔,正跟一只沉沦魔法师唧唧歪歪不知说些什么。

        “快跑??!”

        在莎拉她们愣愣的眼神中,我说了一句,这明显是在搬救兵,站在这里等被包饺子呀?

        三人也反应过来,一路返回,来到一个岔口,左手边阴暗处是一条狭隘的仅容两人并肩的小过道,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这时,她们也终于明白我一路跟过来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四处观察地形,原来是这么回事呀,有经验地冒险者就是不同。

        我使了个眼色,五人钻进了过道里,不一会儿,几百只沉沦魔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将十米多宽的洞穴主通道塞得满满的,犹如一股红色熔浆流过。

        在我们有心暴露下,它们很快就发现了我们,尖叫一声冲了上来,只是借助地形,一次冲上前面的也只有三两只,狭隘的洞口,成了沉沦魔生命的收割机,进多少死多少,沉沦魔巫师固然会复活不错,但是普通的沉沦魔巫师法力就够复活十几次,七八个混在里面,权当多了一百数量地沉沦魔,不足为惧,所幸没有精英级地,就连头目级的都没有,不然它们可以施展地复活次数,可是呈几倍增长。

        毫无意外,这数百数量的沉沦魔经过三人好一会的收割,随着最后一只沉沦魔巫师的悲鸣,终于尘埃落定,一次应付数百只沉沦魔,这在草原上不可能做到的,但是在洞穴里借助地形,她们却做到了,所以说凡事有利有弊,洞穴环境虽不被人所喜,但是能好好利用的话,却也不失为一个锻炼人的场所。

        几百只沉沦魔爆落的东西还有点看头,只是里面没有头目和精英,莎拉她们也没有我的bug护身护加成,所以大多是一些金币药水,意外的发现还爆了一件破损的白板帽子——偷乐着吧,很多冒险者升到10级还凑不齐四大样呢。(手套衣服帽子饰带)

        这次以后,她们三个也意识到了经验的重要性。一路行走的时候,多了几分细心,学以致用的多次利用地形将敌人轻松解决,随着她们地成长,我发现,自己能开口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这样又过了好几天,洞穴深处才会出现的巨大野兽,那庞大的身影时不时在转角处出现。这也意味着我们开始逐渐接近尸体发火的老巢了,当然,这个史上最弱小boss的老巢不止一个,能不能找到,就得看人品了。

        在藏身所睡了一觉,一夜无话,醒来以后继续进发,这几天里。我们也遇上了几个冒险小队,虽然惊讶于我们这样的组合,但他们也没有说出口,打声招呼聊会天,混了个脸熟以后。就各自离去。

        莎拉和维拉丝第一次和其他冒险者如此接近,显得有些腼腆,而小幽灵这个目中无人的小家伙,则是直接无视别人。那些被她地容貌吸引,却找了个无趣的男性冒险者,大概是看在她转职者的身份,而且会莫名其妙的发光,觉得不大好惹,所以悻悻然的回过头找维拉丝和莎拉去了。

        莎拉和维拉丝到是好说话,但是她们身边的我却不好说,明摆着想要上前搭讪的男同胞们被我狠狠一瞪。又缩回了狼爪,别说他们看不出我的深浅,就算不鸟我,也得掂量一下我旁边地小雪,算算十个自己上去,够不够它十秒钟。

        其中有一个女罗格mm特让我们无奈,咋一看到,她就两眼发光的看着维拉丝。起初我还以为她是个百合。不由紧张的将自己的小维拉丝挡在身后,怕她陷入了百合的美妙……咳咳。是有失伦理地世界中,小维拉丝可是我一个人的,谁敢抢,就算是女的我照样跟她急。

        不过很显然我是误会了,这个暗黑大陆,有酒吧侍女欧娜那样奇怪嗜好的人实在不多,这个女罗格mm只是认出了维拉丝地罗格歌姬的身份,看到偶像情难自禁而已,连带着她的队伍也被她的热情所感染,足足在我们身边蹭了好几个小时,让生性害羞的维拉丝差点没钻到我怀里,她们才不舍的离去。

        差点都忘记了,维拉丝可是罗格营地的小歌姬呢,论知名度,她绝对不比昔日的罗格三大美女差,奇怪地是,身为三大美女之一的小莎拉,大概是气质变化太大,虽然很受欢迎,但却愣是没有一个冒险者认出来,大概那些狼们还在奇怪——营地什么时候又多出一个美女……不,算上那个会发光的一脸圣洁的女孩,就是两个了,不不不,印象中大概还有一个眼睛大得不像话的超可爱女孩,但是好像又没有,存在感模模糊糊的,真是奇怪的感觉……

        没想到走了莎尔娜大人一个,又来了四个,三大美女看来要改成六大了,只是,貌似这四个美女都和那个德鲁伊关系不菲呀,想到这里,光棍冒险者顿时嫉妒的在地上直打滚,当然,若是被他们知道莎尔娜姐姐,还有最后一个琳娅,都和我有着那么点不清不楚地关系,恐怕会直接无视小雪地威势朝我扑上来,誓要将我这个男性公敌扼杀吧。

        不说其他冒险者的心思,在我地角度从这几天的遭遇判断,以前生活在营地小小的一角还好说,但现在,随着莎拉维拉丝和小幽灵三人的展头露角,她们的容貌也将吸引更多的人,莎拉和小幽灵就不用多说了,维拉丝在容貌上虽说逊色她们一筹,但是那股极为温柔善良的气质,却反而更受冒险者的青睐,防人之心不可无,看来以后得做好防范措施了,老婆太漂亮也是件麻烦事呀!

        就这么抱着对尸体发火可有可无的态度一路前进,大概是老天总是会眷顾美女,在洞穴最深处悠转了几天,竟然还真给我们发现了它的踪影,我仔细一看,竟然发现这场景很熟悉,而后才想起,这不是自己第一次遇到尸体发火的那个环形洞穴深处吗?什么叫缘分,这就是呀。

        和我遇到那次不同的是,这次的尸体发火并没有其他冒险者干扰,这感情是好,虽说抢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维拉丝她们肯定不干。以我现在的实力和身份,也不屑为之。

        但是坏处就是——尸体发火它旁边有很多小弟,估摸一看,整个巨大的环形洞穴,两边过道各有十多只巨大野兽,其中有一只是头目级的,而再往深处,是上百只腐尸。像沉沦魔那种小喽啰,根本就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啧啧,老大就是老大呀,派头果然不同。

        少了敏捷地沉沦魔,对我们来说是好事,那些巨大野兽到是个麻烦,它们速度不慢。也不会跟对手讲什么一对一单挑,想要逐渐蚕食,没有一点技术含量还真不行,不过,在逐渐成长起来的莎拉的牵引下。三人花费了一番功夫,还是将两条环形通道的巨大野兽清理掉了,就只剩下里面的上百只腐尸和最深处那个幽蓝色的高大身影。

        以她们三个的速度,这些腐尸就是一个个人形的经验包。不过腐尸速度慢,想要一群群勾引过来也不容易,当还有最后二十几只腐尸地时候,三人终于决定开始跟尸体发火拍板了,因为那二十多只腐尸都围在尸体发火身边,已经不可能勾引过来了。

        一声龙套boss必然会发出的刺耳怒吼,幽蓝色的尸体发火便以普通腐尸好几倍的速度扑了上来,让猝不及防的莎拉三人吓了一跳。习惯了腐尸慢吞吞动作的她们,眼前这副景象就好像看到只有一条腿的人,却跑得比百米飞人还要快一样。

        不过,就算再怎么快,充其量也不过是沉沦魔的速度而已,三人之中最慢地维拉丝也要比它快上一线,短暂的惊愕过后,她们很快反应过来。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计划。由维拉丝拖住尸体发火,其他二人先将二十多只腐尸清理掉。

        手中白光一闪。三瓣充能弹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地上蔓延过去,其中一道正中尸体发火,另外两道从尸体发火旁边掠过,其中一道击中了一只腐尸,这只腐尸立刻全身滋滋冒烟,一股腐臭的熟肉味从身上散发出来,光是这一瓣充能弹,就带走了它三分之一地生命,由此可见法师魔法的霸道。

        而最后一道,很不幸的落在了墙上,发出击破空气的轻微爆鸣,逐而消散于虚无,嗯嗯,看来小维拉丝地魔法控制还有待熟练呀。

        被充能弹吸引的尸体发火,立刻就狰狞着腐烂的面庞朝维拉丝扑了过来,莎拉和小幽灵乘机从它两边绕过,朝后面慢吞吞跟上自己老大的二十多只腐尸扑了上去,莎拉率先一个火弹,顿时将最前面的腐尸炸飞,身体向后撞到其他腐尸身上滚作一团,生命也只剩下血皮,不愧为三系魔法中最为霸道的火系魔法。

        而小幽灵,她虽然升到了二级,有了一个技能点,但是牧师的一阶技能里面本来就没有攻击技能,在我的建议下,她将技能点加到了祝福系地一阶被动技能神圣上面。

        神圣:被动技能,减少不死物和恶魔的伤害,并有一定几率震慑恶魔。

        这下,恐怕就是那只精英级的沉沦魔,也只能对小幽灵造成强制伤害了,不过郁闷的就是自己一个技能都拿不出手了,看到莎拉和维拉丝的魔法以后,她一直嘀咕着早知道不听我的,先将治疗系的治疗学会,至少也有个技能可以耍耍,想当年,本圣女大人也可是掌握了所有一二阶技能的“高手”呀。

        对此,我不予吐槽。

        二十多只腐尸,对于现在地莎拉和小幽灵来说,基本上是小菜一碟,只不过腐尸皮粗肉糙,想要清理掉得花费一番时间罢了,等她们回过头面对着尸体发火,这场战斗才真正开始。

        关于这场战斗地实力对比,我想,如果拿当年德鲁夫小队来作一下比较,便可一目了然。

        首先,当年的德鲁夫小队,德鲁夫15级圣骑士,依哈娜14级德鲁伊,马顿13级刺客,这三个人,无论在技能、技巧,还是在战斗经验方面,都是莎拉三人远不能及地,这是她们的劣势。

        但是反过来优势呢?却更明显!虽然没有像德鲁夫三人那么多技能和熟练的技巧。但是莎拉她们却有着无法比拟的几个巨大优势,首先,在生命值和防御方面,小幽灵这两方面甚至可以和15级的圣骑士德鲁夫一比,莎拉和维拉丝也不比14级的依哈娜差多少,而13级地马顿身为刺客,已经无法和她们相比。

        如果说第一个优势不明显,那么第二个就十分突出了。德鲁夫这边的职业是圣骑士,刺客和德鲁伊,都是倾向于近战职业,面对攻击力强而且物理防御高的尸体发火,也只能硬着头皮选择近战,但是小幽灵她们不同,她们都是法师,速度又不比尸体发火慢。完全就可以用风筝流拖死它。

        这个优势,并不是实力问题,而是能力克制问题,尸体发火克制擅长近战的德鲁夫小队,而小幽灵她们则是克制尸体发火而已。如果对手换成血鸟,那小幽灵她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或许有人会问,刺客的陷阱系技能不是有火焰爆震和闪电网吗?德鲁伊也有远程魔法呀,为什么就一定得近战?

        这涉及到她们最后一个。也是最关键的优势,那就是法力值,普通15级的圣骑士,14级的德鲁伊,13级地刺客,法力值绝对不超过50点,除非他们加了精力,相比他们。二级的莎拉有89点法力,维拉丝124点,小幽灵160点,而且三人超高的精力值,更让她们的法力回复速度比德鲁夫三人快很多,有充足的法力作后备,法师发挥出来的攻击是十分恐怖的。

        因此,最后判定。小幽灵她们对付尸体发火的胜率要比德鲁夫小队高得多。当然,因为经验上地缺乏?;蛐沓鱿值囊馔饧嘎室惨?,不过没关系,我让她们来,就是为了体验一把小boss的实力,让她们有个底,若是能吃个亏,对她们的将来反而是好事。

        在我一旁想着的时候,对面已经进入了激战,主攻手当然是莎拉和维拉丝,没有技能地小幽灵只能郁闷的充当骚扰角色,不过有了被动技能神圣加持的她,对尸体发火的防御也到了一个恐怖地数值,我估计了一下,就算尸体发火的攻击触发了它的招牌技能幽灵一击,打在小幽灵身上也不过十点上下的伤害而已。

        不过,莎拉和维拉丝也暴露了自身的不足,那就是技能的严重缺乏,来来去去就是一个火弹和充能弹,将近十秒的冷却时间,让战场看起来有些单调,换做是巫师的话,有三个一阶技能火弹、冰弹、充能弹轮流施展,基本是一轮完了以后,冷却时间又过了,如果有充足地法力和精神力,便可不停的施展,所形成的威力比莎拉和维拉丝加起来还要强上一倍不止。

        而普通攻击,开玩笑,她们的力量虽然很高,但只是相对于同等级的菜鸟而言,以她们的力量加上劣质武器,对着尸体发火摸一下,基本上是刚刚好能破防,若是因此而被尸体发火反摸,那就得不偿失了。

        战斗的节奏有些缓慢,但还算顺利,按照这个速度估计,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尸体发火就得倒在三人地风筝流战术当中,而就在这时,我皱起了眉头。

        并不是小幽灵这边出了意外,而是我身后,似乎有其他冒险者来了,不想让她们分心,我吩咐三无公主和小雪给我看好了,然后独自一人消失在入口。

        “对不起,如果你们是想找尸体发火地话,前面的确有,但是已经被我地队友抢先一步了?!?br />
        我这个人脾气还是挺好的,在营地里,高手一般不怎么搭理菜鸟,一部分是因为想刺激菜鸟们的进取心,另一部分,是菜鸟的死亡率比较高,他们害怕混熟了,然后听到对方的死讯而徒然悲伤……

        当然,也不乏性格天生就是那么恶劣的。

        对面是一个转职者组合,两个巫师,一个亚马逊,一个圣骑士,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最近营地的巫师有点供应过大呀,也不知道阿卡拉是怎么搞的。

        对面四人停了下来,诧异的打量着突然出现在他们前面的我。尤其是那个女亚马逊,作为天生猎手,也是这个队伍的唯一斥候,可以说她的直觉敏锐与否,事关整个队伍地生死,所以,她一直很谨慎,也为自己的能力而骄傲。但是现在,这个摸不着深浅的男人,却直到出现在面前自己才有所察觉。

        在洞穴昏暗的光线下,我们僵持了一会,突然,身后的一个男性巫师走出来,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然后突然说道。

        “你是吴凡大人吗?是德鲁伊吴凡大人吗?”

        “是的。你是……”

        我惊奇的看着眼前地巫师,自己的名头在过去的确很响,甚至不逊色于莎尔娜姐姐,但是这几年没有在营地里显山露水,能记住我的面貌的。现在也只有营地里的老一辈冒险者了,那些新人多半只是听闻过我的名头而已,而眼前这个冒险队伍明显就是新人队伍。

        “大人,我的名字叫格鲁.卡特。很高兴认识你,你不知道我也是应该地,那时候……”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了下来。

        不过,我已经知道原因了,这个巫师应该是赫拉迪克族的,见过我也不出奇,刚刚怎么就没想起这茬呢?至于他说到一半没说下去。那是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来自赫拉迪克一族还处于保密状态,只有营地少部分人知道,对其他人则是宣称自己来自鲁高因或者是西部沙漠,反正赫拉迪克族也属于那个范围,不算撒谎。

        毫无意外,这些来自赫拉迪克一族的巫师,彬彬有礼。举止谦和。嘴巴也很严,所以到现在为止消息都还没有暴露。

        “格鲁。他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阻拦我们的道路,这里又不是他开的?!闭馐?,那个女亚马逊开口了,大概是觉得自己刚刚地表现有失颜面,所以口气很冲。

        “沙珂丽,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和大人说话,他可是……他可是无论实力和品格,都值得我们尊重的阁下?!?br />
        来自赫拉迪克的格鲁急了,又不能说对方可是单挑督瑞尔并将其斩杀的高手,所以只能拐弯抹角地解释道,生怕惹怒了我。

        “哼——大人?那可得拿出点实力看看?!?br />
        叫沙珂丽的女亚马逊冲了冲鼻子,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亚马逊天生就对男性带有鄙视,虽然对于自己的队友,沙珂丽很好的忍了下来,但是面对其他人她可就不客气了,再加上我刚刚骤然的出现,让她一向引以为豪的直觉遭受了严重的打击,因此,虽然知道眼前这个德鲁伊恐怕不是自己所能匹敌地,她也不禁不理智的开始抬起杠来。

        我默看了有些冲动的沙珂丽一眼,看在莎尔娜姐姐的份上,不和她计较那么多,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不要轻易对实力未知的猎物露出自己的爪牙,沙珂丽,作为亚马逊,你连这句话也忘记了吗?”

        “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话?”话刚刚落音,沙珂丽瞪大了眼睛,这是亚马逊一族的谚语,甚少流传到外面。

        当然是莎尔娜姐姐告诉我地,不过我可没兴趣和她解释,留下一个神秘地印象也好。

        似乎真被我震住了,沙珂丽的脸色慎重了许多,不过话已经说在前头,作为一个高傲地亚马逊,她已经无法回头,将手中长矛一比,身子微微低俯,语气却是恭谨了许多。

        “大人,请指教?!?br />
        这种类似的事情到是常有,一般冒险者发生分歧而无法调和的时候,大多都用比斗的方法解决,只是双方的实力一般都比较接近,不像现在相差那么悬殊。

        “出手吧?!?br />
        我站着不动,看了亚马逊一眼,说实话,亚马逊的性格还真不为人所喜,若不是我和莎尔娜姐姐有这一层关系,要不是我比较好说话,换做别的高级冒险者,就算在比试中“失手”将她干掉,也没有人敢有怨言,当然,后果是亚马逊族好感度-n,甚至会遭到通缉刺杀。

        沙珂丽显然是没有领情,见我态度那么傲,心中顿时懊恼,再听一旁的格鲁让我手下留情,不由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娇喝一声,手中的白板长枪朝我胸口刺过来。

        就在枪尖离对手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一只手指伸出,抵在枪尖上,长枪就仿佛刺到了钢壁一般,再也难进分毫。

        全场冷场。

        足足愣了十几秒,沙珂丽才似不可置信一般,踉跄的退后几步,咬了咬牙,一个神龙摆尾,长枪闪烁着白光,再次朝我刺来,应该是亚马逊标枪系二阶技能威力一击,等级超过了12级,来这里果然是想打尸体发火的主意。

        我轻轻哼了一声,亚马逊的标枪技能的确非同小可,就连我也不敢再用一只指头去接,而是该指为抓,将距我胸口不到一分米的枪尖稳稳停住,枪尖上面闪烁着的雷光,滋滋的在我手心作响,却无法伤到我分毫。

        最强大的技能也被轻而易举的抓住,沙珂丽面死如灰,愣愣的放下长枪朝我鞠了一躬。

        “大人,沙珂丽失礼了?!?br />
        就算是轻视男人的女亚马逊,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也要屈服,如果说藐视男人是亚马逊的规则,那么尊敬强者则是整个大陆的规则,在大规则面前,高傲亚马逊也不能例外。

        “没关系,让你们白走一趟了?!?br />
        我无所谓的摇摇头,邪恶洞穴不好走,他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却被告知目标已经被自己拿下,是个人多少也会有点憋闷,咱大人有大量,不计较。

        一幕小小的意外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眼看四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我回过头,莎拉她们的战斗还在继续,尸体发火的生命已经不到一半。

        “维拉丝,莎拉?!?br />
        就在这时,一直憋闷的只能用匕首在尸体发火身上敲敲打打,换来一个个个位数伤害而被对手无视的小幽灵,终于有些抓狂了,只见她高喊一声,也不待莎拉和维拉丝明白过来,便用着动人的声线,吟唱起那优美的旋律。

        一股洁白无暇的白色光晕,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并迅速扩大,瞬间就笼罩了整个环形洞穴,连远远一旁站着观看战斗的我和三无公主也罩了进去,随后,从小幽灵背后,如同初生的天使一般,长出两对小小的洁白羽翼,这对羽翼迅速成长,不一会儿就伸展到两米多长。

        微微浮起的小幽灵,张开着双手和翅膀,圣洁的力量从她体内狂涌而出,看起来如同天使一般神圣美丽,那盘旋在洞穴里面的圣歌优美而庄重,充满了威严,原本阴暗森然的洞穴,在这股神圣的力量照耀下,也变得温暖起来。

        圣女职业的特殊技能——神圣领域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