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一十二章 示范

    第四百一十二章 示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一十二章 示范

        此时,丛子里的三只硬皮老鼠还不知道自己就要大难临头,正有一位严重扮猪吃老虎的“新手”逼进自己的领地,还在里面梳理着自己坚硬的毛刺,等待日落时分出去猎食。

        就在这时,祸从天降,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头,突然从上面砸下来,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其中一只硬皮老鼠的脑袋上,这只硬皮老鼠正打着哈欠,散漫的闭着眼睛,尖尖的嘴巴张得老大,措不及防的就被砸了个正着,嘴巴猛地一合,将舌头给咬着了。

        “唧唧——”

        这只硬皮老鼠顿时勃然大怒,全身尖刺根根直竖,猩红的目光更是吓人,尖叫几声,它带着两个弟兄冲了出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胆子生了毛,竟然惹到自己头上。

        嗷嗷叫着冲了出去,圆滚滚肉呼呼的身体就跟个胖球似的,不过速度到挺快,嗖的一下就冲了出来,身体左右移动,圆溜溜的小眼睛怒视着周围,可是想象中的敌人却没有出现,它们又冲出去老远,然后绕着不大的丛林周围转了一圈,发现还是没人,气愤的将身上的尖刺嗖嗖发射出了好几十根,这三只硬皮老鼠才余怒未平的打算钻回丛林里。

        不过,当它们半个身子钻进去以后,意外发生了,落在最后面的那只硬皮老鼠,感觉到自己还露在草丛外面的半个身子突然一疼,就算脑子再笨,它也醒悟到了自己被敌人从后面敲闷棍了。

        再次愤怒的尖叫起来,一边提醒另外两名伙伴,这只硬皮老鼠猛地回过头,朝敌人的方向望过去,可是入目的依然是空空如也。不过,这次它们可不会再上当了,三只硬皮老鼠像斗牛一样,竖起毛发剑拔弩张,直直的盯着前方,似乎坚信敌人一定会从那个方向出现一样。

        可是,它们还是估计错误了,这时。警惕中的硬皮老鼠又感觉后面被敲了一棍,大疼之下,它以前所未有地速度一个转身,这次,它终于看到狡猾的敌人的身影,正哧溜一声消失在草丛边缘。

        大喜之下,三只硬皮老鼠立刻撒开自己肉呼呼的小短腿,加足马力跟上了去。一心想捉住那道黑影,然后将他射成刺猬,可是就在这时,奔跑中的硬皮老鼠,落在最后那只。突然又被从后面敲了一记闷棍……

        “……”

        远远围观的四人,除了三无公主依然面无表情以外,其他三个都落得个目瞪口呆。

        “总觉得,这三只硬皮老鼠很可怜呀?!蔽课媪城崽?。似在为这种猥琐流战术感到十分困扰。

        “大哥哥好厉害?!?br />
        莎拉两眼冒着星星的说道,别人看到的是这种猥琐流战术,她看到地却是里面蕴含着的看似简单、实则干练的技巧,猥琐也是一种技术,要是没有冷静的大脑和丰富的经验,以及相当的技巧,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而一旁的小幽灵,又有新地看法。比如说在硬皮老鼠的必经路上挖个地洞,下面插些针刺,然后将它们埋起来或者灌水淹死呀什么的,让莎拉和维拉丝听了很是一阵无语,什么叫猥琐?一山还有一山高呀。

        好一会儿,我才将这三只硬皮老鼠干掉,反正冒险者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当然。不是累地。而是因为就算我用拳头,对付这些小老鼠也是一拳一个。要将攻击力控制在新手的程度,实在是不容易啊。

        三只硬皮老鼠,一只掉了几个银币,对于身为普通怪物实力又低下的它们来说,已经算是“大爆”了,第二只什么都没爆,这很正常,爆了才叫不正常,而最后杀死的一只,让我感到惊讶地是,竟然爆了——一把白板短剑??!

        虽然以我暴发户的名头,却为爆出一把白板短剑而感到如此震惊,大惊小怪的貌似让人有点恨不得疼扁一顿的欲望,不过这确实是奇迹,硬皮老鼠掉白装,这个概率可不比精英怪物掉暗金高呀。

        一手握着几枚银币,一手翻开硬皮老鼠的尸体,捡起白板短剑,我突然有了一种欣喜,就像一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一天突然心血来潮,跑外面去做自己穷困时做过的派传单工作,然后拿到自己那份低微报酬的感觉。

        回去以后,我很是豪气地拍板分赃,银币一共有六枚,一人一枚还有多,于是最后一枚落到死狗的头上,这叫什么,以德报怨呀!你看,老天都在为我的行为感动落泪呢。

        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分得一枚,死狗愣愣的眼前的银币,伸出肉呼呼的爪子左右拨弄一下,看样子是想确认一下这是不是有着银币外壳的炸弹呀什么之类的,最终才一口叼起来,像小孩子得到自己最心爱地玩具似地上窜下跳,欢喜的不得了。

        若是被其他巨龙知道,堂堂地龙族公主,竟然为一枚银币如此高兴,恐怕会泪流满脸集体撞墙吧,不,那是绝对会发生的事情。

        好一会儿,蕾奥娜才反应过来,小心的将叼着银币,这才想起,自己的空间因为封印,已经无法打开了,那这枚银币怎么办才好?总不可能一直这样叼着吧,它歪着脑袋想了想,目光从五个人身上掠过,最终谨慎的将银币交给看起来最可靠的维拉丝保管。

        我刚刚没有夸张,上帝的确是哭了,当然,是不是为我的伟大行为而感动就不得而知了,原本晴朗的天空,那乌云说来就来,不一会儿就覆盖了整个上空,视线突然暗了下来,接着豆大的雨滴开始打落,伴随着猛然而至的大风,顷刻间就形成了倾盆大雨,将天地变成白色茫茫一片。

        草原的气候就是如此。这雨说来就来,有时下了一会就停,有时却能持续好几天,虽然久不在营地历练,但是我还是很有应对的经验,莎拉和维拉丝这两个自小在营地长大的女孩,对这种气候更是见怪不怪,只是维拉丝脸色突然一变。似乎想起什么,接着又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看上去很是有几分天然呆地风采。

        虽然熟知气候,但是毕竟以前是在家里,现在是在茫茫的草原,所以她们还是将迷茫的目光落到我身上,老酒鬼也应该教导过她们这种情况吧,看来从理论到实践还真不是一撅而就的事情。

        我一招手。让大家穿上隔雨的斗篷,顶风冒雨带头向前面茫茫的雨中世界走去,如果不是那三只硬皮老鼠的话,这片丛林到是不失为一个暂时落脚的好地方,只是不知道那三只硬皮老鼠什么时候刷新。虽然即使刷新,也对我们造不成什么伤害,但是这些基本地常识还是要让她们了解,以免以后犯下同样的错。

        ——绝对不能在怪物经常重生的地方落脚。

        雷鸣轰响。视线所及,都被密集的雨线阻隔,看到的只有一片朦胧的白色世界,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们几个一样,有一种分外孤独,而又温馨的感觉,一路上,我们远远的又遇到了几只怪物。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我都是让小雪悄悄地将它们干掉,大雨中战斗,就算是最好战的野蛮人也会感到郁闷。

        不一会儿,我就找到了一片高坡上的小丛林,冒险知识之二,不能在雷雨中在丛林里扎营,就和雷雨中不能站在树下是一个道理。虽然闪电无法劈死冒险者。但是谁也不想在休息的时候给来上这么一下吧。

        于是,在我的指导下。在小丛林地背风处,隔着一段安全的距离,我们扎下了帐篷,刚刚扎好,众人就一头钻了进去,谁也不想在这种鬼天气下多呆一会,不过,暴雨还不算什么恶劣的天气,至少对冒险者造不成什么威胁,记得在冰冷之原,我可是遇到过一场罕见的暴风雪,那才真是足以让冒险者也陷入险境地气候呢。

        帐篷是经过特别扩展的,所以纵使容纳五人一狗,也是绰绰有余,进到里面以后,众人纷纷将身上的斗篷脱下,然后是装备衣服,可惜并没有传说中的春光外泄,因为装备里面还穿着普通的衣服,就是那湿漉漉的头发让她们看起来添了几分性感撩人。

        据说,真的只是据说,一小部分的亚马逊是不喜欢在装备里穿别地衣服的……

        刚开始历练就遭遇到了这样的大雨,似乎有点倒霉,不过莎拉她们并没有沮丧,依然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毕竟这历练下雨,对她们来说也是新鲜的体验啊,不一会儿,我们在帐篷里生了个小篝火,五人围在里面,兴奋的聊了起来。

        莎拉曾经跟随我和拉尔他们一起去过鲁高因,一路上也见识过不少战斗,尤其是我和安吉列斯兽的战斗,也算是准菜鸟一只了,只有维拉丝,几乎没有离开过罗格营地,更别说在野外扎营了,此时眼睛四处乱瞄,时不时放到帐篷外面的雨世界里,满是新奇。

        若是说到里面最淡定地,不是我,也不是三无公主,而是我们世界第一兼聪明伶俐兼目光如炬兼……地圣女大人爱丽丝,因为,她已经打着哈欠,将我盘着的大腿当成枕头打起了盹,那湿漉漉地,被她盘起来的银色长发,一下子就将我的半截裤子给滴湿了。

        喂喂,这不是淡定吧,这是懒吧,是小懒猪没错吧!

        一边用微弱的火系魔法轻抚着那银色长发,慢慢烘干,我介入话题,和莎拉维拉丝两个聊了起来,当然,主要还是借机传授一些战斗经验心得,经过一场战斗之后的讲解,远比在课堂上学上一天有用。

        接着,维拉丝也启动了无敌主妇模式,从物品栏里拿出一些锅碗食材,为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就连睡着的小幽灵也被香味吸引,熟睡的面容上,小鼻子突然皱了几皱,梦呓的凑了上去。接着迷迷糊糊的从我腿上坐起,梦游般的摇摆着身子朝篝火上煮着地浓汤扑上去。

        必杀手刀??!

        “呜咕——??!”

        清醒过来的小幽灵发出一声悲鸣,然后像正在寻找对方破绽的拳击手一般,一直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我,嘴里嘀咕着“第二次了第二次了”,这只记仇的小家伙。

        一边吃着维拉丝准备的美味午餐,我心里一阵感叹,虽然曾经和拉尔和德鲁夫他们一起历练过??墒侨创游从泄庵止槭舭残母?,自己历练的时候最担心的莎拉和维拉丝,现在就在自己身边,以后也一直会,又有什么好再担心地呢,以后,只要全力?;に蔷托辛?。

        其实,我一直都很怀疑。让维拉丝和莎拉成为佣兵,究竟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可是,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如今看到她们淡然自若的样子。我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对了,维拉丝,刚刚下雨的时候,我看你似乎在紧张着什么。究竟是什么东西呀?”突然回想起雨刚下那会,维拉丝的眉头似乎一皱,然后立刻又松了下来,我不禁好奇心大发。

        “其实也没有什么?!北晃艺饷匆晃?,维拉丝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小手紧捂着通红的俏脸。

        “只是看到下雨,下意识就想到了外面晾着地衣服,然后才想起现在不是在家里?!?br />
        “……”

        果然是家庭主妇流。绝对娴熟小妻子,家务都成本能了……

        “对了,那两只白羊怎么办?没人喂呀!”

        突然想起,要是全部人走了,那两只被维拉丝取名小凡和小丝的白羊,岂不是没人喂,要活活饿死?这可糟糕了,我的羊肉呀……

        话刚落音。就连一向最崇拜我的莎拉都用看呆子的目光看着我。

        “大人。不用喂地,地上有草?!蔽靠醋盼掖舸舻难?。抿嘴一笑。

        的……的确,从来没有听说过草原上地羊还要特地喂食,羊本来就是吃草的,家里附近那片草地,就是它们源源不断的食物,与其怕它们饿死,不如担心一下老酒鬼或者吝啬鬼这些为老不尊的家伙,会不会乘着我们不在,偷偷的将这两只被维拉丝养得肥肥白白的小羊抓去打牙祭。

        第二天一大早,朦朦胧胧的醒来,从帐门缝里透过来的光线告诉我,现在还是大清早,太阳还没上山呢。

        感觉身体有压力,脑袋立刻清醒过来,我才发现,在自己怀里,小幽灵当仁不让地钻了进来,可爱的小脸蛋睡得直冒泡,脑袋抵我脖子上,唇口轻启,用不知用咬还是用吻形容的动作,轻含着我肩膀上的一块肉,时不时伸出小香舌吧嗒吧嗒的添一下,让我脖子痒痒的一阵酥麻。

        另外一边的莎拉,则是霸占了我一条胳膊当枕头,天使般恬静可爱睡容,让人百看不厌。

        接着,是在小幽灵这边的三无公主小手伸过来,像迷路地小孩似地,轻轻扯着我一边的衣角不放,小脸也是睡得正香。

        咦咦?维拉丝呢,还没等我瞧见她地身影,声音就已经先传过来了。

        “大人,你醒了?!?br />
        寻着声音一看,一身便衣的维拉丝,已经在帐篷的另一角升了个小篝火,上面正煮着什么。

        “是呀?!?br />
        我轻轻将小幽灵和莎拉放下,揉着眼睛走了过去,篝火上的锅子里,一阵扑鼻的香味立刻传了过来。

        “辛苦你了,我的小露露?!?br />
        从后面轻轻的搂上了维拉丝,我在她香鬓上轻吻了一口。

        “这是我该做的?!?br />
        维拉丝脸红红的瞄了一眼熟睡的莎拉她们,然后才松下娇躯,温顺的靠在我怀里享受被宠爱的幸福。

        吃过早餐以后,我们收起了帐篷,雨早在昨夜就已经停了,留下的只有湿润新鲜的空气,看看天边,草原上长大的维拉丝和莎拉很确定的告诉我,将来的几天天气都会很好。

        很好,那就继续历练吧。我大手一挥,懒乌鸦顿时振翅高飞,在空中展翅盘旋,呱呱的大叫了好几声,似乎想为我造势,虽然很感激它难得地配合,但是呀,你的声音实在是太有个性了。让人雄不起来呀。

        这次的对手是腐尸,平原草地上,四只腐尸拖着自己腐朽的身体来往徘徊着,身上坑坑洼洼残缺不全,露出来的腐肉青黑相交,上面还有许多蛆虫蠕动,半截肠子和内脏从胸膛肚子露出,脑袋上的肉似被人剥掉了一半般。露出大半个头骨,空洞的眼睛骇人无比。

        刚刚见到腐尸,小幽灵和三无公主还好,毕竟鲁高因的木乃伊和饥饿死者地恶心程度,也是和它同一等级的。莎拉和维拉丝就不行了,虽然早就听闻腐尸这种怪物,可是乍一看到,还是直欲作呕。

        “没关系。习惯了就好?!?br />
        拍拍脸色难看的莎拉和维拉丝,我安慰着说道,第一次见到腐尸的时候,我可是比她们还要害怕千百倍,现在还不一样当它们是块肉?

        按照惯例,还是我先出手示范,腐尸就样子太寒碜,实力其实不咋地。当然,如果你要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战斗,那十有八九也得悲剧,因为它们的动作虽然缓慢,但是攻击的一刹那,就如同毒蛇吐信一般快得很,攻击力也超高。

        若是能小心翼翼,仔细看好它的每一个动作。那它们就是一碟菜。若是你漫不经心地对待,那或许会成为一碟菜。

        而另外一种方法更简单。就是用弓箭或者法术远程攻击,那无论仔不仔细,它们都是一碟菜了。

        为了让莎拉和维拉丝她们看清楚腐尸攻击前一刻的细微举动,我还特地调戏了四只腐尸许久,才逐一将它们干掉,结果这四只腐尸大概是对我调戏它们的行为有怨念,很不给面子,很正常的什么都没爆。

        算下来,鲜血荒地就还剩下最后两种怪物——沉沦魔和沉沦魔巫师了,它们往往是聚在一起的,有沉沦魔巫师地地方,就有沉沦魔。

        在懒乌鸦的巡视下,不一会儿,我们就找到了一窝沉沦魔,八只沉沦魔由一个沉沦魔巫师带领着,沉沦魔巫师还是个小头目等级,原本红色的身体变成了青色,让第一次看到的莎拉和维拉丝两个小妮子很是好奇了一会。

        沉沦魔地确不是什么好客的怪物,远远的发现我们,就举着小片刀冲了上来,一米多点的身高,火红色的躯体,迅猛的速度,那股迎头冲上的气势,还真有点能唬住新手。

        和沉沦魔战斗的技巧,就是先干掉沉沦魔巫师,因为沉沦魔巫师能复活死去地沉沦魔,这个复活技能尤为猥琐,当然,你若是觉得自己击杀的速度能快过沉沦魔巫师的复活速度,或者有信心一直坚持到让沉沦魔巫师法力耗光,无法复活为止,那就当我刚刚的战术是放屁吧,只是有这样的实力还在鲜血荒地混,也是很不地道的。

        和沉沦魔战斗并没有太多的诀窍,因为沉沦魔跑步和攻击速度都很快,身子也灵巧,对付这种怪物很难说有什么取巧,就两个词——技巧和配合,配合方面,让血厚的冒险者拖住沉沦魔地攻击,这涉及到仇恨值,相信一般玩过游戏地都知道,只要是配合稍微好一点的队伍,都能轻松地控制仇恨,让队伍里体质孱弱的职业的安全得到保障。

        另外一点就是技巧了,说起来也很简单,比如说对方砍你五刀,你能在一边攻击的同时,躲过其中四刀,再比如说对方砍一刀,你能砍两刀,这都是技巧,只不过说得容易,要做起来却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走位卡位的技巧,这些在训练营里都应该教过,莎拉和维拉丝缺乏的是直观的理解和战斗经验,这些得慢慢培养。

        身为法师,我并不指望她们能和我一样,掌握太多的近战技巧,能够远近皆宜,和强大的敌人拼个不相上下,这是所有法师都不大可能做到的事情,而一个冒险队伍,若是沦落到让法师去近战的地步,那也该差不多灭亡了。

        我只希望她们能达到接近普通法师的水平,通过历练适应战斗,能够冷静的面对各种各样的怪物、环境与危险,并且学会攻击配合,能够在我身后支援一下火力就够了,有我和五只鬼狼这些大血盾在旁,在加上隐藏在地下的杀手剧毒花藤,还有什么怪物能近得了她们的身?

        当然,为了让她们更快适应,我会让她们去和怪物做近身战斗,这是最快的适应方法,别说她们才一级,没有掌握法师技能,就算掌握了,我现在也不打算让她们用,还有什么能比近身战斗这种充满刺激和挑战的做法更快去适应历练生活?

        没有!

        在我将和鲜血荒地上所有怪物都虐了好几遍,让莎拉她们有了心理准备以后,她们人生第一次的历练战斗也正式拉开了,莎拉,维拉丝,还有因为晋职而不幸被“洗成宝宝”的小幽灵,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没错,就是摩拳擦掌,我并没有让她们用武器,原因很简单,她们的力量太高了,就算赤手空拳,也不比新手拿着高级武器的攻击力低,要是再让她们拿武器的话,岂不是三两刀一个,还谈什么搏斗?

        于是,莎拉,维拉丝,爱丽丝,三人正式的历练洗礼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