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零九章 红门

    第四百零九章 红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零九章 红门

        感觉箍住的双臂一松,我立刻回过身子,将莎尔娜姐姐搂在怀里。

        “一年多没见,你又长高了?!苯憬憬稚斓轿彝范ド媳攘吮?,然后在上面温柔的梳理着。

        清楚记得,第一次和姐姐见面的时候,我们两个是一样高的,而如今,虽然过了长身高的年纪,但是经过一翻生死的锻炼,我还是长高了那么几分。

        “姐姐也更漂亮了?!?br />
        我一笑,微微拉开距离,仔细端详着眼前让人惊叹不已的美貌,海蓝色的宝石眼眸,依然像冬天的大海一样,散发着纯净的冰冷气息,美丽,宁静,却隐藏着随时可能汹涌的狂野。本来,亚马逊的身材大多都是高挑丰满,面部线条较为坚毅和笔直,额骨较高,有着典型的西方高个美女的特征。

        但是同时拥有精灵血统的莎尔娜姐姐,身材继承了亚马逊的高挑丰满,脸蛋却有着精灵族的特征——线条柔和圆润,如同美玉一般,白净无暇,散发出一股淡淡的乳白色光泽,弯弯的柳眉儿衬着下面一双大大的海蓝色瞳孔,鼻子小巧挺翘,精致的五官恰似黄金分割一样的比例,而那扎成马尾的金色长发,更是给这张无暇的容颜染上一层金辉。

        在这张柔和的脸蛋上,却有着另外一种气质,与精灵族淡然平和的气质不同,比亚马逊的冷漠孤傲更甚,那冰冷的眼眸里,柔和的线条中,散发出漠视一切的傲气。

        如果把亚马逊比喻成狼,一群骄傲嗜血的野狼,那么。姐姐的气质则是更接近于巨龙,翱翔于九天,傲视天下,试问一头巨龙,又怎么可能混在狼群里?或许,这也是部落长老将她赶出去地原因之一吧,压力太大了呀。

        亚马逊的高挑,精灵的美貌。让巨龙也为之汗颜的冷傲,便造就了如同莎尔娜姐姐这般,世间独一无二的天才。

        “弟弟,怎么了?”

        在我为眼前的美丽而失神的时候,莎尔娜姐姐已经将手放在我的脸上,细细抚摸起来,带着一丝清凉地目光在上面扫视着,似乎在用自己眼睛和身体。将记忆中的我与现在的我融合在一起一样,然后,脸上划过一道让太阳也为之黯然的笑意,手掌托着我的脸,将柔软的双唇凑上来……

        久别的重逢总是让人欣喜和激动。不知缠绵了多久,我们两个才分开,姐姐像拉小孩子一样,无视我的微弱抗议。拉着我地手一边走着,一边聊了起来,似乎要将这一年多的话语,在今天尽数倾述。

        “对了,姐姐,这个……你怎么看?”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心翼翼的问道,说实话。我根本就不想在这种时候问这样扫兴的问题,不过正如老酒鬼所说的,姐姐现在地心情让人难以琢磨,为了不让她突然发飙,还是冒着被责罚的危险试探一下先。

        “什么怎么看?”

        已经将扎起来的金色马尾放下的姐姐,看着我一笑,笔直柔软地金色发丝披洒在她的洁玉面庞上,让她看起来就像森林里的女神一样高贵迷人。

        “姐姐。你不就是冲着这个回来的吗?”

        眼见莎尔娜姐姐有吊我胃口的意思。我不由轻轻晃了晃被她拉着的手,咳咳。虽然要一个大男人作出这种撒娇的动作很难为情,但据多次实验证明,莎尔娜姐姐还就真吃这一套,大概,与年龄无关,我在姐姐心目中,永远还是一个小孩子吧。

        “好吧,我说就是了,不过在这之前,你先跟我在附近走一走吧?!?br />
        这样说着,她轻轻用手在我脸上捏了一下,脸上突然露出了极为少见的,有些缅怀地感叹。

        在附近走一走?这种散步的活,就交给小雪吧,当然,我绝对不是因为坐在小雪上就可以将姐姐搂在怀里那么简单的原因,咳咳,里面包含了深层次的……总之就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巨大缘由。

        随着我的召唤,轰的一声响起,厚实的铁皮包木做地大门破开一个大洞,小雪地白色身影如风一般掠过,出现在我们面前。

        “咦?”

        打量着小雪,姐姐发出一声轻叹,然后看着我。

        “你该不是虐待自己的宠物吧,怎么比起鲁高因那会,变瘦了许多?”

        “……”

        这个,一言难尽,记得在鲁高因见面时,姐姐也问我是不是给小雪吃了什么奇怪地东西,怎么看起来胖了?话说姐姐不愧是亚马逊,记忆还真是敏锐呀。

        本来打算在后面抱着姐姐的,不过事情往往难以如愿,特别对我这种被菲尼克……不,是菲妮传染了悲剧病菌的人来说,呜呜~~我竟然一时忘了,不光是我喜欢抱姐姐,姐姐向来是也是喜欢抱我的说……

        于是,依然和上次一样,我被姐姐从后面搂在怀里,虽然这样也很舒服,尤其是姐姐那柔软的胸部,咳咳……我该庆幸附近没有其他冒险者吗?

        在姐姐的指路下,我们一路踏出了村落,然后在附近兜了起来,不一会儿,在一处四周都是参天古树的茂盛丛林里,姐姐示意小雪停下来,抱着我直接跳下,然后二话不说拉着我的手,劈开前面由带刺的青藤和无数繁枝绿叶挡住的丛林。

        不一会儿,一个矮小隐秘的树洞出现在我面前,里面盘踞着一只蜥蜴状的绿色怪物,对着我们两个不速之客发出嘶嘶的声音,却被姐姐毫不留情的钉死在地上。

        然后姐姐指着树洞,带着怀念的神色告诉我,当初她刚刚被赶出部落的时候,就是住在这里,猎杀一些弱小的怪物为生。只是略为看了几眼,她又拉着我。重新赶向下一个目的地,不久以后,我终于明白,这是一次追寻之旅,姐姐正在追寻自己小时候一路走过的足迹。

        一路上,她逐一地指着不同的地方,然后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经历过的事情,先前还在为我讲说。后面已经成了自言自语,而由着这些足迹,我似乎也看到了姐姐小时候的幼小身影,在几十倍的时间放快下,逐渐长大起来,实力逐渐强大,逐渐远离村落的范围,身上地伤害也在逐渐增加……

        饶是终于一路说过去。也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我们才到达了终点,而期间休息的时候,我则是和姐姐一起住在她那时候赖以为生的,或是随时有野熊出没的洞穴?;蚴窍列〕笔氖鞫?,两个人缩着身子,互相依偎而眠。

        然后,当来到森林边缘的时候。我们已经绕了一段路,这里已经是离营地十分近的地方,大概只有十多里地距离,已经是营地士兵巡逻的范围之内了。

        姐姐指着这里告诉我,这就是当年她和卡夏相遇的地方,是她正式告别那段让艰辛旅程的地方。

        从五岁开始,姐姐由亚马逊部落一路走到这里,历时四年多的野人生活。让人闻之不禁落泪,但是,她并不是需要同情地人。

        缅怀的打量了一会周围,她叹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什么似的,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松了下来,那双永远是那么耀眼地海蓝色宝石的光芒,似乎也黯淡了好几分。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述说着她现在的身心疲惫。

        是的。自从开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姐姐并不是那种喜欢缅怀过去的人,她是在发泄,太久了,童年的村落,艰辛历程,一直笼罩在她头上的阴影,让她活着有如人偶,如今终于可以彻底将这个包袱甩掉。

        “你不是想问我想干什么吗?”

        恢复过来地姐姐,将我搂在怀里,蹭啊蹭啊蹭啊蹭啊……呜呜~~虽然是很香很软舒服没错,但我不是宠物呀莎尔娜姐姐。

        “不用了,我已经知道答案了?!?br />
        一边说着,我一边可怜兮兮的做着无力挣扎,终于能体会小幽灵被我揉着脸蛋时的感觉了。

        “是吗?”对于我的回答,姐姐只是报以温柔一笑。

        “我要杀了那个家伙?!?br />
        带着温柔的气息,她用冰冷的语气这样说道,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边跳着优雅的舞曲,面带着含蓄地贵族式笑容,然后轻轻将匕首递到对方地胸膛里面一样,杀戮,对于姐姐来说,几乎和吃饭和呼吸一样简单而纯粹,试问在吃饭和呼吸的时候,有必要一定要露出杀意和狰狞地神色吗?

        “什么?”

        答案和自己意料的有些出入,让我费力的从姐姐怀里抬起头,露出差异的眼神,似乎,姐姐的确是将过去放下了,不过目标却又转移到不怎么妙的方向里去了。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那个村子,是属于我的猎物,要灭也应该是由我来灭,他既然抢了我的猎物,那就该有付出代价的觉悟?!?br />
        这一刻,姐姐又露出了她那女王式的威风措词,说出来的话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虽然对于姐姐能恢复到以往的样子感到高兴,但是……

        我张了张嘴,想告诉姐姐对方的实力太强大,并不好对付,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没有任何理由,我相信姐姐绝对能做到,即使面对的是能将整个亚马逊村落全灭的强大法师也没问题,她的话语,总是带着一种让人不得不信的强大自信在里面,这正是姐姐的魅力所在。

        “姐姐,你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姐姐点了点头,目光放向远方:“虽然不大确定,但是直觉告诉我,应该是他没错,一个十分强大的巫师……”

        “强大……的巫师?究竟有多强大?”

        我吃了一惊,这还是第一次由姐姐口中听到这个词语,印象之中,对于别人,姐姐心目中从来就没有“强大”这个概念。因为她坚信有一天,自己能超越对方,即使是面对老酒鬼也是如此。

        “比现在我的强大,一年前和他交手过一回,我完全输了?!?br />
        轻轻用手指挑着自己的金色发丝,莎尔娜淡然说道,她虽然高傲,却并不是不能接受失败。否则,被卡夏欺压了那么久,她早就该羞愤的自杀去了。

        “交手?有没有哪里受伤?那混蛋在哪?”我一听,顿时手足无措,连声搂着姐姐问道。

        “笨蛋,冒险者只要不死,哪里会受伤呀?!苯憬阌制趾眯Φ目次伊艘谎?,不过对于我地关心则乱。也显得十分受用。

        “告诉你,你可不能偷偷去找那个法师,那是我的猎物,不然,就算你是我的弟弟。我也……”

        “也怎么样……”

        我咽了口水,琢磨着如果后果不是太重的话,就算拼着被姐姐惩罚,也要将那个法师先干掉。竟然敢欺负我的姐姐,胆子生毛了呀这是?老子不和你拼命,就不叫吴凡了。

        “也……”

        也字拖得老长,但是莎尔娜却迟迟没有说下去,她发现自己似乎还真没什么办法,说狠话嘛,她舍不得,要是说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以她对自己弟弟性格的了解,那几乎是和添上一把火没什么区别。

        自己是不是太宠弟弟了呢?这也没办法,谁叫他是我唯一,也是最疼爱的弟弟呢,不宠他还宠谁?平生第一次,行事风行雷厉地莎尔娜陷入了纠结当中,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的性别调换版,大概就是这样吧。

        不过莎尔娜就是莎尔娜。她很快就想到了办法。

        “听说你要和精灵女王结婚是吧?!?br />
        姐姐眯着眼睛的一句话。顿时将原本还得意洋洋的我吓得不敢作声,偷偷的看了她一眼。

        “这个。没有这样的事,我还没答应呢?!?br />
        观察敌情,先观察敌情,话说姐姐是怎么知道的,如此保密的事情,吼吼,我知道了,一定是那该死老酒鬼在作祟,我已经能想象她将消息透露给姐姐时那奸险地笑容,很好,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是吗,可是这是不可避免的吧?!闭庋底?,姐姐将脸蛋凑上来,温暖香甜的吐息打在脸上,眼睛里的似笑非笑的强势目光写满了“我是超s女王”地字样。

        “这个……说不得有什么意外呢?”回避眼神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弟弟,如果你敢和姐姐抢猎物的话,说不得这事真就成意外了哦?!?br />
        柔软的香舌在我地唇边和鼻子尖上注意滑过,然后微微抬起头,姐姐轻捏着我的脸蛋说道。

        完了,完全被点中了软肋,用为了整个联盟和精灵族的未来这样大义凛然的措词阻止姐姐,是肯定行不通的,她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生死,扰乱这次联姻的手段也有很多,至少对姐姐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这次联姻绝对不能搞砸……她这分明就是借整个大陆地未来之手威胁我呀。

        “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但是姐姐也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出任何事,好吗?”最后,我只好无力的屈服下来。

        “没问题,我保证?!?br />
        说着,姐姐再次将香唇送了上来,旁若无人,说的就是姐姐这种行为。

        “为了庆祝我们姐弟的重逢,一起去喝酒庆祝吧?!?br />
        “……”

        我在心里默默计算一笔,好再随着等级提高,钱也更容易赚了,重建一个酒吧所消耗的费用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新罗格酒吧”,大概又得改名就“新新罗格酒吧”了,营地的新嫩菜鸟们,你们将有幸再次一睹罗格女王的风采,并在她的皮鞭下哀号吧。

        此后又过了几天,一大早,卡夏地小帐篷旁边,还是那颗树下,还是那堆篝火,卡夏靠坐在树上,一边转动着树枝上串着地烤鸡翅。一边哼着小调。

        “红烧鸡翅……我喜欢吃……”

        “嗖——嗖——嗖——”

        破空呈品字形的三根利箭骤然而至,将卡夏全身上下笼罩,而她仿佛没有看到似地,依然转动着树枝,直到那刺耳的破空声似乎要将耳膜震裂,才不慌不忙的将身子一扭,竟然诡异地从品字型的三根利箭中间擦身而过。

        但是,这次袭击真有那么简单吗?

        三根看似普通的利箭。从卡夏身上擦过,其中一根却突然爆裂出红光,一心想用极为潇洒的姿势将攻击化于无形,以体现自己高手风范的卡夏,脸色一变,这时,那根闪耀着红光的利箭已经爆炸开来。

        “切——”

        几乎是贴着爆炸的气流退出来,卡夏不屑的发出鼻哼声。不过很快就愣愣地望着手上,原来,虽然她的身体贴着爆炸闪了开来,但是其他东西却没有那么好运了——她手上的那根树枝,现在只剩一个光秃秃的焦黑枝头。

        所以说莫装b。装b遭雷劈……

        “啊啊??!弟弟是这样,姐姐也是这样,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抓狂似的抓着自己酒红色的齐肩头发,卡夏无奈的咆哮道。颇有一股既生瑜何生亮地悲壮感。

        “竟然那么痛苦,那你干脆去死算了?!?br />
        手握长弓,英姿飒爽的莎尔娜出现在视线当中,对于痛苦中的卡夏给予了毫不留情的打击。

        “臭丫头,我会那么痛苦究竟是谁的错?”

        “如果你想说我就是你痛苦地根源,那我会很乐意的接受,你的痛苦就是我最大的快乐?!?br />
        “就凭你?”卡夏上下打量着莎尔娜,啧啧有声地说道。

        “毛长齐了没有?还是处女吧。怎么?我们堂堂的罗格女王没人要?啧啧啧,那可真是凄惨呀,难道是因为9岁还没断奶的事被别人发现了?”

        在卡夏刚刚捡回莎尔娜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野性未泯的莎尔娜特别喜欢喝奶,所以也落得了个话柄。

        “你是想说你的胸部太小挤不出奶吗?”莎尔娜冷笑。

        “很……很好,功夫没见长,口齿到伶俐了不少嘛?!?br />
        喀拉一声。只剩一截的树枝。再次壮烈的在卡夏手中变成粉末,紧接着。一根长矛出现在她手中。

        于是,这对冤家母女例行般地展开了真人pk。

        一会儿过后……

        “说吧,这次有什么事?”

        很难想象,平日高高在上,耀眼到让人无法直视的罗格女王、鲁高因女王,如今竟然十分卡通式的趴在地上,被卡夏一脚踩在背上,手中的长矛末端不断捅着草地上那头乱散的金色长发,上面微微鼓起一个个小包,现在的莎尔娜,看起来少了几分寒气逼人的高傲,多了几分卡通式的可爱。

        而由卡夏地动作,也可以一窥在莎尔娜小地时候,她在罗格营地里作威作福的风采……

        “我要去那个地方修炼?!?br />
        重新站起来地莎尔娜,手中的长矛一甩,刺了上去,一边说道。

        “哦?”

        听到莎尔娜的话,卡夏不由微微失神,让莎尔娜有了可乘之机,不过,两个人的实力差距实在有点大,只是轻轻一挑,回过神的卡夏就将莎尔娜的攻势化解。

        再次看了莎尔娜一眼,她点点头,收起长矛,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而莎尔娜同时也收起了攻势,默默的跟了上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母女默契?

        而她们的目标……

        “你们两个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法拉一见罗格营地的大小魔女齐齐来访,脸色顿时苦了起来,一个就够他受了,更何况是两个。

        “老头,今天找你有点正事?!笨ㄏ囊涣痴乃档?。

        “不要用一副说正事的嘴脸找茬呀混蛋!”法拉无语的看着放在肩膀上,几乎将自己一把老骨头给摇散的卡夏的手怒骂道。

        “诺,给这小丫头开门?!便凰煽值目ㄏ?,用下巴朝身后一脸冷冰的莎尔娜点了点。

        “开门?开什么门?开后门?她想考法师资格证?”法拉一连来了四个问号。

        “我看你是想在自己的脑袋上开门,然后塞点什么东西进去是吧?”卡夏揉拳擦掌的笑看着法拉。

        “ 等等,让我想一想?!?br />
        法拉一看不妙,一个魔女他惹得起,两个可绝对惹不起,还是尽快将她们两个打发走才是。

        顿了顿,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掌心,然后不可置信的瞪着卡夏。

        “你说的是那道门?”

        “没错?!?br />
        “可是她才……”

        “这你就别管那么多了?!?br />
        被打断的法拉看看卡夏,又看看莎尔娜,如此重复几遍,才叹了一口气:“好吧,既然这样,你们跟我来?!?br />
        随后,两个人被法拉带入法师公会的地下老巢,弯弯拐拐,来到了另外一间和地下的远程传送室相似,却又小上一倍,中间同样刻着一个巨大魔法阵的小厅。

        “事先声明,出了什么问题我可不负责?!?br />
        皱皱眉头,法拉担忧的看了莎尔娜一眼,试图进行最后一次劝服,可是他失望了,莎尔娜冰冷的眼睛里,充满了一往无前的坚决,以及庞大的自信。

        这两母女都是一个样啊,叹了一口气,法拉开始缓缓念动起咒文,大厅中央的魔法阵逐渐泛起红光,最后,甚至整个大厅都微微开始动荡起来。

        一道道血红色的光芒从魔法阵涌起,然后聚集到中央,随着最后一声巨响,整个大厅剧烈摇晃,红光迸发,下一刻,咒文结束,一切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如果不是魔法阵中央出现一道红色传送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