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四百零八章 姐姐

    第四百零八章 姐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百零八章 姐姐

        当天下午,我顾不得融合时的灵魂受损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匆匆收拾好行李,和加仑老头告别一声,正欲离开。

        “小子,你过来,我还有点话要说?!?br />
        闭目养神作高手状的加仑老头突然睁开眼睛,两眼射出一道神光,好吧,我知道这样夸张的形容很恶心,总之他的眼睛就是很锐利。

        首先,他将六个手札交给我:“这是融合的资料和魔法阵图,还有还没完成的进阶融合的一些思路,你回去以后将这些交给阿卡拉,想必以法师公会的力量,完善应该不是问题,我的承诺也算是完成了?!?br />
        “好吧?!?br />
        我将卷轴一股脑接过来,抱在怀里沉甸甸的,然后塞到物品栏里头。

        “接下来,这些手札是我多年的经验心得的精简版,反正我这个老头也没什么像样的学生,你就全拿去吧?!?br />
        接着,加仑老头又拿出十多卷手札,每一卷都滚得厚厚的,我说,你就不能学凯恩那样编订成一本书吗?

        我也接了过来,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脸无语的看着加仑:“老头,精简版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些东西……”

        “没错,自然只是一些简单的东西?!奔勇馗ё藕?,理所当然的说道。

        “……”

        这老头什么都好,如教人不收钱,吃饭不挑食等等,就是有一点不行,他教的东西,与其说是经验技巧,不如说只是指明一个方向给我。让我自己去摸索,比如说强体就是这样。

        就像指着一座高高的山顶告诉我“看,那里有宝物”,但是别说通往山顶的近路,就连中途有什么毒蛇猛兽、会遇到雪崩迷宫之类的,也一点都不肯透露给我,就让我一个人独自去摸索,按照他的话是:摸索到了。那自然是好事,没有摸索到,那也增加了不少想法和经验。

        于是,加仑口中所说的精简版,就是以上那么回事,形象生动点形容地话,就好像一张简陋的藏宝图,又或者是没有标注的练了极容易走火入魔的内功心法……

        “还有……”

        我才无语的又将一大堆手札收起来。加仑老头又掏出两卷手札,我说你这家伙,是手札批发商吗?有什么一次过拿过来就是了。

        而这时,加仑的神情却比刚刚肃穆了许多,将两卷手札握在手中许久。他才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

        “这两张手札里的内容,你现在还用不上……”

        “……”

        交人东西时。有第一句话就这么说地吗?

        “这卷手札,等你60级以后,学会了变型系的终极技能狂怒再看也不迟,现在别好高骛远?!奔勇叵仁堑莞移渲幸痪硎衷?。

        “这是什么?该不会是一种什么战斗技巧吧?”

        我接过手札,心里很是有些好奇心,加仑让我60级学会狂怒再看,那应该是和这个技能有关的技巧吧。

        果然如此,加仑没说话。点点头,神色有点心不在焉,似乎在想着什么。

        “该不会又是精简版吧?!奔怀錾?,我不由继续问道。

        “放心吧,是完整的一套技巧,包括了我多年的心得和体验,如果精简的话,以你的资质一辈子也领悟不了?!?br />
        回过神来的加仑老头。很是不给我面子地翻了一个白眼。

        切。有必要说的那么绝吗?资质不好又不是我的错,有本事你找我爸妈理论去。我悻悻然的收好卷轴,不过既然加仑老头这样说了,那一定是非常不得了的东西,得小心保管才是。

        问题是,这个技巧要60级学会狂怒才能学习,而能创造出60级技能技巧地,肯定不止只有60级那么简单,难道说这个加仑老头真是个高手?迷惑中……

        “还有这最后一个,哎,算了,算了,这是一个没有完善的东西,本来是不打算拿出来的,可以这样让它泯灭又有点可惜,你拿去吧,不过,不到生死关头,我不建议你看里面的东西?!?br />
        这样说着,加仑老头仿佛突然老了好几岁一般,将手札一把塞过给我,眉头时而舒展,时而紧皱,似乎还在犹豫着将手札给我究竟是对还是错。

        你这家伙,这样说不是让我好奇心更大吗?该不会是如葵花宝典之类地东西吧。

        “老头,你该不会是想去挑战三魔神去吧,怎么听你的话有点像交代遗言似的?想死的话我不拦你,还有什么好东西,全都交给帮你保管吧?!?br />
        回忆刚刚加仑老头的一系列表现,我觉得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一时脑热,想去地狱耍一耍自己那把老骨头,找虐去了。

        听了我的话,加仑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扑倒下去,悲哀呀,我怎么就教了个那么不肖学生呢?他一蹦三尺高,指着我吹胡子瞪眼。

        “你才去挑战三魔神呢,你全家都去挑战三魔神了,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么傻呀,你死了我身体还硬朗着呢?!?br />
        一连四个你,充分证明在我高大光辉的人格影响下,加仑老头的吐槽功力直线上升。

        “那你刚刚地话怎么得跟要出嫁远方的女人似的?”

        对于我毫不留情的毒舌追问,加仑已经是无力吐槽了,可怜自己一把老年纪呀。

        “我要离开这鬼地方,远离阿卡拉的剥削?!?br />
        “老头,你总算说对了一句话?!?br />
        我心有戚戚然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要问暗黑大陆最大的剥削商人是谁?除了阿卡拉我实在想不出其他人,你看我这副身骨子被她剥削地,自来到暗黑以来,竟然活生生地被拔高了5厘米。

        “哈欠?!?br />
        在自家帐篷里向新手兜售药剂地阿卡拉打了一个喷嚏。心想这是谁又在后面中伤我呀。

        “那么老头,后会有期了,祝你长命百岁?!?br />
        远远地,我回过头朝加仑招了招手,大男人式的离别,不需要太多语言。

        “你才长命百岁呢,别出现了,你这臭小子。以后别在我面前出现了,最好在哪个地方变成小矮人的一坨粪便吧?!?br />
        远远的,加仑老头愤怒的咆哮声传了过来,啊,一时习惯都忘记了,暗黑人平均寿命要高很多,特别是冒险者,看这老头的样子??隙ú恢?00岁了吧,说有200岁都不会让人怀疑,祝他长命百岁岂不是在诅咒他?

        而另外一边,回过头的加仑,看着住了好些年地房子。叹了一口气,久久不能言语,随后,他将里面的资料整理一番。带走一部分,然后选择另外一条路离去。

        “阿卡拉,你的承诺我已经完成了,也算不再欠联盟什么,接下来,是时候去了结自己的事情了?!?br />
        这样喃喃着,稳稳踏出去一步的加仑,硬朗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股锐利强横的气息。那原本健壮的躯体在气势地衬托下,仿若连绵山峦一样雄壮,所带来的猛烈压迫感,丝毫不比蕾奥娜变身黄金巨龙时差。

        而这时,我已经来到附近精灵村落的传送阵,接着传送到离剥皮森林传送站最近的精灵传送站,诶,真期待有那么一天。精灵传送站能和人类传送站连接在一起。这样肯定能省下很多功夫。

        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加仑老头那里了。估计也用不上,想到这里,我自嘲一笑,都差点忘记了,自己还有个未来的精灵亲王设定呢。

        一路快狼加鞭,在进化到精英三级地小雪的速度奔驰下,当天,我就来到了剥皮森林传送站,然后马不停蹄的赶回库拉斯特,来到法师公会,用远程传送回到了罗格营地。

        因为优化了远程魔法传送阵的缘故,现在已经不需要等传送另外一边地法师准备好才能传送了,而雪白的纸张,也通过远程传送站,被阿卡拉这个大走私贩子卖到世界各地,据说这走私巨头还打算成立一条龙作业,自己开办印书厂呢。

        于是,我连家也没先回一趟,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卡夏的老窝,依然是以前那个训练营北区的偏僻一角,大树下的一个小小帐篷里,堂堂一个罗格长老住这样的地方,说出去恐怕没有人会相信,但是事实却的确如此。

        太阳已经下山,夜晚寂静地草原凉风拂过,将地上的野草吹压了身子,远远的,一堆猩红的火点出现在实现当中,我加快几步。

        果然不出我所料,树下,一堆小篝火熊熊燃着,老酒鬼靠坐在树上,酒红色的头发被火光染得特别刺眼,手里握着一根长长的树枝,上面串着好几个鸡翅膀,被篝火烤得吱吱作响,一边不断转动着手中的树枝,一边哼着古里古怪的小调。

        “红烧鸡翅……我喜欢吃……”

        “但是你老娘说你就快要升天?!笔翟谔猛虏哿?,就连我这个歌神也忍不住接过她那古强怪调唱了下去。

        “你老娘才说你快要升天了呢?!崩暇乒砼孔呕毓?,下意识地将手中地树枝砸过来。

        “切,真没有幽默细胞,神,果然是一种寂寞的境界?!蔽医庸髦?,咋咋嘴巴暗道。

        “红烧你妹呀,莎尔娜姐姐不是出事了吗?你这家伙还有心情在这里烤鸡翅?”下一刻,我勃然大怒地将树枝砸回去。

        正为自己一时冲动而将树枝连带着鸡翅一起砸过去而后悔不已的卡夏,眼见我扔了回来,不由大喜,接过来乐滋滋一看,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树枝是扔回来了,上面的鸡翅却不见了。

        她不由忿忿的回过头,借着夜色认真一看。才发现自己千辛万苦烤出来的几个鸡翅,正被对方一口气叼在嘴里,腮帮鼓得像个球似的,嘴巴还在不停蠕动着,如绞碎机一样将挂在外面地鸡翅一点一点的吸进去,肥油流了一下巴,偏偏还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忿忿模样。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那么无耻的??ㄏ募负跗妹淮?,将手中空空如也的树枝一扔,两眼似能冒火。

        “你这混蛋,也不拿镜子照照你现在的样子,有什么资格说我,还我的鸡翅来?!?br />
        好不容易一口将三四个鸡翅吞了下去,我咂咂嘴巴说了一句“味道还马虎,比我略逊一筹”。又将老酒鬼气得不轻。

        “没关系,看到你现在地样子,我就安心了?!蔽矣叛诺挠檬纸砟ㄏ掳?,然后灌下一大通水,恩。就是咸了点。

        说到老酒鬼对姐姐的态度,虽然一口一个臭丫头,小时候还将她欺负个惨,但是论到关心。她是一点也不逊色于我,因此,当第一眼看到老酒鬼唱着歌儿烤鸡翅的时候,我的心神就松了下来。

        “说吧,莎尔娜姐姐究竟出什么事了?”

        围着篝火坐下,本来还怨念冲天的老酒鬼,在我扔了几个库拉斯特特产的水果,还有一瓶精灵族酿制的果子酒过去以后。立刻乐了起来,话说这家伙还真好打发。

        “小子,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那臭丫头小时候地事情吧?!币豢谒?,一口果子酒吃得不亦乐乎的老酒鬼,含糊的这样说道。

        我点点头,同样是在这里,同样是这个时间上下,老酒鬼给我说了不少莎尔娜姐姐的事情。让我第一次了解到姐姐内心的世界。

        不过。其实我还想问,你这样地吃法没问题吗?

        “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将那臭丫头赶村落,让她流落成野丫头的那亚马逊村落,前些时候传来消息,说不知道被谁给灭了,全灭!”

        听完以后,我愣了愣:“就这些?”

        “对呀,就这些?!崩暇乒砗苋险娴牡懔说阃?。

        “就这点屁大的事,被你说地那么严重,害我披星戴月的赶回来?”我恶狠狠的瞪着老酒鬼,如果有那个实力的话,我想自己已经扑上去,狠狠掐着她脖子摇了起来了。

        那种什么捞子村落,灭掉就灭掉,早死早超生算了,不说是逼害姐姐父母的凶手,而且还狠心将四五岁的年幼姐姐赶村落,任她在森林里过着虎口夺食的野人一般的危险生活。

        说起来,姐姐身上那些伤痕,大部分责任都要归咎到她们头上,我还想着什么时候有实力了,偷偷去将它踏平呢,没想到还没等自己动手,就有人先行一步了,果然是作孽多了,老天都不放过,呀,这或许不是什么小事,是应该回去好好庆祝一番地大事才对。

        大概是看到了我脸上的表情,老酒鬼瞟了我一眼,奚落着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的想法,你是想找那臭丫头庆祝去吧,我劝你还是算了吧,你该不会真的不知道,虽然那臭丫头口口声声说迟早要报仇,但是体内流淌着的亚马逊血统,让她心里还是一直放不下,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我也不知她会怎么样想,所以才将你给叫回来,以防万一这臭丫头突然发飙?!?br />
        “……”

        的确,正如老酒鬼所说的,莎尔娜姐姐其实还是很在意她出生地村落地,她一直以来的努力,包括独自挑战安达利尔证明自己地实力,不都是为了让昔日将她赶出去的那些人后悔,为了嘲笑她们的有眼无珠吗?

        恨之深,爱之切,就是这样的道理。

        “对了,姐姐现在在哪?”

        “那臭丫头呀,我消息是同时传给你们俩个人的,不过那丫头比你早一天回来,听士兵说,刚刚回来就跑出去了,估计现在也应该差不多回到自己的部落了?!?br />
        老酒鬼撇着嘴说道,语气里有点不忿,大概是觉得姐姐回来,也不先跟自己这个“老佛爷”请请安就跑了出去,因为被无视而处于纠结状态吧。

        “那就这样吧。你自己一个人慢慢躺尸去,我先走了?!敝澜憬愕南⒁院?,我懒得和这家伙再磨叽,告辞一声就刺溜的跑了。

        “世风日下,都没人尊老爱幼了,好歹你那几个妻子现在也是我的学生呀,就不懂得贿赂一下吗?”

        远远的,老酒鬼那无奈的声音传了过来。差点让我一个踉跄,我说啊,堂而皇之地要求别人贿赂,世风日下的人是你,是你才对吧,而且还包含着威胁的意思,你这家伙就是代表世风日下的浪尖呀混蛋。

        脚步不停,我无奈的将一瓶酒扔了回去。这可是我从那个样子粉可爱说话却粉让人心碎的精灵小萝莉那里骗来的最后存货呀口胡(如此行为才是世风日下的代表吧),本来还打算留着调戏一下拉尔三个条子地。

        知道莎尔娜姐姐没有出事,我还是先回了家一趟,骤然的回来,自然是给了莎拉和维拉丝两个宝贝妻子一个大惊喜。西露丝和艾柯露则是还在牧师训练营里,课程紧,好几天才能回来一次。

        可惜的是,我只稍稍停留了一会。就在她们两个幽幽的目光中离去,披着星月奔出罗格营地,在鲜血荒野上急速奔驰着。

        有多少时间没有在这片土地上奔跑了,看着两边迅速掠过的景色,我心里一阵嘘嘘,刚刚穿越那会,独自一人在鲜血荒野上历练的情形,第一次升级的喜悦。第一次学会技能的激动,依然历练在目,让人难以忘却。

        荒野里地怪物,腐尸、沉沦魔、沉沦魔巫师,还有硬皮老鼠,也是那么的让人怀念,诶,远处的丛林里不就有一只硬皮老鼠探头探脑。摇摆着肥胖的身体走出来吗?那滴溜溜的目光。如果能去除掉里面地疯狂厉色的话,还真能当宠物养。

        只是物是人非。五年前,那个独自在鲜血荒野历练的身影,还必须绕着草丛,用猥琐流将硬皮老鼠活活虐死,而现在,远远感觉到小雪冲过来的威势,这只可怜地小老鼠就瑟瑟发抖起来,像刺猬一样蜷起自己的身体,竟然连缩回草丛的力气都没有了。

        根本就无视这坨带刺的圆滚肉球,对于小雪来说,硬皮老鼠的存在感实在是太渺小了,从草丛上一掠而过,带起的狂风就将其吹上了半空。

        莎尔娜姐姐的部落位于东北迷失森林的深处,这次,我没有再擅作主张地指路,在罗格士兵的指点下,在小雪强烈的方向感下,在鲜血草原狂奔了足足整个晚上,当第二天晨曦微露的时候,我们进入了森林,然后又走了几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莎尔娜姐姐小时候生活的亚马逊村落。

        让小雪在一旁候着,看着耸立在眼前的紧闭着的、三四米高的巨大木门,我心里面颇有几分好奇,不是说村落已经被全灭了吗?怎么大门还好好地紧闭?难道说敌人不是来自地面?

        凭着敏捷地身手,我三两下就翻过了高高的围墙,站在木墙栏上居高临下地往里面一看,才了解到老酒鬼所说的全灭是什么意思。

        满目疮痍,我只能用这个词去形容眼前的境况。

        亚马逊对自身的要求十分苛刻,她们崇尚的是艰苦生活,坚信在艰苦中磨练自身实力,只有强大的亚马逊才能生存下去,因此,她们所居住的屋子十分简陋,大多都是用木枝在地上搭建一个半圆形架子,上面铺些干草和芭蕉叶,能遮风避雨就行了,就算是长老的屋子,也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木屋罢了,这一点,和精灵一族对美和艺术的追求恰恰是两个极端。

        看到这里,我真有点想象不出姐姐的父母是如何不顾一切的阻碍走到一起,从这一点上看,似乎精灵和亚马逊的审美观甚至是人生观都是截然相反,精灵身材娇小,亚马逊身材高大,精灵崇尚平等,亚马逊信奉女人至上,精灵爱好和平,亚马逊性喜战斗,总之,有太多太多可以吐槽的地方了。

        莫非莎尔娜姐姐的老爸……咳咳,失言了失言了。

        放下心中乱七八糟的念头,我信步在村子里面观察起来,如老酒鬼说的一样,本来就简陋的亚马逊村落,除了完整的围墙尚且保存以外,就连一块完整的木片都没有,四周都是大火肆虐的痕迹,地上时而能发现一个几十米宽,十多米深的焦黑巨坑。

        联系紧闭的大门,我已经隐隐得出一个结论,灭村的人,肯定是法师,而且是火系法师,是一个还是一群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小说经验),通常做出这种事情的,很有可能都只是一个人,一个强者。

        首先,大门紧闭,多少也证明了袭村法师能飞,能飞的法师已经是高级法师了,其次,亚马逊是什么种族?每一个都是标枪与弓箭的高手,飞在半空的法师无疑是她们最好的靶子,但是最后的结果,确是占据有利条件的一方被全灭。

        好吧,如果这样也无法让你相信对方的实力,那么看看最实在的,地上的巨坑已经可以说明一切,能造成这种巨大破坏力的,除了法师的五阶火系技能陨石以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招式。

        怀着畅快的心情,我在整个村子里转了一圈,当然,如果灭村的那火系法师出现在面前,在对自己没有敌意的情况下,我或许还会上前去握握手,说一声同志辛苦了。

        可惜没留下一句尸体,大概是全被烤成炭头又或者是被先来一步的人处理掉了吧,不然还真想看看将莎尔娜姐姐赶出去的那些长老究竟长着什么样一副嘴脸。

        就在我大摇大摆正想一脚将紧闭的大门踢开,放小雪它们进来的时候,一双毫无预兆的手,悄悄从后面伸了过来,将我紧紧箍住。

        直到自己被紧紧抱住的一刹那,我才反应过来,心头一片骇然,不过,随之而来的熟悉体温和香味,却让我放弃的挣扎,是呀,这里除了姐姐,还有谁能在我无法察觉的状况下做到如此地步?

        “弟弟,你太大意了!”

        清澈,寒冷,像冰天雪地的风刮过身体,但是落到心里,却能感受到如同将冰激凌含在嘴里一般,入口即化,带着的浓浓关怀的熟悉声线,自耳边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