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九十八章 晋职和婚礼

    第三百九十八章 晋职和婚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九十八章 晋职和婚礼

        打打闹闹的过了几天,我们迎来的时刻终于到了,这一天,营地的第n届佣兵晋职仪式,在阿卡拉的主持下召开,仪式进行的地方是训练营北区一座小山头的山顶上。

        这里,是整个训练营的学员为之向往的地方,他们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苦练,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登上这座山头,接受那最神圣的洗礼仪式。

        山顶上很简单,只有简简单单一座祭坛而已,也正因为简单,所以,很多名师都能仿造,然后让自己的弟子晋职,进而产生不少山寨佣兵或者转职者,而在我为自己伪造的暗黑成长史里面,其实也是充当着一个山寨德鲁伊的身份,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山寨中的山寨,简单点说,就是连晋职仪式也没进行,就莫名其妙的变成转职者了,这样看来,就像那些没有牌子、没有说明书、没有保修、质量无保证、无照经营、服务电话永远是占线状态的超级山寨……

        清早的山头上,风有点凉,将各自的衣服和披风吹得猎猎作响,没有人说话,气氛很是凝重,不大的山顶寥寥站着上百人,再加上一座简单的祭坛,空间就显得有些饱和了。

        四大长老齐齐站在祭坛旁边,神情肃穆,就连老酒鬼那个终日不离手的酒壶也收了起来,不过我看她并不是自愿的,因为在来的路上,她就在我旁边抱怨过,晋职仪式什么的,太无聊了,如果不是身为训练营的负责人,所有学员的导师。她没有不参加的理由,恐怕这家伙早就找个借口开溜去了。

        在这四大长老身后地,是即将晋职的几十名学员,里面当然包括我的小维拉丝和小莎拉了,注意力集中在她们身上,莎拉显得有些紧张,小脸绷得紧紧的,靠在维拉丝身边。两人牵着手,感受到莎拉的紧张,维拉丝回过头,报以安心的微笑,其实她也应该很紧张吧,因为就连在场外的我们也开始握紧了拳头。

        在最外围的,当然就是这些学员地亲属团,不但包括了维拉丝和沙拉的亲人——我。拉尔和纱丽阿姨,野蛮人兄弟,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宝贝女儿,还有维拉丝的爷爷,维塔司村的长老布图。在前两天被我们请了过来,此刻也是老泪纵横,不知是欢喜还是忧愁。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参加晋职仪式了,他的儿子。维拉丝的爸爸,同样是一个冒险者,结果最后被修道院的雅提头目杀死,被我埋葬在修道院外的一小处坟墓里,这几年,只要在家,我都会带上维拉丝去那座孤零零地小坟拜祭一下,我也没想到。自己当时埋葬下去的素不相识的罗格弓箭手,竟然成了未来的岳父,正是这样的善意之举,让自己认识了维拉丝,最温柔,也是我最爱地女孩。

        好吧,这些都是以前的事情,要将眼光放向未来。我们要过的更好。我拍了拍布图爷爷的肩膀,郑重地告诉他。只要我不死,维拉丝就绝对不会有事,这一刻,这个满脸都是皱纹和泪水的老人,竟然身子一矮跪了下去。

        这不是想让自己折寿吗?在他跪落地之前,我连忙扶起了他,其实他根本不必如此,维拉丝虽然是他的孙女,但更是我的妻子,?;に?,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就在这时,另一旁的条子三人组不安分了,仗着转职者的身份,还有野蛮人那大咧咧的性格,在道格地教唆下,性格本就不安分的拉尔,拿起魔法扩音器,突然大声喊了起来。

        “沙拉,宝贝女儿,爸爸爱你,要加油啊,加油,嘿哟,加油,嘿哟,加油……”

        我算是知道他昨天晚上向我借要自己未来征服宇宙最犀利的武器——魔法扩音器的目的是干什么了,失算,真是太失算了,竟然答应了他,我早该想到这条子的脑子里绝对不会想些正常的东西。

        在他旁边,道格和格夫也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凭着野蛮人天生地大嗓门,竟然不比拉尔小声,一时间,安静肃穆地小山头上,响彻了这三个脸皮比鲁高因的城门更厚地家伙的噪音。

        被他们这一闹,莎拉到是不紧张了,可是却生起了恨不得挖个地洞的钻进去的羞愧感,还好维拉丝恰到好处的安慰了她一句——莎拉妹妹,没事,当不认识他们就行了。

        小维拉丝,说的好,没想到在那温柔善良的性格里面,也隐藏了毒舌属性,是我教导有方吗?远远的听到了维拉丝的轻声嘀咕,我顿时泪流满脸。

        很快,三个条子就被一旁勃然大怒的纱丽阿姨给镇压了下去,其实,我到希望纱丽阿姨能晚一点,因为,我能很明显的感受到,对面法拉那老头挑了挑眉头,魔法元素波动起来,看样子是想给这三个混蛋敲记闷棍了。

        阿卡拉照例的发表了慷慨言辞,让下面的学员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能以身报国以后,晋职仪式开始了,我顿时瞪大了眼睛,自己这个山寨冒险者,还真没见过晋职仪式是怎么样的,是是是,超级山寨的我真是对不起大家了,话又说回来,我干嘛要吐自己的槽呀混蛋。

        紧接着,第一个学员紧张兮兮的走上前去,在阿卡拉的指导下跪在祭坛的神像前面,十指交叉抱拳,握在胸前,嘴唇轻轻抵在上面,摆出一副祈祷的姿势,然后喃喃着不知说了什么。

        下一刻,整个祭坛光芒四起,大量的白光涌入这名虔诚祈祷着的学员的体内,持续了好一会儿,光芒逐渐变淡,然后消失,在阿卡拉的提示下,这名学员站起来,茫然的打量着陌生的身体。那股充满力量的感觉,让他地眼睛里逐渐露出了喜悦笑容,当他走下来的时候,两个貌似他父母年纪的人,立刻和他抱作一团,这感觉,咋有点像是听到高考成绩时的景象呢?

        就这么结束了?我一脸的茫然,不是应该更庄重。更华丽一点,动静更大一点才对吗?就算不来个地动山摇,也应该是雷光大作,天使降临吧,看看旁边拉尔他们一脸了然的神色,我终于确认,这名学员的确已经晋职完毕了。

        呿,上帝这个家伙。总是在不该节约的地方异常地节约……

        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简单的仪式,平淡无奇的晋职过程,很快就让我的好奇变成了腻味。打起了哈欠,怪不得老酒鬼说无聊呢,哼哼。

        终于,轮到了莎拉和维拉丝两个人。我们顿时精神一振,眼睛睁得大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大概是因为莎拉有些紧张,身为姐姐的维拉丝轻笑着摸了摸她那粉红色长发,然后率先走上去,不过,她其实也很紧张的。我能感觉到她那娇小柔弱地肩膀,正在微不可查的轻颤着。

        和前面的那些晋职成功的学员一样,紧张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随着白光地升起,随着我的心跳的剧烈加剧,最后,光芒消散,维拉丝无惊无险的从祭坛里走了下来。

        看到她那俏脸带着地永远是那么暖人心扉的笑容。我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和布图迎上去,然后紧紧将她搂在怀里。用力地。

        然后是莎拉,同样是没有任何意外的完成了晋职仪式,然后被一大群人围起来,欢欣喜悦的抱着跳着,整个山头洋溢着一片喜气。

        “咳咳,抱歉打扰了你们,晋职仪式还要继续呢?!崩暇乒碜澳W餮淖呱侠?,咳嗽几声,严肃的说道,背着阿卡拉却悄悄的挤眉弄眼起来。

        管你呢,反正该做的事已经做完了,我朝老酒鬼咧了咧牙齿,然后一帮人拥着莎拉和维拉丝,在其他新嫩晋职地冒险者目瞪口呆的神色中离去,本来,这些菜鸟晋职完毕以后,还要继续接受阿卡拉洗脑式的慷慨言辞,不过谁叫咱是长老,而这两个都是自己最宝贝的妻子呢,对此,阿卡拉也只能无奈的笑着摇起了头。

        半个小时后,回到拉尔家里的众人,将早准备好的东西拿出来,欢欣喜气的庆祝起来,而当事人地维拉丝和莎拉,则是被有些紧张过头地我拉到一边,仔细询问起来。

        佣兵并不像转职者那样,初始属性是固定的,她们地属性会因资质的不同而改变,就比如说莎拉和维拉丝现在,她们晋职以后,属性分别是。

        莎拉:

        力量:12

        敏捷:20

        体力:10

        精力:25

        生命:27;法力:40,防御:5

        维拉丝:

        力量:10

        敏捷:15

        体力:10

        精力:30

        生命:25;法力:60;防御:4

        同样是法师佣兵,维拉丝和莎拉的四项大属性却有细小的差别,而在总体属性值上,莎拉多维拉丝2点,生命成长值比维拉丝多一点点,而维拉丝则是在法力成长值上多莎拉一点,这是两个人接受不同训练方式所产生的结果。

        不过,25和27点的生命值,还有5和4的防御力,却让我倒吸一口冷气,难怪佣兵一开始就要组队才能历练,看看这属性,像维拉丝和莎拉这种没有一点战斗经验的新手,估计就是单挑一只最弱小的沉沦魔,结果都很悬,沉沦魔什么时候落单过?所以,佣兵独自一个人的话,那是根本没法练。

        别看小幽灵是转职者,而且是特殊职业转职者,打回原形,变成1级菜鸟以后,初始15点体力也才那么30点生命,看上去貌似比莎拉和维拉丝还要差,这是她们牧师特有的系统,因为在60级以后,牧师学会血魔转换,生命值多少也就变得无所谓了,因此,牧师生命成长率极低。也算是对这种技能做出的一种变相惩罚,是保持职业平衡的限制。

        或许又有人会说,你德鲁伊初始25点体力,不也才55点生命吗?的确如此,但是我的初始防御却有11点,每升一级也有5点属性,而且最重要的并不是初始数值,而是等级和属性提升以后地成长率。在这一点,身为佣兵的维拉丝和沙拉那是鞭马莫及。

        总之,虽然这样说对莎拉和维拉丝来说有点可怜,以她们现在的属性,根本就拿不出手,而且,这还是她们的资质很好,可想而知。那些资质差一点的佣兵,混的有多惨不忍睹。

        沙拉和维拉丝,每升一级能获得多少属性和技能点,这一点还有待观察,而在技能上。以她们的资质,应该可以掌握法师一个完整系别的魔法,维拉丝是雷系,莎拉是火系。三无公主是冰系,嗯嗯,这样一来法师地三大系都凑齐了。

        这时候,一旁的拉尔和野蛮人兄弟开始聊起了罗格营地最近冒险者的行情,本来,法师在罗格营地还是比较吃香的,可是最近不知为什么,营地的法师数量开始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来了(其实就是不断加入的赫拉迪克一族)。现在已经完全反过来,供过于求了。

        不过好在,这些新出现的法师貌似都很有几手,就算得不到其他职业的组队,几个同职业地法师组成一队,在没有肉盾的情况下,竟然也能混得风生水起(那是当然,赫拉迪克族千多年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当然。这些和拉尔他们并没有关系。只是见维拉丝和莎拉晋了职,顺理成章的成了跟在我屁股后面的小佣兵。这几个条子突然升起了心思,想着是不是乘现在雇佣几个法师佣兵,或者干脆再拉一个巫师队友,没办法,一个圣骑士和两个野蛮人组成地队伍,实在是太缺乏远程和魔法攻击了。

        而另外一边,纱丽阿姨却寻思起了我和莎拉的婚礼,难得现在众人都集齐了,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赶在这个时候还要等什么时候?

        按照当初的计划,是待沙拉晋职以后再说,虽然现在和当初预料地莎拉得18、9岁上下才能晋职有点出入,17岁的沙拉就已经成功晋职了,但是17岁这个年纪,在暗黑大陆已经是可以嫁人的年纪了……

        于是,当纱丽阿姨提出来的时候,顿时获得了所有人的赞同,唯独莎拉却突然害羞起来,一脸羞涩的躲回自己的房间里头,不过看脸上那幸福的光芒,怕也是千肯万肯。

        至于维拉丝,咳咳,说起来有点惭愧,其实早在一年多以前,我们两个就结了婚,至于为什么默默无闻,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办大,当时就和维拉丝回了趟维塔司村,在她地爷爷主持下,请村子里的人吃了一顿,传递了那么一个讯息,营地四个长老里面,老酒鬼按时过来蹭了顿酒,其他三人也因为有事,只是在之后恭喜了一番。

        是不是觉得太随意了点,有点对不起维拉丝呢?我并不这样认为,我和维拉丝,都是简简单单的人,习惯了简单平淡的生活,在小说和电视里看了不少主角,结个婚要弄得满世界皆知,要让整个世界为自己庆祝,其实我很不解,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彼此心心相印的感觉最重要,并不是你说的越大声,让越多人知道,你的爱就越深,和这些根本完全没有关系。

        或许,我和维拉丝,和那些人是两个世界地人吧,各自地追求不一样,正如我无法理解他们满世界宣扬的想法一样,他们或许也无法接受像我们这种简单之极地爱情仪式,或许在对方眼中,是“我们的爱还不够”吧,不过无所谓,虽然随意,但是只要我和维拉丝觉得幸福,那就比什么都好。

        而这次和莎拉的婚礼,在拉尔和纱丽的商量下,也决定简简单单的操办,看来不单是我还有维拉丝,其实暗黑里大多数人还是比较从简务实的,当然,我和维拉丝是性格如此,而一部分人则是因为条件不允许他们大张旗鼓的举办豪华婚礼。

        被父母拍板决定了结婚日期,作为待嫁新娘的莎拉,这几天都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我到是不止一次想偷偷潜伏到她房间里,看看这个小天使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干什么,是害羞不敢出来,还是别有目的。

        日子很快就到了婚礼当天,地点就是法师公会里面,我的小帐篷附近的一片空地上,上面已经摆了不少桌子,并摆设了一个简单地木台。点缀了不少花朵,这些朴素的一切,就是见证我和莎拉婚礼的场所。

        我穿上了一身天蓝色的精致外衣,里面套着白色里套,到不是没有更好的衣服,比如说贵族的丝绸礼服,不过那种玩意实在很不符合自己的审美观,太俗气了。反倒不如这样一身那么清爽,再加上纱丽阿姨帮自己理了个发,拿镜子一照,还是挺自我感觉良好的,就连老酒鬼也难得给了一句评价:恩。被骡驼兽踩过地脸修好了。

        话说,我并不确认她是在夸人,而且,更无法确认这是不是婚礼上的小小奉承??啥?,莫名其妙的不甘心感。

        拉尔家附近相熟的邻居和亲戚,都来了一些人,因为是在营地里面举办,四个长老也难得齐齐的参与了,这样一来,桌子上就已经坐了不少人,只是……

        吼吼。道格和格夫,你们这两个混蛋,以为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还在一旁扳手腕,要比的话,滚回酒吧里去。

        “吴,来来,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长进了多少?”一旁的拉尔朝我招了招手。比了个比试的手势。奸笑着说道。

        很好,这厮竟然自己往枪口上撞了。今个就让你瞧瞧,就算是没有变身地伟大的德鲁伊吴凡大人,力气也是很大滴。

        于是,我“狰狞”的朝拉尔走了过去,纱丽阿姨和维拉丝她们在厨房里忙着,莎拉在屋子里里打扮,结果在婚礼场上,角色最重要的四个人却玩起了扳手腕……

        “新娘出来罗……”

        随着维拉丝清脆的声音响起,一身雪白公主装地莎拉,含羞答答的从帐门里走出来,低着头,脖子根都红了起来,不敢直视大家的眼神,那展现出来的惊人美姿,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起来,论及容貌,莎拉在原本地营地三大美女——琳娅,莎尔娜姐姐,还有她本人里面,的确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我一脚将对面的拉尔踢了个狗吃屎,连忙迎了上去,几天没见,我的小天使好像又漂亮了不少,一头粉红色的长发扎了起来,盘绕在头上,微微透露出一股成熟的气质,原本就已经美至极致的俏脸,更是让人眼睛移不开。

        小天使悄悄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将脑袋埋了下去,真是太可爱了,我忍不住上前一把将她来了个公主抱,然后移步搭好地木台上,也不需要什么司礼了,直接就拿出魔法扩音器,咳嗽几声。

        “咳咳,感谢大家参加本人和莎拉的婚礼,好话我不怎么会说,来点实际意义的吧,很好,就先由我这个新郎为大家献歌一曲,给点掌声……喂喂,你们几个想干什么,干嘛把我绑起来,快点放开我……”

        呿,本来是想让这次婚礼作为自己用歌声征服宇宙的宏伟计划的第一步的……

        于是,一场新郎官被绑着吊在树上的诡异婚礼正式开始。无非就是拉尔和纱丽阿姨在台上发表一下持续了17年美少女梦工厂4之后的资深玩家地感想,然后是四个重磅分量地长老粉墨上台,纷纷表示我吴凡是个有性格有学识有能力有前途的四有少年,夸得我都脸红了,废话,我这是被倒吊在了树上,脸充血罢了,他们说地都是实话,我干嘛要不好意思。

        简单的礼仪过后,我这个主角终于得幸从树上解脱,给我等着吧,三个老条子,特别是老酒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我悻悻然的和莎拉携手来到台上,两个人站在一起供大家围观,法拉这家伙到是发明了不得了的玩意,竟然用一颗不知名的魔法水晶记录下了我和莎拉的景象,这可是魔法照相机啊,还等什么?摆姿势呀!等等,维拉丝也一起上来吧,来个夫妻3p合影,拉尔你这家伙,我和老婆们的婚纱照你过来凑什么热闹?再把脑袋伸过来的话,就将你剥光了照个够。

        而两个小小天使,西露丝和艾柯露,则是将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出去采摘到的花瓣,撒在我们头顶上,小手一边撒着,心神却不知道落到哪里,笑容有点天然呆,也不知道那小小的脑袋里究竟在想着什么样的幸福事。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再热闹的婚礼也有结束的时候,不过大家都没想到,这场简单的婚礼竟然能持续到傍晚太阳下山,这到是正好,让法拉老头在穷极无聊的时候发明的魔法烟花派上了用场,总得来说,这老家伙今天是立了大功。

        在绚丽的冰舞烟花下,众人留下一片狼藉的场面,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去,当然,还有死活赖着不肯走的。

        “莎拉,呜呜~~我的宝贝女儿呀,吴小子,你要是敢欺负她,我跟你拼了……”

        泪流满面的拉尔,被纱丽阿姨一手提着脚拖着不甘的离去,在草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托痕,果然,纱丽阿姨彪悍的人生是不需要解释的。

        很快,原本热闹的场所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我,莎拉,维拉丝,三无公主,在众人散去以后才出来的小幽灵和小人鱼,还有西露丝和艾柯露。

        这个嘛,气氛貌似有点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