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双胞胎的最大梦想

    第三百九十七章 双胞胎的最大梦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九十七章 双胞胎的最大梦想

        在穿越以前,曾经在很多小说和电视里,我都看过所谓的政治婚姻,这种根本没有爱情可言,甚至连对方长着什么样子也不知道的结合,当时自己还抱着一种颇为幸灾乐祸的心态,想着万一对方是肥猪王子或者是母猪公主,那这人岂不是很可怜?

        可是,我绝对想不到,在穿越以后,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会摊上这种事,这让我有一种如处梦中的感觉,仿佛南柯一梦,觉得周围的一切的景象都变得模糊起来,只要往大腿上一拧,真正的自己就会在原来世界的睡梦中醒来。

        这是不可能的,我绝对不愿意将所有的一切当成是梦,我已经再也离不开这个世界,但是,我同样不希望自己陷入政治婚姻这种无聊的东西之中。

        “阿卡拉,你该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蔽铱嘈Φ目醋潘?,似乎从她脸上找到一丝恶作剧的笑意,但是我失望了。

        “吴,请你原谅,但是,为了人类和精灵族的合作,这恐怕是最关键的一步?!泵娑宰盼业娜窭凵?,阿卡拉叹了一口气。

        “两族的合作,关键在于我们联盟冒险者和精灵族的态度,这次支援行动,的确为双方之间的关系取得了一定程度的进展,而将来,生命增加药剂,也将把这种关系推进一大步,但是还不够,还需要一个关键的枢纽,让彼此双方都放下戒心的理由,因此,才有了这次的决定?!?br />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

        “或许可能有,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避免伤亡,最简单。最直接有效的方法?!?br />
        “就一定非得是我不可吗?”我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地事情,联盟里有分量的人当中,哪个不是上了百岁,难道你要让法拉这种老家伙去,这样做的话,恐怕就不是联姻,而是侮辱和挑衅了?!?br />
        “我,我怎么了?想我法拉年轻的时候。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帅哥,你看看,这张脸哪里老了,是成熟,是沧桑懂不?怎么就配不上那个女王小丫头?是那些精灵族没眼光,不懂什么叫内涵罢了?!?br />
        听阿卡拉这么一说,法拉顿时不愿意了。指着自己那张老脸凑到我们面前,大口申辩道。

        “好了,你这家伙给我站一边去?!?br />
        一向和气的阿卡拉也忍不住一拐杖朝他的脑袋敲了下去。

        似乎没有什么理由可找了,好像他们都占着理,这也是所谓的义务吗?虽说将和精灵女王这种百分之百一定是美女地精灵结婚。当成是一种义务和负担,貌似这种想法对其他男人来说有点欠揍,如果自己是光棍一条,那肯定是举双手赞成??墒窍衷谧约阂丫辛四敲炊嗲0?,老实说,已经有了一种“饱了”的感觉,这个精灵女王,这种让人反感的婚姻,真的让我无所适从。

        “你们光顾着压榨我,对方同不同意还未知呢?!?br />
        我突然想到,虽说这样贬低自己有点郁闷。但是像自己这种相貌平平,性格懒散,胸无大志的三无青年,那个以真正的天资和能力坐上大陆双子星另一宝座的精灵女王,还未必看得上。

        “这你大可放心,因为这件事情,并不是我们的主意,而是对方。也就是那位精灵女王自己提出来地?!?br />
        说到这里。阿卡拉笑眯了眼,可不是。什么叫正中下怀呀,这就是了。

        “……”

        我愣了愣,突然背过身子,从物品栏里偷偷掏出一面已经积了不少灰尘的镜子,左右看了一下,难道30级过后,技能增加了,人也变帅了?

        “算了吧,你也就是一小帅哥……”老酒鬼的话从身后响起,没想到,这老女人到还挺有眼光的。

        “被驼骡兽在脸上踩了几脚的程度而已?!?br />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就算杀不了你,也要将整个营地地酒全买光,然后当着你的面全部拿去喂猪,让你痛不欲生。

        回过头怒视着卡夏,不过说实话,当知道这件事不是由她们,而是由那个精灵女王提出来的时候,我心里真舒服了许多,毕竟是这样的话,那种老是被自己人压榨地郁闷感便少了许多。

        见我沉默不语,阿卡拉不由微微一笑。

        “吴,这事也算是提前告诉你,免得你老在我这个老婆子后面嘀咕着我们偷偷利用你,既然是提前,肯定是没有那么快,现在人类和精灵正处于一个关系微妙的时期,如果在这时候联姻的话,后果很难预料,只有等这段过渡时期稳定以后,让双方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才是真实实施的时候?!?br />
        “大概要多久?”

        “嗯,这个我也说不准,不过估计怎么也得两三年吧?!?br />
        “……”

        我靠,那么遥远的事情你现在拿出来吓我?

        “我们这不是怕你到时候又在背后嘀咕我们偷偷隐瞒到现在才告诉你吗?”看我郁闷的样子,阿卡拉的语气颇为无辜。

        “而且,就算联姻了,你也没多大负担,说实话,这次结婚也就是形式上地东西,只为让两族都有个理由接受对方而已,你要是不乐意的话,只需在结婚以后,在精灵族露几天脸,告诉那些精灵们自己的存在就行了,而且,就算你乐意,也得看看另外一个比你的成就毫不逊色的精灵女王愿不愿意才行啊?!?br />
        说到最后,阿卡拉自个到开始乐了起来,仿佛看到了两个大陆双子星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服谁的情景。

        “先别得意,我还没答应呢,得好好考虑一下才行?!?br />
        看到这四个家伙忍俊不禁的模样。牙根顿时痒的不行,不过,我也知道,这只是说说气话而已。这该死地政治婚姻,自己还是得去过一过场。

        散会以后,老酒鬼跟在我屁股后头,因她刚才那句话,我现在根本就不想理会这毒舌地老女人。

        “我说小子。你也太不知足了吧,就快要将精灵女王娶到手了耶,还板着一张死人脸?!崩暇乒砗褡帕称ぷ飞侠?,和我肩并肩的走着。

        “你喜欢,你娶去?!?br />
        我瞪了她一眼,我板着脸是谁地错?不是那什么女王,是你呀混蛋。

        “如果那个女王喜欢的是女人的话,我到是不介意?!?br />
        老酒鬼恬不知耻的说道。听听,脸皮厚到这种程度,这还真可以用人类称呼吗?该不是哪个沼泽里走出来的烂泥怪吧。

        “说实话,这不是挺好的吗?就算没有感情,对方也是美人一个呀。管她那么多呢,直接ooxx就是了,反正对于你们男人来说那也是稳赚不赔?!?br />
        “……”

        老酒鬼这话虽然难听,但无疑是说透了大部分男人的本质。于是,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这家伙,没有成为男人真是暗黑大陆地大幸?!?br />
        “难道是怕维拉丝她们几个……看不出,你还是个不错的男人嘛?!本退惚晃艺庋盗?,这老酒鬼依然继续缠着我不放。

        “当然担心她们会伤心,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根本就不成问题,阿卡拉只要动用她的嘴皮子,晓以大义??峙碌绞焙蛩腔够岱垂慈拔野??!蔽曳朔籽?。

        “那到也是,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我说,你就那么纠结于我郁闷的原因吗?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负担啊负担,虽然阿卡拉说我并不用为这事消耗太多时间和精力,明面上的确如此,但是,作为负责联系两族关系的桥梁,每天都有无数人类和精灵通过我们这条桥联系。怎么可能没有负担?这分明就是将维持两个种族地关系的负担压在我们两个人身上啊。一旦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都有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结果,你说有没有负担?”

        “你到是看得蛮清楚的?!?br />
        老酒鬼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似乎难以置信以我平庸地智慧能想得到那么多东西。

        “承蒙夸奖?!?br />
        我实在是无力对这混蛋动怒了,默默叹了一口气。

        “我的心,我的肩膀,能承受的都只有普通人地分量,而你们却一直将过于承重的负担压在这上面,恐怕迟早有一天,我会垮掉。

        卡夏也沉默了起来,好一会儿,她突然回过头,说了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

        “吴,如果有一天,你承受不了,忍耐不下去的话,告诉我,我帮你脱离联盟吧?!?br />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这家伙,是在怂恿我叛离联盟吗?该死,现在的她该不会是披着卡夏的皮的某个堕落者吧。

        “我看你是想到时候我告诉了你,然后你立刻将我人道毁灭吧?!眀s的看了她一眼。

        “我说地是真的,你想想,与其让你实在忍受不了以后叛逃离去,对联盟心生怨恨,到不如到临界点的时候,我拉你一把,这样做至少以后你不会对联盟产生太大的抵触,说不得到时候还能继续帮我们做点小事呢,不是吗?”

        “这……”

        咋一听,卡夏的话的确有点离谱,但是仔细琢磨的话也不无道理。

        “你这家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堕落联盟派来的内奸?!?br />
        最后,我只能摇着苦笑,叛离联盟?我还从没有过这样地想法,毕竟,除了偶尔被阿卡拉扔上一堆负担以外,联盟地原则,联盟的每一个冒险者,都很合自己地口味。

        “来来来,咱们别说这个了,听说你小子大有长进,我们来过上几手?!崩暇乒硇肿抛彀?,不由分说。便扳着我的肩头朝老地方走了过去。

        结果,虽然掌握了疯狂之心,我还是输的很惨,老酒鬼动用了自己的全套装备,但她并没有用真正实力,甚至可能连一半地实力都没拿出,因为她没有开领域。

        她告诉我,血熊变身恰好会被像自己这种身法灵巧速度极快的高手克制。没办法,十多米高的个子,即使再怎么灵活,如果对上速度和身法比自己还要灵活好几倍的对手,也会束手束脚。

        就比如说卡洛斯,现在的我也不比他差,甚至在总体实力上略胜一筹也说不定,但是他偏偏就是速度型高手。真正对上的话,他或许已经杀不了我,但是我依然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将小雪它们全部加起来也一样,在他那绝对的速度面前。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万法皆可破,唯快不破的真理。

        当然,他要是敢疏忽,我也会让他深刻的体验一次什么叫大意失荆州。

        总之。和老酒鬼的这次比试,虽然还是很无奈的被敲了个满头包,但我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实力的提升,放在以前,我根本无法想象拿自己的实力和卡洛斯比较,而现在,我却有自信能在他手中自保,甚至如果他出现了破绽。反败为胜也说不定。

        当我带着一丝丝兴奋回到家里地时候,这股微小的兴奋顿时变成了巨大的喜悦,两个双胞胎女儿,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宝贝,已经在家门口翘首以盼了,两个小家伙穿上了我给她们做好的公主装,一黑一白,可爱的裙子和点缀着地缎带随风舞动着。就像两个小小天使一样。一边甜甜的叫着爸爸,离着足还有两米远距离的时候。就飞扑上来,啪啦一声撞入我怀里。

        爸爸呀,这可真是个让我欢喜的负担。

        “小宝贝,爸爸想死你们了?!?br />
        在小小天使地脸蛋上各亲了一口,我将她们一把抱了起来,诶,似乎又长高了不少,细数一下,两个小家伙也有11岁了。

        “爸爸,猜猜看,我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黑色公主装的艾柯露,眨着自己乌黑的大眼睛问道。

        我这才发现,本来,左马尾的是西露丝,右马尾的是艾柯露,大概是为了陪衬这套公主装,两个小家伙都将自己乌黑笔直的秀发垂下去,披洒在身后,少了一分活泼,却更添了一分典雅和华贵,小小的年纪,就已经绽放出了惊人的美丽。

        只是这样一来,除了衣服颜色不同以外,两个人却完全一模一样,让人很难以分辨。

        但是,这只是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在我眼里,除了马尾之外,还有太多太多能分辨出她们地因素了。

        “你这小调皮是艾柯露?!鼻崆嵩诤谏髯暗陌侣读车吧锨琢艘幌?,她微微一愣,接着撒起娇来。

        “我才不是小调皮呢,艾柯露最听爸爸的话了?!?br />
        我微微一笑,不厚此薄彼的在略显羞涩的西露丝脸上也亲了一口:“你是西露丝,对吧?!?br />
        一身白色公主装的西露丝,甜甜一笑,乖巧的点了点头。

        这对双胞胎最大的区别,就是姐姐西露丝乖巧害羞,有时会有些小迷糊,而妹妹艾柯露活泼可爱,却不乏细心,可谓是互相补足,不过,就算两个人一样地打扮一样地表情,站在一块默默不说话,我也有许多办法可以分辨出谁是谁。

        理由?因为我是她们的爸爸呀,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地话,还怎么配做她们的爸爸?

        有纱丽阿姨在,再加上拉尔他们也回来了,我自然选择去他们家蹭饭,当然,最主要是向三个条子炫耀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哈——欠?。?!”

        隔着老远就听见拉尔的喷嚏声,据说,只是据说,在昨天晚上,三个厮将剩下的蘑菇吃掉以后,倒在了院子里,干脆就一觉睡到了天亮,结果给蚊虫喂了个饱不说,拉尔还着凉了,真是个可悲的家伙。

        “女儿,你的宝贝大哥哥来了?!?br />
        远远的看到我们一群人。拉尔扯着破嗓子大声喊道,悲哀,他觉得自己真是有够悲哀,纱丽最近这段时间变凶悍了不说,自己平素最疼爱的宝贝女儿,也被另外一个男人抢走了,此刻的拉尔,只觉得这天气比昨天晚上在院子睡的时候还要凉。

        “大哥哥——”

        拉尔地话刚刚落音。一道倩影就从屋子里面直奔而出,迎面扑来,看得拉尔又是醋意大发,女儿呀,爸爸我历练回来的时候,你都没有用过这种速度冲出来迎接啊。

        他也不想想,在罗格营地,他历练回来那会。沙拉还没有接受佣兵训练,怎么可能会有这种速度?这厮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在自找别扭。

        扑上来的小天使原本想像以前一样,直接一跳将身体挂我脖子上,可是却发现已经有两个小小天使被我一左一右抱着。前面没有位置了,于是她犹豫了一会,绕到我身后,突然嘿的一声跳上来。从身后挂着了我的脖子,像树袋熊一样缠绕在我背上。

        “沙拉姐姐?!?br />
        西露丝和艾柯露的声音特软,嘴巴特甜,简直是男女通杀,叫谁谁吃蜜,被两声姐姐哄开了心的沙拉,也灿烂的笑着和她们打起了招呼,顿时。一大二小三只萝莉以我地身体为平台,玩起了语音聊天。

        喂喂,请你们也稍微顾及一下我这个“聊天场所”好吗?别一脸若无其事的挂在别人身上聊天啊,特别是你,小沙拉,不觉得从前面挂脖子和从后面挂脖子,对我来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享受吗?你现在正勒着我的脖子哦,你现在正让你未来的丈夫喘不过气。性命即将垂危哦!

        完全无力吐槽的我。身上背负着三个萝莉的重量,被女孩那漂亮可爱的衣裙所淹没。露出来地那对脚,像红军二万五千里一样,一步一个脚印,露出来的那张脸,如同吃了榴莲,痛并快乐着。

        拉尔这厮一看我的样子,顿时乐了,再看看两个小美人胚子的双胞胎,又露出羡慕的眼神,心想我地女儿被你抢了,好歹也要在你的女儿身上收回点利息吧。

        于是,这厮极为风骚的大步走上前,露出他平时在外的虚伪圣骑士气质,极为和蔼地对着西露丝和艾柯露一笑。

        “你们就是吴认的女儿吗?果然可爱,我是沙拉的爸爸,吴的兄弟,也是他的未来岳父,不介意的话,你们也可以叫我爸爸?!?br />
        “……”

        这家伙,该不会是昨天吃了迷幻蘑菇,到现在还在做梦吧。

        对于拉尔的自来熟,害羞的西露丝有点畏缩,胆大一点地艾柯露则是好奇的盯着一脸相貌堂堂的拉尔,突然回过头来问道。

        “爸爸,这就是你经常说的那个猥琐的圣骑士叔叔吗?”

        “吴,你这个混蛋??!”

        罗格上空,远远的传来拉尔的怒吼声和我的讪笑声。

        “纱丽大姐,饭做好了没有,我快饿死了?!?br />
        屁股还没坐热,道格和格夫这两个蹭饭王,在太阳下山地前一刻,准时地踏入了大门口,刚刚来到院子,道格就扯起了自己的破嗓子,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来蹭饭似地。

        “吴,这就是你那两个女儿吗?”

        西露丝和艾柯露这对双胞胎太显眼了,刚刚踏入门口,道格直穿耳膜的声音复又响了起来,让原本和沙拉窃窃私语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吓了一大跳,纷纷躲到了我的怀里,怯生生的看着他们。

        没办法,相比才一米二三的双胞胎来说,这两个厮接近三米的高度,用小山来形容也不为过,再加上脸上的刺青,对小孩来说是格外的狰狞,往她们前面一站,那股压迫性的高度,说不害怕是假的。

        意识到自己将两个小可爱吓坏了,道格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身后的格夫则是露出了憨憨的笑容,虽然比起人类,野蛮人对美丑的判别方法有很大不同,但是面对西露丝和艾柯露这样的小可爱,无论是谁见了都会心生可爱。

        “在牧师训练营里训练吗?辛苦不?”

        慢慢的,发现两个高大的野蛮人并没有外表那么可怕,而拉尔那条子也不似传说中拐骗小孩的怪叔叔以后,双胞胎的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至少不会像一开始那样,躲在我身后以求庇护了。

        “不辛苦,大家都是好人,特别是阿卡拉奶奶,艾柯露很开心?!焙谏髯暗陌侣?,有些拘谨的摇了摇头。

        “小艾柯露将来最大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名伟大的牧师?真厉害?!崩唐鹉粗?,不愧是有女儿的过来人,知道小孩子经不住夸,但是,他这次却拍到了马腿。

        西露丝和艾柯露对视一眼,齐齐的摇起了头。

        “怎么,牧师不好?”出乎意料的反应,让拉尔好奇起来。

        “拉尔叔叔,不是的,成为牧师,的确是我们的梦想?!?br />
        西露丝脸红红的羞涩着垂下头,不敢看大家的眼睛,一旁言行于外的艾柯露则是接着她的话,自豪的宣布。

        “但我和西露丝最大的梦想,是成为爸爸的新娘?!?br />
        众人面面相窥,然后纷纷用你是变态的目光看向我,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冤枉啊。

        这时,纱丽阿姨出来给我解围了,只见她淡淡一笑:“亲爱的,记得沙拉小的时候,也说过这样的话呢?!?br />
        拉的神色一滞,似乎回忆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温馨的笑容,不过很快,笑容就成了沮丧。

        “呜呜,明明六岁以前是经常这样跟我说的,可是为什么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了呢?爸爸我好伤心??!”

        不约而同的,众人将看变态的bs目光落到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