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最终的悲剧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最终的悲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八十八章 最终的悲剧

        这一天下午,乌云密布,雷蛇闪裂,冷风怒啸,明明是大白天,却连一丝光也见不到,库拉斯特海港里,往昔喧闹的交易市场如今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些篮筐子被大风调戏着在地上滚来滚去,一片萧条,宛若世界末日。

        库拉斯特码头的水手们,早已经停下一切活计,躲入了他们那虽陋小但却十分坚固安全的木屋子里,向大海的方向喃喃着,庆幸他们现在没有在海上,同时为海上的兄弟默默祈祷,库拉斯特居民也早早的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全家点着一根蜡烛,闷闷不乐的父亲坐在桌子上喝着劣质麦酒,这时候,调皮的儿子最好别去惹他,否则只会找来一顿屁股挨打。

        库拉斯特从来都不缺水,所以无论是谁,都对这场即将而来的热带雨林的超级暴雨没有任何好感,这场不知会持续到多久的大雨影响了他们的工作,这对贫民人家来说是很要命的一件事情,就连冒险者也受到了影响,因为这种天气里,酒吧不可能开着,他们也不想在这种天气出去喝酒。

        今天,绝对是一个不详的日子。

        如果说整个库拉斯特,现在谁最开心,那很有可能非菲尼克斯莫属了,简直这天有多黑,他心里就有多高兴,不过,他高兴的原因和天气并没有关系,因为,他即将要向苦恋多时的欧娜表白,从此告别单身生涯了。

        明亮的魔法灯在房里闪烁着,菲尼克斯寻个原因。将欧娜使唤到了外面,然后迅速换上一身行头——干净笔直修长的天蓝色魔法袍,左胸口上别着一朵火红的大胸花,腰上系着金丝腰带,腿上则是一双格调优雅的软毡长靴,十只指头齐齐并排,每个手指上都带着两个金灿灿地戒指,手那么一晃?;拐嬗械阒旅な醯男Ч?,齐眉的秀气刘海分了开来,露出一双魅力无比的电眼(他自认为)。

        除了这些行头以外,他似乎还觉得不够,早有准备的向某暴发户借了一顶白板王冠,戴在头上,那叫一个自我感觉良好,就差没虎躯一震。来个国王巡街了——反正现在大街上也没人。

        这顶骚包的王冠,再配上全身大老爷们的行头,那简直是要由一个字形容到四个字——俗,变态,暴发户。沐猴而冠。

        菲尼克斯现在的感觉十分良好,他犹豫再三,终于还是掏出一枚银色地红宝石戒指和一条红宝石项链,本来。他是想将那条“对女人来说十分重要的花布”当成是求婚物品,可是吴老弟这个情圣竟然开口反对了,他也不能不听,他颇为惋惜,觉得戒指和项链这种俗气的求婚物品,实在是表现不出他菲尼克斯那与众不同的魅力。

        由此可见,我还是真心想帮他的……什么,为什么要帮这厮?错错错。你们的境界还不够呀,天生注定悲剧的人,是不会因为别人的帮助而摆脱悲剧命运地,在自己全力的帮助下,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依然悲剧,这才是最大的看点?。?!

        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菲尼克斯立刻正襟危坐。不一会儿。在魔法灯的照耀下,欧娜打水回来。轻轻推开了木门。

        “菲尼克斯大人,您要地水我帮您打来了?!?br />
        相恋了五六天,害羞的欧娜还是没能将称呼改口,这一点让菲尼克斯觉得有些别扭,但是看到这样的欧娜,他却越发的觉得值得怜惜,嘿嘿,吴老弟地侍女和幽灵老婆虽然漂亮,但是太彪悍了,还是我家的小欧娜好啊。

        乐滋滋的菲尼克斯,很是潇洒的将自己额头上的中分刘海,花伦式的轻轻一拨,手上的十个戒指随着他的动作明晃晃地暴露出来,刺眼异常,低俗爆发户的气味十足,这个pose,可是他从吴老弟那里学来的,当时他一看就觉得很潇洒很男人,觉得果然不愧是情圣呀。

        看到菲尼克斯骚包的样子,欧娜抿着嘴一笑,似乎并不以为意,或许,真的只有她才合适菲尼克斯这种……恩……咳咳……那个,思想比较“前卫”的人。

        “欧娜……”

        酝酿已久的菲尼克斯一把上前抓住欧娜的小手,欧娜也仿佛感受到了菲尼克斯地决心似地,突然畏缩的将手一抽,却没有抽脱,只能低下头去,将自己地脸色掩藏在阴影之中。

        “轰隆隆——”

        窗外闪过一道震天的雷蛇,白光在一瞬间照亮了欧娜的脸,映出她那犹豫挣扎的痛苦神色。

        “欧娜,我……你……我……我想向你……求……求……那个……”

        一到关键时刻,菲尼克斯立刻结巴了,很明显,这家伙虽然平时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但极可能还是个初哥,五十多岁的老处男,呃……

        “欧娜,嫁给我吧??!”

        豁出去的菲尼克斯,将戒指项链一股脑的递到欧娜面前,闭着眼睛大声吼道,声音盖过了雷声,清晰的传到了她的耳里。

        听到菲尼克斯的告白,欧娜脸上瞬间显露出了一丝小女人的幸福姿态,很快又黯然下去,眼睛里的痛苦和挣扎更加激烈。

        菲尼克斯大人既然鼓起了勇气向我告白,那我也该是时候鼓起勇气,说出心中那个埋藏已久的秘密,回应菲尼克斯大人才对,如果是他的话,应该能接受那样的我吧……

        心里这样想着,向来胆怯柔弱的欧娜突然露出了坚毅的神色,让她那柔美的脸蛋看起来多了几分英气,她并没有接过菲尼克斯的戒指和项链,而是转身缓缓来到窗口,抬头望着乌云密布雷光闪烁的天空,白色的光芒照亮了她那双决然地眼睛。而后,她轻轻开口。

        “菲尼克斯大人,你知道吗?”

        菲尼克斯听到欧娜的声音,睁开眼睛寻了过去,看到的只有欧娜娇弱而萧条的背影,还有那脸部坚定的轮廓,一瞬间,菲尼克斯怀疑眼前的人?;故遣皇亲约核鲜兜哪歉雠纺?。

        “其实,自从看到菲尼克斯大人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您?!迸纺茸怨俗缘丶绦档?。

        “可是,我却一直不敢接受菲尼克斯大人您的爱情,一直拖了两年,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是的,欧娜,都怪我太花心了。我保证,有了你之后,绝对再不看其他女人一眼?!?br />
        菲尼克斯立刻答道,脸上满是坚定,他的花心。是因为悲剧次数太多而导致对爱情的不确信,从平时他的性格和习惯看来,他应该是比较专一的,而且是那种结了婚以后立刻便主动患上妻管严的家伙。

        “不……不是地……”

        似乎早就意料到菲尼克斯会这样说。欧娜低着头,轻轻一笑。

        “其实,我并不介意菲尼克斯大人您花心,就算您再娶几个,我也会接受的,不,请您先听我说完,像我这种平民女子。能得到菲尼克斯大人的喜欢,还能奢求什么呢?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介意大人您这一点的?!?br />
        菲尼克斯刚想打断欧娜的话,然后来个信誓旦旦,话还没开口却被压了下去,他看着欧娜毫无一丝作假地眼睛,脑袋里不由开始幸福的嗡嗡作响——难道这就是吴老弟所说的,传说中的后宫路线???!

        “我一直不肯接受菲尼克斯大人。是因为我有一个从来没有多其他人暴露过地秘密。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我怕菲尼克斯大人会因此而嫌弃我。所以才一直回避您的爱情?!?br />
        脑子被炸晕的菲尼克斯,晕忽忽的听到了这句话以后,连忙罢手说没关系没关系,现在的他,早已经沉醉了美好的幻想之中了。

        欧娜显然很谨慎,再三确认,得到了菲尼克斯同一个答案以后,才咬咬牙:“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大人您先等一等,我回房间拿点东西……”

        说着,她转身朝走出门外走去,而这时,菲尼克斯也终于从幻想中清醒过来,回忆起刚才地话,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如此温柔的女孩子,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大概都是一些小事吧。

        窗外的闪电不断施虐着,极白光芒一次次将昏黄的房间照成白昼,屋里的摆设的影子,也随着忽明忽暗,忽长忽短,看起来平添了几分阴森,而这时,欧娜地脚步声远远地传来,嗒嗒……嗒嗒……的在长廊上回荡着,大概是心理作用,菲尼克斯突然被这种阴森而沉重地气氛给镇住了,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

        “吖——”

        木门被打开,神经已经崩到几点的菲尼克斯死死的看着欧娜的手上,似乎想看看她究竟想给自己看什么惊人的东西,当目光触及到她手上捧着的东西以后,脑袋不由疑惑的一歪,这是很正常的东西嘛,不就是欧娜平时穿着的侍女服吗?她将这东西拿过来干嘛,该不会是想当着自己的面……

        一时间,菲尼克斯只觉得脸红耳赤,口干舌燥,就差没有喷出鼻血了。

        欧娜捧着侍女服,神情极为庄重严肃,那双看着菲尼克斯的眼睛,带着对即将要发生的未来的惊疑和恐惧,但若是仔细深究的话,还能从里面察觉到一丝隐藏着的深深的狂热之情。

        来到已经开始浮想翩翩的菲尼克斯面前,她的脸蛋红的快要滴血,最终还是以一副仿佛将一切都豁出去的神情,一如菲尼克斯刚刚求婚的样子一般,将手里的东西递到他面前。

        咦?

        回过神来的菲尼克斯,看着欧娜的动作,傻傻的发出一声惊疑声,似乎不敢确定的缓缓伸出指头,指了指自己,然后比了一个穿上的动作。

        “我?”

        “恩??!”

        欧娜很坚定的点了点头,眼睛里地狂热神色越发明显。

        “不。不要!这怎么行?!”

        这一刻,在欧娜手中原本只是很正常的黑袍白纱围裙粉色缎带的可爱侍女服,在菲尼克斯眼中却成了恶魔。

        “轰隆隆——”

        白色雷蛇再次闪过,将欧娜那骤然发白的脸色衬托的更是面无血色,绝望的泪水从她美丽的面庞上流了下来,她却恍若不觉,瞳孔逐渐黯淡了下去。

        “我就知道,这种比腐尸更加丑陋恶心的爱好。怎么能得到其他人地认同呢,真可笑,我还天真的以为菲尼克斯大人会稍微理解一下呢,是呀,像这种东西,像这种东西……哈哈,哈哈哈——”

        她突然凄然的笑了起来,脚步踉跄。却又目标明确的朝窗口位置走了过去,啪的一声,紧闭的窗户被打开,外面卷着暴雨的狂风,立刻像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涌了进来。将屋里的书籍纸张吹得漫天飞舞,就连桌椅也被刮倒在地,整个房间顷刻间就被磅礴地雨水打湿。

        菲尼克斯心中突然一惊,眼看着欧娜像木偶似的一脚踩上了窗沿——这里可是三楼??!

        “不??!欧娜。有话慢慢说,别做傻事?。?!”

        虽然是体质虚弱的法师,但也只是相对于冒险者来说,比起普通人,菲尼克斯的动作已是十分敏捷,他惊叫一声窜了上去,一手将正欲寻死的欧娜拉了下来,抱在怀里。窗外地大雨很快就将紧紧相拥的二人打了个湿透。

        低着头看去,菲尼克斯骇然的发现,欧娜的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光泽,像木偶似地任自己搂着,而突然之间,里面又流露出一丝痴狂,仿佛想通了什么似的,举起小手。温柔的抚摸着菲尼克斯清秀的脸庞。喃喃自道。

        “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上帝要这样愚弄我们呢?对了。菲尼克斯大人,陪我一起死吧,等到了来世,你变成女孩子,应该就没关系了吧,到时候我们一定能再次重逢的,呵呵,呵呵呵——”

        这样痴痴的笑着,欧娜突然挣开菲尼克斯的搂抱,从角落里抽出一把生锈的柴刀——身为侍女,哪个房间地哪个位置有什么东西,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欧娜,冷静一点?!?br />
        菲尼克斯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为转职者,根本就不用畏惧欧娜的柴刀,见她毫不犹豫的举着柴刀冲了过来,连忙惊声叫着闪了开来。

        “啪啦——”

        别看欧娜身子柔弱,但是侍女也有不少重活,一天干到晚的,她的力气又怎么会小呢?再加上现在超常爆发,那更是恐怖,一刀劈下去,菲尼克斯身后那张黑木坚实大桌发出清脆的断裂声,竟然整个塌了下去,成了一堆废木。

        雷光闪烁的乌黑天空下,昏暗地房子里,正上演着一场异常惨烈地追杀,一个面色苍白,双目无神的柔弱少女,正痴痴笑着将手中明晃晃地柴刀拼命挥砍着,在她前面,身着骚包的巫师则是抱着头四处逃窜,时有惊雷闪过,就仿佛雷雨里的凶杀案一样,惨白色的光线将这一幕照得更加恐怖骇人。

        吴老弟,我可是一直按照你的方法做呀,究竟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菲尼克斯一边狼狈的躲着柴刀,一边虎目含泪的重重哀叹着,不过他也知道,这怪不了对方,直到几分钟之前,一切都还是按照计划顺利进行,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片刻之间,事情就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呢?

        吴老弟,情圣大人,请赐予我解决问题的办法吧。

        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对方最后告诉过他的一句话:菲尼克斯,你听好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天衣无缝的计划,正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按照这种方法,你的成功率很大,但是也不能排除发生意外,但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你只要谨记着一句就行了。

        爱她。便包容她的一切。

        一道白雷闪过,仿佛击中了菲尼克斯的头脑一般,让他恍然顿觉,这时候,他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感动——一座金光闪闪的擎天金身,缓缓自云霄上端落下,他一手抱琴,一手指天。嘴角含笑,发出万丈的光芒,没错,他就是吴凡——情圣??!

        “欧娜,你听我说??!”

        他突然回过头,一把抓住欧娜地手腕,大声吼道。

        “我刚刚错了,无论是什么。我都会接受,因为,我!爱!你!”

        晴天一声霹雳,欧娜手中的柴刀缓缓落下,砸在菲尼克斯的脚上……

        “呜呜~~”

        恢复了神志。两眼重新绽放出光彩,她被菲尼克斯缓缓的搂在怀里,低声哭泣着。

        “真的?”欧娜不可置信的问道。

        “真的??!”菲尼克斯的声音铿锵有力,听不出丝毫敷衍。

        “……真地不骗我?”再问。

        “真的!”再答

        欧娜不敢确信的问了一遍又一遍。菲尼克斯也不厌其烦的回答了一遍又一遍。

        “你真的愿意穿上这些衣服?”

        嘴角一僵,感受到欧娜饱含期待和狂热的目光,菲尼克斯哭着点了点头。

        “愿意,当然愿意?!?br />
        心中的秘密终于向人倾诉,多年压在心头的彷徨得到了解脱,此刻欧娜地笑容,比任何时刻都要灿烂美丽,看到这样的欧娜。菲尼克斯也由衷的高兴。

        只是心里“啪啦”的一声,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呜呜……

        另一边,白茫茫地雾里,一眼望不到尽头,我已经不知在里面走了多久,这片雾却仿佛无边无际似的。永远也早不到尽头。

        “唉——”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无尽沧桑的悲叹声,终于打破了这片迷雾里的永恒寂寥。顺着声音,迷雾仿佛被一张无形地大手拨开,前面的景象顿时由朦胧开始逐渐清晰起来。

        一把普普通通的剑,出现在迷雾之中。

        “哟,你是谁?”

        “……”

        “好吧,开个玩笑而已,是艾芙莉娜吧,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哦?!?br />
        “是艾弗利亚啊你这混蛋?!彼沼谌滩蛔〕錾虏哿?。

        “你又何必执着于名字呢?”

        “那你干脆也改名好了,就叫兔斯基,以后我就叫你兔斯基好了?!?br />
        这家伙似乎在名字的问题上特别容易生气,不就是换了个称呼吗?呿!真不该在和它聊天的时候一个兴奋,将兔斯基这种火星产物拿出来当话。

        “好吧,我们一人让一步,不要在这个问题上争议了,艾芙丽娜,你怎么不早点出现,害我在这里兜了那么久?”

        “不,你这个混蛋根本就没让步,根本就只想让我一个人让步对吧!”这样忿忿的吐槽完以后,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至于后面那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一直在离你不到十米远的地方,我到是好奇你为什么老绕着我转,就是不肯过来?!?br />
        “……”

        “……”

        “我……咳咳,在散步……咳咳,话说你也应该出句声吧,你不出声叫我过来的话,我怎么好意思冒昧造访呢?”

        “呀~~,我只是很好奇,想看看你究竟能迷路到什么程度罢了……”艾弗利亚地声音拉得老长,里面带着掩饰不住的不怀好意的窃喜。

        被这家伙给耍了……

        “这次又有什么事情吗?”

        在艾弗利亚身上吃了个大瘪,我心情顿时沮丧了很多,挖了挖耳朵,我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个问题问的好?!卑ダ巧粢徽?,接着……

        “不过让我先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呢?”

        “这样的事情你都能忘记???!”吼吼,这把烂剑是想找打吗?

        “还不是因为你迷路了那么长的时间?!卑ダ遣桓适救醯姆床档?。

        呿,就知道抓着我地弱点说事,等着瞧吧,总有一天,我会凭着自己地第七感闯下一片天地,在我面前颤栗吧,愚昧无知的蠢剑。

        好一会儿,它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故作深沉地开了口。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谁也阻止不了……”

        “去死??!”

        我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它,命运什么的东西,我从来不信!

        然后,眼前一片黑暗,似乎因为我的抗拒,意识离开了这片迷雾,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笨蛋,我只是想告诉你,你的职业进阶了而已?!?br />
        空空如也战场上,艾弗利亚孤零零的插在上面,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世界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