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莱曼长老的请求

    第三百七十三章 莱曼长老的请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七十三章 莱曼长老的请求

        想了想,我挥手将马科斯招过来,在他耳边附声道:“马科斯,这事也是你有错在先,现在去道个歉?!?br />
        “什么?大人,这样不就弱了我们联盟的威风,让这帮长耳朵以为我们冒险者好欺负吗?我不干?!?br />
        马科斯一听,顿时不乐意了,倔强的将头一偏,若不是我身为负责人而且有着让人信服的实力,他肯定已经气得破口大骂了。

        “你也稍微体谅一下联盟的难处吧,毕竟这次我们的支援,主要是为了搞好互相之间的关系,这是风度,风度懂吗?别跟这帮要身材没身材要头脑没头脑的小娘们计较那么多,而且……”我嘿嘿阴笑几声。

        “若是她们真的不识抬举,到时候打起来我们也占着个理字,联盟也怪不到我们头上不是吗?”

        “好……好吧!”

        思索了许久,马科斯还是被我说服了,一脸沮丧的样子,谁让自己口贱去调笑精灵族女子呢?要知道她们对爱情极为憧憬,可是最见不得色狼的。

        在马科斯带头道歉以后,那趾高气扬的精灵小美女脸色似乎好了许多,连带旁边上百个精灵战士的目光也和善了几分,也不知马斯克说了什么样的调戏话,才将她们气得那么惨,这帮冒险者也真令人头疼。

        “别以为道歉就可以了,说,你们这些人类跑来这里究竟有什么目的?”咬咬牙,那个小丫头依然不依不饶的问道。

        “你没看见吗?我们听说可爱的邻居们有困难,可是特意跋山涉水的过来支援!”

        “呸呸,谁你们可……可爱的邻居,真不要脸。我们精灵一族才不用你们人类的支援呢,你们这些家伙肯定有什么其他地目的对吧?!?br />
        似乎受不了我的语气,又找不到撒气的理由,精灵小美女连连跺着她那纤细修长的玉腿,漂亮的杏眼瞪得圆圆的。

        “但是我们刚刚救了你们许多的战士,这是不可否认地事实吧?!蔽野胝鲎叛劬γ榱硕苑揭谎?,也有点厌烦了,竟然你们不待见。那我也没必要拿冷脸去贴热屁股。

        “谁要你救了,就算是死,我们也不用你们这些人类救!”小丫头大概是气急了,脑子也不经考虑的就这样冲口而出的说道。

        “……”

        听到这句话,我愣了半响,然后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连带后面的冒险者反应过来。也开始笑了起来,空旷的村子口顿时笑声一片,就连小丫头身边的精灵战士也露出了万般无奈的眼神。

        “你刚刚就是调戏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我不再理会听我地话之后气得直欲拉弓,然后被身边的精灵拦住的那精灵女孩,转头朝马科斯问道。

        “失误。失误,这是我马科斯人生最大的污点?!甭砜扑棺プ抛约旱拇绶?,一脸地羞惭。

        这种为了面子而罔顾自己同伴生死的人,在我们看来。根本就不值得生气,说好听一点,对方心智未成熟,小屁孩一个,你说跟一个小屁孩较什么劲?

        要是说难听点,就是不知死活,对这种没有实力而又任性妄为的人,要么无视。要么直接干掉,暗黑世界可不是那么好混的。

        “我们走吧?!?br />
        摇了摇头,我懒得再看那些精灵一眼,反正目地已经达到了,无论怎么样,这些精灵也该稍微承那么点情,再加上精灵高层的思想工作,想必对与人类合作的抵触应该不再会那么强烈。至于那黄毛丫头。除非她是有做主权的精灵女王,不然根本就不碍事。暗黑大陆发展的大趋势,岂是这种任性的小屁孩能够主导得了的。

        想到这里,我拍拍小雪,带着队伍转身就走,只剩下精灵小丫头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尊敬地人类客人,请留步?!?br />
        然而在这时,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缓缓自小丫头那气急的声音中响起,冲着前面加了个尊敬,我停了下来,回过头,只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自精灵战士后面走出,一头梳在后面的干燥枯白的长发,尖尖的耳朵上泛起了点点黄斑,如同橘子皮一边刻满了皱纹的苍老面容,仿佛在记录着这个老人几百年经历过地沧桑。

        “咳咳——”

        踏着虚浮地步伐,老人微颤颤的走到最前面,突然猛烈咳嗽起来,一丝丝触目惊心地血液从他那捂着嘴的手指缝间渗透出来。

        “莱曼爷爷,你怎么出来了?不好好躺在床上好好养伤??!”

        旁边的精灵战士连忙搀扶住精灵老人,精灵小丫头更是面露惊容的上前轻抚着老人的背脊,神色满是孙女对爷爷的儒慕和关怀,如果她刚刚也能稍微对马科斯他们露出现在的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温暖,也不至于会落得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

        “老人家,您没事吧,不知让我们留下来有何吩咐?”

        “没事……咳,没事,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了,才受了那么点伤身体就垮了?!本槔先寺冻鲎猿暗男θ?,然后将目光放到我身上,沉淀了几百年知识和经历的温和目光仿佛能看透世间的一切。

        “年轻人,你就是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吗?了不起,真羡慕阿卡拉,总是能找到那么多人才?!弊邢复蛄苛宋乙换?,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是总能找到那么多苦力才对,我暗自诽谤,不过对他的话也表示了足够的惊讶:“您过奖了,只是阿卡拉大人的厚爱而已,您也认识阿卡拉大人吗?”

        “咳咳,这人活久了,认识的朋友也就多了,上次去罗格营地。已经是二十五年以前的事情了,她们四个还好吗?”

        “好的很,阿卡拉大人健步如飞,拄着拐杖比我走地还快,卡夏大人天天喝酒,天天闹穷,凯恩大人家里的书又多了许多,前年房子才刚刚扩建。现在又没位置睡了,法拉大人的实验室爆炸不断,那一把胡子就从来没长长过?!?br />
        我干笑着说道,生动形象的阐述了营地四大长老的健康程度,不知为什么,这个老人总是给我一种莫大的亲和力,让我不知不觉将心里话说了出来。

        “哈哈——”

        身后的冒险者齐声笑了起来,他们也是从罗格营地里走出来的。自然知道营地四大长老都是什么德行,算算现在离开营地也有十年上下了,听我这么一说,他们顿时会心一笑,流露出回忆地神色。不知想起了什么,有些眼眶已经微微湿润和发红。

        就连对面那些一脸正经的精灵战士嘴巴也忍不住抿起了一道弧线,而那个精灵小丫头则是将忍俊不禁的目光看过来,带着笑意的美目充满了好奇。似乎怎么也想象不出我这种人竟然能说这么一番话出来,不过接着又想自己刚刚的事情,眼睛顿时又圆瞪了起来。

        “好,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咳咳……你看,人老了,竟然连最基本的礼貌都忘记了。来来,不介意的话进来坐一会吧?!?br />
        “莱曼爷爷,干嘛要……”

        一样的小丫头嘟起了小嘴,似乎对老人地邀请感到极为不满,可是牢骚还没发完,就被对方淡淡的看了一眼。

        “贝雅,你知道自己差点闯下多大的祸吗?若是再这样的话,我立刻就将你送回去?!?br />
        小丫头似乎极怕老人。被说了一句之后。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就是没敢反驳一声?;毓泛藓薜乜戳宋颐且谎?,她头也不回的径直跑远了。

        “对不起,这个丫头自小就被宠坏了?!?br />
        苦笑着给了我们一个抱歉的眼神,老人的身体突然一阵摇晃,似要昏厥,在吩咐了旁边地人几句之后,就被两个精灵战士轻轻搀扶着离开了。

        “吖——”

        厚实的村落大门缓缓打开,我们相视看了一眼,从各自的眼神可以看出,里面大部分冒险者其实并不愿意在精灵村落逗留,毕竟刚刚发生过如此不愉快的事情。

        “精灵族的朗姆酒似乎挺好喝的,若是……”

        身后的菲尼克斯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看看大家地眼神,突然低声喃喃自语道,说是低声,但是他在人群中心,又有谁听不到。

        他这句话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我甚至能感受的众人本来抗拒的目光,立刻仿佛被点燃了一把火似的,尤其是里面的野蛮人,眼神最为炙热,朗姆酒是精灵族特制的美酒,比酒吧里那些麦子酒和果子酒可好喝得多,但问题是只有精灵族会酿,在以往,以人类和精灵族的关系,就算是手头富裕地冒险者也难得喝上一杯。

        “咕噜——”

        站在我面前地库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那硕大地喉结蠕动了一下,发出巨大的吞咽声,紧盯着精灵族的村落大门,目光都变绿了。

        “竟然这样,那就让我们进去痛痛快快的喝一场?!?br />
        我暗暗朝菲尼克斯竖了一个大拇指,换来他得意洋洋的眼神,这家伙不愧是经验丰富的流浪者,简单一句话就将冒险者的想法给扭转过来。

        “噢——”

        由原本不情愿的目光到眼巴巴的望着我,听我这么一说,这些酒鬼们顿时欢呼一声,库特那破嗓子更是将树叶都震得梭梭作响,让我目瞪口呆的是,一直在我身边的小狐狸竟然也高兴的大跳起来,高耸的胸部随着她那娇小身体的跳动微微颤抖着,白皙俏脸上那洋溢于外的喜悦之情若是能作假,那她得十个奥斯卡都不为过了。

        不会吧,她竟然也是个小酒鬼?

        意见达成一致以后,在我的带领下,一众七十多人浩浩荡荡的开进了精灵族村落,然后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左右打量着,精灵族不愧是号称艺术的种族。她们的房子很特别,光滑坚实的圆木构成地房子浑然天成,找不到一丝间隙和人工雕琢的痕迹,屋顶为圆,看上去就像一个倒扣的巨大半圆形木碗,这些外表看似朴素的圆形小屋,在经过一些花朵儿和绿色藤条枝叶的点缀后,立刻就变得爽心悦目起来??瓷先ニ挡怀龅氖娣吞?,让整个村子都充满了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不愧是有自然之子号称的精灵一族。

        在我们打量地同时,那些圆形木屋的窗口或门缝里,也露出一双双好奇的大眼睛,尖尖的耳朵一抖一抖,正好奇的看着我们这些外来者,大概是想看看我们是不是如传说中的那般狡诈和残忍。对于这些大多数一辈子也没出过森林的精灵平民来说,人类或许只存在于她们手中的传记小说里面。

        发现到这种状况以后,身为被围观者地我们也不禁有些好笑,突然觉得人类和精灵除了耳朵和风俗之类的差异以外,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她们和我们一样,同样有着足够的好奇心和渴望。有了这种想法以后,众人看向精灵的目光顿时多了一丝认同。

        在几个纤细的精灵族战士带领下,我们来到了村子地广场。上面已经摆放好了一些厚实的木台座椅,不断有美丽的精灵族女孩像翩翩蝴蝶一般搂着水果和酒坛杯子摆在上面,目光时不时瞄过来,俏脸上的表情带着好奇、胆怯、惧怕或是羞涩,但是无一例外地都淳朴至极,让原本对精灵还有着许多偏见的冒险者看呆了眼。

        种族之间的偏见往往是由少数人挑起,然后大而化之的。

        坐下以后,这帮条子大概肚子的确是饿了。也不客气,甩开腮帮大吃大喝起来,活脱脱一副公款吃喝的贪污肥胖官员模样,旁边的库特一杯朗姆酒下肚,眯着眼睛万分满足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将足有我拳头大地水果像扔花生粒一样随意扔进自己的嘴里,三两口就吞下了肚,然后摇头晃脑起来。贪心不足的叹道。

        “可惜了。没有热乎乎的烤肉?!?br />
        汗,你们这帮土匪。

        我狠狠蹬了库特一脚。让他朗姆酒随意喝多少,但是食物别吃那么多,食物我们冒险者不缺,而精灵族却并不富裕,七十几个冒险者放开肚皮,足以吃掉全村几天的口粮了。

        在我的示意下,那些饭桶们一个个讪讪笑了起来,的确,这种行为就好像身为大财主还要和乞丐争食一样,他们放缓速度,有些从背包拿出自己的干粮,不过朗姆酒到是喝地更勤,果然是将我地话充分做到位呀,看到这些酒鬼们一张张厚着脸皮的老脸,我不禁气得有些牙痒,估计这次以后,“酒鬼”将成为精灵族对我们新地称呼。

        “人类,莱曼长老有请?!?br />
        就在我慢慢品味着朗姆酒的时候,一个精灵战士走过来,轻轻向我行了一礼,不亢不卑的说道。

        果然,我就知道那老人请我们进来,并不是招呼我们吃喝那么简单,至于有什么目的,扫了周围的精灵战士和不远处偷偷围观我们的精灵平民一眼,我心里已经有了底,至少,这绝对会是他提出的请求之一。

        不过,精灵战士竟然称呼那个叫莱曼的老人为长老,到是颇让我吃了一惊,就是不知道精灵一族的长老是不是和我们联盟的长老地位一样,还是只是一个“村干部”而已,不过,从他认识阿卡拉看来,他的地位在精灵族中即使不高,身份也应该不会太简单。

        我刚站起来,正想跟在精灵战士后面,袖子突然被轻轻的拉住,回头一看,是俏脸有些酡红的小狐狸,她将脑袋凑过来,轻轻的咬住我的耳朵,一股混合酒香和女人体香的诱人香味顿时从鼻孔里渗入,很明显,这只小狐狸喝了不少酒。

        “笨蛋,该不会有问题吧?”

        她轻轻在我耳边呵到,语气带着丝丝的担心,那双睫毛轻眨,流露出些许迷离的美目扫了周围的精灵战士一眼,闪过一道警惕的目光。

        “放心吧,精灵族没你想的那么坏。再说以我的实力,就算真有什么也不怕,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会不会喝醉吧?!?br />
        我忍俊不禁地笑了笑,那张通红欲滴的娇俏脸蛋让我有一股用手在上面轻轻掐一把的冲动,这只小狐狸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小狐狸,警惕心那叫一个十足。

        “呿,臭美,还有。谁……谁担心你了,我只是怕……怕以后买不到好东西罢了,哼——”美目流转中,小狐狸朝我皱了皱自己挺翘的小鼻,然后将我一把推开,重新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拿起一杯朗姆酒含在嘴里,脸颊气得鼓鼓的“布鲁布鲁”吐着气泡。

        “可别给那些精灵族的小狐狸精给迷着了?!?br />
        没走开几步。小狐狸地声音复又传过来,差点让我一个踉跄,回过头 她正冲我挥了挥秀气的小拳头,然后一杯接着一杯的喝了起来,话说这家伙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狐狸精?我所见过的全部女孩中。就没见过有哪个比她更合适这个称号。

        在精灵族战士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一间不起眼的小木屋前,打开门,精灵战士比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用为难的目光看了我身后一眼说道。

        “人类,莱曼长老只让你一个人来?!?br />
        你这话问地奇怪了,我不就是一个人来吗?难道后面还跟着个鬼不成?顺着他的目光往后一看,我顿时见鬼般的吓了一大跳,鬼到是没有,无口无心无表情的三无少女到是有一只,话说她是什么时候跟上来的,为什么我堂堂地德鲁伊竟然一点也没感受到。没有存在感也不可能没有到这种程度吧,这都快要逆天了。

        若是这小不点公主能转职刺客的话,将来的成就或许不会逊色于塔拉夏也说不定,先汗一个……

        “没关系,既然来了,就一起进来坐坐吧?!?br />
        从屋子里面传来莱曼长老虚弱的声音,他应该没事吧,刚刚离开地时候可是吐了好大一口血。万一等会谈着的时候突然猝死。那我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步入屋子里面。自然,三无公主也无声无息的跟在了我后面。

        身为长老,莱曼的屋子很简单,也没有那种故作的简陋,这个垂暮老人正躺在一张躺椅上,背对着窗口,枯朽的老脸对着门外,见我进来,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

        “咳……孩子,来,坐下吧?!?br />
        “您没问题吧?!?br />
        我看着莱曼长老的脸色,担忧地问道。

        “没事,只是人老了,身体不中用了,被小矮人的暗器给打着,就这样躺下了,想当年,就是几十个小矮人,我也不放在眼里?!?br />
        莱曼叹着说道,目光流出出一股无奈的伤感,凡人始终是凡人,即使曾经拥有过再强大的力量,也经不住岁月的蹉跎。

        “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帮您看一下吗?”犹豫了一下,我这样问道。

        “哦?当然,如果还能让我这把老骨头稍微动起来,那就再好不过了?!碧轿艺饷此?,老人露出诧异的表情,不过也只是一瞬间,便露出了淡薄的笑容,显然是早已经看开了生死。

        来到莱曼地身旁,在他温和地目光注视中,我的手中缓缓散发出一股乳白色地圣洁光芒,然后握上他干瘦的手,这些光芒便如同流水一般缓缓的流入到莱曼的体内,只见他那苍白发青的脸色以肉眼能看到速度退散,到最后甚至微微透露出一丝健康的光泽,就连那只握着的干瘦如柴的枯手似乎也鼓胀了几分。

        之所以暴露治疗术,一来是见莱曼的地位在精灵族应该不低,而且我对这位慈祥的老人也很有好感,至于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本来我这个能力就不是什么不可透露的重大秘密,一直以来,我从未在除了阿卡拉四人,拉尔三人组还有维拉丝她们以外的人面前展露出来,只是因为我对这个世界还存在着严重的?;馐?,实力能隐藏一分就是一分,以后用来阴人也比较爽一些。而且我有信心莱曼应该不会追问我为什么会治疗术,也不会将其透露出去。

        睁开眼睛,以莱曼数百年积累的沉稳性格,也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就算以他的见识,也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德鲁伊竟然能施展出失传已久的牧师职业地治疗术。

        “这是牧师的治疗术吗?”他看着我问道,见我点了点头,不禁感叹一声。

        “没想到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见到失传已久的牧师职业技能。我这辈子也算没有白活了,孩子,你给我的惊讶实在是太多了,阿卡拉真走运,若你是我们精灵族的孩子,那该多好呀?!?br />
        用那充满了睿智和柔和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莱曼轻握着我的手,从躺椅上坐了起来??瓷先ド硖逡丫指戳瞬簧?。

        “听说精灵德鲁伊也有治疗的技能,为什么……”一边扶着老人坐起,我不解地问道。

        “呵呵,我们的德鲁伊的确也会治疗术,但是效果和圣骑士的圣光弹差不多。怎么可能和牧师的治疗术相提并论,牧师,才是仁慈的神赐予他的子民的唯一真正医者啊?!?br />
        给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地莱曼倒了一杯茶,我坐在他的对面率先发问。

        “老人家这次应该不是仅仅为了招待我们怎么简单吧。不知您有何吩咐,如果能做到的话,我们一定尽力为之?!?br />
        “这次请你们进来,的确是有一个不情之请,孩子,你应该能猜到吧?!崩陈挠行巳さ目醋盼?,敏锐地目光让我有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咳咳,的确想到那么一点点。只是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罢了,老人家,你难道是想让我们护送村落迁移?”

        “你说地一点都没错,正如你现在所见,村子经过两次小矮人的袭击以后,战士只剩下一百二十八名,我受了伤,也没有办法再指挥战斗。如果小矮人再来的话。我们将无力抵抗,所以我打算带着村落三千六百七十二名村民一起迁移。如果你们能在中途提供?;さ幕?,那我就安心多了?!?br />
        “当然没问题,这本来就是我们这次行动的任务,只不过凭我们这些人手,并无法确保每一个村民的安全?!?br />
        我沉思了一会,然后回答道,有些东西必须事先说清楚,要?;さ娜俗阕阌腥Я倨呤?,而我们这边和精灵族战士加起来也只有200余个,太少了,如果中途不幸遇到黑暗流浪者带领的小矮人大军,那就更难说了。

        “我知道,是生是死就看他们地造化吧,哎,这样做真的对吗?”

        莱曼露出了然的神情,最后抬起头,迷茫的目光似穿过了屋顶,望向那无边无际的天空,他喃喃的自言自语着,然后闭上眼睛虔诚的祈祷起来,许久之后才重新睁开眼睛,目光中透露出一丝坚定。

        “他们的牺牲,将挽救精灵族甚至整个暗黑大陆更多地生命?!?br />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精灵族高层对这次小矮人袭击地应对方法我也能猜出点什么,不正是和罗格营地被怪物袭击的时候,和阿卡拉他们地做法一样吗?我不喜欢这种上位者的思想做法,却无法否认它对如今的暗黑大陆来说,的确是利大于弊,因此也只能略表安慰。

        “老人家,这次迁移你打算到哪里?这附近应该有不少其他村落吧?!?br />
        为了避免这种沉重的气氛继续滋生,我开口问道,前几天刚护送过一个村落的迁移,如今做起来多少也有几分熟手了,自然知道该做好那些准备。

        出乎意料的,莱曼摇了摇头,然后给了我一个惊讶的答案。

        “我们这次迁移的目标并不是附近的村落,而是——精灵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