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史努比老头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史努比老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六十七章 史努比老头

        夜晚,小别墅里。

        锵锵的声音响起,伴随着模糊不清的“嘎哦嘎哦”声音,不用猜,能独创出这种诡异叫声的除了死狗,在整个暗黑大陆我是想不出还有其他任何一种生物,此时它正将头埋在脸盆大的盘子里,毛茸茸的脑袋不断耸动着,漫天的酱汁随之飞溅起来。

        话说它也越来越有身为一条狗的觉悟了,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它似乎为了要显示平等甚至高人一筹的地位,坚持要和我们一样坐在椅子上使用刀叉进餐,结果很悲剧的发现,作为一条狗,它实在无法做出像人类一样的行为,到最后,饿得奄奄一息的它,那莫名其妙的尊严不得不在本能面前屈服,也是小维拉丝心肠软,给它一个特制的精美瓷盘不单止,连食物也是我们吃什么,它就吃什么,结果现在给惯着了。

        呿,真希望它也能稍微有一点备用干粮的觉悟。

        难得醒来的小人鱼,则是被小幽灵放到桌子上,两手抱着一个比自己还要重的不知名水果,啃得津津有味,而看看她的旁边,已经积累起了一堆数量不菲的被啃干净的果核,完全无法想象她的胃袋是怎么能容纳体积比自己还要大上十多倍的食物的。

        还有……

        我将目光收回来,指着自己桌前盘子上摆着的颇像用超现实主义手法描绘出来的不明肉类,上面隐约有丝丝能将嗅觉麻痹的绿色气体飘出,我在面前组成一个骷髅头的形状……

        额门上突然刷刷的冒出了几滴汗水。

        “小茉莉,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吗?”

        “史泰兽……的肉?!?br />
        “那个,能不能稍微再说清楚一点!”我的意思是,什么肉到是不要紧,我更关心地是制作过程。

        “真不愧是主人?!?br />
        听我这么一说。三无公主愣了一下,那漠无表情的亮黄色眼眸望了过来。

        啊啊,似乎被夸奖了,我该高兴吗?话说我完全没弄懂她为什么要夸我,刚刚那个问题究竟哪一点值得夸奖,是想说我越来越机警了吗?

        “闻出来了吗?里面还有金刚肉?!?br />
        “不,我是说……”

        都说了我关心的并不是材料问题,是制作过程。你是知道我的意思的吧,是在故意回避吧,是想隐瞒制作过程吧,究竟过程要恐怖到什么程度才必须隐瞒不说?是怕说了我没胃口吧,是这样吧混蛋??!

        “还有哥斯拉肉,白色恶魔肉……”三无公主默默扳着指头一样样数了起来。

        “……”

        算了,食材已经够恐怖了,感觉还是不要问制作过程的好。否则极有可能会导致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乃至性格观的扭曲,好吧,我承认是自己蛋疼,非要突发奇想买那么奇怪地东西给三无公主研究,其实当时只要再仔细想想就会明白。充当她研究出来的成果的试验品的,不是就我吗?

        死狗似乎也是吃这个,眼睛偷偷瞄向一边将脑袋塞到盘子里的那只金黄色小京巴狗身上,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它突然机警的回过头,瞪了我一眼,滴溜溜的眼珠带着几分高高再上地意味,嘎哦嘎哦叫了几声,好像在说:看什么看,没见本大人正在用餐吗?

        好吧,是时候考虑一下了,明天是不是要在这道菜上追加一种肉——京巴狗肉。

        据我所知。这条死狗对味道还是很挑剔的,至少比我挑剔就是了,它既然能吃下的话,那就代表味道方面没什么问题,当然,仅仅是味道方面而已,好吃的,不一定没毒。狗能吃的。我不一定能吃——人类矜贵地胃袋,怎么能和狗相提并论呢?

        怀着必死的觉悟。我用羹子勺了一勺墨绿色的肉沫,闭着眼睛送入口中,然后整个仿佛被高压电流击中一般,剧烈抖动几下以后,僵直当场。

        味道,出乎意料之外的好。

        其实只要仔细想想,食物味道地好坏其实就相当于三无公主的阴晴表,只要没有惹到她不高兴,她是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难吃的东西出来,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是个挺好养的小萝莉。

        小幽灵在一旁歪着脑袋,用自己那漂亮的银色眸子眼巴巴的望着我,两只葱玉小手捧着一颗裂开级钻石,一如既往的像小松鼠吃松果一样啃着,见我“试毒”成功,连忙迫不及待的将还剩一小半地钻石塞入小口,虽然只是小一半,但是对于她那小小的个头来说还是太大了一点,小嘴顿时被塞得满满的,然后用两只小手捂着嘴巴,腮帮不断可爱的一鼓一鼓,从指缝里传出让人毛刺悚然的仿佛金属被硬生生扎碎的“沙沙”声,持续了几十秒以后,咕噜一声吞下去。

        难以想象,我竟然能在她的利齿下生存到现在,感谢党,感谢人民,感谢mtv,感谢ccav。

        将钻石囫囵吞枣以后,小幽灵迅速将自己前面的食物一扫而空,但是这么一丁点地东西对于她地无底洞胃袋来说还是太少了,于是,她将目光瞄向了我。

        不好,我立刻加快吞嚼速度,可是太迟了,一阵风吹过,小幽灵“嘿”一声,白袍娇小的身体竟然散发出猛虎一般地气势,然后准确无误的一头撞入我怀里,喂喂,你想谋杀吗?

        最后,我只能无奈的让小幽灵靠在自己怀里,享受着原本属于自己的食物,真悲哀呀,看来今晚又得拿肉干充饥了。

        眼前这一幕,就是家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今晚大概也会和以往一样,渡过一个平静的夜晚吧。

        似乎不大可能……

        细细爱抚着小幽灵那一头像瀑布般笔直洒落在自己眼前的月色长发,我抬起头看了三无公主一眼。

        “小茉莉,似乎有客人来了,出去开开门吧?!?br />
        是那只小狐狸吗?不。脚步声不对,沉重中还参杂着硬物的撞地声,和这种声音类似的我听多了,拄着拐杖的阿卡拉不就是吗?因此对方应该和阿卡拉一样拄着拐杖,从那毫无节奏地脚步声听来,应该不是冒险者,没有敌意,不然是过不了剧毒花藤这一关的。

        呃。该死,毛病又犯了,这又不是野外,哪来什么敌人来伤害自己呀,我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对自己这种下意识的分析判断行为感到郁郁不已。

        “好了,小家伙,你在这慢慢吃。我出去招呼客人了,记得将小人鱼藏好哦?!?br />
        在那白皙柔软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我将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小幽灵抱了起来,挪开位置以后放在椅子上,在她那含糊不清的“嗯嗯”回答声中含笑离开。

        大厅上。三无公主已经将客人招呼进来,和我想象中地一样,对方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脸上的皱纹像七十多岁的老头。当然,这是按照原来世界那个说法,在暗黑世界,七十岁的平民也只是相当于原来世界四五十岁的样子,也就是说,即使这老头是个平民,至少也有上百岁了,如果是冒险者的话。那岁数还要再大上一些。

        他心不在焉的把玩着自己地拐杖,苍老却不失精神的目光时不时放到门外,似乎有什么急事,我刚刚出现在门口,他便立刻站了起来,眼神激动无比。

        “你就是吴凡,黄金鸟是不是在你手里?”

        喂喂,老头你谁呀。有这么问人的吗?

        “是的。我就是吴凡,不知老人家你是……”

        我迟疑的上下打量着这老头。一身简陋地布袍,裸露出半个肩膀,如果不是衣服还算干净,这样的装扮被当成乞丐也不出奇。

        “什么,你不认识我……”老头脸上一愣,似乎有点不可置信的样子,接着恍然。

        “哦,你应该是刚刚来库拉斯特不久的冒险者对吧?!?br />
        你谁呀,一副很牛x地样子,我看着有自信心过剩嫌疑的老头,点了点头。

        “我的名字叫艾柯,炼金术师兼职商人,同时也是联盟的负责人之一,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吧?!崩贤氛庋档?,语气中带着一丝急切。

        原来是他,这不就是有亵渎我家宝贝女儿艾柯露名字的嫌疑,被我重新起了个名字叫史努比的那个又当商人又玩赌博的糟老头吗?难怪那么有自信,身为炼金术师,他某方面的见识甚至比索恩更广博,冒险者在历练地时候总是能捡到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都会被他们拿去询问艾柯,此外他还兼职出售冒险者所必要的一些药剂,还有装备赌博,因此整个库拉斯特,不认识他的人恐怕也只有刚刚来到的新人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想必也还不知道我长老的身份吧。

        “我知道了,黄金鸟的确在我手上,请问有什么事吗?”

        似乎对我冷淡地态度感到有些惊奇,不过艾柯也并未放在心上,听到黄金鸟地确在我手上,他激动的连连点头,然后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一本古老厚重地兽皮书籍,翻了到其中一页,迫切的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黄金鸟在你手上也没什么用处,我希望你能将它转让给我,我想我开出的报酬你是绝对拒绝不了的?!?br />
        好大的口气,要知道咱可是有暴发户之称,寻常冒险者眼中宝贵的东西,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我用怀疑的目光看了史努比老头一眼。

        见察觉到我的不信任,史努比老头也并不生气,而是自信一笑,开始缓缓给我讲述黄金鸟的来历。

        原来,在千年以前,有一个叫库亚的贤者,他将毕生的心血用来研究生命的奥秘,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带着无尽的遗憾,他将研究的成果和准备好的材料封印在一座雕像里面,而这座雕像就是我手中的黄金鸟,史努比老头也是在无意中得到库亚的手札,才知道有这么回事。

        说起寻找黄金鸟的经历,这史努比老头也怪可怜的,先是按照手札的记载来到黄金鸟的藏处,发现早已经被人取走,几经周折后才重新打听到黄金鸟的下落,结果黄金鸟又被原来的主人转手,一转二转三转转了不知多少遍,最后一次打听到被马席夫船长得去,绕来绕去,结果还是绕回了库拉斯特,哭笑不得的史努比老头最终连夜赶回来向马席夫打听,结果最后追到我这里。

        真是个可怜的老头,都那么年纪了还要四处奔波,想到这里,我也不想为难他,反正黄金鸟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于是我很干脆的拿出来,递给了史努比老头。

        眼见自己追寻已久的宝贝终于到手,史努比老头的兴奋可想而知,当着我的面就手舞足蹈起来,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那个叫库亚的贤者,研究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呀?”眼看史努比老头那么激动,我也不禁产生了一丝好奇心。

        一边用粗糙的老手细细抚摸着黄金鸟身上精美的花纹,史努比老头转过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口中道出了让我震惊不已的八个大字。

        “永久生命增加药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