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巨龙咆哮 人鱼逞威 壮烈的龙鱼大战

    第三百四十二章 巨龙咆哮 人鱼逞威 壮烈的龙鱼大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四十二章 巨龙咆哮 人鱼逞威 壮烈的龙鱼大战

        “我们已经接近了蜘蛛巢穴?!狈颇峥怂股髦氐乃档?。

        这不废话吗?我严重的翻了翻白眼,即使是傻子,看了周围的环境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依然是参天古树的森林,但是上面却覆盖上了一片一片“霜雪”,仔细看去,这些“霜雪”竟然是一个个白色的蜘蛛巢穴,密缝的树叶之间,叉开的树枝上,两棵树之间,甚至是连接着十几棵树,打横着覆盖了一整片空地上空,这些地方无不遍布着数不清的蜘蛛网,小的网只有拇指头那么大,还有巴掌大的,脸盆大的,而最大的一张,就是我们刚刚所看到的那张连接着十几棵树、横跨整片空地的,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光蛛丝就有两根指头粗。

        这样的巨型蜘蛛网,别说是普通的猎物,就是一头大象粘上了也肯定挣脱不开,也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究竟有多大,因为刚刚看到,菲尼克斯就拉着我们急忙绕开了,按照它的说法,蛛网的主人应该是这片领域的领主,像这种未知的强大敌人,更兼有主场优势,手下的大小蜘蛛喽啰无数,没必要的话还是别去招惹的好。

        我们便是处于这种巢穴遍布,蛛网交错的网状白色世界中,抬头一看,或许就有一只脸盆大的蜘蛛吊在你的上空,獠牙垂着恶心的唾液,用那三对幽绿复眼居高临下的窥视着你,而脚下则是随时有打洞的蜘蛛突然蹦出,不知死活的咬住你企图将你拖到它的巢穴里面,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蜘蛛,或在绿叶丛间,或是树洞里面,又或者躲在巢穴里透过那白色的巢膜虎视眈眈着自己。那来自四面八方地冰冷而残忍的目光,让我第一次觉得第六感太灵敏也不是什么好事,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耐心将周围的蛛网和蜘蛛一起清理掉,可是很快就放弃了,除非将整片森林给烧了,否者谁也别想脱离这片让人毛刺悚然的白色网状世界。

        好吧,让我们重新回忆一下菲尼克斯前面说的那句废话。如果你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身处在哪,那请去死吧。

        “嗖——”

        破空而出的火弹划过一道火红轨迹,将前面无数蛛网阻拦住的通道打开,几只倒霉地站在蛛网上的蜘蛛被火弹擦着了边,“嘶嘶”的怪叫几声掉在地上,冒着焦烟的恶心躯体挣扎了几下,然后八足紧收,缩成一团死掉了。

        “我说。蜘蛛森林的传送站真的在这种鬼地方吗?”

        我抱紧身子,打量着置身处地的蜘蛛世界,这简直就是在挑战着自己的忍耐极限啊。

        “当然,你以为我菲尼克斯是谁,怎么可能走错路?!?br />
        “那为什么周围一条像样地路都没有呢。如果是传送站的话,不是应该有不少冒险者往来吗?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br />
        忿忿将一只偷袭过来的蜘蛛一脚踢翻,我忍不住质疑道,四面八方的蛛网完全覆盖了整个森林。一看就觉得这是一条起码有好几年没人走过的小路。

        “因为是我特意挑选了这条没人走地小路呀?!狈颇峥怂顾坪趸共蛔约杭唇竽蚜偻?,这样得意洋洋的说道,就仿佛自己干了一件大好事。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呀……”我喃喃着,面部肌肉一跳一跳的抽搐着。

        下一刻,我已经将菲尼克斯像小鸡般拎起,三两下捆了个结实。然后左右张望。

        “竟然你那么喜欢蜘蛛,那就把你扔到哪个蛛网上,来个近距离接触吧?!?br />
        话刚说完,浑身散发着无存在感气息地三无公主,突然在身后轻轻扯了一下我的衣角,然后上前几步,指着在我们视线死角处的一个巨型蛛网,哦哦。实在太赞了。不过话说回来,小茉莉。你是怎么发现这个的,难道早就开始预谋着将菲尼克斯扔到蛛网里去?

        “哦,不要,吴凡老弟,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看到茉里莎指着的蛛网,菲尼克斯脸色一变,虽然那张蛛网没有第一次见到的半个足球场大小那么夸张,但半个篮球场却跑不掉,在蛛网下面吊着的,还有一座和石头一般颜色的“假山”,仔细看去,才发现这座“假山”地形状如蜷缩起来的蜘蛛一般,他的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巨型虐杀石蜘蛛,蛛如其名,体积和一辆小车差不多大小,皮肤如石色,最喜欢将猎物虐待至死,以残忍嗜杀而闻名整个暗黑大陆。

        “没关系没关系,只是来个亲密接触罢了,冒险者只要生命值不归零就没问题不是吗?”我好心安慰着菲尼克斯。

        “就是这样才有关系呀你们这对恶魔主仆,快放开我,快放开我?!狈颇峥怂挂惶?,挣扎得更欢了。

        “老老实实交代,这次又有什么企图?”

        我当然不是想真心将菲尼克斯扔去给蜘蛛磨牙,吓了他一会以后便放了下来,来个三堂大会审,小茉莉,抬狗头铡过来,咱直接将这厮砍了。

        咳咳,也罢,还是先审一下吧,让他死个明白。

        “那个,因为老早以前就发现这条路了,但是自己孤身一人,怕遇到什么意外,所以不敢冒险,而且蜘蛛也很恶心不是吗?多几个人一起走会好点吧?!狈颇峥怂共缓靡馑嫉暮俸傩Φ?。

        “所以就拉我们下水是吗?”

        果然,狗头铡真是太便宜他了,该剥光衣服五花大绑吊住jj挂到鲁高因的市集门口上面,然后在下面准备又粗又糙、顶头尖锐分叉烧红的长棍若干,让有兴趣的人用长棍去捅他的菊花,一直爆到死为止。

        “等等,等等,我还有话要说??!”见我们两个有黑化地趋势,菲尼克斯连声惊道。

        “一路上你们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踢爆那些蜘蛛卵巢吗?其实里面是有一定几率藏有好东西地。蜘蛛几乎都有一种习惯,凡是捡到什么自己喜欢地东西,带在身上又麻烦,便会保存到自己地巢穴里面,你们看,我这根长棍就是从蜘蛛巢穴里踢出来的?!?br />
        说着,他还炫耀似的拿出自己那根白板长棍,属性我看过。也不过就是加3暖气,加1碎冰甲而已,算不上什么极品。

        其实,暖气技能对法师来说十分重要,加2暖气的装备对法师来说已经是极品了,只不过某人不是法师,兼之一身极品,所以丝毫没有这种觉悟。

        “那种鬼地方能藏什么好东西。你到说说看一路上都踢到了什么好东西?”

        我稍微明白了什么菲尼克斯会有事没事就找蜘蛛卵巢踢了,起初还以为他跟蜘蛛有仇,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可是一路上他踢了不下上百个,我愣是没见出过什么东西。不是一滩恶心的绿色液汁就是几只拳头大的幼小蜘蛛惊慌失措的从破裂地卵巢里四散出来。

        “这个,几率问题而已,要是真那么容易踢到,我们也不用去杀怪了。专心踢蜘蛛卵巢就行了?!狈颇峥怂勾蜃殴档?,

        “几率?我看是痴心妄想才对吧?!?br />
        我冷哼一声,眼光一扫,正好看到不远处有个蜘蛛卵巢,不由上前几步,一脚踹过去。

        “叮铃——”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十几枚金币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高高的扬了起来。

        “哼。十多只金色的小蜘蛛罢了?!?br />
        反应过来,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这些金币踩入泥中,恶狠狠的说道。

        “胡说八道,明明就是在睁眼说瞎话,是十多枚金币吧,你就是想把我扔去喂蜘蛛对吧!”一连串的吐槽从气急败坏地菲尼克斯口中吐出。

        眼睛还蛮亮的嘛,面对菲尼克斯的吐槽,我呿了一声。这次不算。下次一定要找到借口让你跟蜘蛛亲热一番,我目光继续扫描。幸运的又在不远处发现了一个蜘蛛卵巢。

        这次不会错了,老天啊,请赐予我几个拳头大的蜘蛛,让我好将菲尼克斯这厮抓去喂蜘蛛吧,这样祈祷着,我又是一脚下去。

        “蹡踉——”

        金属地摩擦声响起,一枚裂开的绿宝石,一瓶回复活力药剂,一件蓝色的锁子甲,在我和菲尼克斯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掉落在地。

        气氛凝固许久……

        “原来是这样,就是这么回事,我从小就是个不讨人喜欢地孩子,爱偷看邻居大姐姐洗澡,爱掀女孩的裙子的我……”菲尼克斯一脸郁郁的从地上站起来,嘴里不断念碎碎着。

        我说,这样的小鬼有人喜欢才怪呢。

        “就连幸运女神也如此厌恶我,我终于明白了,我是不被这个世界所接纳,是受到排斥的存在……”

        一瞬间思想又走了极端,真是个爱纠结的家伙。

        本来以为菲尼克斯受到如此大的打击,起码也得忧郁上一整天,没想到不到晚上,这家伙就重新复活了,吃着鳄鱼肉露出那招牌式地开朗笑容,不,与其说开朗,我想用单细胞来形容更恰当,第二天,他继续自己的寻宝之旅,并美名其曰有挑战才有乐趣,像我这种受到幸运女神眷顾的人,是不会明白意外得到一枚金币的乐趣所在的。

        嗯,的确没有必要明白,又不是乞丐的说……

        在与蜘蛛共舞了足足两天以后,我们终于发现周围铺天盖地的蛛网开始变少了,至少不用再靠自己动手清理道路,出现这种状况地可能性有三个,一是我们快要走出蜘蛛地地盘了,二是周围经常有冒险者来往,至于第三种可能性……

        我们接近某个大boss的地盘了。

        不过,即使有主角光环套着,咱也不总是会那么“奇遇”连连地,菲尼克斯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蜘蛛森林的传送站快要到了。

        很快。我们找到了通往传送站的小路,中途还遇上了一队冒险者,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我们来到一座似乎是被什么巨型怪物摧毁掉的小镇废址,在废墟的偏僻一角,我终于找到了库拉斯特地第一个传送站——蜘蛛森林传送站。

        两个负责传送站工作的黑袍法师亲切的迎了上来,他们似乎和菲尼克斯相识,登记了以后。大家就聊开了。

        “对了,坎克,为什么要将传送站建立在这种地方呢?”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哪里不好,偏偏建立在这种蜘蛛遍布的鬼地方,胆小一点的都不敢来了。

        “呵呵,大人你有所不知?!?br />
        叫坎克的黑袍法师笑呵呵的往通红篝火里扔了根干木柴,上面煲着的铁锅里地开水已经开始蒸腾起来。

        “其实森林那么危险。传送站建立在哪里都一样,但是和其他地方比起来,你不觉得这里有一个特别之处吗?”

        “你是说……这里只有蜘蛛?”想来想去,我也想不出这里还有其他的更特别之处。

        “没错,这里只有蜘蛛。比起其他各类怪物出没的地方,这里虽然恐怖了点,但是只有蜘蛛一种怪物,它们的生活习性也早已经被摸透。这样应付起来不是更简单吗?”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竟然这里只有蜘蛛,那它们的食物肯定不够吧,这样怎么生存呢,难道是捕食同类?”

        “这也是其中一个办法,蜘蛛的活动量本来就不大,因此就算体积巨大。对食物的需求也不会太多,每个月,它们都会从自己的领域里群涌而出,到外面地森林捕猎,如果食物还是不够的话,就会开始捕食同类……”

        这样没有营养的对话一直持续到深夜才结束,不过纵使再没有营养,哪怕是哼哼哈哈几声也好。也是暗黑人乐得打发时间的事情。因为,这里的娱乐实在是太少了。

        第二天一大早……

        “我说老弟。真地不需要我陪了?!?br />
        菲尼克斯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我们,感情他这个导游还真当上瘾了,不过我想他更多的是在想拉着我们去哪里冒险吧,不行,得赶快将这号危险人物驱逐。

        “嗯,你去死吧?!蔽依淅涞牡阕磐?。

        啊,他哭了。

        “对了,等等……”

        正当菲尼克斯像斗败地公鸡似的垂头丧气着准备进入传送点的时候,我喊住了他。

        “这个,这个,还有这些玩意,你拿去吧?!?br />
        我将一根蓝色鹰之法珠,一双金色重靴,还有十瓶回复药剂递给他,蓝色鹰之法珠就是这厮装大度让给我的那根,属性是加2闪电,加1火球,+2冰风暴,+3力量,在战斗的时候应该比他那根白板长棍要好用,至于金色重靴,是初次遇到刺木魔时,干掉那个精英刺木魔所掉的,属性也不错,毕竟是吴凡出品嘛。

        这两件装备都是和菲尼克斯一起冒险的时候爆的,虽然出工出力地都只有我,但是以队友的名义配给他也说得过去吧,不过,对于菲尼克斯来说,里面最珍贵的大概还是那些回复活力药剂,在冒险者之间,恢复活力药剂可是供不应求,价比黄金装备,一瓶活力药剂或许换不了一件金色装备,但是你要拿出三瓶,保证想换的人一抓一大把。

        说实在的,这玩意对其他冒险者来说珍贵,对我来说却已经能当白开水喝了,有微波炉,三瓶法力药剂+三瓶生命药剂+一枚碎裂宝石,轻轻松松就能合出一瓶,要不是阿卡拉不允许我批量发售(怕冒险者依赖),我早就成暗黑首富了,如今我身上回复活力药剂的存量,多到都让我有去败全面回复活力药剂(合成条件:三瓶回复活力药剂;合成时间:大于72小时;合成概率:小于5%)的念头了。

        “喂喂,你怎么又哭了?!笨吹椒颇峥怂箍醋盼业莨サ淖氨负鸵┧?,又抹了一把眼泪,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呜呜~~,吴凡老弟,我一直误会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好人?!?br />
        喂喂。什么叫“没想到”?法杖还给我,靴子还给我,还有这几天吃地鳄鱼肉,也给我统统吐出来。

        到最后,鹰之法杖和金色重靴菲尼克斯收下了,至于那十瓶回复活力药剂,他只拿了两瓶,按照他地说法就是:我菲尼克斯是什么人。需要依靠这些东西吗?这两瓶回复活力药剂算是导游费,我才勉为其难收下的。

        看着菲尼克斯大摇大摆消失在传送站地身影,我叹了一口气,冒险者与冒险者之间地相处其实也是一门大学问,一个个都骄傲的要命,给点东西也要掂量着,要是不小心给多了,就会被误认为自己看不起或是怜悯对方。就连菲尼克斯这种性格大咧、行事无忌的人(出现在库拉斯特传送站的菲尼克斯:哈欠??!有谁在想我吗?),也不愿意多占一分便宜。

        所以说还是自家女人好呀,想给谁就给谁,给多少都无所谓,不服从的家法伺候。

        我回过身子。一把搂住三无公主,在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在她那雪腻的脸蛋上狠狠亲了又亲,然后帐篷一展。召集众女准备干事。

        想歪的都给我一边站墙角去。

        帐篷里面,三人(?)一鱼一狗围坐在一起,神色肃然,中间摆着地火炉微微摇曳的光线,照在我们肃然的脸上,将气氛烘托的更加沉重。

        “首先,在讨论之间,我要先说明一件事情?!?br />
        严厉的目光在众人(狗?鱼?)的脸上扫过??吹揭徽耪湃缤奘握秸蠢竦恼绞恳谎募嵋忝婵?,我满意地点了点头。

        “要先说明的第一件事是……”

        最后,我将目光落到我们的金色卷毛京巴狗司令官身上,受到气氛渲染,它的姿势似乎微微正了一正,一副等待指示的模样。

        “狗是不能参加会议地?!毕乱豢?,我漠然的提着死狗的耳朵,将它甩到角落一旁。

        “嘎——哦——嘎——哦——”

        气急败坏的死狗扑咬了过来。

        “呜呜~~。小凡真是地。好不容易有了点气氛,本来还想继续演下去的说?!?br />
        被我和死狗的打斗一闹。帐篷内那股肃然的气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幽灵无聊的托着自己的漂亮下巴,叹了一口气,银色美眸咕噜噜的转着。

        “就算你听得懂人话,也不会说话呀,再说一只狗能有什么好建议?”

        我一边扯着死狗的两只兔耳朵一边说道,看吧,即使面对着储备粮,即使只是区区一只笨狗,我也是讲道理摆事实地,什么叫圣人,请参考本人。

        “嘎哦嘎哦——”

        一边紧咬着我的大腿不放,从那毛茸茸的嘴巴里吐出含糊的声音,死狗一掌指向难得醒过来的小人鱼。

        “你的意思是为什么小人鱼又能参加吗?”

        不知为什么,我总是能轻易的读懂死狗那明明连狗语都算不上的怪吼,难道是被什么恶毒地咒语给诅咒了?我狠狠打了个冷战。

        “那是因为啊……”一旁地小幽灵笑眯眯的看着我们打闹,唯恐天下不乱地凑了上来。

        “那是因为蕾奥娜你(死狗曾经学着小人鱼用爪子写出自己的名字,所以大家都知道它的本名,除了我一直沿用死狗的称号以外)的地位比埃里雅要低哦?!?br />
        喂喂,是在挑拨吧,你这小不点绝对是在挑拨吧。

        果然,听小幽灵这么一说,死狗顿时把紧咬着我的牙齿一松,目光移到在一旁的好奇看着我们打闹的善良小人鱼身上。

        吼吼,我们堂堂巨龙一族,岂会输给你们人鱼族?别以为长着条金色尾巴就了不起了,告诉你,本公主的本体可是黄金巨龙,全身都是金色的,比你这种半桶水的金色高贵多了,是时候了,今天就让我们分个高低,看看谁才是队伍里的老大(?)吧。

        感觉到蕾奥娜敌意的目光,小人鱼立刻警惕起来,偷偷在身后一摸,手里顿时出现一根黄金三尖叉,斜斜举在胸前,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势头。

        “嘎哦——嘎哦——”

        “咿呀——咿呀——”

        一时间,整个帐篷里被非人类的打斗声所充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