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抵达库拉斯特

    第三百三十一章 抵达库拉斯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三十一章 抵达库拉斯特

        金色的光线温暖柔和,反射着海面映出一片波光粼粼,婉转的歌声细腻动人,让每个细胞都似享受着甘露的沐浴,我完全沉迷在这片光与音的交融之中,闭上双眼,体验着灵魂升华的感觉,仿如置身于极乐净土一般,那么的宁静,那么的安详。

        许久许久,当我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蔚蓝的天空,看到了洁白的云朵,看到了波光粼粼的大海,暴风雨在这片宁静的天地中留下来的痕迹,便只有几艘破烂的船只,还有高高耸立在我们面前的,十多米高的冰封巨浪。

        甲板下面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我们立下大功的小人鱼公主率先从里面走上来,扭动着那条在日光照耀下金光闪闪的尾巴,噗蹭一下扑上来,跳到我的怀里,“咿呀咿呀”的朝我露出明媚的笑容,不断甩动着的金色尾巴偶尔从我鼻子上扇过,一点鱼腥味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奇异的清香。

        “嘎——哦——嘎——哦——”

        小人鱼后面,是那只金灿灿的死狗,两只兔子一般长的耳朵甩动着,极力模仿着恐龙的威猛叫声,那大摇大摆的步姿带着巨龙一般的高傲,但是如你所见,它只是一只一尺来高的京巴狗,一只被小上自己几号的美人鱼甩了个大风车的小可怜虫。

        这只死狗直从我旁边掠过去,跑到船头上,嘎哦嘎哦的叫了起来,见前面竟然有一面“巨大的冰墙”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不禁张牙舞爪,大有一副扑上去撕咬的气势。

        “小凡,雨停了吗?”

        最后。睡眼惺惺的小幽灵直接从飘了上来,揉着眼睛迷糊可爱的问道,她也是船里面除了小人鱼外最淡定地一个,因为可以飘起来,大海什么的对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就算最坏的情况,船沉掉了,我想小幽灵最多就抱着我飘到某个荒岛上演一场鲁宾逊漂流记。至于其他无关人士的死活,她才不会管嘞。

        “是啊,停了?!?br />
        我环视周围一眼,经过暴风雨摧残的船只变得千疮百孔,不说那巨大的桅杆早已经被大浪卷到不知哪去,光是甲板上就穿了许多洞,整条船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倾斜角度停留在海面上,跟肮脏破烂的乞丐没什么两样。

        等等。倾斜???!

        不好了,我连忙让小幽灵带着小人鱼回到项链里面,然后奋力摇着倒在船板上地马席夫,好一会儿,他才悠悠的醒来。刚睁开眼就看到了碧蓝的天空,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

        “我睡了多久了,暴风雨停了?”

        “停了,不过现在可不是高兴的时候?!蔽铱吹剿成下冻隹裣驳谋砬?。泼了一盆冷水。

        “快点叫醒其他水手,修补船只,不然就快沉了?!?br />
        这时,马席夫才完全清醒过来,连忙站起身子,张开双脚在船板上跺了几下,经验比我丰富上无数倍的马席夫立刻便了解到了我们现在的处境,脸色不由变了变。

        “没关系。修补还来得及?!?br />
        他这样说道,离库拉斯特海港地中途站还有几天的航程,如果现在船就沉了,那所有的人都得喂鱼。

        在我们两个合力下,水手们一个个被叫醒,实在叫不醒的,一泼冰水洒下去,想不醒也难。在了解情况以后。这些水手还没来得及发泄劫后余生的喜悦,便又立刻到船里面开始修补起来。有些水性好地水手甚至跳到海里面,沉到船底下进行作业。

        还有一些水手则是到另外两艘船上叫醒其他水手——马席夫的船队只一共有三艘船,我所在的为三桅主船,其他两艘要小一些,在刚刚的暴风雨地时候,另外两艘船的水手很机灵,在我竖起冰浪以后便躲到了主船后面,因此得以幸免一难。

        纵使如此,在将船彻底修补好以后,随后统计出来的损失报告中,马席夫还是哭着跪了下去,喃喃的向大海祷告着,祝愿那些死去的兄弟安息——主船由于我的帮助,所以没有出现伤亡,但是其他两艘副船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里面的253名水手中,就有四分之一——足足52名水手永远的消失在暴风雨之中,这些人已经跟随马席夫走南闯北了好些年,可以说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怎么叫马席夫不伤心啊。

        在水手们地修补下,三艘打满“补丁”的破烂船只,摇摇晃晃的朝前方航行,由于所有的桅杆都在暴风雨中折断了,再也无法扬帆前行,所以航行的速度比以前慢了许多,两三天的路程现在大概要走上一个星期才能到达,如果说一天前的船队还是朝气蓬勃、志得意满的青年,那么此刻,这三艘在夕阳下排成品字形,像蜗牛一般缓慢挪动着地货船,便已经成了为了躲避灾荒而颠沛流离地饥饿老人。

        幸运的是,大海并未再给风烛残年地船队给予任何考验,六天以后,我们终于顺利抵达了库拉斯特海港的最后一个中途岛,小岛码头上的水手们看着三艘破破烂烂的货船出现在视野之中,都不由纷纷驻足围观,待我们的船只抵达码头后,立刻便有一些经验丰富的水手上来,帮我们转移船上的伤员,那些虚弱无力的水手也被细心照顾着——这是水手们的潜规则,谁也不知道在未知的大?;岱⑸裁?,所以善待那些从海难中脱困的勇士,或许有一天,你会为这条潜规则而感到庆幸。

        这里面有马席夫认识的船长——大家都是做海贸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价格也得互相掂量着避免恶性竞争,所有船长们大多都是有联系的,他们搀扶着仿佛老了十岁的马席夫,不断安慰着他,所有人都受到了热心的照顾。除了我这个冒险者除外,没办法,谁叫我还精神着呢?而且这个世界尊卑之分也比较明显,万一那些水手凑上来,却被冒险者误认为是小瞧了自己而被呵斥,岂不是自讨无趣?

        除了几个状态良好的水手留下来照看船只以外,其他水手都已经离去,我也跟在水手后面。将顶上地斗篷拉下,消失在了熙攘的人群里面。

        在岛上休息了两天,我找上了重新振作起来的马席夫,如约的补偿了他所损失的货物的二分之一,他也没客气,收起来之后,告诉我,船队可能要在岛上停留至少一个月。一方面三艘船必须进行大翻新,另一方面也得补充损失的水手,如果我等不及的话,他可以介绍另一只船队给我。

        在这种鸟不拉屎地地方呆上一个月?那当然不行,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了马席夫的建议。第二天,在他的介绍下认识了另外一名船队的船长,在当天下午告别了马席夫的船队,重新踏上航程。

        半个月以后。我终于横跨过了双子海,进入了内陆河,两旁茂密的原始森林取代了茫茫的大海,潮湿闷热的气候,林中惊起地五颜六色的不知名鸟类,在岸边徘徊,用幽绿的眼睛打量着我们的野兽,还有潜伏在水中虎视眈眈的各种食肉动物。让我充分领略到了一股别样地风情。

        罗格营地的绿色草原,鲁高因的无垠沙漠,双子海的波澜壮阔,库拉斯特地森林海洋,群魔堡垒的钢铁巨城,还有哈洛加斯冰雪高原,撇开其他因素不谈的话,这到像是体验暗黑大陆风情各异的世界游。

        在内陆河航行了一天之后的第二天。正当我迷迷糊糊在床上睡着的时候。整艘船突然轻微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接着是码头的喧嚣声,水手们地欢呼声。

        到库拉斯特了吗?应该是了,水手们说过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下午就能到达克拉斯特海港,我从床上一跃而起,怀着迫不及待的心情由船舱里面走出,迎面顿时扑来一阵夹杂着泥腥味的潮湿闷热的气息,几近让人窒息,我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景色。

        森林,沼泽,湖泊,城市。

        这是我对库拉斯特海港的第一眼印象,凯恩书里有提到过,库拉斯特海港建立在一片巨大的沼泽地之上,在较浅地地方用石头砌起一座座平台,库拉斯特人就生活在上面,平台与平台之间用木桥相连,距离远地话也可以选择坐船,当我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第一个便想起以前世界地一座著名水上城市——威尼斯。

        当然,库拉斯特远没有威尼斯那么美丽,黑色的丑陋沼泽,浑浊的河道还有墨绿的小湖,构成了这里的所有色彩,非要将两者联系起来的话,只能说库拉斯特是带有暗黑世界那特有的阴暗、迷茫和鲜血气息的威尼斯。

        告别了船队以后,我终于踏在了库拉斯特海港的上面,感觉心情颇有些激动,望了望周围,都是一些水手工人,汗,还是快点离开吧,在这里可体验不到多少库拉斯特的风情。

        在码头的出口处,可以选择两种游览方式,一种是由木桥移动到相邻的平台上,另外一种是坐上这里特有的小船,只要有钱,你想去哪就去哪。

        无疑,第一种方法的优点是免费,而第二种则是快捷方便,最重要的是,可以让某些没有方向感的人士安枕无忧,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

        于是,很自然的,我选择了第一种……

        在码头小贩里入手一张库拉斯特的粗略地图,我一边踏上连接相邻平台的木桥,一般浏览地图,哦,顺便说一句,这木桥虽然很结实,但是高大的野蛮人和圣骑士们请特别注意,最好收起你们威武的铠甲和长剑,否则的话……

        和码头相连的这边是库拉斯特的西区,也称之为贸易区,其他三个区分别是居住区和训练区,而中间则是专属冒险者的乐园,这一点到是和罗格营地的分布差不多,不过这里的地形远比罗格营地要复杂,因为这些平台都是建立在凸起的沼泽地上的。所以分布并没有规律,借由大大小小地木桥相连而布成不规则网状的城市结构,和鲁高因那交叉密布的道路比起来,又是另外一种形势的、更加恐怖的迷宫城市。

        比如说我现在所在的贸易区就由好几十个石砌平台构成,这些平台大多都有几十个足球场的面积,互相连接起来构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地形,就算是生活在这里几十年地库拉斯特人有时也会不小心走错路,至于比贸易区还要大上好几十倍的居住区。那就更恐怖了。

        所幸的是,我并不用费心去记忆这些恐怖的路线,只要稍微领略一下这里的风情,然后将中央区域的分布平台记熟就行了,呃,我看看,正中央冒险者区域,一共有一…二…三…四……八……十一。十一个平台,哈哈,区区十一个平台而已,还能难得倒本大爷吗?

        “……”

        不好意思,我吹牛了。的确是被难住了……

        边走边看地图,不知不觉之中,我已经来到一片完全陌生的地方,哦。不好意思,又错了,这里根本就没有我熟悉地地方,在哪看着也是陌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我还在贸易区,看着周围来往的人群和商贩,我这样判断着。

        说到热带雨林,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水果了。若是问库拉斯特代表性的特产,那自是非水果莫属,从这里将廉价地水果运到鲁高因卖,绝对能一个好价钱,不过水果的保存并不容易,是花大价钱雇佣冰系法师保存水果,还是收购腌制好的果干,这的确是个值得考究地问题。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醋胖掷喾倍嗉鄹竦土乃?,我想到的是小人鱼和小幽灵要有口福了。至于死狗,它到也不抗拒水果,呃,还真是一条奇怪的狗。

        此外,市场上较多的还有各式各样的肉干,因为在森林,这些资源都比较丰富,而且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哦哦,这写着鳄鱼肉干,没兴趣,还有蟒蛇肉,铁嘴蜥蜴肉,金刚肉,哥斯拉肉,白色恶魔肉……,统统无视之。

        咦,刚刚好像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是我地错觉吗?

        等等,这是什么?红蚁肉……具有壮阳功效……送给丈夫最好的礼物……,我靠,这也行?

        在贸易市场是大开眼界之后,我终于回过神来,叫了只小船,随着一声吆喝,站在船尾的船夫悠悠摇起了船桨,小船破开了平静的水面,以十分悠闲的速度前进着,络绎不绝的船只从旁边擦过,船夫们热情的打着招呼,船客们饶有兴趣的互相打量,或看着水面上那荡起地一圈圈波纹出神,那股朴素平淡地步调,让人不知不觉心情宁静了下来。

        小船穿过了交横纵错的水道,跨过了数个湖泊,大概有三两个小时以后,终于停在一个平台上,上面来往不断地冒险者证明这的确是中央区域没错,付了钱以后,一边在平台上慢慢行走,一边掏出阿卡拉给我的兽皮卷轴。

        呃,先找一个叫奥玛斯的老人,他是库拉斯特的冒险者联盟负责人之一,最好先和他见上一面,当然,凯恩的堂弟——索恩,也是冒险者联盟的负责人之一,他将在你在库拉斯特这段时间提供一定的帮助。

        话又说回来,凯恩家族的人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我决定先去找那个叫奥玛斯的老人,这样说或许有些失礼,但是那个索恩呀,模样应该也和凯恩长得一样吧,就好像某些经费不足的rpg游戏里的配角一样,唯一区分他们的手段只有头顶上的名字。

        在好心人的指点下,我很快就找到了这位负责人之一,但是却没能立刻鼓得起勇气上前打招呼,怎么说呢,这位奥玛斯老人的样子实在是,呃……,太有个性了。

        首先,古铜色的皮肤,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身材高瘦,这也无可非议,但是呀,配上那身古里古怪的长袍,手中再握着一根怪里怪气的长杖,光秃秃的圆溜溜的脑袋。连眉毛也剃掉了。

        请让我一口气述说自己的看法吧——他长得非常印度阿三,而且是加入了某个奇怪宗教组织的狂热印度阿三……

        好吧,站着也不是办法,我深呼吸了几口气,终于鼓足勇气走上去,正欲开口。

        “你现在正在和奥玛斯交谈?!?br />
        这位阿三同志仿佛后面长了双眼睛似地,突然回过头来,抢先我一步说道。

        “我知道。我是阿卡……”额头上冒了一地冷汗。

        “这位勇士,有兴趣加入一个奇怪的组织吗?”

        他握着手中那根拐杖——雕刻着古怪的图案,杖头如同平面的半个燃烧的太阳形状,然后张开双手,以一副虔诚的姿态说道。

        “不行了,回去建议阿卡拉换个负责人吧?!蔽亦止咀?,掉头便走。

        “小子,你可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啊?!?br />
        肩膀被一只古铜色的大手抓住。奥玛斯的声音传来。

        “别对素未谋面地陌生人开如此劣质的玩笑呀?!?br />
        我甩开肩膀上的手,回过头无奈的看着这位有着低俗恶趣味的老人。

        “哎,本来想着如果是个风趣的年轻人,就让他直接通过使用远程传送的考验,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无语。

        “……”沉默。

        “这样说来的话。想必你也知道我地身份了吧?!蔽胰套懦迳先ソ馑烙《劝⑷┐蛞欢俚某宥?,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错?!?br />
        “那么阿卡拉的手札还需要吗?”

        “当然,或许你是投影也说不定,喔呲呲呲呲……”老头说了个自以为好笑的冷笑话。然后发出极为刺耳难听地笑声。

        我默默的将阿卡拉交代给我的兽皮卷轴递给奥玛斯,决定少说话,与这位低俗趣味的老头保持距离。

        接过卷轴,奥玛斯只在上面瞄了一眼,简直就像是敷衍了事一样,然后把卷轴收起来,插在自己屁股后地绑带里面。

        “好了,东西我已经收到了?;队愕牡嚼?,德鲁伊吴凡——我们的小长老大人,噢??!你确认不加入我们的组织?只要加入我们,便可以免费学习将自己最痛恨的人,隔着千里的距离诅咒致死的究级恐怖魔法,你真的不感兴趣?”

        隔着千里将对方诅咒致死?难道是什么新地职业或者技能?我已经转职了德鲁伊还可以学?听到奥玛斯这样一说,我顿时来了兴趣,不过对他先前“奇怪的组织”的说法还是抱着几分警惕。

        “哦。有那么神奇。你能不能先给我讲解一下?”

        “这个简单?!笨次矣屑尤氲挠?,奥玛斯顿时来了劲头。连忙不知从哪里拿出个稻草人。

        “看见了吗?这不是普通的稻草人,而是用晒干的稻草制成的稻草人……”

        “……”

        能告诉我这和普通的稻草人究竟有什么区别吗?

        “然后……”奥玛斯舔了添干燥地嘴唇,兴奋地继续说道。

        “只要拿到你想要诅咒的那人身体地一部分,比如说头发,当然,心脏也行……”

        心脏都拿到了还诅咒个屁呀。

        “先放入稻草人里面,最后再这样……”

        他越说越起劲,把稻草人固定在墙上,拿出一枚钉子和铁锤,钉子恶狠狠的插入稻草人里面,然后不断咬牙切齿形色狰狞的用铁锤敲击着。

        “这样持之以恒的话,你的仇人总有一天会被你诅咒致死的,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的是,一定要刚好和你的仇人隔着一千里的距离,多一厘少一毫都不行?!?br />
        将钉子钉入三分以后,奥玛斯像完成了一件再辛苦不过的事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露出“剧烈运动”过后的“清爽阳光”的笑容。

        “唰”的一声,一盆清水从天而降,将??岬陌侣晁沽芨稣?,接着从上面的窗口露出一个脑袋,大声骂道。

        “奥玛斯,你这个老疯子,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将钉子钉在我家旅馆的墙壁上,你听不懂人话吗?”

        “……”

        竟然相信他的话,我也真是个白痴,回去建议阿卡拉换个负责人吧,我掉头走人。

        “等等,小长老,别这样吗?刚刚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旅途的劳累是不是因此减轻了很多呢?喔呲呲呲呲……”浑身湿漉漉的奥玛斯连忙拦住我,怪笑了起来。

        “诶,别着急别着急,我这就说正经事,这就说?!?br />
        见我并没有停下脚步,奥玛斯连忙止住笑声,连声说道。

        “关于你获得库拉斯特的远程传送的考验……”脸色一正,奥玛斯收起了刚刚嬉戏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