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虐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一十七章 杀虐

        “凡凡,有点冷……”

        走了一段路,地面已经被冻成镜子一般光滑,蒂亚紧抱着身体,哆嗦着靠了过来。

        冷你就不会穿多点衣服吗?我差点一个踉跄,随后又想到蒂亚住在沙漠,大概是没什么厚的衣服,便找了件棉衣递给她。

        “ 嘻嘻……”

        小脸被冻得苍白,蒂亚依然轻笑着将衣服穿上,宽大的棉衣将她娇小的身体包裹起来,蒂亚看了又看,还用鼻子在上面嗅了嗅,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这就是棉衣吗?第一次穿耶,嗯,有凡凡的味道哦?!?br />
        “去去去,别说些有的没有的话?!蔽宜餍栽谒钔飞仙土艘患鞘值?,什么叫有我的味道,你就不害羞吗?

        不过经过蒂亚这么一闹,气氛到活跃了不少,再也不复刚刚的凝重,那从长廊深处涌出来的冰冷气息,似乎也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按照这种情况看来,前面不远处应该就是督瑞尔的巢穴了,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它究竟长得什么样子,能力如何,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对未知的恐惧吧。

        终于,长廊到了尽头,路断了,前面是一个中型大小的墓室,比卡片兄那儿还要小上一倍有余,地上,墙壁,甚至是天板,都被一层光亮的冰层所覆盖,看起来就像一座冰封墓室,用力的跺了跺脚下的冰面,竟然发出钢铁铿锵有力的回音,也不知这冰层究竟渡过了多少岁月,有多坚硬。

        不过,和我想象中不一样的是督瑞尔并不在这里。整个冰封墓室空空如也,就像用镜子布成的空房一样,如果不是那股深寒刺骨地邪恶气息越发浓烈,或许我们还会放松下来,在这冰室溜一溜,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回去报告。

        “凡凡,好奇怪哦,真让人不舒服?!?br />
        蒂亚整个躲在我身后。探出脑袋左右张望着,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是啊,好像有什么……”

        我沉思一会,突然向对面的墙壁打了道火风暴,炽热的火焰咆哮着朝冰墙冲过去,扑哧一声熄灭,只在冰墙上留下一道黑痕。

        呿,意料之中的坚硬呢?;褂兴闹艹涑庾诺恼夤赡蛊攘?,就好像明明跑到boss房间,明明知道它的存在,却偏偏看不到一样,让人心慌意乱。烦躁不已。

        “蒂亚,还是算了,我们……”

        我回过头,正想建议大家一起撒丫子跑人的时候。突然顿了下来,头猛地一偏,死死的盯着火风暴打在的那扇墙上。

        那堵墙的后面,正若有若无的穿来“叮!咝~~~~,叮!咝~~~~”的连续不断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重重的钉在冰面上,然后借力在冰面上滑行,至于为什么我不用滑雪这种运动形容。那是因为相比较滑雪,那“叮!”地一声实在太响太重了,根本就不像是滑雪棍撑下去的力道,而那滑行的声音则是沉重之极,与其说是雪橇,到不如说是重型坦克的滑动声。

        “凡凡,怎么了?别吓我?!?br />
        身后的蒂亚轻轻地扯着我的衣袖问道,看我话说到一半便突然往对面的墙上猛瞪。巫师的五感远远不如德鲁伊。她自然听不到我现在所听到地奇怪声音,只觉得我的举动诡异。让自己心惊不已。

        “嘘~~~”我将食指比在嘴唇上。

        那细微的声音逐渐在耳边扩大,没错,是朝这边来了,我的手猛一用力,将身后的蒂亚推了出去。

        “蒂亚,快退出去,这里我一个……”

        话还未落音,那原本似乎还在远处的声音,便像骤然而至的阵雨一般急速在耳边放大,让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反应。

        速度好快!

        “咚——?。。?!”

        伴随着地动山摇地一声巨响,对面的冰壁骤然破裂,化为无数的冰屑,像一阵暴风似的朝我们刮过来,我连忙回身一个飞扑,将蒂亚死死的压在身下,那如同尖刀一般的冰屑风暴从背上刮过,将我身上的棉衣打了个稀巴烂。

        可恶,这可是维拉丝亲手为我做的衣服,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你付出代价。

        整个冰室剧烈摇晃着,恍若世界末日,天顶上碎落地冰屑像雨点般往下掉,永冻地冰层也发出“咯吱咯吱”的痛苦呻吟,此时此刻,我无比希望这些冰壁能够再坚硬一下,否则被埋在下面,那可不是说笑地。

        上帝似乎听到了我的祈祷,晃了不知多久,震动终于微弱下来,感觉冰室并未倒塌,我费力的站了起来,压在我背上的冰块顿时刷刷往下掉。

        四处望了一圈,整个冰室已经狼藉一片,散落的冰块到处都是,光滑的冰面也裂了无数道裂痕,看起来就像被打碎的镜子,更糟糕的是,我们来时的入口已经被堵住。

        当然,对我来说,想清理出一条通道并不是难事,问题是,“它”会不会给你时间清理。

        我将目光放到对面的冰墙上,在冰墙上空,出现了一个直径十多米的黝黑洞穴,一双灯笼大小的猩红眼睛,自那黑暗中闪烁,仿佛连灵魂也为之冻僵,前所未有的极寒压迫气息,从那粗重的喘息声中向我传达过来。

        “凡凡……”

        蒂亚自我身后站了起来,想是也发现了冰壁洞穴里面的那双恐怖眼睛,声音不觉带上了几分颤抖。

        “蒂亚,传送卷轴?!?br />
        我紧紧盯着那双眼睛的一举一动,头也不回的对蒂亚说道。

        “不??!”

        声音充满了坚定。

        “我要和凡凡在一起?!?br />
        哎,都忘了,她就是种人,内心无奈的一笑。又稍微有点小温暖,被人关心的滋味还真是不错嘞。

        就在此刻,黑暗中的那双猩红大眼终于有了动静,只见一道庞大黑影自那高处地洞穴里面跃出,将头顶上面的光线尽数挡住,整个冰室顿时渡过了片刻的黑暗,黑影落在地上,“轰”一声巨响。地面就仿佛被压下去的弹簧一样剧烈颤抖起来。

        一只七米多高的庞大异形,身影将我们笼罩。

        血红色的身体,上半身宛如人形,块状的腹肌看起来格外恐怖,脖子处连接着的,却似一个前凸地鲨鱼头,参差不齐的锐利牙齿不断磨合着,每次呼吸都喷出一道冰蓝色的气柱。尖锐的白角像犀牛般自头上高高竖起,除此之外,那肌肉隆起的背部,也各长出两排共六根锋利的骨刺,再将视线移至肩膀处。从那粗壮胳膊里长出来的,是一双似镰刀般的厚实刀锋,末端呈锥形,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恐怖地异形兵器。

        而反观它的下半身。却显得相当笨重,一个肥大的虫肚连接在壮实的上半身上,看起来不伦不类,虫肚下面则是长着四对已经将近退化的节支短脚,看起来十分迟钝地样子。

        然而,我并没有被它那看似笨拙的下半身所迷惑,就是在刚刚,只有短短不到两秒的地方。它便从一个相当远的距离瞬间降临,连给我反应地时间都没有,据此猜测,它的速度甚至不比三十级的刺客慢多少。

        说了那么多,想必所有人也应该早就猜出,站在我们面前的,正是第二关的大boss,在游戏里有着新人杀手之称的督瑞尔。

        “唧——”

        着地的督瑞尔。舞着双臂。鲨鱼脑袋高高仰起,从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娇声。那仿佛音波攻击一样地震动,让人耳鸣不已,蒂亚已经捂着耳朵,痛苦的跪倒在地。

        该死,差点忘记了她的精神还没完全恢复呢。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的挥手一个冰风暴弹,向督瑞尔的大嘴射过去,叫叫叫,叫你妹呀,吵死了。

        冰风暴毫无意外的打在督瑞尔的大嘴上,甚至刚好弹入里面,督瑞尔的嘴巴顿时一僵,那令人毛刺悚然地尖叫声也停了下来,微微低下头,猩红地目光落在我身上,嘴巴不断嚼咽着,汗,看来是将冰风暴给吃下去了,果然不愧是操纵冰系的魔王级怪物,如此微弱地冰系魔法,根本就无法对它造成伤害。

        督瑞尔似乎并不感激我请它吃了一顿刨冰大餐,不断蠕动着的红色眼球散发出异常愤怒的气息,从嘴中呼吸出的冰蓝色气柱打过来,竟然让我身上覆盖起了一层冰霜。

        哦,要开战了吗?正好,我也想好好和你算一笔呢,维拉丝亲自给我做的衣服,我将身上残破不堪的棉衣脱下,心疼的折好放到物品栏里,目光与督瑞尔对上,督瑞尔似乎对于我并不惧怕它的事实感到惊讶,续而恼火,自己堂堂的四大魔王之一,竟然不被区区一个人类放在眼里?

        这时,小雪它们也走了过来,在我两边排开,俯身齐齐向督瑞尔低声咆哮着,一副随时准备扑出去的样子,更让督瑞尔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吼~~~”

        我怒吼一声,熟练的将冰封装甲和飓风装甲加持在身,四肢一蜷,然后瞬间展开的同时,猛地膨胀了好几倍,衣甲没入体内,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厚厚的棕色绒毛。

        “砰——”

        左脚踏前一步,大地顿时微微一震,我抬起头,半张着巨嘴,挑衅的看了督瑞尔一眼。

        “嗖——”

        下一刻,两道庞大的身影从原地消失,交织在一起。

        好快?。。?!

        虽然已经知道督瑞尔的速度很快,但是我始终没有预料到竟然会快到这种地步——它那粗壮有力的锥尖在在冰地上狠狠一顶,身体借着这股庞大的力道滑过来,我从未想过用这种方式,竟然能创造出如此恐怖的速度,身体刚刚踏出几步,眼前一暗。督瑞尔高大的身影已经骤然降至,那坚硬的锥型手臂高高举起,成根向我横扫过来。

        “呜~~~~”

        鼻子一热,身体好像被一辆70码速地卡车迎面撞上般,熊人巨大的躯体竟然被督瑞尔一个横扫直直扫飞了出去,像炮弹一样在空中划过笔直的轨迹,撞到一边的冰壁上,感觉身体似乎微微凹入到如钢铁般坚硬的冰壁里面。然后一软,缓缓的倒了下去。

        我低鸣的抱着头,里面仿佛同时有数百架飞机在起飞一样,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天上地下,无数次遭受卡夏虐待的我,十分清楚自己已经陷入了眩晕状态,不由将脑袋贴在冰冷地地面上。连连打了几个滚,才晃晃悠悠的扶着墙壁站起来,诶,能如此从容的面对眩晕状态,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一下卡夏呢。怎么可能?。?!

        等眼神找到了焦点,我发现小雪已经和督瑞尔纠缠了起来,无愧于狡猾残忍的狼这一称号,小雪专挑督瑞尔那柔软的腹部下手。而自己即使偶尔被对方的手臂擦中,也能借力扭开,将伤害减至最小,完全不像我这个主人那样,被毫无面子的打飞出去,当然,督瑞尔也不是吃素的,它地身形竟然无比灵活。特别是腹部,竟然可以180度扭转,外形和安吉列斯兽相似的它,完全没有攻击死角,让小雪的疲于奔跑。

        这是两大魔王级实力的高手的对决,无论是小雪,还是督瑞尔,都展现出了它那恐怖地力量。面对这样的高手。小雪也是第一次将自己的力量发挥至淋漓尽致,雪白的身影就仿佛幽魂一样围绕着督瑞尔转动??斓丶负跞梦乙灿行┭刍ㄧ月?。

        反观督瑞尔,它则是将双臂挥舞的密不透风,让人匪夷所思的直线加速,还有那灵活的身姿,全身散发出来的寒冰之力,都是极为之恐怖,总体分析,二者的实力相当,但是督瑞尔占据了主场优势,那附带冰冻的攻击让小雪头疼不已,反之小雪的大招光列怒破击却根本没有施展地机会,所以局面上,督瑞尔稍微占了上风。

        咦咦?你说我这个无良主人在一旁当解说,太不厚道了?错,小雪进化的条件是就不断的战斗,打败强敌积累经验,现在难得遇到一个实力相当的对手,我这个主人焉有不成全它的道理?

        不过,当我的目光触及到另外一边的蒂亚时,不禁一愣,经过督瑞尔的声波攻击,本来精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地她,现在状态越发令人担忧,蜷着身子,冻紫地嘴唇微微颤抖着,虚弱得甚至连冰室的寒气都无法抵挡了。

        我就说这样地透支这么可能会那么快恢复,这死丫头,尽喜欢逞强让人操心,我心下暗暗一急,看看那边的战场,两个体力充沛,实力相当的对手,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

        对不起了,小雪,这次就先暂时这样吧,下次一定让你打个痛快,我心下闪过一丝愧疚,然后果断的命令小雪后退。

        “呜~~~”

        退下来,和我擦身而过的小雪的眼神,那是相当的委屈和幽怨,我只好在内心不断的道歉,再道歉。

        另外一边,打得兴起的督瑞尔突然发现对手退了下去,不禁一愣,不知我们在搞什么东西,转过身子,目光落到站在它对面的我的身上。

        接下来,为维拉丝的爱心衣服而付出代价吧,我抬起头,怒视了它一眼,强横无匹的狂暴力量自体内涌出,身体不断的膨胀,再膨胀,直至于督瑞尔平头,不,还没有完,督瑞尔的头部正与自己的视线拉开距离。

        “呼——”

        缓缓呼出一口白气,喷在督瑞尔脸上,它抬起头望着我,目光交错,眼球剧烈跳动着,竟然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眼中所及的景色,仿佛笼罩在一片血色之中,周围还回荡着的小雪与督瑞尔的剧烈战意,让我的血液不断的沸腾着,澎湃着,不得不用鲜血和杀戮宣泄出来,喉咙一阵滚动,看着督瑞尔,竟然涌起了“饥饿”的意识,还好,和小幽灵合体后我的意志力十分坚定,很快就压下了这股欲望——督瑞尔的肉,怎么看都不会比安吉列斯兽好吃。

        “吼——”

        仰天咆哮一声,仿佛天地也震动了起来,四周的冰雪刷刷掉落,稍微挪动着脚步,大地顿时传来崩溃的声音,太脆弱了,这地面是怎么回事,这狭小的空间是怎么回事?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下一刻,身形骤然出现在了督瑞尔面前。

        杀了你,然后,洗洗睡觉去。

        两只手掌抓住了督瑞尔的双臂,现在的它,在我眼中就像是小孩一样——一个挺着虫肚的矮子。

        “滋——”

        督瑞尔吼了一声,双臂微微蜷曲,露出尖锐的骨刺,竟然毫不示弱的顶了上来,力气不比安吉列斯兽小多少。

        可是呀,仅仅是力气而已,它的体型,它的攻击手段,都远不如安吉列斯兽,再说,安吉列斯兽尚被我啃了……算了,想起就恶心,你督瑞尔算个球啊。

        嘴角微微咧开一道残忍的笑容,我双手用力向上一提,督瑞尔立刻便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肚子离开了舒适的地面,那四对滑稽的触脚在空中胡抓乱舞起来,说不出的可笑。

        看,这就是体型优势的好处啊,我高高举着挣扎不已的督瑞尔,不禁涌出一股咬上一口的欲望,不妙不妙,刚刚它和小雪的战斗实在太令人热血沸腾了,我现在竟然有点控制不住内心狂暴欲望的趋势。

        摇着头,血红的勾玉眼眸顿时清明了几分,我将举起的督瑞尔用力一扔,甩向高空,还没等它落地,已经冲了上去,掌起掌落,锋利的指甲在督瑞尔柔软的肚子上划开一道恐怖的裂口,伴随着它一声尖锐的惨叫,冰蓝色的液体顿时从里面喷溅出来,洒向高空,然后像雨滴般落下,将整个冰室染成为点点星蓝。

        毫不怜悯的又是一个重拳砸在其头上,一声清脆的裂响,它头顶上的利角硬生生被折断,插在掌心上,这样的伤口,只会让我更加兴奋而已,随着一道血箭喷出,我将拨出来的染血利角狠狠扔在地上,咆哮着冲了上去。

        “嘶……滋噗……”

        伴随着鲜血的飞舞,一块块肉碎被抓向半空,洒落到地上,整个冰室就像下起了一阵血肉和肉组成的大雨。

        别说我残忍,血熊体内蕴含着的狂暴因子,绝对不是那么容易抑制的,因此只要不到“进食”的程度,我是不介意配合体内的狂暴力量,无须压抑,将战斗的快感发泄的淋漓尽致。

        “扑哧——”

        脸上了一凉,被眼前的场面吓呆的蒂亚下意识的摸了上去,放在手中一看,赫然是一块巴掌大小,尚的滴着蓝色液体的新鲜肉块,眼睛顿时一黑,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