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百零三章 双胞胎小萝莉

    第三百零三章 双胞胎小萝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百零三章 双胞胎小萝莉

        没错,这里应该就是阿卡拉以前对我说过的牧师训练基地没错了,不仅仅是牧师,听说还有僧侣教士等等失传的职业。

        “来,我带你逛一逛里面吧?!?br />
        在我发愣之际,阿卡拉已经平复下刚刚的激扬,敲着拐杖,率先走了下去。

        “很可惜,现在基地里面只剩下牧师,其他的职业都出去了?!?br />
        一边走着,阿卡拉一边为我介绍道:“看,那里就是牧师的训练营?!?br />
        她指着我们刚刚居高临下看到的那一大片操场说道,接着带着我走了过去。

        “基地现在一共有一千六百八十二名牧师学员,占整个基地学员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呵呵,大概是因为牧师职业比其他职业要容易培养一些吧,这一千多名牧师学员当中,其中有三百六十七名已经转职,其中最高等级的已经达到了二十八级,剩余的一千多名牧师学员里面,也有两百多名牧师学员即将要转职……”

        阿卡拉为我娓娓解说着,期间,我们来到了牧师训练的操场,来来往往的牧师已经多了起来,其中比较不安分的十岁上下的小孩,他们还保留着一份天真和调皮,不时的在操场上追逐打闹着,其他牧师也不恼,都是含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忙自己的——这些小孩,每一个都是暗黑未来的希望呀。

        “阿卡拉奶奶……”

        这些小孩见阿卡拉走过来,立刻凑上前去围作一团,用天真的语气亲切叫了起来,对我这个陌生人士则是表示了足够多的疑问和胆怯。

        “诶诶,小艾文,你也好,多迦。今天又给老师捣蛋了?还有贝丝,我知道你最勤奋,今天的课程都听懂了吗……”

        阿卡拉挨个摸着他们的脑袋,那脸上的笑容,就如同孤儿院里慈祥地老院长一样。

        乘着这时,我四处打量了一下,除了这些讨人爱的小p孩以外,操场上还有许许多多成年的学员。年龄范围大致涵盖了15岁(排除小孩之外)到40岁左右,一个老点的都没见着。

        看到这里,我也对阿卡拉说的最高级已经达到二十八级有些了然——我就说,就算牧师再怎么难升级,这么多年下来,也不可能只达到二十八级吧,按照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那些年长的牧师并不再这里。剩下的都是一些年轻人(以暗黑地寿命,40岁以下的都可以称之为年轻)。

        此时,操场其他牧师也纷纷将好奇的目光放到我这个陌生人身上,视线交集处,我微微颔首。他们也亲切的报以一笑。

        阿卡拉终于打发掉了那些难缠的小p孩子,回过头来对着我笑了笑。

        “怎么样,对这里的感观如何?”

        “很不错?!?br />
        我笑了笑,无论是那些调皮的小孩?;故侵芪в焉频哪潦?,都让人感觉到这个秘密基地里地所有人仿佛是一家人般,一点也不会因为与世孤立而感到寂寞孤独。

        “对了,阿卡拉,这里的牧师究竟怎么升级???”

        我感到很好奇,一般来说,转职者都是通过杀戮提升等级实力,而战斗力孱弱的牧师则受到了上帝的特别照顾。于是多了一条道路——使用技能也能得到一定的经验,虽然这种方法比之通过战斗杀戮要慢上很多。

        “这个呀,很多方法呀,比如说那些不小心受伤地村民,在送到医疗所以后会得到牧师的治疗,当然,是在昏迷的时候,还有许多受伤的动物。也不失为一个治疗地好对象……”阿卡拉神秘一笑。

        汗。当阿卡拉说到“受伤的动物”的时候,我就不禁恶意猜测。那些动物受的伤,该不会是人为造成的吧,毕竟不这样做的话,哪来那么多“受伤”的动物呀。

        “还有……”阿卡拉顿了顿。

        “等到稍微高级一点的时候,我们也会组织牧师队伍到外面历练战斗,怪物会事先侦查好,武器装备也会配备最好最合适地,毕竟与限制其他冒险者不同,牧师着重锻炼的并不是战斗经验,而是等级?!?br />
        我点着头,对阿卡拉的话严重表示赞同,的确,比起战斗经验来说,牧师的等级更重要,只要学会四阶技能驱逐,上百个牧师齐齐那么一甩,管你是精英还是小boss,照秒不误,退一步,当一个队伍连牧师也必须上前战斗时,那离团灭也不远了。

        当然,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一定的战斗意识还是要培养的,否则看着队友陷入险境,你还傻愣愣的站着不动,那和某些高分低能地群体也没什么区别。

        “来,我给你介绍几个人?!?br />
        说着,阿卡拉带我进入了一栋有些类似简易教堂地圆木屋子,果然,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厅子,两边各排着能同时容纳十人以上地长椅木桌,进入大门对着的正中央,长长的过道尽头,是一座木制高台,高台后壁上镶着十字架,上面摆着一张木桌,整个装饰就像西式的小教堂一样,朴素而庄严。

        现在,那些长椅上面做着近百个白袍牧师,年龄均在二十岁上下,他们都用专心致志的眼神看着高台上的一位白袍牧师,温和而又有力的声音正从这名白袍牧师口中吐出,然后被下面的每一个牧师学员牢牢记在心里。

        我和阿卡拉并未贸然闯入,而是在门口站着,台上的那位牧师看见了我们,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因为阿卡拉的到来而停下,而是继续将自己的知识,深深的播入这些孜孜以求的年轻牧师心里面。

        等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样子,随着中年牧师的示意,这些年轻地牧师纷纷站起来,自发行了一礼。然后三三两两的走出来,从我和阿卡拉身边经过时,也不忘尊重的一个行礼或是一个眼神。

        看到这里,我对这个秘密基地的教育可谓十分满意,无论这些年轻牧师的实力怎么样,但是至少他们的素质已经过硬,欲成事,先做人的道理。在这里被贯彻的很彻底。

        “阿卡拉大人,您来了?!?br />
        这时,那位中年牧师从高台上走了下来,深深地向阿卡拉行了一礼。

        “时间过的真快呀?!笨醋耪馕恢心昴潦?,阿卡拉突然感叹了一句。

        “我明明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到基地成为学员的情景,只有那么高,还拖着两条鼻涕,没想到时光流逝。现在你已经是能站在高台上教育学员的老师了?!?br />
        “没想到阿卡拉大人还记得那么清楚,这是我的荣幸?!敝心攴ㄊτ行├Ь?,与刚刚在高台上授课的端庄神情,完全不是同一个人的样子。

        “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牧师训练营上几批出来的精英牧师,多肯.艾扎克,多肯,这就是我们营地地新宠儿。新话题,当然,同时也是新长老,德鲁伊吴凡?!?br />
        “25级德鲁伊吴凡,很荣幸见到你,多肯牧师,顺便纠正一下,本人只是负责打杂的长老??擅话⒖ɡ笕怂档哪敲纯湔??!?br />
        “42级牧师多肯.艾扎克,前几天刚刚来到牧师训练营,现任学员教师,也很荣幸见到您,长老大人,也顺便纠正一下,精英什么的我可不敢当?!?br />
        互相之间行了一礼,彼此都被阿卡拉略带调侃的介绍弄得有点不好意思。

        “罗斯和加蒂亚呢?”客套了一阵以后。阿卡拉随口问到。

        “他们两个各带着带着一队牧师出去了?!?br />
        多肯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有些古怪。

        “哎,这两个孩子。都那么那么大了,还老是喜欢斗气吗?”阿卡拉摇头苦笑,接着对我说道。

        “四十五级男牧师罗斯?;褂兴氖患杜潦拥傺?,两个都是训练营地教师,本来打算给他们打声招呼,哎~~”

        长叹一声,她的语气似乎比较无奈。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一旁的多肯凑上来,小声多我说到:“他们两个互相之间都有那个意思,只是谁也拉下脸,就这么一直磨着,斗着?!?br />
        我恍然,接着忍俊不禁,没想到暗黑里面也有这样地活宝恋人,斗气冤家啊。

        “算了,改天再说吧,走,先让其他人熟悉熟悉你?!卑⒖ɡ∽磐?,拐杖一顿,向外面走了出去。

        接着,在大操场上,训练营里剩下的千余名学员被召集到一块,阿卡拉隆重到有些夸张的向把我拉了上去,好一番介绍,幸好她还知道我有几两重,没让我上前说话,否则面对着上千双眼睛,没有打好稿词的情况下,我不闹出笑话就万幸了。

        一通事情下来,天色已经渐入黄昏了,正当我和阿卡拉想离开的时候,解散的学员中钻出两道娇小的身影,带着甜美和幼稚的声线从身后传来,顿时让我虎躯一震。

        “牧师叔叔~~”

        这这这,该不会是叫我地吧,应该不是吧,我顿了顿,并没有回过头去,不料声音和脚步却飞快向自己靠近,这下,我终于确认,这声牧师叔叔的确是冲着自己来的没错。

        究竟是谁呢?有谁会叫自己牧师叔叔呢?我好像不认识这样的人吧。

        回过头,两个大概在十岁上下的,粉天真粉可爱的小萝莉,俏生生的站在我身后,用那钢铁也能融掉的璀璨笑颜,一脸欣喜地看着我。

        最让我惊讶地是,这两个小萝莉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在左脑勺扎了根可爱地黑色马尾,另一个的马尾则是扎在右脑勺,万一哪天她们心血来潮,将发型调换一下,我敢担保所有的人都会上当。

        有些眼熟呢,但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我头顿时疼了起来。

        作为一个对萝莉抱有正常性取向的再正常不过的四控青年,这种模糊感实在让我感到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