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七张卷轴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七张卷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七张卷轴

        “你说什么??。?!”

        从获得神器漆甲时的塔拉夏嘱咐开始说起,当我讲到在蝮蛇神殿二层得到赫拉迪克方块,然后在死亡神殿三层与塔拉夏的分身意识相遇,获得他的灵魂传承的时候,法拉这老厮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抓着我的肩膀拼命的摇了起来。

        “混蛋,臭小子,为什么好事都给你一个人占尽了,为什么不是我,上帝啊,难道你的眼睛被眼屎给蒙上了吗?”

        高频率的摇晃,让我根本就连话都说不上来,只能一味朝激动不已的法拉翻着白眼,靠,这就是八十二级巫师的力量吗?

        “别怕,吴小子,我来救你?!?br />
        得到阿卡拉示意的卡夏,(兴奋地?)怒吼了一声,飞扑过去将我们两个人一分,然后将法拉在摁地上,饱以老拳,如此堂而皇之的、名正言顺的将老敌人饱揍一顿的机会,那可是不多得,得好好珍惜,充分利用才行。

        至于我,靠,被卡夏用力一把扯开,整个人直飞出去,一头栽进某个罐子里面,我靠靠靠,你这是来救我的吗?杀我还差不多吧。

        “老女人,还不停手?啊~~~,竟然把两只食指和中指,合共四个指头并在一起组成爆菊神器——猩红毒针四倍版,截我的菊花?吼,我跟你拼了??!”

        一瞬间,阿卡拉的帐篷里面鸡飞狗跳墙,两个顶级高手像小孩子似的扭打在一起,什么招式力量和敏捷统统都用不上,一时之间到是平分秋色。

        阿卡拉似乎早有所料,帐篷里面的药剂卷轴早就收了起来,坐着的位置似乎也暗藏玄机。无论两个老厮怎么在地上滚都无法波及到,这一刻,我对伟大之眼的预言力量敬畏不已。

        哦??!凯恩爷爷,老凯恩,我看到了,我全都看到了哦,你刚刚乘着混乱在法拉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吧,而且是用拐杖撑着全身。两脚飞空地奋力一踢(还真是老当益壮?。?,虽然你努力装着一副斯斯文文、置身事外的样子,但是的确踢了一脚吧,哦哦哦,又追加了一脚,可怜的法拉。

        “好了好了,都给我停下,看你们两个现在的样子。简直丢尽了长老的颜面?!?br />
        “关键”时刻,阿卡拉终于出面制止,老大开口,两个人立刻分了开来,卡夏脸青鼻肿的。好不狼狈,至于法拉,脸上到好看一些,估计是卡夏认为他那张老脸打不出效果吧。不过看他支腰捂臀,呲牙咧嘴的样子,估计“内伤”不浅。

        “阿卡拉老大?!狈ɡ呐呐圩由系爻净?,瞪了卡夏一眼,然后严肃的面向阿卡。

        “请给我两年的时间,让我在第一世界逛一圈,我就不相信我的运气会比这臭小子差?!彼缸盼曳薹匏档?。

        喂喂,我说你究竟想嫉妒我什么地方?我已经在完全搞不懂了。

        在得到阿卡拉狠狠的一拐杖以后。这老厮终于心有不甘的安分下来。

        “闹够的话,都安静下来,我想吴大概还有事情要说吧,你说是吗?”

        我点点头,不得不佩服阿卡拉的洞察力。

        “首先,是关于拯救赫拉迪克一族地问题,第一世界的赫拉迪克法杖材料我已经有了,第二世界的?;挂榉嘲⒖ɡ笕??!?br />
        “这个我省得。你就放心吧,等会我就会和哈加丝(第二世界罗格营地的掌管者)联络。至于第三世界,正如塔拉夏大人所说的,还是看机遇吧?!?br />
        “嗯,那就好,这样一来,塔拉夏大人交代给我地任务,力所能及的也都完成了?!?br />
        至于另外的帮塔拉夏的妻子迁墓地任务,小事一件,早在我从死亡神殿回来的第二天就搞定了。

        “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顿了顿,我卖了个关子,贼兮兮的看着法拉,心想是不是应该从他身上捞点好处什么的,

        “你们知道塔拉夏大人除了传给我灵魂魔法之外,还给了我什么东西吗?”

        智慧如阿卡拉和凯恩,似乎从我这句话立刻就联想到了什么,眼睛不由一亮,只有法拉脑子依然没有转过弯,迷糊的看着我,至于卡夏,她根本就懒得去想,看我模样她就知道事情于自己无关,只是在一旁兴致勃勃的等待着我如何“调戏”法拉。

        “不要忘了,塔拉夏大人可是一位强大的巫师,在被关着的这一千多年里,不可能在发呆或者睡觉,什么都不做吧?!奔ɡ挡焕吹匮?,我继续暗示。

        “你的意思是……”这下法拉终于醒悟过来,眼睛顿时瞪得比?;挂?。

        看他又有失去理智的倾向,我不由一阵恶寒,怕他像刚刚那样发疯,连忙将塔拉夏给我那些手札卷轴递了过去,没想到刚刚拿出,就呼的一声不见了,再看看法拉手里,靠,你这家伙不去做盗贼真是浪费人才了。

        塔拉夏一共给了我七张卷轴,除了那张炼金公式手札以外,其他六张对我来说那是天书,就是三无公主也看不出个所以然——魔法知识并不是靠智商就能弥补的,没有长时间的积累和试验,就算记得再多也没用,在这一点上,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家的茉里莎和法拉老头在各方面都相差甚大,可恶。

        我递给法拉的是另外六张卷轴,至于炼金公式,反正他们没有灵魂魔法也用不了,还是自己留着吧。

        刚刚打开其中一张,法拉地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那脸色如同戏子一般,变幻莫测,很是有趣。

        “我说法拉老头,你怎么就不想研究一下赫拉迪克方块呢?”

        我不由问道,本来在自己地意料中。这研究狂人应该会立刻迫不及待的让我拿出赫拉迪克方块来研究,可是我错了,当说到赫拉迪克方块在我手中地时候,法拉老头十分淡定,颇有一副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高人风范,到是老凯恩好奇不已的将方块摆弄了几下,然后刷刷在笔记上记录着什么。

        “切!”

        法拉看着入迷还不忘记甩我个鄙视地中指。

        “几万年来。那么多优秀的魔法师都没有从赫拉迪克方块上面研究出什么,我还没自大到那种程度?!?br />
        呃,他怎么一说,我到是醒悟过来,我一直将方块当做是失传的宝物,但其实在塔拉夏被三魔神囚禁以前,赫拉迪克一族还是一直活跃在暗黑大陆上,方块自然也是。因此虽然珍贵,但是研究的人多了,关于其的研究笔记也就多了,神秘感也少了不少,无怪乎法拉那么淡定。

        “好。很好??!”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法拉突然情不自禁的拍案叫到,阿卡拉这张小桌子终究是没经得住这个82级法师的折腾,啪地一声碎成为了木片。好再在场个个都是高手,就连瞎子阿卡拉也及时的将桌子上的茶杯抓了起来。

        “你们看,这……这……”

        他丝毫不知自己做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展开那张卷轴对着我们,也不管我们看不看得懂上面深奥的内容,便自顾自的解说了起来。

        于是最终,我只听出了这张卷轴写的是关于远程传送的改良方案,如果这个方案能实现地话。那远程传送阵将消耗更少的宝石,甚至能自行运转,不再需要法师负责补充魔力。

        哦,这么说的话,一个碎裂宝石的远程传送价格不再是梦罗?我的眼睛顿时乐得迷了起来,可是当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帐篷内笼罩起了一个异常诡异地气氛——伤感,而又激动。

        “太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br />
        阿卡拉的声音有些哽咽。泛白的眼珠闪烁着一层泪光,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样子。即使在道出塔拉夏地消息是也不见她那么激动。

        似乎察觉到了我疑惑的眼神,阿卡拉轻轻抹了一下眼角,拄着拐杖走了几步,拉开帐篷大门,一股清爽的凉风顿时吹入,不知不觉,这场会议已经持续了好几个小时了。

        “吴,你还年轻,所以想不到这方面也不奇怪?!?br />
        声音逐渐平静下来的阿卡拉,抬头望着她永远不可能看得见的天空,缓缓说道。

        “一直以来,远程传送阵只有一些特别的人,或者发生了什么大事的时候才被允许使用,并不是我们不想开放,你也知道,每使用一次远程传送就必须消耗法师大量的魔力和精神力,有能力驾驭远程魔法阵地法师也并不多,我们总不可能将所有的高级法师都用来驱动魔法阵。

        这是一个很惭愧的事实,无论冒险者们抱着或自私,或伟大,无论是什么样的理由,他们保卫了整个暗黑大陆这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但是,我们却连让他们回一次家的能力都没有,一旦踏上冒险者的征途,便是一条不归路,而如今,如果这个方案可行的话,那将是整个暗黑大陆地福音,这一点不用我说你也应该了解了吧?”

        “……”

        看看,这就是思想觉悟上地差距了,看来自己的确不是做长老地料啊,不过我并不为自己的自私感到什么羞耻,反正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伟大人物,也不想去当。

        关于远程魔法阵的优化,其实需要解决的问题也很多,不说能不能成功,要花多少时间,就算成功了,若是高级冒险者跑到低级区域,也必须做很多工作,制定许多规定。

        除了远程传送阵以外,另外一张——关于精力药剂和精神力药剂的制作,众所周知,精力和精神力是战士和法师战斗力的隐藏重要要素之一,关系着两者的战斗持久力,因此精力药剂和精神力药剂,在某种意义上作用并不逊色于生命药剂和法力药剂,相信如果能研制成功的话又是冒险者的一大福音。

        剩下的,便是法拉也一时搞不懂是什么,只能留待以后慢慢研究了,大家商量一阵,都决定法师放下手头一切的工作,倾尽全力先将远程传送阵和药剂先弄出来,如此规模庞大的研究,营地法师公会里的法师那是肯定不够的,因此世界各地的优秀法师都将被召集回来共同研究,法师公会这个庞大松散的机器,一旦有了目标,全力运作起来效率是惊人的,据法拉猜测,不出意外,远程传送阵只需要一年的时间就能研制出来,这还是保守的估计,至于药剂则更为简单,若集中精力的话也就一个月的事情。

        在敲定各项事宜之后,众人伸了个懒腰,法拉已经迫不及待的一个瞬移先走了,就待众人想宣布散伙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回过头怒冲冲的指着卡夏鼻子。

        “靠,老酒鬼,你做的好事,我遇到你那宝贝学生了,还差点被他给干掉?!?br />
        还未离开凯恩和阿卡拉听了均是一愣,看着卡夏的眼神不由古怪起来,那是一种我无法表述的,十分怪异的目光,既像幸灾乐祸,又似乎在叹息。

        “那个……,啊哈哈,啊哈哈哈哈~~~”

        原本以为卡夏会百般狡辩,没想到这老女人眼神躲闪,竟然给我打起了马糊。

        “你教的好学生啊,说说吧,该怎么补偿我的精神损失?!?br />
        “这个,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最值钱的那把暗金弓都送给你了,全身上下也就只剩下十二个银币,要不都给你……”

        “……”

        原本以为这家伙会耍赖,没想到既然那么老实的认了,反倒让我没了追究下去的劲头,十二个银币?呸呸,当我是乞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