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人心 海底针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人心 海底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九十八章 女人心 海底针

        第二天,“一群人”大摇大摆的杀向法师公会,塔伦这老学究还以为另外两个人是来送行的,当看到三个人一起站在传送站里面的时候,眼睛都快突出来了。

        “长老大人,你为什么不早说要传送三个人啊?!彼钦爬狭沉⒖汤帽嚷砘挂?。

        “有什么区别吗?”

        话刚说完,顿觉周围的法师都隐隐露出看小白的眼神,我说小茉莉,你别学他们呀,难道你不是站在主人我这一边的?

        “当然有区别了,我的凡长老,吴凡长老阁下,魔力消耗量那是完全不同啊,诶哟?!彼低?,塔伦似乎觉得跟我这个魔法小白解释不清,在旁边的中年法师耳边说了几句,不一会儿,中年法师又带了五个老态龙钟的法师下来,站在五芒星位置。

        “幸好,刚刚有几个法师空余?!彼酌艘话牙浜?。

        “那罗格营地那边怎么样?需要通知一下吗?”眼看塔伦搞出那么大阵仗,我也有点蒙了,不由后悔没有说清楚人数。

        “嘿嘿,没事没事?!?br />
        塔伦奸笑几声:“有老师在那呢,他一个可是能顶百个?!?br />
        汗,看来这老家伙对法拉的怨念不小啊,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谁要摊上法拉那种不负责任的老师,估计都差不多会这样。

        “长老大人,你确定吗?3个人可是要60个碎裂宝石?!贝驼笃舳?,塔伦依然用一半疑惑一半劝告的眼神看着我。

        “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快点,我可是有急事?!?br />
        塔伦长叹一声,似乎已经铁定认为我是要坐霸王传送阵了。

        白光闪过,一阵失重的天旋地转。好不容易脚跟着地,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头上已经被赏了一记爆栗。

        “混小子,你诚心让我出丑是不?”法拉怒极败坏的样子骤然在我眼中放大,若不是被卡夏架着,估计就要给我来个连环爆栗了。

        “好了好了,跟小p孩计较什么?”卡夏架着法拉,“好心”劝慰道。在死角却偷偷向我竖起了大拇指——gj。

        我这才发现法拉的形象说不出的狼狈,大概是没料到竟然有3个人,让他一个措手不及吧。

        “法拉老头,来来,别生气,这个给你?!?br />
        我像哄小孩似的将一个沉重地麻袋凑到他面前,似乎闻到了金钱的气味,这老头汗也不流了。气也不喘了,竟然一把甩脱了卡夏的束缚,两眼冒光的从我手中夺过麻袋。

        “算你小子识相,哈哈,我还以为你要坐霸王传送阵呢。害我演戏演了那么久?!闭饫县斯中ψ?,摆出一副极度市侩的嘴脸,让同为长老的我感到万分蒙羞,你说是吧??ㄏ?。

        望过去,才发现卡夏正看着布袋流口水,口里不断喃喃计算着这些钱可以买多少麦酒。

        恕我失言,罗格里面除了我之外,一个正经的长老都没有。

        “老酒鬼,跟阿卡拉说一声,我有点重要的事情和大家说一说,让她这几天有时间空出点来??龀だ匣嵋??!?br />
        离开之前,我对卡夏说道,见我这个视会议如猛虎地都怎么说了,卡夏似乎明白事情的重要性,她点了点头。

        “不用找她了,我知道明天大伙都有空,就明天吧,在老地方。我会跟其他人打声招呼?!?br />
        三无公主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沙漠之外的景象。虽说沙漠也有绿洲,但是草原上的蔚蓝天空。湿润清新的空气,还有那懒洋洋的日光,是沙漠无论如何也造不出来的,因此一路上她的眼睛有些不够用,完全就无视前路,一路撞撞跌跌个不停,要不是我在一旁看着扶着,这一段路下来,她起码要翻上百个跟斗。

        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奶爸了?纱丽阿姨跟在后面,看到我们主仆关系完全颠倒过来地样子,不由笑了起来,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笑道。

        “吴,你和拉尔一样,以后肯定是个好父亲?!?br />
        于是,因为这一句话带来的双重打击,我足足消沉了好几个月。

        在岔路上,我和纱丽阿姨分道扬镳,她急着回自己的家里看一看,纵使那里已经是一间空荡荡的屋子。

        “看,这就是我在罗格地家了,不错吧?!?br />
        我指着眼前白色的小帐篷,自豪的说道,维拉丝和莎拉并不在里面,十有八九是在训练营那学习吧。

        “温馨的……味道?!?br />
        缓缓地摆弄着一束用心点缀在帐篷里面的,草原里随处可摘到的小野花,三无公主喃喃道。

        我一愣,没想到她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接着发自内心的自豪笑了起来。

        “是呀,家的味道?!?br />
        回过神来,三无公主已经躺在椅子上,打起了可爱的小迷糊。

        “喂,别无视我这个主人啊,别睡觉啊,大白天的,你究竟有多想睡啊?!?br />
        “晚上……,睡不着……,看了很多……,罗格地……,书……”三无公主模模糊糊的说道,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

        你还是小p孩吗?为了一次旅行而激动得睡不着觉,你确定真的有十六岁而不是六岁吗?

        “你这小不点?!?br />
        看着已经沉沉入睡的三无公主,我无奈在她的小瑶鼻上轻点了一下,每次面对这不点的时候,总是会心软,不由自主的纵容她,大概就是因为她那“不是没有感情,而是无法表露出感情”的样子,让人无法抑制地去疼惜。产生?;び?,想打破那张呆板地面具,让她笑上一笑吧。

        哼哼,算你这小p孩走运,今天主人我就带你去个好地方吧, 我得意的轻笑一声,将三无公主羽毛般地身体抱了起来,走出帐篷。穿过一片小丛林,好吧,到此为止,那些脑子里闪过“睡.奸”、“打野战”等相关词眼的家伙,给我用小jj在水泥地上做俯卧撑一千个。

        这里是这片丛林的制高点,放眼望去,包括不远处一个蔚蓝湖泊在内的大半个丛林都可以看到,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眯起眼睛享受着被树叶的间隙分割成无数缕的阳光,还有从湖泊对面吹过来的凉风,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将小不点公主放到自己常常霸占地树荫下,我也躺在旁边。闭上了眼睛,睡一觉的话,维拉丝和莎拉也刚好回来吧。

        梦中,我看见了维拉丝。莎拉,还有莎尔娜姐姐,就围在这片树荫下,一家人有说有笑,不远处,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身影正在草地上飞快跑着,一身唯美的公主洋装,装饰着衣服的可爱缎带随风舞动。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仔细分辨面容,竟然和三无公主有些相似,不,应该说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缩小版的茉里莎。

        “靠??!”

        从梦中惊醒,我不由自主骂到,应该将刚刚那个梦划分为噩梦吗?

        回到小帐篷地时候,天色已经接近黄昏?;刮蠢拭?。就听到了里面热闹的喧哗声,打开一看。原来是莎拉和纱丽阿姨母女正在喜庆相逢,维拉丝静静的站在一旁,笑看着这温馨的一幕,眼睛却不由自主的老是瞄上了帐门,自然是第一个发现我进来。

        “大人??!”

        这一刻,维拉丝忘记了莎拉母女地存在,也丝毫没有发现后面的三无公主,心神已经完完全全的集中心上人身上了,随着一声娇呼,她跑动着身子迎了上去。

        我忘情将飞扑过来的维拉丝抱在怀里,将头埋在她地发间闻着那魂思梦牵的体香,激动的喃喃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算来的话,我已经有整整二十年没有见到维拉丝了,汗~~

        “还有莎拉,我的小可爱?!?br />
        放开维拉丝以后,莎拉也跟着整个腻在了我身上,真是小粘人虫呢,我亲昵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原来妈妈说的意想不到的人,就是茉里莎姐姐?。菜迫薰鞅壬晕⒋罅艘坏愕?。)”视线从我地肩膀跃过,莎拉终于发现了跟在我屁股后面的茉里莎。

        轻点了点头,茉里莎没有完全清醒似的,依然有些睡意朦胧。

        众人之中,只有维拉丝没有见过茉里莎,但是却早已经从我这里得知她的存在,对于这个被我描绘成性格古怪却又惹人心疼的小公主也是好奇不已。

        “咳咳,各位,今天我还要向大家介绍一个人?!蔽舜蠹业淖⒁庖院?,我大咧咧的坐下,郑重其事说道。

        “喂喂,快点出来吧,大家都在等着呢?!蔽叶宰畔盍此档?。

        “呜呜,不要嘛~~”

        里面传来小幽灵瑟瑟发抖的悲鸣声,我几乎能想象她抱着脑袋缩成像田鼠一样地姿势。

        “你不是下定决心了吗?”

        “决心什么地,就像水泡,摇一摇就没有了哦?!?br />
        “你这是哪门子歪理,这样还算是圣女吗?还算是言出必行的圣女大人吗?”

        “呜呜~~,这样地话,从现在开始到离开罗格营地这段时间,你就把我当成游戏人间,欺骗恶势力于股掌之间的游女(类似侠女的意思)好了?!?br />
        喂喂,欺骗“恶势力”是什么意思,抵赖还不忘记损我吗?我该吐槽吗?

        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不行,论口胡我可远远不是这只小幽灵的对手,得用点暴力手段了,这事越往后拖误会就越大,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一旁的四人看我对着项链自言自语(她们听不见小幽灵的声音),早就云里雾里,不知道玩的是哪出戏,在她们诧异的目光中,我将项链摘了下来。

        呔。吃我这招,吴氏一百零八式调教大法之——秒速六百转*4之三百六十度绝对变态无敌急速疯狂旋转木马攻击。

        将项链狂甩了十几秒以后,我停了下来,老神定定的喝了一口茶,像倒抖布袋似地轻轻将项链抖了几下,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就从项链里面掉了出来。

        嗯,调教成功。

        “呜呜~~,臭小凡。你给我记着,我要买柴刀,我要买锯子……”

        眼睛像蚊香一样转着的小幽灵,摇摇晃晃的趴在地上,犹自说些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胁。

        在看看其他人,嘴巴早已经张大,不可置信的揉着眼睛——一个大活人,竟然从项链里抖出来?

        “哇。这位姐姐好漂亮?!?br />
        正对着小幽灵的莎拉将对方看了个真切,不由自主的惊叹道,那股货真价实地圣女气质,一头罕见优美的月色长发,比星河还要璀璨神秘的银色眼眸?;褂心撬亢敛谎飞约旱娜菝?,身材更是比自己好不知多少,看着看着,就连莎拉也产生自叹弗如的挫败感。

        “呜呜~~”

        稍微清醒过来的小幽灵。抬起头,发现四对闪亮亮的眼睛正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自己,不由悲鸣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藏到我这个“仇人”后面,从肩膀上露出一小半银色眼眸,怯生生的看着其他四人。

        小幽灵的举动,顿时将一屋子人逗乐了,都忘记了她从项链里跑出来的诡异事实。进而产生了一种忍俊不禁的接近感。

        “来,小家伙,打声招呼吧,这些人你都认识不是吗?”

        我回过头,又怜又惜地抚摸着她的长发,虽然不明白缘由,爱丽丝并不想和除了我以外的人接触,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但是没办法。作为我地女人,她必须得和维拉丝她们见上一面。在这方面,我也只能委屈她一下,纵使不情愿,打声招呼,让维拉丝她们知道她的存在也好。

        “对不起,这小不点有些怕生?!?br />
        我回过头,对着大家惊异的眼神致歉,小幽灵由始至终都是将脸埋在我怀里不肯面对。

        “不介意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你吧?!?br />
        无奈之下,我只好想出这个折中的办法,在获得了小幽灵的默认首肯之后,开始向大家讲述爱丽丝的经历。

        女人是多愁伤感的动物,这一点不假,还没讲到十分之一,除了三无公主之外的三个女人眼睛已经水汪汪起来,完了以后,整个屋子早已泣不成声,笼罩在一片哀愁之中。

        再看看三无公主,虽然没有流泪,但是眼眶却比平时湿润了几分,眼神茫然,想要将心中地伤感化作泪水流出,却又不得其门的彷徨,那张仿佛带上了呆板面具的里面,那无法表露出来的真正感情,也是让人心疼。

        “好孩子,苦了你了?!?br />
        纱丽阿姨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想将手伸向爱丽丝,到一半却又无奈的缩了回去。

        “前后就是这样,所以维拉丝,莎拉,隐瞒了你们那么久,不会怪我吧?!?br />
        两个人拼命的摇着头,她们已经哭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好了,爱丽丝,如果觉得累了的话,就先回去歇一会吧?!甭ё沤硖逅踉谖一忱锏男∮牧?,我轻声安慰。

        就在这时,让我目瞪口呆地事情却发生了,这只不安分地小幽灵并未回到项链里面,而是“哇??!”的一声突然将我一推,竟然……竟然往维拉丝地怀抱扑了过去。

        徒然的突发事件,让众人不知所措,维拉丝更是愣愣的抱着小幽灵,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呜呜~~,根本不是小凡说的那样,小维拉丝,我好可怜啊,自从被小凡骗到他身边以后,就一直过着性.奴一样的生活,呜呜呜~~~”

        小幽灵的话,犹如一颗重型炸弹般在帐篷里面炸开,一道道锐利的目光从我身上刮过,仿佛要将我千刀万剐似的,就连最信任我的维拉丝,眼神也不由严肃起来,谁让小幽灵的过往已经深深感动了她们呢,在这种情绪下,她们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相信。

        该死,我这是做作茧自缚啊,大喷了一口鲜血后,我晕倒在地,当然,是装晕的,这时候解释没用,等她们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想明白的,我正直的为人,她们还不了解?嗯……(有点动?。?br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小幽灵已经能很融洽的跟大家打成一片,虽然还给人一股很刻意的疏远感,但是维拉丝她们并不介意,彻底打开小幽灵的心房,她们有信心。

        “小维拉丝,叫小维拉丝有点别扭,我以后叫你小露露好不好?!?br />
        “哇哇~~??!”维拉丝惊慌失措外加大声掩饰的害羞娇呼传来。

        “小莎拉,以后叫你小莎拉好不好?”

        “嗯,爱丽丝姐姐?!闭馐俏业谋Ρ瓷翘煺婵砂纳?。

        “小纱丽……哇??!”

        “虽然按年龄来说的确是这样的叫法没错,但是以后还是要叫纱丽阿姨哦?!鄙蠢霭⒁毯桶钟衅橇Φ纳?。

        “呜呜,是的,小……,纱丽阿姨,呜呜~~”

        小幽灵捂着额头扑到我怀里,看来是尝到了纱丽阿姨弹指神功的威力。

        耳闻目睹这样一副情景,我不由大为安慰,看来大家都已经接受了爱丽丝的存在,不过高兴的同时也产生了疑问,难道她们就对爱丽丝成为我第三个女人,一点反感都没有吗?像是莎拉,当初知道我和维拉丝的关系以后,虽然没有反对,但是我可以明显感受到她好一段时间都在吃醋。

        在很久以后,我将这个疑惑提出来,并从维拉丝那里得到了答案:“或许爱丽丝让人同情的遭遇是一部分原因,但是这并不是全部,我想,应该是因为她幽灵的身份,总是让我们无法产生吃醋的感觉吧,最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维拉丝脸色红润了起来,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我知道这样说很自私,但是,我认为让我们无法产生嫉妒心理的最重要一点原因,不光是爱丽丝的身世遭遇还有她的幽灵身份,而是因为爱丽丝不能给大人生孩子,我想,这一点莎拉和我的看法是一样的……”

        汗,女人心啊……

        吃完早餐,我屁颠屁颠的朝阿卡拉帐篷里赶了过去,不出所料,拨开帐门以后,四大长老已经稳稳坐在了里面等我,在卡夏恶狠狠的眼神中,我讪笑着坐下,正了正眼神,看了四人一眼,缓缓吐声道。

        “这次,我想跟大家汇报的是——关于塔拉夏大人的消息?!?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