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八十七章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在客厅悠闲泡着茶的茉里莎,不紧不慢的保持着最完美的侍女姿态——当然,还是要忽略她那张刻板的脸蛋,优雅的打开了大门。

        一道高挑笔直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满头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纤细而有火爆的身材,海蓝色的眼眸里尽是冷漠和高傲,就好像威风凛凛的女武神一般让人敬畏而又迷醉。

        “砰——”

        没有丝毫犹豫,茉里莎将门关上,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举止神色中自然无比,仿佛自己刚刚的行为并不是把客人拒之门外的失礼,而是随手将被调皮风儿拂开的门关上罢了。

        回到大厅门口的一瞬间,茉里莎的眼睛呆滞了起来,不知何时,大厅正中央那张象征着主人位置的躺椅已经半着一个人,正是被关的门外的那道身影。

        不可能吧,茉里莎有些恍惚,怎么说自己也是正经八百的受过训练的法师啊,虽然对方是转职者,等级也比自己高,但是像这样无声无息的从自己身旁晃过,自己竟然毫无察觉,怎么说也太扯了吧。

        鲁高因女王的名头她不是没听过,也知道就是眼前的女人,但是见识过自己那笨蛋主人实力之后,茉里莎一直认为这女王什么的,只不过是好事者对“某个”稍微有点本事的自大女人的夸张称呼罢了,通俗点说就是“偶像派”,若是被那些笨蛋冒险者们知道自己笨蛋主人的真正实力,哼哼~~,虽然这样的想法略微有些“护巢”的嫌疑。

        虽然茉里莎平时挺生气自己那笨蛋主人,具体生气在哪个方面她也搞不大清楚。总之就是想挑起他地话头,然后再来个不理不睬的态度,但是听到那些冒险者左一口女王,右一口女王,茉里莎又有些小生气了,觉得这些人很肤浅,根本不知道谁才是鲁高因的第一高手,这也都怪那笨蛋。总是喜欢藏着掩着。

        如今,第一次见识了莎尔娜的实力以后,茉里莎才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鲁高因女王的称号也不光是凭外表得来的,这两姐弟,其实都是变态啊……

        在自己一愣神的功夫,茉里莎突然发现,那个粗鲁暴力除了容貌身材气质身手以外就是一无是处的老女人。竟然悠哉地端起了自己辛辛苦苦泡好的茶,换了个杯子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呜呜,这个混蛋女人,竟然明目张胆的偷喝自己的茶,那像白开水般的喝法。让茉里莎一阵阵心疼,这个老女人果然是没有一点品味,不,根本就是还没有进化完全。是上帝一时手滑的产物。

        狠狠瞪着莎尔娜,茉里莎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和那好欺负的笨蛋主人不同,在这个老女人面前,拳头才是硬道理,但是唯独这个,茉里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地拳头远不如她硬……

        “毛都没长的小东西。弟弟没教你该怎么服侍主人吗?给我弄点好吃的过来?!鄙瓤匆膊豢吹某苑桨樟税帐?,摆足了女王的派头,见对方依然气鼓鼓地站在那里不肯动,她复又补充一句。

        “十分钟之内给我做好,别耍任何花样,不然烧了你床底下那些书?!?br />
        “……”死穴,正中死穴,茉里莎痛苦的捂着胸口。为什么这老女人会知道自己将最重要的书都藏在床底下?她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这老女人向来是言出必行——天底下恐怕也只有自己那笨蛋主人才能让她改口。

        心里面虽然惊疑不定,但是茉里莎不敢有丝毫迟疑。十分钟准备好食物,或许有粉条方便面之类地速食食品的话,并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考虑一下暗黑世界的条件,事情就严峻起来了,茉里莎在厨房好一阵捣鼓,才弄好一道,而且为了节约时间,分量很少,端到莎尔娜面前后,生怕对方质疑,她马上又跑回厨房里忙起来了,务必赶在那道菜吃完之前准备好下一道,为了?;ぷ约盒陌氖?,也只好豁出去了,她暗下决心,过后一定要将书转移到更安全隐蔽的地方,看这老女人还拿什么威胁自己。

        这时候,纱丽刚好从朋友家回来,她小时候曾经识过字读过书,也算有一定的学识,再加上人好又漂亮,所以很快就和附近的贵妇人混熟了,而转职者妻子的身份,也足够那些贵妇人承认纱丽地地位,甚至刻意讨好巴结,毕竟转职者对普通人来说都是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看到平时不咸不淡,做事温温吞吞的茉里莎,竟然在长廊上来回奔跑,不断从厨房里端出菜肴,纱丽很好奇,这究竟是谁来了,就算是吴,也从来没见茉里莎伺候的如此殷勤?。ㄓ肫渌狄笄?,到不如用更为冷淡来形容)。

        偷偷往里面一瞧, 纱丽顿时愣了起来,莎尔娜可能没见过纱丽,但是在罗格营地长大的纱丽,对莎尔娜可谓是耳熟能详,既是羡慕又崇拜,后来得知吴竟然成了她的弟弟,还好一阵子嘘嘘,没想却是在这种地方突然相遇。

        纱丽的回来自然瞒不过莎尔娜,她回过头,发现对方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美少妇,冷漠地眸子闪过一道疑惑,将弟弟平时和自己说过地话回忆一遍,终于恍然。

        “你好,莎尔娜大人?!鄙蠢銮崆嵝辛艘焕?,眼前的罗格……,不,现在应该称之为鲁高因女王,虽然是纱丽憧憬地英雄,但是她毕竟已经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的母亲了,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

        “嗯?!?br />
        莎尔娜点了点头,她比较不善于应付这种人,若是毫无瓜葛的话到还好,把对方当成空气就行了,但是对方却是弟弟的未婚妻的母亲,沙尔娜可不希望自己地宝贝弟弟夹在中间难做。

        “弟弟呢?;乩戳寺??”将茉里莎戏弄了个饱,莎尔娜终于放过了她,直奔主题问道。

        “可真不巧,吴他三天前刚刚离开,若是莎尔娜大人能早一步的话就能遇上了?!鄙蠢鲂α秤母忍砹艘槐?。

        “叫我莎尔娜就行了?!鄙扔行┛扌Σ坏?,她所相处的人,要么就是老酒鬼那种极品,要么就是欠调教的茉里莎。除此之外就只有自己那宝贝弟弟,面对纱丽,她一时还真不知该摆什么脸色才合适。

        “真的吗,那就恕我冒昧了,莎尔娜?!?br />
        纱丽双手合十,高兴的说道:“有时间的话,我们能稍微聊一会吗?”

        这一聊,就过了两个多小时。纱丽主要还是担心自己地宝贝女儿,她心上人的姐姐,可是赫赫有名的强势女人,她自然是想试探一下莎尔娜对莎拉的态度,换作别人。纱丽是一百个的放心,凭着自己女儿的容貌和性格,有哪个不会心生喜爱呀,但是面对喜怒无常的罗格女王。她心里却突然没底了。

        结果让她非常满意,虽说不上热情,但是莎尔娜至少没有对莎拉表现出排斥的态度,至于对方那言行举止间自然表现出来地冷漠和高傲,纱丽到不是很在意——就算是平时没个正紧样的吴,或者是自己的丈夫拉尔,也会时不时表现出转职者特有的骄傲,更何况是眼前位于金字塔顶端存在的莎尔娜。

        “要不在这里住两天怎么样。说不定吴很快就会回来?!?br />
        见莎尔娜有离去地意思,纱丽可是下足了功夫,老实说,跟莎尔娜坐在一起的压力很大,无论是对方的容貌气质身材,或是威不可侵的压迫感,还有散发出来地那股如猛兽般的危险气息,对于普通人的纱丽来说都过于强大了。直觉告诉她。对方并不是一个和自己有共同话题的人,别说好好相处。就是接近,如果不是看在吴的份上,对方可能连看也不会看自己一眼,这种性格古怪的女人,一旦认定你,或许只是一个眼神相遇就能成为无话不说的知己,如果对你不感兴趣,那就算你再怎么投其所好,也是白费力气。

        但是为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她也只好硬起头皮试着接近对方了。

        “不必了,总会有相遇地时候?!碧降艿懿辉?,莎尔娜脸上的黯然一闪而过,接着却又平静下来,只要还活着,总是能相遇的,她从纱丽身上也套了不少关于弟弟的消息,比如一个多月前回来,然后去了趟遗失之城,回来休息几天之后,又匆匆的向干燥高地出发了。

        将利爪辐射神殿二层清理掉的,该不会就是弟弟吧,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是强大的,几乎没怎么考虑,她就已经认定了,除了自己地弟弟以外,还有谁能无声无息地将那里清理掉呢?

        随后,莎尔娜离开了别墅,等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茉里莎立刻拿出教堂弄来的圣水(其实就是某人上次用过剩余地),洒在大门口和莎尔娜坐过的地方,看到茉里莎夸张的举动,纱丽若有所思——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小茉莉对我爱理不理的,对莎尔娜却又那么上心,原来她缺的不是母爱,而是管教啊。

        没有人知道的是,她们这次讨论的主角——也就是我,此时正面临着人生最大?;?,喂喂,这次可真的不是开玩笑呀,十有八九小命会不保啊。

        脸盆大的红色太阳挂在正头顶上,将那惨白色的炙热光线倾洒下来,脚下沙子散发着袅袅白气,将周围的景色蒸腾得一片模糊,一滴滴的汗水在我脸上汇聚成河流,然后从下巴上滴落,掉在沙子上,顿时发出滋滋的蒸发声,不用脱下衣服,我也知道自己整个背部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但是,在如此燥热的气温下,如果有人往我脸上或是背上一抹,就会发现,那汗水竟然是冰凉的。

        而我前面不远处,正站着两个人影。那惨白色阳光让他们的脸庞有些朦胧,其中一个较为矮小,身形伛偻,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货色(主角视角),另外一个给人的反差最大,站在那猥琐身形的男人身边地,让我几乎以为是一座不可动摇的大山,两米多高的个子。壮硕的身材,看起来不像野蛮人一样充满肌肉,也不像刺客那般苗条,而是恰到好处,给人一种强烈的直觉——沉稳,而又有爆发力,这大概就所谓的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吧。

        我现在身上的压力?;褂幸簧砝浜?,就是从那高大健壮的男子身上传来地,那双说不上有什么感情的眼睛淡淡扫过,便像又一股实质的力量压迫过来一般,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没错。眼前的敌人,就是上次我在闹市里遇到的那个像一座移动泰山般的存在,绝对在六十级以上的高级圣骑士,阿卡拉叮嘱过上百次的。堕落者联盟里我所不能惹地三个人之一,因此,我心理面的压力可想而知,变身,我也想啊,可是现在一动也动不了,别说变身,哪怕一个微小的动作。攻击就会汹涌而来,对方正是给我这种感觉。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这还得从三天以前,也就是我刚刚出来没多久说起,若是更详细一点的话,可能要追溯到上次清理作乱的堕落者那时去了。

        在圣骑士旁边那个猥琐万分地男人,叫做巴沙克,实力不高。胆子却不小。是上次堕落者作乱的发起人之一,在最初和几个猪朋狗友联合洗劫了几个村落以后。他又加入了沙漠强盗组织,竟然在里面当起幕后主事来了,指挥着强盗,凭着自己的实力和人脉不知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是我地黑名单中排行前列的人物之一。

        但是,能以马马虎虎的实力做出如此多大事,巴沙克的脑子也不可小窥,在几次的追杀中,都被它闻风远远的遁走,那次围剿沙漠强盗本来是个好机会,竟然也被他乘乱溜了,后来堕落者事件逐渐平息下来,这家伙捞足了好处,也开始隐匿起来,不再现身,让我恨得牙痒痒的,却偏偏没有任何办法。

        不知是不是他坏事做多了,连老天也要收他,就在我刚刚走出干燥之城没多久,路过一个小村落的时候,凑巧发现这厮正在干强抢民女地勾当,不知是不是他的脑袋秀逗了,还是以为堕落者事件已经过去了,竟然明目张胆起来了,这下可是冤家路窄,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我是这样,他何尝不是,几次让自己狼狈逃窜,他心中的恨意绝对不比我小。

        可是眼红归眼红,他可没那个实力和我对干,发现我之后,那叫一个魂飞魄散,当机立断的就将手中的少女朝我扔过来,转身跑了。

        逃?我看你逃哪去,前几次那是因为还没见着,就被你闻风跑掉,如今可是面碰面了,你还能逃过小雪和懒乌鸦的天罗地网吗?

        看了怀中女孩一眼,嗯,的确漂亮,虽然不是莎拉等级的,但是那张清纯美丽地脸孔,我见犹怜地眼神,我说难怪巴沙克胆子那么肥呢,原来是色迷心窍啦。

        “谢谢……大人……”将女孩放下来,大概是被吓坏了,她连站都有些站不稳。

        “没关系,以后小心一点?!笨吹侥切┐迕穹溆倒?,我笑着摇了摇头。

        “大人,那强盗快跑掉了!”女孩惊魂初定,看了沙巴克远去的背影一眼,不由惊呼道,看着我地眼神多了几分炙热和恳求。

        “没关系,他跑不掉的?!?br />
        我有些惊奇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女孩如此有胆色,一般人经历过这种事情,恐怕一时半会都难以镇定下来吧,她到好,立刻就回过神来暗示我追上去为民除害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美丽而又彪悍的女孩。

        看了头顶上盘旋的懒乌鸦一眼,我淡淡一笑,骑上小雪,扬手追了上去——沙巴克,这次看你还不死。

        “大人,我的名字叫雪莱雅,要记住我哦——”远远的,穿来身后女孩的声音,让我不由苦笑,沙漠的少女还真是热情主动的让人受不了啊,可惜我还是比较喜欢文静的……

        对于这次沙巴克的追踪,我是信心十足,但也留了个心眼,这家伙精通逃匿,据说曾经为了躲避敌人而将自己埋在沙地下几个小时,如果他真这样做的话,哪怕是小雪和懒乌鸦也发现不了,所以我并不着急,而是不远不近的吊在他后面,既不把他逼急,也不让他有?;ㄑ幕?,和我,和小雪比拼耐力,他一个小小的佣兵行吗?

        于是,在追逐持续的第三天,我们便遇上了眼前这个圣骑士,难道这混蛋真的是命不该绝,为什么?为什么神要庇护这种垃圾?看到沙巴克回过头来得意的眼神,此刻,我心中的怒意滔天,神,如果真的有庇护他的神存在的话,那么我用自己的生命诅咒你,永生永世受尽绝望和痛苦的折磨吧。

        “卡洛特大人,你一定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啊?!鄙嘲涂松峋阆碌目匏叩?,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受过什么委屈呢,

        “我自有分寸?!笔テ锸靠逄乩淅涞拇鸬?。

        “巴沙克是吧?!彼蝗唤抗夥诺桨蜕晨松砩?,那说不清的,仿佛失去了二分之一灵魂的眼眸,让巴沙克狠狠打了个冷战,声音也哆嗦起来。

        “是,是的,没想到卡洛特大人竟然能记住小人的名字,这真是小人天大的荣幸?!卑蜕晨搜劬距嘁蛔?,立刻拍马屁道,心下也是暗喜,看来自己混的也不差嘛,连卡洛特大人都记住了自己,谁说只有实力才能成功。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次鲁高因的动乱,发起人之一就是你吧?!笨逄匾廊皇悄俏尴参夼难?,连擅于察言观色的沙巴克也不禁忐忑,不知道眼前的大人究竟是赞许还是讽刺。

        “小人只是一旁协力罢了?!彼⌒囊硪淼幕卮鸬?。

        “四个转职者,五十八个佣兵,毁灭了一百四十五个村子,近五万人,不错的数据?!笨逄孛嫖薇砬榈氖?,每一窜数据,就让巴沙克脸上的肌肉跳动一次,这下,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卡洛特大人,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声音已经愕然而止,不知何时,一把长剑已经穿透了他胸膛,潺潺的鲜血滴落到沙子上,将沙地染得通红。

        “你……”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从已经滴落到地上的血量看,这把长剑至少也是在十秒钟以前插入自己的胸膛,可是,自己竟然在失血过多的时候,才感受到这把剑的存在。

        究竟这把剑是什么时候插入自己的胸膛,究竟卡洛特的实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倒下之前,巴沙克的脑海里不盘旋着这样的疑问。

        “接下来该轮到你了,虽然他们罪有应得,即使你不动手,我也会将这些垃圾处理,但是再怎么说,你杀的也是自由联盟(堕落者的自称)的成员,得挽回一些颜面才行,你说是吧,我的小师弟?”

        卡洛特将目光放到我还有旁边的小雪身上,轻轻说道,最后一句几乎微不可闻,而那一直麻木着的眼神,终于浮现出一丝……饶有兴趣的感情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