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残酷的温柔(二)

    第二百六十三章 残酷的温柔(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六十三章 残酷的温柔(二)

        “你们这些该死的爬虫?!?br />
        咆哮着的安达利尔从王座阶梯上慢慢步下,巨大的体型让她每一步至少都能迈出三个阶梯以上,似慢实快的朝拉尔三人逼近着,而她旁边剩下的两个精英,也追随在安达利尔的后面纷纷叫嚣着杀了过来。

        “道格,格夫??!一切按原计划行动?!崩蠛纫簧?,让杀红了眼的野蛮人两兄弟顿时清醒了不少,三人对视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大哥,你要挺住啊?!钡栏窈透穹蛞ба?,突然从两边散开,以包抄的方式着朝安达利尔后方绕了过去,而拉尔则是掏出把湛蓝的飞刀,“嗖”的一声,化作蓝光朝安达利尔射去。

        安达利尔见状,右手朝前一挥,却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打下那把飞刀,飞刀反而顺势插入它的手背上,上面附带的冰冻效果起了作用,安达利尔的脚步顿时慢了半拍,但却在眨眼的功夫就恢复了,魔王级的抗冰冻属性岂是说笑。

        “啊啊啊——”她愤怒的咆哮着,虽然飞刀并没有给她造成什么伤害,却让她震怒无比,自己竟然被一只小爬虫给戏弄了,她加快脚步,巨无霸的身体仿佛巨型战车一般朝拉尔辗过去,连那被魔法加固的花岗石地板也承受不了她的重量而发出嗡嗡悲鸣。

        看成功吸引住了安达利尔的注意力,拉尔知道第一步成功了,接下来就看自己的保命功夫怎么样了,希望道格和格夫能快点清理掉另外两个精英带领的小队吧,看着安达利尔那迅速逼近的身影,拉尔吓的差点没直打哆嗦,嘴上说的轻巧。但面对一只五米多高,背后长着四只恐怖的蜘蛛触手地巨型怪物向自己逼近,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股恐惧和无力感。

        虽然害怕,但是却并没有让拉尔失去冷静的判断,他使出吃奶的劲头转身拔腿就跑,还不忘四处打量有哪些障碍物可以利用,直线距离是绝对不行的,安达利尔迈一步就相当于他的七八步??峙戮褪谴炭鸵才懿挥?。

        突然,他心生警惕,下意识的在地上一滚,几乎在同时,一道带着致命剧毒的绿色光球从他背后面险险擦了过去,正是安达利尔惯用地攻击技能——剧毒光球。

        狼狈的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拉尔心里大呼变态,竟然在背后偷袭。这魔王也太没品了,虽然他现在全身的毒抗已经达到70多,但能躲还是要躲的,当下他继续逃窜着,最后将目标放到从大门一直延伸到王座的两排巨大石柱上——的确是不错的障碍物。拉尔露出了一丝微笑。

        野蛮人两兄弟呢?在安达利尔加快步伐以后,后面地怪物更是跟不上她的脚步,因此它们的队形很容易就被两兄弟拦腰斩断,剩下两队怪物。一队是由食尸鬼精英带领的食尸鬼小队,这些行动缓慢的怪物最是好对付,可是另外一队却让他们头疼不已——忿怒,竟然是对物理和法术攻击都有一定免疫地半灵魂生物忿怒,这可是硬骨头,在没有拉尔的援助下,毫无疑问,这两兄弟也将陷入苦战……

        看着对面叫嚣却不敢冲过来的沉沦魔小队。我不禁有些诧异,这些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聪明了,换作以前,它们要么不知死活的冲上来,要么尖叫着四窜逃散,这样地情形还是第一次见,不知为什么,我心里隐隐有股不详的预感。无论是周围过于阴森的环境?;故浅谅倌ш用恋男卸?,都有些太反常了。心里头就像踏入了未知的区域,总觉得危险正在逼近,但我却实在想不出一群孱弱的沉沦魔究竟能给我带来什么危险。

        按下心头的不安感,我跳了下来,迅速换上了主力装备,可惜金色的光芒已经被魔法阵遮掩了,否则就能让莎拉看到我金光闪闪地威武身姿了……

        “小二,小三,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蔽页员叩牧街还砝腔邮炙档?,顿了顿,复又加上了一句:“小心点?!?br />
        “呜??!”两只忠诚的鬼狼呜咽着应了一声,俯着身子着朝沉沦魔慢慢逼近。

        “呜呜~~”在莎拉惊骇的眼神中,我仰头咆哮一声,身子开始逐渐拉高,前颚慢慢凸起,十指并拢,前端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生长出一对对利爪,那万年不变的黑色斗篷正像墨水一样逐渐渗透进身体里面,取而代之的是一簇簇雪白的绒毛,黑色瞳孔剧烈收缩凝聚着,逐渐变成幽绿地森寒……

        “怎么样,小宝贝,害怕吗?”尽量放轻嗓子,声音还是有些苦涩和不自然,本来想伸出掌子,轻轻在她头上揉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怕爪子伤了她,更怕她回避,伤了自己。

        莎拉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绯红色的眼睛是那么地纯粹,纯粹到我根本无法读到里面的内容,愣了一会,她突然伸出稚嫩的玉指,在我毛绒绒的脸上抚摸着。

        “这就是大哥哥狼人的状态吗?好厉害哦??!”她眨着大眼睛说道,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从她的眸子里找到恐惧。

        “嗯,是的,这就是我的狼人变身,挺难看的吧?”当下,我心里微微的感动着,这次说是带莎拉实地观看战斗,但隐藏在我心里面的另外一个主要目的,还是想看看她能不能接受我变身过后的样子,如果无论怎么也不能接受的话,那我以后是绝对不会让她成为冒险者的,可以说,这是一次选择莎拉未来方向的举措。

        “不会呀?!鄙男∈衷谖伊成先崛岬母?,还不时饶有兴趣的轻扯一下我的耳朵:“大哥哥的眼神一点都没有变,气味也一点都没有变,莎拉喜欢这样的大哥哥?!?br />
        诶?眼神?气味?对于莎拉看人地标准,我不禁一头雾水,我从老早以前就有些怀疑,这小天使的感觉是不是太过敏锐了?;辜堑梦以谏甭局忻悦5氖焙?,也是她的反应最大,连靠近我都不敢,难道她真能凭着自己的感觉而不是眼睛去判断其他人?

        暂时放下心头的疑惑以后,我们的小天使又沮丧的嘀咕了起来:“不过大哥哥地个头又变高了,莎拉都快配不上大哥哥了?!?br />
        “……”

        变身狼人后,我的身子迅速的拉到了两米多,刚好与坐在小雪背上的莎拉看齐。如果说以前她长到我的胸口,那么现在最多只能齐腰了。

        看她垂首沮丧的可怜模样,我不禁哑然失笑,这小丫头身体虽然不长,但心里却是成熟着呢,估计她早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身高问题,只是一直憋在心里而已。

        “放心吧,我又不是要一直维持着这个样子。而且将来我们的小宝贝一定能长高地?!蔽业恍?,却是觉得甚是别扭,这狼人的微笑,估计好看不到哪去吧。

        心安下来以后,我让莎拉仔细注视着战场。此时小二和小三早已经和沉沦魔战到了一块,但它们却一直避而不攻,扭动着比沉沦魔要大上近十倍的躯体及其风骚的躲闪着,硬是让以灵活著称的沉沦魔也碰不着半根毫毛。

        莎拉很快就被战场所吸引。我也不断地在一旁解说着沉沦魔的攻击模式,如何去判断和躲闪,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对沉沦魔的了解,大概还真没几个人能及得上我,咱以前可是无数次扛着大刀在几百上千个沉沦魔堆里横冲直撞地“高手”啊。

        小天使看的很细心,已经完全沉浸在沉沦魔快速的攻击和鬼狼灵活的身影里面,时不时做苦思状。然后是恍然,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我说,你领悟归领悟,可千万别冲动啊。

        沉沦魔的智商有限,攻击模式翻来覆去也就这些,待这场战斗实在没有新看点的时候,我心下微微一动。早已经厌烦了这场无聊战斗的两只鬼狼。在我地一声令下迫不及待的长啸起来,小三当下便将一只扑腾过来的沉沦魔拦腰咬住。锋利的牙齿毫无阻碍的尽根没入其身体里面,然后发泄般的拼命甩着大嘴,热腾的鲜血随着那疯狂甩动,像雨滴一般从它嘴里喷溅出来,将整个草地染得一片殷红。

        随着清脆的骨肉分离声,这只可怜地沉沦魔被强行撕裂成三截,胸膛以上地地方被甩到丛林里面,两条血淋淋的小腿则是滚落到我们这边,剩下地腹部,拖着还青绿色的内脏,也被小三随口吐出,它似乎并不怎么喜欢沉沦魔的肉味。

        “……”小三骤然的发难,再到血淋淋的残忍屠杀,让原本兴致勃勃的莎拉整个一愣,待到那两截还在微微抽动的沉沦魔大腿滚到自己面前,原本雪腻的脸蛋不禁开始发青。

        然而残忍的屠杀并没有结束,鬼狼另外一个与忠诚同样闻著于世人的特色,那就是残忍,如果我没有下达明确的命令,它们最喜欢的做的就是将敌人一个个虐杀至死,现在也不例外,屠杀依然在继续,遍布的沉沦魔惨叫,四撒的残肢断臂,飞溅起来的鲜血,交织成一幕悲惨的人间地狱,这就是赤裸裸的屠杀、虐杀。

        当最后一只沉沦魔被小二和小三争着撕成碎片以后,莎拉终于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吐了出来。

        我怜惜的搂着莎拉,在她背上轻轻拍着,虽然心疼,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别以为刚刚那一幕很血腥,在暗黑世界,那只是再正常不过的景象而已,地上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腐烂到一半的罗格尸体,还有全身布满蛆虫的腐尸,磷光闪闪的骷髅,阴森恐怖的洞穴,哪个不比这更恐怖?莎拉已经十五岁了,凭着她的资质,再有个两三年大概就能转职成佣兵,如果连这些都适应不了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其实在冒险途中,最恐怖的还是孤身一人的那种孤独感,不过莎拉大概没有机会体会这种最让人疯狂的恐怖,我绝对不会让她孤身一人冒险的。

        足足吐了一分多钟,莎拉才脸色苍白的抬起头,看着我的绯红色眼眸里透露出痛苦无助的神情。

        “来,吃下去?!蔽疑斐鍪?,递过一颗琥珀色的小球,这是从鲁高因买来的,一种主要由蜂蜜凝固而成的糖果,算是我唯一能吃得下的,所以便给自己留了一些。

        莎拉听话的将糖果含入口里,靠在我身上的身体摇摇欲坠,但是,她却突然开口:“大哥哥,可以的话,以后能再带上莎拉一起吗?莎拉也想?;ご蟾绺缒??!?br />
        “嗯?!蔽仪崆嵊α艘簧?,眼眶有些湿润,多好的女孩啊。

        战场上,就只剩下最后那只精英沉沦魔法师,一方面是为了让它尽力复活沉沦魔,另外一方面,我隐隐觉得心里头那股危险就是从洞穴里面传出来的,所以一直没有让小二它们靠近,它才得以到现在还报住一条小命。

        如今,沉沦魔法师的法力用光了,看到满地的沉沦魔尸体,它惊慌失措的凄厉尖叫一声,到是引起了我和莎拉的注意,只见这拄着鬼头杖的可怜家伙,竟然拔腿就往洞穴里面跑,难道它就不知道什么叫瓮中之鳖吗?

        还没等我嘴角那抹冷笑消逝,从洞穴深处复又传来一声惊栗的尖叫,然后仿佛喉咙被割断了一般,尖叫愕然而止,但是余声而依然回荡,幽深的洞穴,此时就好像带着嘲讽笑容的食人怪兽的巨嘴,面对未知的恐惧,不仅是莎拉,连我都有些心惊起来了。

        “哒……哒……”

        听觉最敏锐的鬼狼们最先竖起耳朵,警惕的朝洞穴深处低沉咆哮着,然后是经过一段时间训练已经小有长进的我,也听到了那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咕噜噜——”在我们警戒的眼神中,黑暗里面滚出一个圆辘辘的物体,仔细一看,却是刚刚那个沉沦魔巫师的头颅,停下来的时候那丑陋面容正对着我们,死不瞑目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敬畏、恐惧、惊讶和不可置信,鲜红的热血还源源不断的从脖子断口处喷洒而出。

        但是,谁也没有再多看这个头颅一眼,目光紧紧的凝视着洞穴深处,随着那操纵着心率跳动的脚步声逐渐接近,一个模糊的黑影,带着让人窒息的强大力量,慢慢出现在我们眼中。

        细小而鲜红的仿佛要滴血般的躯体,尖细的耳朵,头顶上长一根锋利的锐角,全身上下仅穿了一些轻便到简陋的披甲,单手握着一把小片刀,上面粘着的热乎鲜血,正顺着刀口滴落到地面,那对阴沉丑陋的眼睛充斥着残忍嗜杀——还有怪物所不应有的智慧,那股绝强的压力,正是从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最让我吃惊的是,从外表上看,这只怪物和那些沉沦魔根本就没有丝毫区别,一只强大的沉沦魔?如果将这句话传出去,大概能成为整个罗格营地年度的最佳笑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