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五十三章 惊闻

        “在地狱入侵的时候,牧师的确已经被它们赶尽杀绝,而且大部分资料也被烧毁,但是你想想,几千年都过去了,就算再怎么困难,也应该能重新找到牧师的转职方法吧?!?br />
        “你的意思是罗格营地一直在训练牧师,暗地里??”我的声音放低了好几分。

        “放心吧,没人能听见?!?br />
        阿卡拉满不在乎的笑了笑,这时我才发现,周围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布置了一个隔音魔法,心中不由一凛,看来阿卡拉也并不像传言中那样没有一点战斗力,至少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魔法技巧,恐怕比起法拉也不遑多让。

        “你说的没错,罗格营地里的确暗中训练了许多牧师,不止是牧师,还有僧侣,苦修士等等,许多已经‘绝?!闹耙?,其实早已经找到了途径,这也是我们罗格一直隐藏起来的力量,你现在已经是长老的身份,经过重重的考验也获得了我们的信任,所以有些东西我觉得是时候让你知道了?!?br />
        “知道了,我会守口如瓶的?!蔽伊舯兆彀?,生怕阿卡拉下一句就是:算了,突然又开始担心起来了,还是杀人灭口算了,然后暗处跳出几个高手刷刷的将我砍成肉泥。

        “卡夏他们也知道吗?”

        “那是自然?!?br />
        “可是,主动告诉我牧师情报的,就是卡夏??!就算是想隐瞒,不说出来就好了,也没必要撒谎故意误导我吧?!蔽乙涣秤裘?,这究竟玩的是哪套???

        “呵呵,恐怕她也并不是有意欺骗你吧?!卑⒖ɡ谄衅挠幸恢纸痰嘉薹降奈蘖Ω?。

        “你应该也知道,每次开会的时候。只要事情与她无关的……,咳咳,所以说这件事情她可能也不大清楚,只是在照本宣科而已?!?br />
        想起卡夏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的样子,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十分了解阿卡拉现在的感受。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卑⒖ɡ蝗煌O吕?,转过身子看着我。面露肃容。

        “知道为什么牧师会那么快死绝吗?”

        “是因为战斗力太低的缘故吧,咳,卡夏是这样说的?!蹦┪?,我又加了一句,

        “这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牧师对高等地狱一族——如四魔王三魔神之类的威胁太大,所以才被它们赶尽杀绝。吴,你认为呢?”没等我从震惊中情形过来,阿卡拉就开始玩起了iq问答游戏。

        看着阿卡拉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我不禁回忆起自己所知道有关牧师地一切——牧师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对了,对恶魔和不死物的抵抗力特别强。不过这与‘威胁’无关吧,充其量也只是个超级肉盾而已,那么还有……,对了??!

        “难道是……四阶攻击技能——驱逐?”我有些迟疑的说出自己的答案。想来想去,我只能想到这个貌似nb,但对于强大的敌人来说只能算是隔鞋挠痒的技能。

        “没错,亲爱的吴,你的判断力果然惊人,就是驱逐,单一牧师所施展地驱逐的确可能连普通怪物都难以成功,但是这技能却有一个特点。就是可以叠加,试想一下,如果上千个顶级的牧师联手施展驱逐,恐怕就是三魔神来了也有一定的几率成功吧?!卑⒖ɡ朔艿乃档?,仿佛真地已经拥有了上千个顶级牧师一般。

        “天啊,那可真是……”想象上千个牧师一起施展驱逐的情形,我也不禁浮想联翩。

        “所以说巴尔它们那么急着消灭牧师,就是这个原因。而我们现在也不得不把牧师这股力量隐藏起来。以免被它们发现?!?br />
        “那我岂不是暴露了?”脑子一转,我突然大惊失色。难道自己一时的冲动坏了大事?

        “没关系,如果只有你一个的话,想必引不起它们地关注,但是以防万一,我现在就是要提醒你,如果它们真的连一粒沙子也容不下的话,你以后可就要小心一点了?!卑⒖ɡ樟税帐?,一副你大可放心的表情,但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奸诈。

        “怎么个小心法?”我咽了一口口水,眼巴巴的看着阿卡拉。

        “嗯,它们可能会千方百计的除掉你,不过也不用过于担心,三魔神由于己身力量过于强大,不借助世界之石的力量根本就无法穿越世界壁垒,但如果他们肯拼着消耗一些元气,却也能将最弱小的怪物传送回来,你小心点这个就行了?!卑⒖ɡ乩狭成戏路鹫揽艘欢浠ㄋ频?。

        “能请问一下,所谓‘最弱小’的怪物,指的是什么吗?”我目无表情的看着她。

        “就是第三世界的普通怪物啊?!卑⒖ɡΦ媚墙幸桓霾永?,仿佛年轻了二十岁一样,我的不幸就真能让你们那么开心吗?

        “所以说这还叫弱???第三世界的普通沉沦魔也有六十级??!”我几乎晕倒在地:“抗议,我要申请保镖??!”

        “抗议无效,申请驳回?!卑⒗ㄐψ糯笫忠换?,连续给了我两个不采用地大印。

        “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懒了点,现在正好乘这个机会督促一下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只是第三世界普通怪物实力地话,就算你赢不了,逃跑也是绝对没问题?!?br />
        “……”

        好吧,算你狠,到时别怪我将怪物引回罗格,我到要看看卡夏他们出不出手,我颓然无力的跟在继续前行地阿卡拉身后,又走了一段时间。

        “我说,我们究竟要去哪啊?!?br />
        “诺,到了?!卑⒖ɡ缸叛矍暗拇竺潘档?。

        顺着方向一看,只见在那丹红的夕阳下,“爱德华”三个像魔法符文一般苍老古朴的大字映入眼中。

        咦——?爱德华??

        那不是琳娅的老家吗?整个暗黑大陆鼎鼎有名地法师家族。但据老酒鬼说,它的前身却是最大的牧师家族,阿卡拉带我来难道跟这有关?

        紧跟在阿卡拉后面,我们两个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爱德华不亏是大家族,从外围上看,那坚硬的铁木围成的高栏往两边远处延伸出去,看似里面竟一点也不比法师公会要小。门口同样有几个笔直的士兵把手着,在罗格营地里俨然一副城中之城的派头。

        不过里面却远没有我想象中地那么奢侈,一眼望过去,就如同来到了一个小村落,左右两边多也是石制平房,有些甚至是木房或者干脆搭建帐篷,想想也是,在罗格营地的生活水平条件下。怕就是爱德华家族富可敌国,也不敢过分铺装吧,更何况爱德华家族也不一定很有钱,别忘了法拉说的,法师做试验就是在烧宝石。而爱德华一族恰恰几乎都是法师,这样一算的话,能支持这个规??峙乱彩羌蘖?。

        这里不愧有着法师之家的称号,一路上除了老幼妇孺之类的家眷外。见到最多的就是身穿法师袍的法师或者冒险者了,里面甚至不乏转职者,其中还有不少熟人,大多都是我在冒险地时候认识的,只是我不知道他们竟然是爱德华家族的一员。

        阿卡拉在罗格营地的威望很高,所以即使是这里高傲的法师们,见到她也要恭恭敬敬地行上一礼,我的话那可就随和多了。那些在冒险途中有过交际甚至并肩作战过的,多少都会凑上来勾肩搭背的聊上几句,陌生地脸孔也会停下脚步,好奇的观望过来,不到一会,我身边就围满了人,看来自己在罗格营地的知名度也不小啊。

        待众人散去以后,我们也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眼前是一栋白墙红瓦的大四合院。守在门口的竟然是两个法师,这年头法师不值钱了吗?我摇头苦笑。当然不是,只能说明这个地方或是这里的人,十分重要。

        前头的阿卡拉和法师聊了几句以后,带着我走了进去,门里面是一个清幽地大前院,花林园木,假山流水,处处透露着东方风格的雅调,在整个罗格营地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庭院之间铺着的碎石小道,则是连着着里面的各个房间,阿卡拉对这里似乎很熟悉,她轻车熟路的带着我穿梭在庭院之间,东张西望,似乎在找着什么人的样子。

        正当我忍不住开口询问的时候,从旁边的屋子里突然走出一人,两只手似乎正抬着什么东西,低着头冒冒失失地样子,在离我不到半米远地大门处冲出来……

        “呜啊——”

        对方发出娇憨的痛呼,啪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手里拿着地东西也随之掉了下来,于地面碰撞发出锵锵的金属撞击声。

        “你没事吧?!?br />
        身为事故的另一个受害者,我到是一点事都没有,除非对方是野蛮人,否则飞出去的绝对不可能是我,只是胸口碰触到的柔软,耳朵听到的清澈声音,还有那缠绕在鼻尖的一抹淡淡余香,让我意识到对方是一个女孩子。

        屁股着地,似乎摔着有点儿疼,她坐在地上,两脚叉开,如果是短裙的话恐怕已经全部走光了,嗯嗯,有点可惜呀……

        保持着让男人想入非非的坐姿,女孩低着头,不断揉着自己那性感挺翘的屁股,墨绿色长发随之垂下,将那圆圆的脸蛋遮挡了一半,听到我的声音以后,女孩的身子顿时一僵,也顾不上揉屁股,猛地抬起头,垂在脸上的长发也随之向两边散开……

        “咦咦——”两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惊叫声。

        “琳娅,你怎么在这里——”我瞪大眼睛。

        没错,眼下这个脸蛋甜美得不像话的少女,就是我来到暗黑大陆以后遇到的第一个,也是罗格营地并称的三大美女,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丝毫不逊色纱拉和莎尔娜姐姐的美女巫师——琳娅.爱德华.斯普莱菲尔德。

        “咦咦——?吴…凡先生,我才要问你呢,为什么会在这里?”琳娅显然比我更吃惊。那张清纯的脸蛋满是震惊、不解、慌乱,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这个嘛——”我这才想起这是琳娅地家,即使遇上也不出奇。

        不待我解说,闻声回过头来的阿卡拉替我解围了。

        “琳娅,太好了,原来你在这里,门外的法师说你回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有打扰到你吧?!卑⒖ɡ雌鹄春芸?,没想到她一直在找的人竟然是琳娅。

        “咦——”这下琳娅更迷惑了,不过并没有因此而呆楞,见我理所当然的伸出手来,她俏脸微微一红,柔若无骨的玉手颤抖迟疑着搭到手心上,让我情不自禁的在上面轻捏了一把,等站起来后。琳娅迅速将手缩了回去,默默的看了我一眼。

        “这是哪里地话,阿卡拉大人能亲临拜访,是我们爱德华家的荣幸才对?!彼芸炀痛踊怕液鸵苫笾谢毓窭?,落落大方的行了一礼。果然不愧是大家族的直系。

        待她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她身上系着围裙,一身浅蓝色的随意装束,白色的围裙?;褂心院竽潜环⒓屑虻ナ似鹄吹娜崴惩贩?,让她展露出来地那份清纯甜美中,又多了一丝成熟的诱惑,仔细打量着已经有一年多未见的琳娅,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成熟了,一年多来,个头是一点未变?;故且幻琢舷碌慕啃⊥庑?,但身材可是越发的诱人。

        琳娅地身材一向很好,只是经常穿着宽松的法师袍,不怎么引人瞩目罢了,据我目测,在第一次相遇,也就是差不多三年以前,她就已经有着不输于小幽灵的尺寸。而现在更是前凸后翘。紧紧系在身上的围裙更是让那优美地曲线展露无遗,该细的细。该丰满的丰满,那过于宽大的上衣,在胸口处却是绷得十分紧的,咋一看仿佛要挤出水来,让人不由产生将她的身体搂在怀里恣意揉捻、占有的欲望。

        甜美的容貌,娇小地个子,火爆的身材,啧啧,这小妮子啊,在沙尔娜姐姐离开后怕已经是整个罗格营地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了,沙拉虽然也不差,但是还过于青涩,除非有特殊的嗜好(比如说某人),否则就各方面来说都还比不上琳娅。

        “呜呜~~”

        似乎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琳娅那圆吹弹可破的脸蛋越发红润,两只手习惯性的捂着了自己的胸口和臀部,这两处发育过剩地地方一直让她困扰不已,不过,此刻似乎又多了一丝丝得意地感觉……

        “咳咳——话说回来,你在干什么呢,琳娅?”看到自己猥亵的目光被抓个正着,我连忙撇开视线,目光放到她掉在地上地事物。

        意料之中却又人哭笑不得的,那发出锵锵响声的金属半圆物品,是一个小小的铁锅,结合琳娅身上的围裙,在看看落在半山腰的太阳,估计用屁股也能想到她在干什么了。

        “哇啊——?。?!”

        在我视线放到地上的铁锅时,琳娅就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惊呼起来,连忙弯下腰将铁锅抱在怀里,满脸通红的看着我,有必要那么夸张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已经害羞到极点的琳娅也顾不上打招呼,便以惊人的速度冲回屋子里,一阵噼里啪啦,重新出来的时候,怀里的铁锅已经不见了。

        “让两位见笑了,来,请这边走?!?br />
        镇定过来的琳娅,面带微笑的走在前头,那脚步却是越走越慢,阿卡拉仿佛也没察觉到似的,任由琳娅落到后面,自己反倒一马当先易客为主的跑到前方开路。

        “小琳娅,一年多没见了,你过的还好吗?”

        看到逐渐放慢脚步和我并排行走的琳娅,我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只是阿卡拉那老家伙耳朵贼灵贼灵的,在她面前调戏琳娅……啊,错了,应该是和她一起讨论关于青春和性感的话题,似乎也不大好,所以我只能正经八百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倾听起她近一年多来的经历。

        “密斯那家伙,一个人就冒冒失失的冲了上去……,还有法特艾斯,竟然被自己的鬼狼卡住了……,米西拉姐姐老说我长得太矮,站在后面都看不到敌人了,呜呜~~……”

        “……”

        随着那似抱怨似撒娇的语气由琳娅口中不断道出,我恍如又回到了两年多前,那个孤单一人坐在酒吧里面,墨绿色的长发,有着蓝天一般清澈的眼睛,手里紧握着一根骨杖的胆怯害羞的女孩身影,看向琳娅的眼神不由痴了起来。

        “凡先生……”琳娅轻轻的咛呢着,心有灵犀的沉浸在了回忆之中,脸上露出羞涩甜美的微笑,小手缓缓伸出,与那旁边的大手若即若离的碰触着,每一次相连都像触电一样心悸不已,那越发炙热的目光,让琳娅觉得身体正在不断融化……

        “咳咳——似乎已经到了?!?br />
        不合时宜的咳嗽声响起,那差一点就要钻入手心的指尖突然被抽走,琳娅俏脸红的都快要烧起来了,慌乱迈着大步上前,我这才回过神来,四处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三人已经来到了大厅,阿卡拉端坐在了椅子上,露出我是瞎子我什么都看不见的神秘笑容,得了吧,还装。

        在阿卡拉旁边坐下,琳娅利索的添上了一杯茶,坐在我们对面,脸色依然有些羞红,眼神躲闪的不肯和我接触。

        “族长他们都出去了,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阿卡拉大人见谅?!?br />
        “不必客气,别学你爸爸那一套,老婆子我可不习惯?!币恍?,阿卡拉脸色才逐渐严肃起来。

        “其实老婆子我今天来,是想厚着脸皮跟你们借点东西?!?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