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四十六章 茉里莎的受难日

    第二百四十六章 茉里莎的受难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四十六章 茉里莎的受难日

        半拖半曳的被沙尔娜姐姐从家里拉出来,在一间并不算高档的酒馆里吃了一顿并不怎么样的早餐,那残留在齿间未处理干净的肉的膻腥味让我直晃脑袋,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在家里,明明眼前有美味上一百倍的早餐,自己却还得出来花钱吃这些和野外的干粮味道无二的东西。

        从酒馆里出来以后,姐姐似乎并没有回去的打算,拉着还在为廉价美味和昂贵干粮的巨大落差而显得有些垂头丧气的我直奔冒险者乐园。

        姐姐并不是正常的女孩,不,我的意思并不是说她不正常,而是她和正常的女孩有些不同,汗,怎么感觉越说越乱了,简单点说,原因出在个性方面,比如在神诞日那天和沙拉还有维拉丝一起的时候,她们所表现出的那种雀跃与热情,让我深刻体会到了女人——无论是大是小是强是弱,她们在逛街时体力和好奇心都是max等级的事实。

        但是姐姐不同,她缺乏很多女孩天生所拥有的本性,那些可爱的饰品,漂亮的石头,或者美味的食物,一切能吸引住女孩子脚步的要素统统都被姐姐所无视,她在那些商贩惊艳而热忱的眼神中毫不犹豫的在大街上穿行着,留下一串串惋惜的叹息。甚至连我从下水道的宝箱得来的珍贵珠宝,在千挑万选的将一对海蓝色耳坠送给姐姐以后,她也只是面带微笑的收下,小心的珍藏起来,却没有丝毫要戴上的意思,虽然说以姐姐的魅力的确无需这些东西去装饰,但问题并在于这个。

        总而言之,姐姐的逛街方式不像是逛街。当然也和卡夏那老酒鬼闻到酒香时所表现出来地风风火火不同,到像是女王出巡的感觉。

        就是对闲逛表现出如此乏味态度的姐姐,却硬是在冒险者乐园转了一个上午,让我可以充分的去想象她心里面打着的小算盘,应该不是针对我这个可爱的弟弟,所以说我们的三无公主殿下,你就自求多福吧,最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因为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过东西而今天上午又跑了整个上午。而贪嘴将桌子上地烤肉吃掉……

        姐姐并没有在我面前隐瞒自己的打算的意思,到了中午,算算鲁高因城的大小,茉里莎也应该差不多跑完以后,她便慢悠悠的走了回去。

        “……”

        “……”

        雪白桌布铺着的餐桌上,那盘漂亮的烤肉还摆在那里,只是在上面,微妙的有个如同被哪只贪吃地小花猫咬了一口般的缺口。从缺口的形状完全可以想象主人那健康而整齐的牙齿……

        “叱……叱叱…………叱——”

        从不远处的厨房里,不断传来这样可爱地喷嚏声……

        我无语的瞟了姐姐一眼,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眼睛里满是理所当然的笑意,姐姐口中嘀咕着“看来猛兽的剂量对付佣兵刚刚好合适,就是不知道转职者需要加多少倍”之类话语。悠然半躺在已然成为她专属王座地藤椅上独自计算去了。

        我则是心惊胆战的来到厨房,依照成人尺寸设计的厨房厨具,对于只有萝莉身高的三无公主来说无疑显得过于高大,所以很多时候她都必须借助一些工具以适应厨具的高度。

        此刻她娇小的身体正站在一张一尺多高的平椅上。手中的菜刀舞得飞快,让那无辜可怜地切菜板不断发出剧烈呻吟,不知是在发泄心中的怒火,还是想借此掩盖住自己的喷嚏声,以我对她的了解,大概是两者皆有……

        “叱……叱——”

        不过,其中一个愿望显然并未得以实现,因为每当要打喷嚏的时候。她便不得不停下菜刀,于是,切菜板的呻吟声与她的小喷嚏,便仿佛是两条永远都无法重合在一起的平行线,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而让喷嚏地声音更加突出而已。

        “弟弟呀——”

        姐姐慢悠悠地声音从大厅那边传来,我已经能从那调侃的语气中想象出她嘴角翘起地那一丝得意微笑。

        “知道吗?丛林里的猛兽其实很狡猾,它们从来都不吃抛在路边的生肉。所以亚马逊一族为了能活捉它们。下药的地方往往都是它们藏起来的储备食物或者是它们的幼崽身上,让它觉得‘这是自己的东西。所以绝不可能有什么危险’,这可是书本里的常识啊?!?br />
        “咚——”

        当说道“这是书本里的常识”的时候,我的耳中仿佛听到一声紧绷着的弦断裂的声音,然后,悲惨的切菜板发出了平生最后一声悲鸣,在我目瞪口呆的眼神中被一股巨力切成完整的两半。

        那是……,理智线的崩裂声吗?!

        “你……没事吧?!?br />
        我咽了一口口水,看着茉里莎,总觉得那一潭死水的神情深处有什么东西在酝酿着。

        “叱——,完全……叱——,没什么!”

        连切菜板的尸体都没有放过,她漠漠的打量了手中的菜刀一眼,便就着半块切菜板继续狠命的剁了起来。

        而在我看来,在万年不变的口头禅前面加上一个咬牙切齿的“完全”,本身就已经很能够说明问题了。

        “能冒昧的再请问一下,为什么会那么冷呢?”

        我哆嗦着抱紧身子,小心翼翼的继续举手发问,心惊的看了周围一眼——整个厨房已经覆盖上了一层亮晶晶的冰面,潮湿的厨房空气里逐渐开始凝结出一粒粒洁白冰凉的固体,从离我的眼睛不到一厘米处飘然而下。

        “这是……叱——,很正常的现象。叱——??!”

        紧握着菜刀的茉里莎回过头来看着我答道,晶莹剔透的眼睛仿如永冻冰壁,锋利的菜刀更是在我眼前直晃。

        补充一点,现在是沙漠气候,时间是正午时分。天空上地太阳比脸盆还要大。虽然我很想就此发表点什么,但是面对着那人,那刀,勇气便不知为何泄的无影无踪。

        “你看,我都说了吧,你现在越是理她,她就越闹得起劲?!苯憬沣祭恋奶稍谝巫由?,对着如同是在雪夜归来的我抱怨道。

        “还不是姐姐你一直刺激她?!蔽曳鸢籽?。将头顶和肩膀上的雪花一一抖掉。

        “闷热的时候刺激一下,效果似乎还不错呢?!背康谋煅┑氐搅苏饫锉阋丫晌徽罅狗?,姐姐托起腮帮,美丽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

        看来茉里莎已经被她当成是人形空调了。

        此后没过多久,便是让我心跳不已地午餐时间。

        “叱——”

        “……”

        “我说,你为什么就是学不乖呢?”

        餐桌上,我捂起额头,无奈的看着貌似恭敬的在站在一旁茉里莎。药效似乎还在发挥余力,她的小喷嚏依旧是打个不停,连那原本白皙的小琼鼻看起来都有点红红的。

        回过头看看桌面,在我和姐姐面前各摆着一盘颇有阿拉伯风情的烤蘑菇串和烤蔬菜卷,旁边则是切刀讲究的拇指厚巴掌宽地烤肉片。姐姐那边貌似也没差。

        只是问题在于,我这边的足足有好几十串,几乎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肥嫩的肉片也足有二十多片。就算是饥饿辘辘的野蛮人恐怕也撑不下,而反观姐姐盘里,请问,那是蘑菇根和肉渣吗?分量是给蚂蚁吃的吗?

        “主人,叱——”

        又到了茉里莎劣拙地演技时间了,只见她装模作样的不断用葱白小指抹着眼睛里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家里叱——,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叱——,连厨房的叱——。切菜板叱——。也被我拿去叱——当掉了叱——,实在叱——,没有多余地粮食叱——,给多余的客人吃了叱——”

        “胡扯吧,你在胡扯吧,切菜板是因为被你切成两半才扔掉了吧,要胡说八道也别当着当事人的面前呀笨蛋,想一举两得就找个更好点的理由吧傻瓜……”

        “没有的说叱。哼——”

        面对着我咄咄逼人的视线。茉里莎鼓起腮帮撇过头去,而且语尾还让人十分让人火大的加了一声轻哼。

        “算了算了。弟弟?!闭馐焙?,姐姐带着满脸平静的微笑朝我罢了罢手。

        “没想到弟弟家里竟然那么穷,我这个姐姐当地真是失败呀?!?br />
        叹了口气,姐姐竟然毫不顾茉里莎措辞里面无数可吐槽的漏洞,将她的话给接了下去,阴谋,又是阴谋,你这个不知好歹自作自受的小不点公主,这次我是真的不会再包庇你了。

        “身为姐弟,不是应该同甘共苦才对吗?”说完以后,姐姐眨着眼睛坐到我旁边,看样子是打算和我分享这一顿野蛮人分量的午餐了。

        “当然,也不能委屈了家仆,我那盘就留给你吧,小侍女?!?br />
        命令茉里莎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拿起餐具,三无公主心不甘情不愿的打着喷嚏,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眼前只够蚂蚁一餐分量地菜渣。

        “而且……”姐姐脸上温和的笑容瞬间转为森寒。

        “不能铺张浪费是吗?那么在我住地这段时间里,就照这样的分量供应就行了?!?br />
        “……”

        姐姐你是饿死茉里莎是吗?是想住上一个月看着茉里莎活活饿死吧。

        “对了,在这种困难的时期,可千万别私藏食物,我的眼睛可是轻而易举就能察觉出来的,侍女私藏食物却让主人挨饿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呀……”

        最后一句话,让本来一脸小痒不痛的茉里莎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一般,脸色一变,喷嚏打的更欢了……

        呃,完全的封死了茉里莎的最后一条生路,看来姐姐真是不打算再手下留情了。

        “来,弟弟,啊——”

        在脸色苍白的茉里莎对面,姐姐毫不顾忌的将那火热的臀部挪到我大腿上,叉起一块肉片凑在嘴边,满是期待的笑容甜蜜无比。

        “咚咚咚——”

        响斥着楼梯的脚步声回荡在圆柱体的建筑里面,茉里莎恶狠狠地将自己的身体埋在床上,嘴上的喷嚏依然打个不停,下面的肚子更是咕咕直叫,从昨晚到现在就只吃了一小口被下药的烤肉,至于刚刚那点肉渣……

        哼,我才不吃那个嚣张女人留下来的东西呢。

        想到吃的,茉里莎的肚子叫得更欢了,物品栏里虽然有一点干粮,但是她不敢吃,如果被那可恶又可怕的女人抓到的话,那自己不就彻头彻尾的输了?

        “叱——,没办法了,等不下去了…”

        她揉了揉发痒的鼻子,从枕头下面抽出一本书,如果说前面的那些书的书名只是塞满了封面的话,那这本书则是连背面都没有放过。

        “提升自己的地位,教你如何将女主人一脚踢开之侍女终极篇——你没看错,这已经是终极篇,看完这本,你就不再是一位侍女,后续攻略详情请看《留住他的温柔,教你如何成为合格的妻子之人妻入门篇》”。

        手上捧着书,茉里莎立刻便像绝代的??臀丈狭私R话?,眼中再无其他,专注的神情恐怕就是周围着火了也无法察觉。

        许久,她将最后一页合上,全神贯注的瞳孔逐渐溶解,五感仿佛才回到身上一般,伸展了一下麻木的四肢。

        她惊奇的发现,不知何时开始,自己的脸颊竟然像火烧一般,胸口就仿佛在打鼓,一直鼓动个不停,一种陌生的东西正从那里流淌开来。

        从床边那古色古香的柜子里拿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里面映出的是一张洋娃娃般绝美中带着一丝木然的脸蛋,此时,两团氤氲的红霞正如夜玫瑰一般悄悄的在上面绽放开来。

        “只……只是为了要打败那个可恶的女人而已,才不是……为了那个笨蛋主人呢——”

        仿佛是在说服自己,她低声的喃喃自语道,一把扔开铜镜,拼命将自己所陌生的脸蛋埋入被子里面……

        “咕~~”

        良久,从被子里传来一声似有似无的悲鸣。

        “肚子,好饿?!?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