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火花四迸的早晨

    第二百四十五章 火花四迸的早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四十五章 火花四迸的早晨

        于是,在我以为风平浪静的第二天早晨,茉里莎一大早就醒来了,准确说,她今天醒得比往常要早上许多。

        “蹭蹭——”

        她穿着那身不知准备了多少套替换的雪白色长袍,过长的袖子将她握着拖把的小手遮盖,在楼梯上费力的小步跑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勤劳的小女佣呢。

        “碰——”

        眼看就要上到二楼,就差迈过最后一个阶梯,她突然“啪”的一声,身体如同笔直的树杆般直直倒了下去,整个身体正面华丽的扑倒在二楼的长廊上,发出让人听到也忍不住替她悲鸣的响亮撞击声……

        所以说动画片里身着长裙还能跑得飞快的镜头都是骗人的,裙摆太长的话便会给行走带来极大不便,特别是对于某些本身就具备摔倒属性的人来说。

        “嗯呜~~”

        像尸体一样无声无息的贴在长廊的地板上好一会儿,她才呜咽着撑起身子,一只小手不断的揉着隐隐作疼的小鼻,另外一只手则是“噗噗”的拍打着粘上了灰尘的白袍。

        然后,她回过头,静静的打量着身后那条对于她的个子来说显得太过巨大的楼梯,脸上和平时一样,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现在并无需花太多精力从那张木然的脸上揣测她此刻的心情,因为整个楼梯正以肉眼能察觉的速度慢慢覆盖上一层白霜……

        只要撇开普通人的常识,忽略那张脸而仔细观察她的行为,茉里莎的心情其实并不那么难以琢磨,因为她并不是刻意掩藏自己的情绪,只是不擅长用脸去表达而已。

        在将整条楼梯里里外外覆盖上一层冰霜以后,发泄完毕的公主殿下才弯腰拾起那柄掉落在地地拖把,继续“蹭蹭”的往某个房间走去。脚步明显放轻了许多,最后几乎是蹑手蹑脚。

        “碰——”

        还没等她开始实施心里策划着的不知什么阴谋,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丝未挂的沙尔娜从房里面走了出来,那仿佛能让上帝也为之惊叹的优美躯体,既透露着少女特有的细腻柔和的曲线,同时又给人一种猎豹的矫捷和爆发力,如牛奶般地肌肤上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不但没有让这具完美无暇的酮体失色。反而凭添了几分奇异的魅力,还有那精灵一族标志性的纯洁柔美的脸蛋,仿佛金子般张扬飞洒的长发紧随其后,那似乎打从出生开始便挂在嘴角的冰冷而自信地微笑,高傲到让人只能仰视的气质,即使是赤裸着身体也没有让人觉得有丝毫突兀,反而产生一种这是再自然不过,穿着衣服的自己才应该觉得别扭的错觉。

        就算是茉里莎。在那一刻也失神了,超越了美的极致,容貌,身材,气质。强大地力量,还有面庞那永不褪色的自信,这个讨厌的女人真的有弱点吗?

        当然,这也仅仅是一瞬间地事情。小小的公主殿下脸上虽然从未表现出来,但是心里可是倔强得很,她漠然的注视着沙尔娜仿如一阵清风般从身旁掠过,自己则是完全被她当成了路边的野草,连看也没看上一眼的无视掉了。

        这个讨厌的女人。

        “喀拉——”脸上当然不可能有丝毫变化,但是娇嫩的小手中所抓着的拖把却发出了脆裂地响声。

        于是,代罪羔羊便出现了。

        紧随在门后的,是某个穿着睡衣。满脸哈欠的可怜男人。

        “事先声明,你现在的心情应该不是很好——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请别拿我开刷?!?br />
        踏出房门看到茉里莎的第一眼,来自男人的第七感便以宇宙膨胀地十倍速爆发,我浑身一寒,睡意消失地无影无踪,并摆出了一副防御架势警惕的看着三无公主?;蛐硎腔炝艘欢问奔?。现在即使她依然板着一副死人脸,我地第七感也依然能敏锐的探测出她心情的好坏。然后及时反馈回大脑并迅速做出反应。

        “哼——”目无表情地,三无公主以旁人无法察觉到的声音微微哼了一声。

        “主人,恭喜踏出了淫兽的第一步?!?br />
        望着沙尔娜消失的方向,茉里莎撇过头去,就好像是我脸上长了什么脏东西,不忍心再看我一眼,小嘴里机械的吐出了几个音节。

        “虽然我到不介意发生那样的事情,但事情并不像你脑子里想的那样,早让你不要看那些不三不四的书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听话呢?”

        看着这只已经无药可救的小萝莉,我颇为悲壮的长叹一声,正想仰首远目瞭望作往事不堪回首状,却发现上面只有天花板以后才不得已放弃,所以说,事实就是那么一回事,在姐姐对生理知识有充分的了解或者肯在床上乖乖话之前(这种可能性绝对为零),我绝对不会再以“身”犯险,每次想起上次的经历,便不由隐隐有些蛋疼,呃,是真疼呀……

        不过,这句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是错觉吗?

        “没什么,主人你根本不必介意,乱伦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比薰饕廊黄沧磐?,虽然脸上没什么变化,但总觉得在说话瞬间所勾起的小嘴角有股在暗自冷笑的腹黑感。

        “都说了没有发生你脑子想象的那些东西,而且我和沙尔娜姐姐并不是亲姐弟,话又说回来乱伦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的结论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昨晚又看了一晚那些书吧?不觉得应该先将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先整理一下会比较好吗?”

        我再次涌起一股掀桌子的冲动,大手狠狠的朝她那顶巨大柔软的帽子按下去,揉的歪歪扭扭才算停手。

        “总之,先将那些歪念头收起来,难得早起,早餐就麻烦你了?!?br />
        我瞄了正在努力整理帽子的三无公主一眼,对她现在手中为什么握着拖把很是在意。不过问了大概也是白问,算了,除了心情比较不好以外,她似乎已经和平常没什么两样,看来昨晚那番话还是听进去了。

        对女人在某方面地执着可谓毫无概念,我便自以为是的这样想到,然后迈着轻快的脚步准备梳洗一番。

        “哇靠——”

        呯哩蹡踉的声音响起,接着是接连不断物体重力加速度时的着地声。连整个小别墅似乎也颠了几颠。

        “是哪个王八蛋将楼梯给冻住了?——”紧随其后,楼下传来意外事故受害者的无力呻吟声……

        “连这种地方都能打滑,以后去到哈洛加斯该怎么办?”姐姐怒其不争的教训声接踵而至。

        “放心吧姐姐,这个世界还有一种叫溜冰鞋的东西……”

        “你想直接溜到巴尔地巢穴里吗?”

        一阵鸡飞狗跳墙以后,终于迎来了早餐时间,坐在椅子上,说我现在不紧张那是假的,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时间相处。让我清楚的意识到三无公主并不是那么容易屈服……不,甚至应该说是比较喜欢钻牛角尖的人,真怕这小家伙变本加厉的捣鼓出什么歪念头,那可不是再被戏弄一番就能了事了。

        在我不安的视线中,茉里莎终于登场了。她手上托着一个雪白精致的瓷盘,一如举止得体地优秀侍女般恭敬的摆在我面前,每一个步伐、动作还有姿势都是那么的无可挑剔,当然。表情除外……

        哦哦哦,这是……

        我两眼放光的看着盘里的食物,被烤地金黄色的不知名巨大肉类,表面上涂了一层厚厚的蜂蜜,松脆的外皮即使不用碰触也能感受到,恰到好处地焦黄脂油从肉里面渗透出来,散发出无以伦比的香味,光闻着就能让人口水直流了。这可是只有在茉里莎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才能享受到的美食呀。

        虽然心里依然带着些许的不安,不明白小萝莉公主的情绪为什么会转变得如此之快,但我还是欣慰的直想狠狠搂上她一把,然后像奖励小狗一般摸着她的小脑袋:真乖真乖,我不是在做梦吧,没想到你竟然真地把我的话给听进去了,太感动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确实的感受到我们之间的主仆关系的存在呀。

        不过很快。我脸上没来得及褪去的笑意僵硬了起来。只见再次走进来的茉里莎一手拿着一个破旧的木碗,就仿佛打发乞丐一般。毫不客气地将之摆在沙尔娜姐姐地面前,如果我的第七感没有失灵地话,还在心里免费赠送了一记冷哼。

        我目瞪口呆看着碗里面的东西,其中一个貌似乘着白饭,然后泡上了一些发黄的开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茶泡饭?而且上面隐约散发出一股嗖味;另外一个则是装有一些骨头,被啃的很干净,我说这已经连剩菜都算不上了吧,绝对是被啃过的吧,绝对已经被你啃干净的没错吧。

        我指着两个碗,一脸抽气的看着茉里莎:“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东西吗?”

        “这是早餐?!?br />
        茉里莎理所当然的回答,就好像是我问了一个白痴的问题,顿了顿,她复又补充。

        “是招待客人用的早餐?!?br />
        你干脆将“不受欢迎”四个字也加上去吧,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你要我说几遍,姐姐不是客人,而且我可不记得有定下用这种东西招呼客人的规矩?!蔽铱戳私憬阋谎?,在冷笑着,不妙。

        “在我眼中,只有主人您才是我唯一的主人,除了您以外的其他人,我绝不承认??!”

        茉里莎微妙的回避了后面的问题,两眼盈盈的看着我,一副主人只要你不抛弃我要我干什么都可以的楚楚可人,当然,配上那张无法表达出感情的脸蛋,演技依然显得十分劣拙。

        这时候我是不是该扮黑脸冲上去将她好好训一顿借此打消姐姐的怒火呢?

        “够了?!?br />
        沙尔娜姐姐朝我比了个手势,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变,茉里莎那毫无意义的对抗行为对她来说根本就不疼不痒,这是绝对实力方面的差距,不是任何东西所能弥补得了的,蚂蚁朝你张牙舞爪时你会去理会吗?沙尔娜由始至终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优雅的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她指着自己的桌前用命令口吻说道。

        “端着这两个碗,绕鲁高因城跑一圈?!?br />
        对于沙尔娜的无视,茉里莎也撇过头去,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只是,很可惜的是还有我这个她现在暂时无法违抗的主人在,这大概也是在沙尔娜姐姐的意料之中。

        我无奈的摊着手,指了指木碗,再指着门口,意思很直白——你就给我照着做吧,捡回一条小命难道还不知足吗?

        于是,我们的三无公主殿下,鼓着通红的脸颊,一手端着一个发馊的破木碗散步去了。

        “我们去外面吃?!苯憬阋话牙鹞宜档?。

        “怪可惜的,我们还是先将烤肉分了吃掉再说吧?!蔽铱闪赓獾目醋沤憬?,努力的试图用眼神让她明白,其实茉里莎的厨艺很高超,前提是她肯用心去做的话。

        “……”

        用十分危险的目光看着我,沙尔娜姐姐突然掏出一瓶不知什么东西洒在烤肉上,然后做出一副随你便的样子。

        “你想要吃的话,就吃吧?!?br />
        “能问一下,刚刚放的是什么吗?”我心惊胆战的看着那白色的固状粉末逐渐溶解到烤肉里面,觉得要是吃上一口的话就算怀孕也不出奇。

        出乎意料的,姐姐给了我一个极为普通的答案。

        “也不是什么坏东西,只是一些特制的药剂,吃了以后会不断打喷嚏,部落里活捉大型猛兽时经?;嵊玫降钠渲幸恢??!?br />
        乍一听似乎没什么破绽,不过总觉得姐姐现在的表情怎么看也是在不怀好意,那盘香喷喷的烤肉,此刻在我眼中已然成为一个捕猎猛兽用的大型陷阱。

        “好了,我们走吧?!?br />
        我行我素拉着我步出饭厅,在离开的最后刹那,沙尔娜的眼神落在那盘烤肉上面,嘴角掠过一丝神秘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