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回家

    第二百四十二章 回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四十二章 回家

        任姐姐搂在怀中,我舒服的时不时在上面磨蹭几下,那柔软而香气扑鼻的枕头,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绝妙的东西。

        “对了,姐姐,你是怎么发现是我的?”

        我好奇仰起头,注视着她那白皙尖挺的下巴,虽然不敢说自己的伪装是如何的完美,但至少也没露出什么破绽吧,脸遮盖着,经常穿的衣服也换了,声音更是故意憋成怪里怪气的,如此充足的工作,怎么可能在瞬间就被识破呢?诡异,太诡异了。

        “你还真认为自己装扮的完美无缺啊?!?br />
        莎尔娜姐姐用手指缠着我的发根轻扯着,眯着的蓝宝石眼睛里露出一副好笑的表情。

        “看看,整个大陆大概也只有你的鬼狼个头有那么大了,咦——?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一圈,你该不会是经常给它吃一些古怪的东西吧?”

        指着趴卧在我们不远处,一副非礼勿视的背朝着我们趴下打哈欠的小雪,莎尔娜姐姐露出疑惑的眼神。

        噢,该死的,竟然把小雪给忘了,姐姐可是曾经唯一一个和我共乘过小雪的人呢,自然对小雪的模样十分了解。

        至于它的体型,那可和我无关,因为又进化了嘛,自然会大上一点,我完全不认为自己经常给小雪喂食的行为能让它长得更肥胖。

        看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莎尔娜姐姐一脸的笑意,低下头在我的发根上轻轻嗅着。

        “而且,就算不看那只狼,你的声音,你的味道,你的身影。我都已经牢牢地记在心里,若不是一开始的时候被灰尘遮住口鼻视线,我早就发现了?!?br />
        呃~~,真不愧是心时代的女性,不,应该说是女王才对,能神色自如的说着这些让普通女孩子羞于说出口的情话,大概也只有像姐姐这样的性格才能做到了。她丝毫不会遮掩自己的喜恶,喜欢的话,大概就是在大街上和你公然调情也毫不在乎,如果是厌恶,她可能会连话也懒得说一句,直接就将你人道毁灭。

        不过说起来亚马逊还真是可怕,这是为了追踪部落里因无法忍受自己地位低下而逃跑地男人所练就的特殊本领吗?味道竟然也隔大老远的就能闻到?不愧是号称丛林的王者。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呢??茨阏飧贝虬?,应该就这几个月里传开的那个鲁高因三杰什么的吧,那不是在两个月以前,比我还早到鲁高因吗?一定是坐远程传送阵来吧,难道又是那些老瞎子老酒鬼在使唤你干什么危险的事情?”

        虽然没有和任何人打过交道。但是在酒吧里莎尔娜或多或少也能听到类似的东西,所以对于鲁高因三杰之类地热门话题还是有些了解,再结合我刚刚的装扮,她很快就判断到。

        老瞎子。汗,为阿卡拉默哀的一个,不过姐姐的判断力也太可怕了,仅凭这么一点点就猜个八九不离十,看来不小心应付是不行了。

        “大概就是这样子吧?!?br />
        我装作无辜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虽然不想隐瞒姐姐,但这正如卡夏说所地,是善意的谎言。不能将姐姐牵扯进来,也不想姐姐和心底里暗暗视作母亲和师傅一般存在的卡夏发生什么矛盾。

        “神诞日过了以后,鲁高因的沙漠强盗突然猖獗了起来,阿卡拉她们抽不出人手,所以便让我来看一看,你也知道,小雪它们比较擅长追踪?!?br />
        我指着不远处地小雪还有半躺在地上装死的懒乌鸦,这话真里有假。我消灭了沙漠强盗的确不假。相信姐姐也应该知道,但那只是巧合。真正的任务还是干掉那些堕落者,这两者之间的危险度不可同日而言,只要不让姐姐知道我在干些危险的事情,触发她的母性神经,想必她应该也不会深究下去。

        果然,听到我这样一说,姐姐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在她看来,那些什么沙漠强盗都只是一些普通人,就算来个成千上万也是小菜一碟,根本就不具备什么危险性,所以便没再追究下去。

        “那任务完成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嗯,打算过几天就回去?!?br />
        在我脱口而出地瞬间,虽然只是那一眨眼的功夫,但我还是从姐姐的眼睛里看到一丝失望的神色。

        “不过,既然凑巧遇上姐姐的话,说什么也要多陪姐姐几天了?!蔽仪钻堑拇丈先?,在那修长白皙的脖子上亲了一口。

        “小机灵鬼,就只会说好话,真那么想我,怎么在这几个月里就不来找我呢?可别告诉我你找不到我?!苯憬闱崽咀乓×艘⊥?,不过眼睛里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即使是假话,女人也总是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够多哄一哄自己。

        正在我们小叙着这几月地经历时,不远处地角落突然一阵落石滚动声,扭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又干又臭的干尸,正耸拉着肩膀慢悠悠地苏醒,并发现了我们,正迈着宛如八十岁老爷爷般的步伐一扭一扭的走过来。

        还没等我们站起来,机灵的小雪便带着它的手下怒吼一声扑了上去,这只可怜的小干尸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几只比它还要高的鬼狼团团围住,然后被拱了出去,命运可想而知。

        “你的召唤物到是挺机灵的?!笨吹叫⊙┬讶绱舜厦?,姐姐眼睛里掠过一丝赞许。

        虽然干尸很快就被解决了,不过经过这一茬以后,我们也发现这里并不是叙旧的好地方,环境阴冷潮湿不说,那些不断重生的干尸也是一大麻烦。

        “我们回去在说吧?!毙∈肿匀坏那崧庸约涸闪寺砦?,犹如阳光下沉甸甸的麦穗般垂直而下的金色长发,耀眼的发丝随着莎尔娜姐姐地动作,仿佛将周围昏暗的光线全部吸收了过来一般,竟然散发着丝毫不逊色于太阳的灿烂。

        回过头望了我一眼。她嫣然笑着,在我惊艳的眼神中撕开了回城卷轴,毫不迟疑的踏了进去,这种雷厉风行的行事态度正是她的魅力之一,我要是能多像姐姐那样决然果断一些就好了。

        叹了一口气,我召回了小雪它们。

        对了,小幽灵呢?刚刚就一直默不作声的,这可不像她地风格呀。

        “哼。你就和你的好姐姐去吧,反正我也是只没人要的可怜的幽灵而已?!?br />
        正当我想窥视里面的小幽灵时,一股酸气冲天的气呼呼声音从里面猛地传了出来,然后仿佛门被狠狠“碰”的一声关上了般,我的视线被拒之门外,再也无法查探里面地小幽灵的举动。

        唉唉?为什么别的小说里的主角总是能左拥右抱呢,我又叹了一口气,不过。从小幽灵的口气中可以听出她并没有真地发火,只是单纯的吃醋闹别扭而已,依我对她的了解,过一会儿就应该能绝望的接受姐姐出现地事实,然后重新振作起来想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作弄我。

        打开回城卷轴。湛蓝色光的符文法阵慢慢浮起在半空,然后形成一道半米粗的椭圆形蓝色光柱,我随之也踏入光柱里面。

        咦——?好像忘了什么东西吧!在被光芒包围的一刹那,我歪着脑袋疑惑起来。

        下一刻。眼睛一黑,昏黑的头顶天空被一片透亮所取代,在那火烧一般的太阳底下努力眯起了眼睛,我左右看了看,果然是熟悉的鲁高因传送阵没错。

        等眼睛适应了头上猛烈地光线以后,我发现莎尔娜姐姐正靠在魔法阵旁边的柱子上,正细细的看着我。

        “弟弟,你这样可不行。太缺乏锻炼了,竟然花了五秒多的时间才适应过来,要是外面等待着的是敌人那该怎么办?”

        姐姐走过来,摸着我的头发,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这个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br />
        从昏暗地墓穴瞬间来到猛烈地太阳底下,眼睛没有瞎掉就已经算好了,毕竟我这副身体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即使被灌注了德鲁伊地力量。在先天的条件也比不上这里土生土长的人类那般壮实。

        “看来的确得让老酒鬼给你好好锻炼锻炼了。你太依赖眼睛了,要记住。眼睛往往是迷惑自己心智的元凶?!鄙冉憬阃蝗焕盼业氖?,向传送阵外面走了出去。

        “算了,不说这个先,你现在在哪里落脚?”

        “……”

        “姐姐,这样不好吧,那么多人?!?br />
        看着周围穿梭往来的人潮,尤其是在传送阵附近,这里大多都是冒险者,里面不知道莎尔娜名头的人估计没几个,因此无一例外的,他们的动作停顿在半空,愣愣呆立着,即使一向最彬彬有礼的圣骑士,也再顾不得自己的形象而呆目而望,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更是呈现o字形,似乎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从来不将其他人放在眼里的鲁高因女王,竟然公然在大街上亲密拖着一个男人的手,天啊,世界末日到了吗?

        甚至有些冒险者由于打击过于巨大,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的小手竟然被一个斗篷男牵着(其实应该反过来),不禁发出绝望不可置信的悲鸣,在同伴的呼叫声中洒泪奔去,这是在演哪出戏?肥皂剧场吗?我汗流不止,连忙拉低了自己的斗篷帽子,以防哪天在夜深人静的小巷子里突然被从天而降的大麻袋套住脑袋,然后惨遭数千冒险者的围殴咒骂。

        一路之上,所过之处无不是一副这样的情形,除了偶尔的惨叫声以外,熙攘的大街竟然落叶可闻,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一群连竹子都没有见过的火星人惊叹着围观的大熊猫一样,我不禁有些尴尬,想将手偷偷的抽出来,可是姐姐却握的出奇紧,让我几次无功而返。

        “怎么,觉得不好意思?”

        我的举动自然瞒不过姐姐,她突然转过头看着我。似乎有些不解我为什么会慌张,握着我的手心更加用力。

        “没什么不好意思地,我们既没有亏欠他们的,也没必要顾及他们的感受,又何须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目光呢,将他们当成是路边的蝼蚁就是了,难道你会为一万只蚂蚁而感到慌张?”

        姐姐的声音铿锵而有力,估计附近的冒险者除非是聋子。不然绝不可能听不见,若换做其他人敢这样在大街上公然大声说这满街的人都是一群蝼蚁,恐怕早就被人群起而攻了,但她就是她,她是莎尔娜,整个西部王国地女王,所以,即使这样说了。也没有人敢反驳,甚至连怒火也无处升起。

        不服?那么好,用冒险者的手段解决吧,只要你打赢的话,话自然收回去。很可惜,在鲁高因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莎尔娜已经用她的实力证明,她不但是鲁高因的女王。而且还是西部王国的第一高手,那些敢于挑战她的人,没有一个能坚持三分钟以上地,据说一个言行举止稍有冒犯的刺客,直到现在依然还躺在床上。

        哎~~,我其实想说,即使是被一万只蚂蚁盯着看也会觉得不舒服啊,不过看到姐姐脸上露出的坚定信念。不由也放弃了,姐姐就是姐姐,即使是疼爱我的方式,也依然是那么霸道。

        不过,毕竟很在意我,莎尔娜姐姐看到我不自然的表情,她不禁有些恼火,当然。对象自然是那些始作俑者地路人。自己好不容易和弟弟见上一面,容易吗?怎么能被这些人破坏呢。

        “哼~~”

        莎尔娜口中发出一声冷哼。另外一只手骤然展出她那金色的长枪,挺直傲立的背脊宛若女战神一般威不可侵,轻转几圈过后,金色长枪带着万顷之力,在大地的颤抖声中猛然地插入地里。

        “喀拉喀拉——”

        坚固耐磨地大理石地面,以枪为圆心开始龟裂起来,几吨重的巨大铺石不断碎裂成小块,然后高高的抛上半空,四散着落在周围的冒险者头顶上,仿如一场剧烈的石头雨,而被破坏的地面,竟然裂成一个形状完整的半圆巨坑,那杆长枪则是静静的插在圆坑地正中心,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迎风傲然挺立。

        冒险者震惊了,这警示的一击,强大之处的并不在于力量,力量型的战士也能造成相同的破坏力,真正的微妙之处在于对力道的控制,这可不是七*珠,随随便便就能弄出一个半圆体地巨坑,而且竟是以枪为媒介形成如此完美到恐怖地半圆巨坑,甚至连碎石散落的方向也能控制,这已经是完全超出了鲁高因冒险者所能理解范畴地技巧,短短两个月时间就占据西部王国第一高手的位置,竟然恐怖如斯,鲁高因女王果然是名不虚传。

        深知这一招精妙的冒险者垂头丧气的拉耸着脑袋,再也不敢看上一眼,人比人,气死人,还是回家好好再练一练吧,现在的自己,连给对方擦鞋的资格都没有。

        所有人当中,只有我一个人不惊反喜,第一,围观的人走了,连空气都新鲜了几分,甚好是也。第二,眼光不到家,根本就没发现这一招的巧妙之处,只是觉得很帅气,并不自量力的琢磨着哪天自己也来上这么一招……

        路上的围观者全都散光,我自然也乐得清闲,不一会儿就回到了自己的小别墅里面,望着这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的阿拉伯式二层小洋房,姐姐瞄了我一眼。

        “你到挺会享受嘛?!?br />
        “这……”总不能说是肥猪国王送给我的吧,那样说的话肯定又会遭到盘问。

        “这是莱恩爷爷送给我的?!蔽一橐欢?,找到了替死鬼,相信以莱恩的人老成精,即使莎尔娜姐姐真的跑过去证实,他也会很奸猾的应付过去吧。

        “莱恩?”莎尔娜姐姐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

        “就是那个老书虫的族人?”

        老书虫?再次为凯恩默哀一下。

        “就是这样,如果姐姐需要的话,莱恩爷爷也一定会再送一套给你的?!北咀潘赖烙巡凰榔兜赖木?,我毫不犹豫的将莱恩推下火坑。

        “还是算了,住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br />
        莎尔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寂寥,究竟什么地方才是自己的家呢?或许只有那里吧,真讽刺,自己一直所仇视的地方,竟然也是自己唯一认同的家。

        “姐姐,我吴凡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蔽医艚舴次兆沤憬愕男∈?,指着屋子斩金截铁的说道。

        “这里,就是你的家?!?br />
        愣愣的看着我,姐姐突然露出温柔无比的笑容,那一刹那间,竟然让我仿如面对着维拉丝,轻抚着我的头发,两年里的不断战斗,让我本来已经到了不可能再长高的年龄的个头,又高了一点,原本和我并肩的姐姐现在只能到我的眉头,脸上的稚气也逐渐褪去,姐姐仔细的看了我许久,轻道。

        “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已经多久了呢,两年三个月又二十五天了吧,弟弟,你真的成长了不少呢?!蹦训玫?,莎尔娜姐姐那双平时不表露出任何感情的眼睛里露出了欣慰而复杂的神色。

        两年三个月又二十五天?没想到姐姐竟然连一天天也算的那么清楚,从那精确的数字中,我仿佛看到了姐姐扳着手指头一天一天算着的背影,是何等的孤单与寂寞。

        擦了擦湿润的眼睛,我紧紧的反拖着姐姐的瘦小的小手。

        “别站在门口说话,我们回家吧,姐姐?!?br />
        “嗯?!贝颖澈蟠吹?,是一声淡然中带着轻快与喜悦的应答。

        “碰——”

        在我的手刚刚想伸到把手上的时候,门突然毫无预兆的自己打开了,不,并不是自己打开,出现在门后的身影,顿时让我的动作僵硬了起来。

        “欢迎回来,我的主人,你是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

        声音愕然停顿,白色的包子头三无公主目光放到我身后的莎尔娜姐姐。

        其实我现在最想说的是你为什么不好好躲到你的图书馆里藏起来??!

        “原来是客人大驾光临,真是失礼了?!比薰髌事挠叛判辛艘焕?。

        身后突然传来神色不善的视线,让我的背脊仿佛被针刺住一般。

        “不是客人,是主人?!?br />
        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不知该说茉里莎神经大条还是怎么的,能让所有冒险者都不寒而栗的威势,她竟然毫不退缩,那双依旧不透露出一丝生气,仿佛来自于虚无的眼睛,如同洋娃娃般单调的抬起头(身高问题),视线掠过我看向后面,颇有一种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的淡然。

        空气中交织着一股叫火药的恐怖气味,公主对女王,这明显是八字不合的最佳例照,老天爷,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此刻,我只想也学那些冒险者一样掩面泪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