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姐姐的温柔

    第二百四十一章 姐姐的温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四十一章 姐姐的温柔

        “姐……”

        我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喜不自禁的叫道,可是却突然想起了和卡夏的约定,这次来鲁高因,身份对谁暴露都没问题,但是却偏偏不可以被莎尔娜姐姐知道,否则以她的精明,我们这次的目的一定会暴露无疑。

        所以,我连忙捂着来不及收声的嘴巴,强忍着心中的喜悦与激动,这次来鲁高因能在最后一刻见上莎尔娜姐姐一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没有必要非要相认不可,等下次堂堂正正到达鲁高因的时候,才是我们姐弟相见的时候。

        我这样想当然的认为着,又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还好,卓越头盔已经戴上了,相信就算是姐姐也别想轻易认出我来。

        “咦——”

        我情不自禁发出的声音,同样也令莎尔娜震惊不小,那是已经牢牢刻印在她的心底,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掉的声音,发出了一声惊叹,夹势欲出的长枪在半空中优美的转了几个圈后,被收回了身后,她微微颤抖着身子,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看看那究竟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弟弟。

        灰尘在距离拉近中变得淡薄,莎尔娜有些急切的皱起了眉头,手中的长枪突然猛的一挥,宛如平地刮起一阵狂风,那烦人的灰尘也随之烟消云散,对方的模样终于尽收眼底。

        “哟,小姐,抢了你的怪真是不好意思,这一切都是一场误会?!?br />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披着紧身斗篷,头上带着一顶古怪的卓越头盔的男人,当然,古怪的不是卓越头盔。而是他的装扮,卓越头盔若是和全身铠甲一起穿,无疑是威武帅气之极,但是与他身上地上身锁环甲配上肥大的粗麻裤,外面披着一层脏兮兮的披风配套的话,无疑就像农夫头上镶宝钗一样滑稽,显然,眼前之人要么审美观不怎么样。要么行事大咧不注意形象。

        他用与刚刚截然不同的嘶哑声音朝自己挥了挥手,看不到表情,但动作很僵硬,连头盔上的两只斗牛角也抖了起来,看起来就像一头站立着摇头晃脑的傻牛一般,滑稽得可爱,想到这里,她那万年冰封一般的粉俏脸蛋上突然带起了一丝浅浅地微笑。若是被其他人看到,根本不知感情为何物的冰之女王莎尔娜,竟然也能露出这样的笑容,恐怕他们会大跌眼镜吧,当然。前提是他们能从眼前惊艳的一笑之中清醒过来。

        站在莎尔娜姐姐对面,虽然极力压抑自己,我的心还是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她只是将手中的金色长枪轻轻一挥。就将阻隔于我们两个之间的障碍给驱除,那迎风挺立般地松姿,威风凛凛的气势,就如伫立在那阶梯最高处的王座上的女王一样,只能远远的注目,怪不得来到鲁高因短短不到两个月,她就已经彻底征服了整个西部王国,那罗格女王地传奇也一直延续到这里。变成了鲁高因女王。

        只是,她却变得更加冰冷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被冰封住的海蓝色双眸,还有身上那生人勿近的气势,比罗格时还要极端孤僻,还未接近就让人感到一股排斥地气息,即使是一向高傲的转职者。怕是也会在她面前自惭形秽。不敢抬起头多望一眼。

        但从那被冰覆盖着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隐藏在冰层下面。那深海的冰冷与孤独,难道整个西部王国都没有一个人得到你认同的资格,至少能说上一句话,让那颗孤寂冰冷的心不再冰冷下去的人都没有吗?看到那双美的,同时也冰冷地不似人类的海蓝色眼眸,我心疼之极。

        不过,随后从她脸上露出的,仿如冻结了万年的冰层突然崩溃离析的笑容,却让我为之沉迷,不过,怎么也算是整个暗黑大陆或许是看过她笑容最多的一个,我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大呼好险之余,心里也隐隐觉得情况不妙,自己没露出什么破绽吧,应该不会被识破吧,但是姐姐会对一个陌生人露出这样温暖的笑容吗?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吃自己现在这个身份的醋了。

        “是吗,竟然是这样,那也是没办法地事情?!?br />
        带着那浅浅地笑意,莎尔娜姐姐那原本不含一丝感情的声音,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就……就是,一切都是一场误会而已?!?br />
        咦?莎尔娜姐姐什么时候对一个陌生人变得那么好说话了?我连待会被她追杀着狼狈逃命,到奄奄一息地时候迫不得已表明自己身份的情节都构思好了呢。

        “那么,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姐姐脸上的笑容又灿烂了几分,她一改刚刚冰冷无情的气势,笑脸盈盈的将脸凑了上来,离我的脸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从对面隐隐传过来的幽暗体香,比起古墓那腐败湿闷的气息来说简直就如处鸟语花香的天堂庭园,还有那张近在咫尺,美的让人炫目的脸蛋,直欲让我一把拥抱过去大声欢呼“姐姐,你就是我的天堂啊”。

        不能激动,咳咳,我心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不能被姐姐的美色所诱惑,身为男人,要有定力,嗯嗯。

        “本来,由于身份实在太特殊,我是不该暴露自己的?!?br />
        我微不可察的退后一小步,勉强摆脱了姐姐那无不散发着致命魅力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撇过头去,我深沉的回答道。

        “但是竟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习惯性的推了推自己虚构出来的眼镜之后。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大陆的和平,贯彻爱与正义的决心,可……,咳咳,穿梭在空间和时间裂缝的旅者,漂泊于三个世界中的过路人。我,就是大名鼎鼎的西部王国三??汀⑺估?,但?。。?!”

        望着姐姐呆滞地眼神,我酷酷的一笑,哼,被震住了吗?始终还是女人啊,怎么可能品味得了这股男人的激情和豪迈。

        “咦——?”

        冷不防的,姐姐突然抓住我的手。微略粗糙的触感同时带着少女特有的冰凉和柔软的小手,让我心里飘飘然地差点又忘乎所以。

        “才那么一会没见,该不是被怪物敲坏脑袋了吧?!苯憬阒遄琶纪?,用我无法听见的声音暗自低估道。

        糟了,论细心,论精明,我都无法和姐姐相提并论,再继续下去的话。身份暴露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看到姐姐亲昵的动作,我开始觉得情况不妙了。

        “竟然误会解开了,名字也通报了,如果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蔽一耪诺慕执咏憬愕恼菩闹谐槌隼?,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掉头招呼着小雪它们,准备脚底抹油。

        “别急着走?!?br />
        身后传来姐姐地声音?;姑坏任曳从?,脑袋就被一股巨力给扯住,丝毫不得动弹,而脚下依然跨前,差点让我没将腰给扭了,回过头,原来姐姐的右手抓上了头盔的一只牛角,将我紧紧的给扯住了。

        原来如此。卓越头盔的牛角虽然能在意想不到地地方给予敌人伤害,但是也极容易被人抓住,这的确是个盲点。

        “那个,还有什么事吗?”

        看到姐姐那双带着笑意的海蓝色眼睛,一股毛刺悚然的冷意突然涌了上来,那双美目里蕴含着地具备实质性威胁的险恶眼神,比起小幽灵那光有气势而毫无威胁的怒火可是要恐怖上千百倍不止。

        “就打算这样走了吗?”姐姐静静的看着我,问道。

        “……”

        不知为什么??吹剿难劬?。无论我怎么硬下心肠,那个简简单单的“是”字。都仿佛是哽在喉咙上的鱼刺,根本无法吐出。

        “那……,姐姐你打算怎么办?”

        看着逐渐逼近的佳人,我心醉神迷,已经完全忘记自己在说些什么,要说什么,只凭着自己地本能回答。

        莎尔娜姐姐并没有回答,而是逐渐逼近,丰满而坚挺的乳房已经完全挤压我胸口,呈现出如完美无瑕的玉碗般的形状,不想,也根本无法后退躲闪,因为后面已经是墙壁了,在凑上来的时候,姐姐就已经用了不知什么手段将我逼入了角落。

        感觉帽子上的牛角又被抓住了,而且在缓缓的向上拉着,下巴,嘴唇,鼻子……,一点一点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嗯——”

        才刚刚拉到鼻子处,一双薄薄地,形状如?;ò阌琶赖厥骄鸵丫松侠?,炙热而香甜的气息,就仿佛要将我融化掉一般,如此激烈,如同动情,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起来,激动起来,然后剧烈的回应着。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什么时候终于紧抱在一起靠在角落里,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急促呼吸,凌乱而喜悦的心跳,不断痴迷的注视着对方,一刻也不想移开。

        姐姐靠在我肩膀上,用手温柔的我梳理着头发,每次用了卓越头盔以后,头发总是乱糟糟的。

        “姐姐——”我轻抚着她那丝缎般的脸颊,喃喃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刚刚装的还不是挺像有模有样的嘛?我的乖弟弟!”感觉在我发间穿梭着的小手突然用力。

        “咦——?那个……,大概是这卓越头盔有点紧,老带着,脑子里的东西也被挤了出去?!蔽易龀鲆桓蔽薰嫉谋砬?。

        “连我的东西也全忘了吗?”仿佛故意在呵气一般,让人酥痒不已的气息呼在脖子上,让我不禁全身一抖。

        “我错了,姐姐,你原谅我吧?!?br />
        我立刻低头认错,这时候若是再嘴硬的话,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莎尔娜姐姐有99.99%的可能性会由温柔可人的姐姐变身为黑社会大姐头。

        感觉头上的小手缓和下来,我在心底里才暗暗松一口气。

        “傻弟弟……”

        感觉发间的小手更加温柔起来。

        “只有你,无论怎么撒谎,隐瞒,甚至欺骗我,背叛我,我莎尔娜都能容忍,整个世界,也只有你一个可以做到而已,知道吗?”

        感觉脖子一紧,下一刻,我已经被拉至姐姐的怀中,脸颊紧紧贴在两团软肉之间,那幽然的体香夹杂着紧贴盈鼻的乳香,骤然变得浓烈起来。

        “谢谢你,姐姐,姐姐,我爱你?!?br />
        埋首在那温暖的怀中,我心中没有一丝欲念,听到姐姐发自肺腑的真言,眼睛强忍着才没有落泪。

        多少年了,已经完全记不得父母的样子,我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像很多小说里描写的那么动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去世了,小到甚至我没来得及感受到他们的爱,所以,在他们死的时候,当时的我并没有什么感觉,更不要说哭的死去活来。

        在将我一路拉扯大的奶奶去世以后,我终于变得孤零零一个人,成天呆在空荡荡的大屋子里,与世隔绝的在虚拟的空间徘徊游荡,寒冷与孤独,让我几乎忘记了亲情的感觉。

        如今,我却在这陌生的异世界里,确确实实的找到了一份自己渴望已久的亲情,包容,毫无瑕疵,不求回报的奉献,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如此贴切这份亲情,只有莎尔娜姐姐,只有她才可以,我无法形容此刻对她的感觉,既是像母亲和姐姐一般的存在,同时又带给我如妻子般的爱情与甜蜜……

        莎尔娜姐姐,你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把你抢走,枕在那温暖的怀抱中,我暗自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