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着杀着就习惯了

        佣兵丙拼命的跑着,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跑的那么快,那被自己所破开的空气发出呼呼的啸鸣声,化作凛冽的飓风将自己全身上下的衣物刮得猎猎作响,脸似刀割一般,窒闷干热的天气似乎也因烈风而被驱逐了不少。

        畅快淋漓的愉悦感,让他突然产生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就好像抛弃了身上累赘的衣物,抛弃了心里面沉重的负担,赤裸着身心展开双手在洁白柔软的海滩上无羁无束的飞驰一样,没错,自己就是那双子海边的海鸥,正在迎风起跑,展翅欲翔……

        这股莫名其妙的恰意幻觉,甚至让他忘记了自己还处于狼狈逃窜、性命堪忧的状态,这一刻,他已经不再是为了逃跑而奔驰,他面带着笑容,张开双手作大鹏展翅状,仿佛随时都要飞起来——原来,速度竟然如此美妙。

        “……”

        “这位老兄,该不是吓傻了吧,你这样做让我很难提起斗志啊?!?br />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佣兵丙一个激灵,从忘然物外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猛得一转头,突然发现不知在何时,自己旁边竟然多了一只雪白的狼人,正带着一脸游刃有余的表情与自己肩并肩的奔驰着,看向自己的眼睛里,赤裸裸的杀意中夹杂着些许的郁闷与无奈。

        下一刻,他感觉背后一阵巨疼,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破体而出一般,他惊骇的大咳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顺势高高的飞了起来,脑子一阵空白——难道,自己背后真的要长出翅膀了?难道。自己真的可以展翅飞翔了?

        的确是有东西从后背破体而出,只不过不是翅膀,而是鲜血罢了。身体的确也飞了起来,只不过不是飞翔,而是被打飞罢了,只可惜佣兵丙已经无从再得知了,或许,能保持着这样地幻想离去。他已经足够幸福了。

        在佣兵丙晕过去以后,我并没有停手,而是又补了几记,直到他生命清零才算罢休,别怪我心狠,想想那些被他所屠杀,面带着痛苦绝望而死的无辜村民吧,他又何曾心软过。能在昏迷中毫无知觉的死去,已经算便宜他了。

        随后,我在他身上摸索了一下,最后只得到了几件白板的装备,唯一一件蓝色锁链靴属性也垃圾的不行。怪不得如此脆弱,竟然一招就被我打飞了出去,看来佣兵的日子的确不好混呢。

        回过头,我朝另外一名佣兵的方向追去。至于最后一名,已经交给小雪它们了,以小雪现在比我还要变态地实力和速度,再加上灵敏的鼻子,若是他还能逃脱的话那也没话好说了。

        放开脚步,我全力奔驰着,速度比刚才还要快上好几分,肉眼可以察觉的到的。身体上隐隐透露着一层猩红血光,没错,这正是技能施放以后的功效,虽然佣兵丙的装备的确很烂,但毕竟是以力量和生命见长地沙漠战士,能一招将其打飞,并发挥出比刚刚更快的速度,大多要归功于技能的威力。

        没有小雪那般灵敏的鼻子。但是我却多了一架多功能型侦察机。在懒乌鸦的监视下,另外一个士兵地行踪无所遁形。从心灵联系传过来的信息,让我很快便发现了另外一个士兵的踪影,他正企图往鲁高因城的方向跑去,大概以为混在人多地地方就能安然无事吧,殊不知小雪早已经将他的气味牢牢记住,就算再怎么乔装打扮也没用。

        佣兵甲时不时的回过头,发现后面并没有追兵,不禁心里一喜,tnnd,我就知道老子的运气不差,他美滋滋的想到,至于另外两个伙伴的安危,他已经顾不上了,只要自己没事就好。

        离鲁高因城的距离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只要混入城里,就算那个人有通天的本领也别想找到自己,到时候可要好好地尽情享受一下,压压惊了,佣兵甲已经开始yy回到城里以后,大口吃着美食,大把玩着美人的情形了。

        当他习惯性的再次回过头时,本该空无一人的后背却多出了一道黑点,并正以肉眼能辨的速度越变越大,可以想象,黑影的速度肯定是自己的好几倍。

        他不可置信的擦了擦眼睛,没看错,地确没看错,按照这种速度,别说回到城里,恐怕无需几分钟地时间自己就要被追上,佣兵甲惊恐的眼睛里透露着绝望,心里不禁暴虐地咆哮着:该死的,该死的,难道那两个混蛋竟然没能拖住他的脚步?

        人到生死抉择的时候,总是会暴露出本性,而佣兵甲自私自利,贪生怕死的性格在这一刻暴露无疑。

        “给你几点提示?!蔽以谟侗椎暮竺胬淅渌档?。

        “第一,如果是怪物袭击的话,它们向来不会留下尸体;第二:如果换成沙漠盗贼,他们则是从来不杀年轻的女子;第三:沙漠上几个大的强盗集团,都已经被我瓦解掉了?!?br />
        那仿佛万年冰封般语气,每一个字都让佣兵甲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没想到灭杀村落以后的三人的特意布置,竟然是在自打嘴巴。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知错了,原谅我吧,我要加入冒险者联盟,以后一定会洗心革面……”

        当死亡的气息逼近之时,佣兵甲再也顾得不形象,竟然边跑边痛哭流涕的大喊着。

        “……”

        看对方犹豫,佣兵甲仿佛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般,不禁心中大喜。

        “真的,相信我,我一定会改过自新,我可以向上帝发誓,如果违背的话,就让我在地狱里永受折磨?!庇侗谆毓?,眼睛鼻子上的泪水鼻涕因为奔跑抖动而甩的满脸都是??雌鹄淳腿缤〕笠话?。

        “好吧,那我不杀你?!蔽业慕挪街鸾シ怕?。

        “一……一言为定,你要说话算话呀?!?br />
        佣兵甲的脸上露出狂喜地神情,但是那卑陋的本性让他根本无法相信任何人所说的话,看到对方慢了下来,他狂喜至极,不禁加快脚步向前跑着,只要!只要逃到城里去。自己就安全了,他这样坚信着。

        然后,他只觉得自己下一脚踏在了空处,整个身影悍然而倒,措手不及的他还未等来与结实地面的碰撞,便突然眼前一黑,身体掉入了一个柔软粘稠,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整个空间充斥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臭和腐烂味道。

        没等佣兵甲的脑子完全反应过来,周围柔软粘稠地肉壁便开始逐渐收缩,向自己挤压过来,他惊骇欲绝的用手脚将四周撑住,但是那肉壁却似一团棉花糖般。他的手脚凹进了里面去,肉壁以平稳而优雅的步调,逐渐地覆盖上了他的身体,佣兵甲觉得周围越来越狭隘??掌苍嚼丛交胱?,粘稠的液体在逐渐溶解他的衣服,逐渐紧缩的肉壁,正慢慢地将他肺里地空气挤压出来了,身体疼的已经快要失去直觉,眼睛越来越模糊……

        好大一条沙龙,我站在外面,漠然的看着佣兵甲被一条突然从沙地里窜起的巨大白色肉柱所吞噬。这条白色的肉柱就仿佛是剧毒花藤放大了成百上千倍一般,直径超过五米,长更是不知几许,不同地是它的身体构造,仿佛蚕一般白呼软绵的外表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刀枪难入地脂肪。

        在鲁高因混了几个月之久,我一眼便判断出了这种怪物的名字——沙龙,或许不应该称它为怪物,因为它并不属于地狱生物。而是如罗格营地的草原上遍布着羚羊野鹿兔子等草原动物一样。是西部王国土生土长的沙漠型生物。

        这些沙龙实力强大,如果被其捕获。即使是转职者也未必能够安然逃脱,不过幸好它们的移动速度不快,兼之性格懒惰,捕食的方式类似守株猎兔,在它们所猎食的范围,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比如说不自然地凹下一个大坑之类的,所以即使是普通人也能识破并远远躲开。

        虽然不是地狱生物,但是其恐怖程度却比地狱生物有过之而无不及,换一种说法,自从有了地狱生物,沙虫的小日子过得更加滋润了,对于它们来说,这些会毫不犹豫的踏入它们捕食范围内的愚笨地狱生物,简直就是老天赐予它们的美食。

        而佣兵甲就是因为忙于逃命,竟然连如此明显的痕迹都没有留意到,一脚踏入大坑里面,然后被冲天而起的沙龙所吞噬,连带方圆十多米内地沙地也被这股力量冲上几百米地高空,置身在里面,沙尘席卷,遮天盖地,犹如末日降临,虽然早已经听说过沙虫的变态,但是真正看到还是第一次,没想到连捕食都有如此威势,若是自己被吞进里面地话,也不知道能不能逃脱,想到这里,我不禁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不过,就算佣兵甲能及时停下来逃离沙龙的捕食范围,我也不打算放过他,他能不能改过自新不重要,而是,冒险者联盟不需要这样沾满了无辜鲜血的懦夫。

        待我回到原地,小雪它们早已经趴在那里,无聊的打着哈欠,看我回来,不禁如小狗一般争先吐着舌头朝我扑了上来,拜托,也不看看你们的体型再说,我无奈的被小雪扑到在地上,任那鲜红的舌头在脸上不断舔舐着——幸好头上还带着卓越头盔,不然我的脸可要遭殃了。

        嬉闹了一阵以后,我翻身跃上了小雪背上,顺手取下沾满口水的卓越头盔,长吸了一口气——这种全覆式头盔看似威猛,但是带着却未必舒服,正面的结构仅仅留下眼睛和鼻子的两条缝隙,让里面的头部憋闷不已,如果不是想隐瞒身份,我才不会带勒,德鲁伊果然还是最合适带狼头。

        我指挥着小雪朝记忆中附近的一处绿洲慢慢步行过去,记得那里搭有一处小棚子,就仿如古剧里的官道路上的茶寮一般,专供过往的旅人和冒险者休息,那种类似酒吧,却没有满屋子充斥着酒气的氛围,对并不嗜酒的我来说更为合适,最重要的是能在里面打听到不少的消息。

        一路上,我不禁开始回忆这两个多越以来的收获——就如刚才的情形一般,这些日子里,我一直在四大城市里来回兜转,这个长老的头衔真tm一点用都没有,我要严重的bs一下不知变通的法师公会,身为长老,自己竟然还要像普通的冒险者一样,先要步行到其他大城,在那里的传送站登记以后才能永久使用,虽然说几乎全程都是由小雪代为行走的……

        好不容易跑遍四大城的传送站,我有事没事便飞来飞去,消耗一下该死的法师公会的能量也好……咳咳,这当然是骗人的,我不是那种人!

        为了清理那些不知收敛的堕落者,我惨兮兮的如同推销员一般飞来飞去,连历练的功夫也省下了,算一算,这两个月以来,死在我手上的人也快有上千人了,啊,当然,其中堕落者只占绝少一部分,不到一成,至于为什么,咳——

        感觉自己也快杀的麻木了,幸好一路有个天然娇的幽灵圣女陪在旁边,并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化解掉了心中逐渐积累的暴虐,不然我非得被逼疯不可。

        而让我庆幸的,死在我手上的堕落者之中并没有出现转职者,想想这也是理所当然,以转职者的身份,怎么可能会看得上这种低级的杀掠抢夺方式?如果不是被牵扯入三无公主的阴谋里面,我连图克他们三个也不可能遇见。

        另外一点不得不说的是,虽然被四处作乱的堕落者弄的焦头烂额,但好歹也过了两个多月,我还是有惊无险的跨过了23级的关卡,成功的摆脱了初级菜鸟的范畴——别怀疑,没有到达24级并掌握所有的三阶技能,在其他高手眼里就是菜鸟一只无异。

        德鲁伊的三阶技能一共有五个,分别是外形变换系的野性狂暴,撞捶,元素系的火山爆,飓风装甲,还有召唤系的食尸藤。

        而我对付佣兵丙所用的技能,正是只有狼人状态下才能使用的野性狂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