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二十章 一触即发

    第二百二十章 一触即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二十章 一触即发

        0从屏风内面走出来的三个人,由左到右分别是刺客,死灵法师,还有野蛮人,如果我没有判断错的话,上次在宫殿里埋伏的是十多个佣兵当中,让我感到气息尤为强烈的其中三个人应该就是他们,真是冤家路窄,起初我还以为是高级佣兵呢,当初要是知道他们是堕落者联盟的成员,我肯定会率先发难,将他们给全宰掉。

        从气息上判断,如果这三个转职者没有隐藏实力的话,最左边的刺客实力应该比丘尔顿要逊上一筹,而另外两人的实力则是和刺客不相伯仲,以此推断,他们的等级应该在二十多级左右,不超过三十,但应该要比我高上几级,别看只是区区几级,要知道,我现在的等级是23级,而23级和24级则是一个实力的分水岭,因为24级才能掌握第三阶的技能,所以,撇开经验和技巧的话,他们的战斗力并不会比丘尔顿弱多少。

        “说一个中一个,还真是麻烦呢?!?br />
        我颇为无奈的搔搔脑袋,郁闷的朝三无公主看了过去并埋怨道。

        虽然之前并没有具体的资料,但杰海因身边存在着三位高手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别忘记三无公主可是杰海因的最疼爱的女儿,小间谍的功夫深着呢,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存在,这次的行动我根本就无需参与,换个说法,我参加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就是对付他们三个。

        不过还好,三个都是大众等级的转职者,感觉上应该还能轻松应付,要是换做是三个三十六级以上的,或许我现在要考虑的应该是如何掩护这帮人逃跑才行了。

        能有这样轻松的想法,并不是我自大。拥有bug护身符,变异召唤宠物和救赎者这三大作弊利器,如果我还看轻自己,那未免也太对不住它们了,不客气地说,现在想要杀我,除非是速度型的六十级以上的转职者,或者几个四五十级的转职者偷袭。否则我会让他们明白什么叫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阿兹亲王显然是不知道这三个转职者存在的,所以他现在脸上的惊恐状一如杰海因所意料之中的那样,离丧家之犬也只有几步之遥了,他用责问地眼光狠狠盯着组织者,却发现对方依然一副沉着自信的样子,仿佛眼前的事情早就在他的意料之内。

        他不禁突然想起出发之前的那位“高手”,虽然并不认为一位所谓的高手可以敌得过三个转职者,但他还是一边诅咒着组织者竟然对他有所隐瞒。一边露出希翼的目光朝我这边看过来。

        该我登场了吗?若是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我们这边地士气会降到历史最低点,甚至是不战而降吧,三个转职者加上八个高级佣兵,绝不是我们这边十七个佣兵(这还得算上才十多级的三无公主)能对付得了的。

        “咳咳——”正当我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脑海里酝酿着什么台词的时候,旁边地三无公主却突然松开我的斗篷,仿佛豁出去一般向前踏了几步,娇小的身体笔直仰着。突兀的举动,吸引了所有人地注意力。

        她缓而坚定的掀开自己的帽子,露出那带着三分稚气的绝美容颜,坚定的与惊讶不已的杰海因对视着,大眼睛里逐渐蒙上一层悲哀的水雾色。

        “父皇,求求你,别在一错再错下去了?!?br />
        剔透晶莹的泪水从她那姣好地脸颊上缓缓划过,她用几近哀求的眼神与看着自己的父亲。希望他能醒悟过来,对于不擅长于表达的她来说,这已经是她所能表露出自己的感情的极限了。

        “你……你……”

        杰海因惊愕的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女儿,一时说不出话来,究竟是谁布地局,为什么到现在依然没有一个士兵,答案……

        阿兹亲王也是目瞪口呆地回过头看着茉里纱,这究竟怎么一回事?他在心里已经将那该死的组织者千刀万剐上百次了。

        “哼哼哼。不错……”

        三无公主出乎意料地举动打乱了一切布局。就连我们这边的人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正在大殿气氛僵持凝固的时候。一道阴冷的笑声打断了所有人的沉思。

        我上前几步,冷不防的站在她后面,一手将她紧紧的箍在怀里。

        呃,好柔软的身体,和小莎拉相比那是各有千秋…不对不对??!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相信我,我绝对不是为了占她的便宜而将她搂在怀里。

        “没想到吧,她现在已经是我们的阶下囚了,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否则的话,你的宝贝女儿会怎么样,我可不敢保证,嘿嘿嘿……”

        多狗血,多炮灰配角化的台词呀,没想自己也有怎么一天,哎,总感觉自己身为主角的尊严已经降到了史无前例的最低点,在项链里面一直观看着这出好戏的小幽灵则是笑的天昏地暗,甚至连我“无意”之间占了三无公主的便宜都没有察觉,睡觉去吧你?。?!

        茉里纱在我怀里挣扎了几下,然后惊愕不解的扭过头看着我。

        “嗯???别误会,我只是心血来潮的想做一回反面角色而已?!?br />
        我微不可查的朝她眨眨眼睛,用只有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然后继续对着杰海因冷笑。

        同时,组织者也对我露出赞许的表情,仿佛在说,不愧是大人,瞬间就把一场风暴消于无形,如果让阿兹亲王知道整个行动计划都是由这位三无公主策划的话,恐怕即使篡位成功,之后双方之间也会存在一条难以缝合的间隙吧。

        天知道,其实我只是觉得三无公主太可怜,如果让杰海因知道一切都是他的宝贝女儿策划的话,恐怕永远也无法原谅她,反正坏人已经做了。不妨一次做到底。

        “卑鄙的叛逆者,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威胁本王,你们还算是男人吗?”

        杰海因发狂般地咆哮道,脸上一阵青红皂白,看来三无公主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并不轻,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露出了决绝的神色。为了女儿抛弃王位,这种事情恐怕只有在胡说八道的小说里才会出现。

        “你们将为你们的所作所为而感到后悔,放心吧,我是不会让你们死的那么容易的?!?br />
        他的脸上露出疯狂地狰狞,大手一挥:“除了茉里纱以外,其他人一个都不要留,统统给我全部抓起来,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人间地狱?!?br />
        可是。除了,他周围那八个佣兵以外,他最倚赖的三个转职者却丝毫不为所动,而那八个佣兵冲前几步,感到这股诡异的气氛。也停了下来,差异的看着本该和他们一起冲上去的三位转职者。

        “真是精彩,啧啧,没想到能看到如此精彩的好戏?!?br />
        刺客脸上露出戏谑的笑容。一脸懒洋洋的说道。

        “喀喀喀,对父亲晓以大义地女儿,多动人的场面呀,杰森,你不觉得应该掉点眼泪表示一下吗?”中间的死灵法师发出让人毛刺悚然的笑声说道。

        “就这样完了吗?不如让那八个佣兵冲上去,让我们赌一赌,看他们能支持多久吧?!?br />
        最右边的野蛮人裂着森寒地牙齿,从不离手的武器亢奋的挥动了好几下。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佣兵又惊又怒的话。

        “我让你们把他们全抓起来,难道没有听到吗?”杰海因仿佛小丑一般,恼羞成怒地呵斥到。

        “住嘴,你这只蚱蜢,你以为你是谁?”野蛮人突然回过头,将近三米的身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如同侏儒般的杰海因,巨斧在他身上比划着,那双冰冷的眼神让人毫不怀疑他可以在下一刻将对方残忍的分尸。

        “父皇?。?!”被我搂在怀里的茉里纱惊呼一声。拼命的挣扎着想冲上去。却被我一把箍在怀里。

        “住手,交给我……”话还没说完。

        “住手。图克,首领还在鲁高因,不要将事情闹大,小心他宰了你?!苯薪苌卮炭屠淅涞暮鹊?,说起首领时,脸上带着一股又敬又畏的神情。

        “切??!”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野蛮人似乎也对杰森口中的首领忌讳万分,他依依不舍的将斧头从杰海因脖子上收回,狠狠的对着他吐了口痰。

        捡回一条小命的杰海因,仿佛受到了什么严重地打击一般,失魂落魄般地坐回自己的皇椅上,眼神呆滞,仿佛傻了一般。

        “喂, 我说?。。?!”我终于忍不住怒吼到。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你们就完全无视我地存在??!”

        从进这道门开始,我想要做的动作,想要说的话就老是被打断,唯一说过一句完整的话,感觉也只像是某个脸上打了马赛克的路人甲在虚张声势的挟持着人质洋洋自得而已。

        “谁呀这是,刚刚有这号人吗?”

        刺客杰森转过头问死灵法师,脸上疑问的表情如同一记十万吨的棒槌般砸在我头上。

        “嗯,的确有?!?br />
        死灵法师沉思一会,然而果断的答道,果然不愧是法师,记忆力就是比那该死的刺客好上不知多少倍,等会留你个全尸吧,我心里想到,但是在下一刻……

        “不过,一般情况下,站在最后面挟持人质的角色,不都是一些软脚蟹吗?等主力崩溃以后便立刻屁滚尿流的撇开人质,偷偷的夹着尾巴逃跑那种……”

        这位死灵仁兄肯定看过不少英雄小说,所以很快就分析出一种最有可能的状况。

        “没想到区区一只蚱蜢竟然还有如此胆色,勇气到是可嘉,放心吧,我图克会给你留下一条全尸的?!?br />
        野蛮人图克立刻便接受了死灵法师的解释并加以想象,然后用赞许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将本该是我的台词抢了过去。

        要冷静,一定要冷静,这一定是敌人的陷阱,我深呼吸了许久,才勉强让自己的脸上露出笑容,额头上的青筋却依然根根勃起。

        “诸位,不介意的话,我到是有一个提议?!?br />
        我朝对方打了个手势,下一刻,一直内敛的杀机瞬间爆发。

        “不如,我们出外面好好聊一会,你们觉得如何?”

        我摊开双手,面带笑容的说道,一股激荡的战意从身上爆发出来,将黑色的披风吹的猎猎作响,整个大殿充斥着让人几近窒息的气氛,无形的压力如同猛兽般在彼此之间回荡着,咆哮着,实力较弱的佣兵纷纷惊恐的往两边退了开去,最后,只有我和那三个转职者,依然站在大殿的两端,静静的对峙着。

        “喀喀——,真是看走眼了,没想到你竟然也是转职者?!?br />
        死灵法师阴冷的笑着说道,就连那个一直玩世不恭的刺客,也露出了大吃一惊的神色。

        “那么,我想,我现在应该有这个资格和你们好好聊上一会了,堕落者联盟的诸位,你们可真让我好找呀?!?br />
        我添着干裂的嘴唇,轻微的血腥味在口腔迅速蔓延开来,疯狂的战意如同惊涛骇浪般涌动咆哮,好久,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期待过战斗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你认为凭你一个人,可以对付我们三个吗?”短暂的惊讶过后,刺客重新露出戏谑的神情打量着我说道。

        “能不能做到,光靠嘴巴说没用,有胆量的话就跟过来吧?!?br />
        我冷冷的留下这句话,转身朝大门走去。

        三个人犹豫着对望了几眼,似乎也不想在这种狭隘的地方交战,再说在这里万一失手将杰海因干掉了,首领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在眼神交流了片刻之后,他们紧随在我后面跟了出去,留下大殿里的数十个人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父皇??!”

        茉里纱焦急的朝失魂落魄的杰海因飞奔了过去,轻轻搀扶着他那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十年的虚弱身体。

        其他人,包括阿兹亲王都愣愣的站在那里,并没有阻止身为“人质”的三无公主的骤然举动,他们都知道,这次行动失败与否的关键,在于我和三个转职者之间的胜负,如果我输了,即使他们现在杀了杰海因也无济于事,那三个转职者绝不会放过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