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零九章 孝顺的公主殿下

    第二百零九章 孝顺的公主殿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零九章 孝顺的公主殿下

        “这次多亏了吴大人?!?br />
        临别前,凯特和霍特深深的朝我鞠了一躬,虽然这次的行动对他们来说几近九死一生,但是收获也不可谓不小,在回来的几天里,他们赚了不少经验,更是狗屎运的爆了几件对于他们来说十分不错的白板装备。

        两人的任务已经完成,分手以后,他们就会去格雷兹那领取他们的报酬,并会用这些钱好好腐败上一些日子,佣兵就是这样一群人,永远也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绝对不会亏待自己,至少在活着的时候。

        “我们也走吧?!?br />
        我抖了抖披风上的灰尘,好几天没有洗澡了,浑身都在发痒,还是快点将这呆呆的公主殿下送回皇宫里,顺便跟杰海因交代了任务再说,说不定他一个脑子秀逗,突然批准我的鲁高因远程传送使用权呢?虽然知道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稍微期待一下也无大碍吧。

        一路只剩下我们两个,士兵们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回来,或者说根本没有奢望过我们还能回来,所以也没有等候,从这里到皇宫,虽然远远有一座上百米高的钟楼可以指路,但我却完全没有信心凭着这点讯息找到皇宫。

        所幸眼前的这位公主,虽然神经比较粗大,但总算不是个路痴,至少回家的路她还总是认得的。

        两个人一人身材略为高大,全身笼罩在黑色披风底下,一人体态娇小,穿着线条优美的白色锻袍,披着面纱,头顶戴着夸张的大帽子,这样违和的组合默默无语的行走在大街上。连我自己都觉得诡异万分,也不知道周围的路人是怎么想象我们两个,黑白无常?黑社会?又或者是邪恶组织?唯一确定的是,在热闹拥挤地大街上,我们的周围形成了一个真空层——没有谁会愿意和两个怪人扯上什么关系。

        幸好在罗格营地时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目光,而旁边的茉里莎似乎也完全不在意,又或者说是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总之。在周围那若有若无的微妙视线注视下,我们终于来到了皇宫门口。

        我们的三无公主殿下很快就由几个年轻貌美的侍女迎走了,我则是在大殿上等了好一会儿,在稍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杰海因终于出现了。

        这是我与他地第二次见面,杰海因外面看起来非常年轻,大概三十多的样子,说她是茉里莎公主的哥哥估计我也不会怀疑。炯炯有神的眼睛,挺拔的鼻子下是一摞整齐挺拔,十分有特色的阿拉伯大胡子,不禁让我想起了西游记里的朱紫国国王,看起来真有那么点少妇杀手的魅力。只可惜他地脸色过于阴冷,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依然可以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怠倦和无奈。

        屏退了左右以后,整个大殿只剩下我们两个。

        彼此之间似乎都已经没有了继续耍太极拳的兴趣。所以,我们的谈话很单刀,很直入,我已经做好了被杰海因冷嘲热讽一翻后被打发出皇宫的心理准备。

        然而杰海因显然却不会如我所愿,这家伙脑子里究竟打地什么主意?若不是忘记将帽子摘下,估计杰海因已经能看到我现在目瞪口呆的样子。

        用从我那浅薄到可怜的脑子里硬生生憋出的一句话解释,那就是这家伙想大搞传说中地政治联姻,想撮合我和那位三无公主的好事……

        拜托。现在是什么情况?我只是与那位公主呆了几天而已,充其量只了解她的职业,衣着,身高,体重,三围,天然呆,性格孤僻。神经大条。沉默寡言,小手纤细灵巧。皮肤似乎也很白嫩,除此之外一概不知道,连长着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想想你女儿那无口的性格,你以为我们之间究竟能摩擦出什么样的奇妙火花?

        “难道你认为我的女儿配不上你?”

        杰海因脸色一变,果然,利诱未果,惯例的威胁出来了吗?难怪如此多学家将两个词放在一起,更难得的是我地脑子里竟然还能在这种时刻冒出这种念头,或许在某方面我的神经也能和那位三无公主一较高下了。

        还真是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结论。

        “陛下言重了,公主殿下聪明伶俐(有可能),机敏过人(说瞎话),更是天姿国色(未辨识),是本人高攀才对,只是本人一心为四……咳,一心为解放暗黑大陆的伟大事业做出自己一份贡献,况且家中已有一妻,并未有另立他娶的打算?!?br />
        我咬文嚼字,颇为狼狈的应答道,嘴一溜差点就顺口将“为四个现代化”给爆了出来,事前已经做了各种各样的应备,但千算万算却没想到杰海因会来这一手。

        不能答应,绝对不能答应,先不说我与那位公主殿下的好感度并不算高,也不说维拉丝地反应怎么样,估计就是项链里那位像小孩子没能得到自己最喜欢地玩具而在闹腾似的小祖宗,只要我点一下头,她也能直接用目光将我秒杀。

        看我言辞坚定,杰海因那沙黄色地瞳孔不由一凝,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长老阁下真的不再做考虑?”

        从语气里隐约察觉到的杀意,让我的脸色紧绷起来,我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若是好声好气,或许我还会觉得为难,但竟然你先撕破了脸皮,那也就没什么好客气了。

        “陛下无须多劝,本人心意已决,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请允许本人先行告退?!?br />
        我漠然的行了一礼,不待杰海因回答便转身离去,在身后,无法抑制的杀意,一波又一波的挑拨着我的战斗本能,一个,两个……大概有十多个吧。我没有卡夏那般的敏锐,只能大致猜出数量,在周围,大概有十多个佣兵等级的高手,其中三个尤为强烈,可能是高级佣兵,甚至是转职者,只待杰海因一个手势。我毫不怀疑他们会挥舞着手中地武器从四面八方朝我扑上来。

        脚步丝毫没有打乱,依然保持着平整的节奏,但是我的拳头却不知不觉握的颤抖,帽子下的眼睛闪烁着压抑不住的火光,心底深处更是在呐喊,快点,快点下令吧,痛痛快快的战一场吧。

        和那些智力低下。只一味依靠数量取胜的怪物战斗,已经再也无法让我燃烧出激情,每次回忆起和丘鲁顿地交锋,都能让我的鲜血沸腾,回味不已。恨不得再来上一遍,那才是真正的战斗?。?!

        只是很可惜,估计这次是没什么希望了,撇下这些人能不能留住我不说。单是刺杀长老这样的罪行,就算他是杰海因,恐怕也承担不起,连我都能想到我问题,杰海因没理由想不到,除非他疯了。

        杰海因没疯,所以,当我走出大殿门口。就要脱离最佳的时机时,那股强烈的杀意依然只是蓄而不发,直到我的身影远离他们的包围圈,才逐渐减弱。

        真可惜。

        抬头望着从天空倾洒而下地炫目白光,我略为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难得高涨起来的战意,却没能发泄出来,感觉就好像ml做到一半却不得不停下来那般难受。

        当我从那让人头晕目眩的刺激快感中低下头的时候。一道白花花地身影却再次让我把眼睛眯了起来。

        靠。这样猛烈的阳光下还穿着雪白色衣服,搞不好会患雪盲症也说不定。你就不能稍微体谅一下旁边的人吗?我闭着眼睛,无奈的用手指用力摁了几下发黑地眼眶。

        这样一身璀璨夺目的打扮,认识的人当中除了那个三无公主殿下之外别无他人,她站在我前面不远处,依旧用毫无焦距的眼神看着我,就仿佛目光直接从我身上穿透,而在观察我身后的某个事物一般,然而她的确是在看着我,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人尤其不爽,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才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事物吗?

        “为什么……?”

        就在我以为这种状态要一直维持到谁先脱水倒下才算罢了地时候,她终于开口了,数一数,应该是她第四次开口,第一次是提醒我们那些幽暗蝙蝠的原产地来自库拉斯特,第二次是“没事”,第三次,呃——,依然是“没事”……

        “为什么要拒绝父皇的建议?”

        她漠然的语气中终于带上一丝情绪,名叫愤怒的东西。

        “……???”

        怎么回事?莫非是里的经典情节——高傲的公主殿下无法接受被主角拒绝的耻辱,发誓要让主角爱上她然后将他抛弃,结果到最后很和谐很后宫地狗血剧情?

        很可惜,这并不是,而眼前地这位三无公主也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女孩,呃,撇下她胸部大小不说……

        “为什么?难道你喜欢我,愿意嫁给我?”我好奇地打量着她。

        “无所谓?!?br />
        很冷漠的表情,很微妙的答案。

        “但是,你们不是一直在忧虑着父皇与冒险者之间的矛盾问题吗?如果,如果你能娶我的话,父皇也能稍微对你们放下戒心,这样不是很好吗?”

        她略有些激动的身体微微向我这边前倾,捂着雪白的胸口一口气说完,然后深呼吸了一下,我甚至怀疑这是她从出生以来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那么你呢,真的就愿意嫁给一个你不爱的男人?将你当成政治牺牲品的父亲,你依然愿意如此为他着想?”我饶有兴趣的继续反问道。

        她愣了一愣,或许是没料到我竟然有那个闲功夫去关心她的感受,但还是低着头淡淡回了一句。

        “我……无所谓?!?br />
        真是个孝顺的女儿呀,我开始为她感到不值,要是自己以后也有一个半个这么像话的儿女就好了,当然,三无的性格就免了,还是天真开朗一些的好,我莫名其妙的感叹了一阵。然后目光重新落在她的身上,不置可否。

        看我盯着她不放,她很明显是会错了意,意义不明地叹了一口气之后,道。

        “放心,虽然我不想这么称赞自己,但,至少应该不会比你的妻子差?!?br />
        比刚刚更为冷淡的说完这句话以后。她默默的取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雪白的娇俏脸蛋。

        正如我想象的一样,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比牛奶还要雪白细腻,精致如陶瓷般地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大大的眼睛,蒙着面纱的时候到是不觉什么,但是一旦取下面纱,与那张精致娇小的脸蛋对比。则显得尤为突出,亮黄色的眼眸犹若明亮的圆月倒映在一潭秋水那般,眼睛大地有些过分,两排刷刷整齐修长的睫毛,还有那如画般的柳眉?;钔淹芽ㄍɡ锏目砂倥话?,或许这也是她一直蒙着面纱的原因。

        见识到她地庐山真面目以后,我略微一愣,没想到在异国他乡。竟然还能见到一位容貌不逊色于莎拉多少的女孩,当然,两个人的气质却是天渊之别,一个纯真灿烂,犹如天使,一个沉默寡言,宛若幽魂。

        好歹咱也是见识世面的人物,很快就回过神来。打量着她地目光不再含一丝欲念。

        她似乎有点紧张,肩膀微微颤抖着,但还是鼓起勇气,将自己美丽的脸蛋抬起来,正对着我,仿佛要让我看个清楚,但是很快又扭捏的撇了过去,白皙的脸上露出两团淡淡的红晕。

        这算是美色诱惑吗?呃。我还真没什么抵抗力呢。

        对美的事物含有占有欲。估计是大多数男人都会有的欲望,我也不能免俗。但是很可惜,这也仅仅是占有欲而已。

        “的确不比维拉丝差呢,真可惜?!?br />
        我再次仔细地看了那张完美无瑕的脸蛋一眼,然后惋惜的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

        茉里莎公主重新带上面纱,疑惑的看着我。

        “虽然我们两个没什么感情可言,不过这个到是没什么,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嘛?!?br />
        听到我这样说,她眼神稍稍舒缓,随即又变得复杂起来,以为我已经接受了这样可笑的婚姻。

        “但是很可惜,家里那位发起火来可是十分可怕的,偏偏我又爱她爱的无法自拔,所以真的可惜了……”

        我摇头晃脑地说道,这可不是危言耸听,虽然善良温柔地维拉丝从未发过火,但也正因为如此,一旦发起火才显得尤为可怕,而且她的性格比较传统,对于某些原则性地问题十分固执,有的时候只要眉头轻轻一皱,哪怕脸上依然带着温柔的笑容,我和莎拉两个也是噤若寒蝉,乖的像兔子一般。

        “而且……”

        与愣在当场的公主擦肩而过,我继续说道。

        “你真的认为你的父亲只会松一口气而已吗?不会吧,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的野心,他只是想利用我的身份而已吧……”

        带着淡淡的肯定,我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她身后。

        “……”

        愣了不知多久,直到在太阳暴晒下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茉里莎才回过神来,迈着软弱无力的步伐朝我来时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出她所料,她的父亲果然还留在里面,空荡荡的大殿,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身体深深陷入皇椅之中,脸上露出平时绝对不会被外人看到的疲惫无力的一面。

        “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听到脚步声,杰海因干哑着嗓子问道。

        “不可力敌?!?br />
        她的回答依然简洁而短促,换来的是杰海因重重的叹息,身子仿佛散了架一般,无力的靠在扶手上面。

        “里莎,委屈你了?!?br />
        威风不可一世的杰海因,此时却仿佛垂暮老人一般叹息着,堂堂一个国王,竟然要沦落到出卖自己的女儿换取力量,更讽刺的是,即使如此,自己的条件依然被对方弃之如履,他恨,恨那个不知好歹的罗格长老,恨所有的冒险者,也恨自己。

        “无所谓?!?br />
        她轻步走上前去,两只小手在杰海因僵硬的肩膀上揉捏着。

        “父亲,累了?!?br />
        从后面看到包头巾下露出来的白花头发,茉里莎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眼神突而之间变得坚定有力,仿佛决定了什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