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二百零五章 空投……嗷呜???

    第二百零五章 空投……嗷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百零五章 空投……嗷呜???

        “咔……嚓……咔…嚓……咔嚓……”

        从四面八方传来的骨骼摩擦声,声音由凌乱逐渐变得集中,到最后就仿佛阅兵场上的无数士兵演练时的整齐,那单调机械的声音,仿佛能箍住自己的心脏一般,“扑通——”,“扑通——”的随着摩擦声一起跳动着,让人不由的惊慌失措,既害怕声音的接近,又恐惧万一声音消失了,自己的心脏是不是也会跟着停止跳动。

        “来了?!?br />
        我皱了皱眉头,一抹鲜血般的殷红,慢慢的出现在了前面,不,不是一抹,是整群,如汪洋血海一般,除了灰色的墙壁,就是无尽的血红。

        浩浩荡荡的燃烧死尸,夹杂着缓慢的干尸,高大的沙地骑士,还有敏捷的女猎人,里面不知隐蔽着多少的死亡弓箭手,正缓慢的向我们这边逼近。

        “大……大人,后面……”

        卡特结结巴巴的说道,脸上满是绝望的死灰色。

        废话,不用回头看我也知道,后面的景色绝对比前方好不到哪去。

        “凯特,告诉我,下水道的中央区域在哪里?”

        看着逐渐夹逼过来的血色大军,我哑着嗓子问道。

        “大……大人,具体……具体的位置我……我也不知道,只……只是听说过而已,没错的话,前方几百米处有一……一个路口,向右转,再……再前进几百米远,向左转,一直走,应该……就能到了?!?br />
        凯特已经是六神无主,只是下意识的说了出来。别说中央区域,就是前方几百米处的路口,在已经逼近到几十米处的血色大军面前,都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原来已经如此接近下水道的中央区域,看来这些数量庞大的怪物大概也和那里有着莫大地关系吧。

        现在情况可以说是十分糟糕,如此庞大的怪物军团,即使是我,如果光在站在这里一筹莫展的话。最终也只能被血色的浪潮所淹没,最重要的传送卷轴使用不了,身边还有三个累赘,如何选择,还真是一个考验人的活呀。

        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怪物,我咬咬牙,反正站在这里也是等死,不如干脆赌一把吧。我有一种预感,下水道的中央区域,一定存在着什么,或许能让我们全军覆没,或者能让我们安然逃脱地存在。

        “你们三个。身子尽量藏好?!?br />
        我让其余四只鬼狼围着三人和橡木智者,组成一个圆形的防御阵,小雪和剧毒花藤,还有自己。则是挡在圆形防御阵面前,组成一个尖锐的三角攻击阵型。所幸下水道比较狭隘,即使形阵只有我和几只宠物组成,也足以挡住整条通道,无须担心四面受敌的最坏情况。

        其他三人按照我的意思,凯特和霍特连忙俯下身子,将自己高大的身躯躲在鬼狼的后面,避免成为燃烧死亡弓箭手的攻击目标。而茉里莎公主则是显得游刃有余,她地个子本身就矮于鬼狼,所以别说俯身弯腰,就连低头的功夫都省下了。

        “吼——”

        我发出一声似人似兽的咆哮,整个身子急速膨胀,不一会儿就化身为三米多的巨大熊人,小雪也跟着我一起吼了起来,那充斥着战火与鲜血的怒吼。竟然让整个怪物大军顿了一顿。而剧毒花藤,则是静静地潜伏在地底。比起战意熊熊的小雪和我,它更适合扮演类似刺客的角色,只是这个刺客比较nb,毒素群杀对于这些普通怪物来说,简直就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恐怖。

        灌下几瓶药剂,我深呼吸一口,握了握拳头,感觉全身地力量都在汹涌澎湃着,这种感觉很奇妙,让我产生一种眼前的怪物大军,也只是如此的渺小不足称道的感觉。

        垃圾,垃圾,都是一群垃圾,在力量的刺激下,我的战意被无限的点燃,猩红的眼睛充斥着兴奋地血色,那仿佛要汹涌而出的力量,趋势着我的脚步,由慢到快的,不由自主的朝前面的怪物海洋冲了上去,受到我的战意牵引,小雪和剧毒花藤也跟了上来,随后的是组成一个圆形防御地鬼狼。

        “吼——”

        我兴奋地大吼大叫着,没有挥拳,也没有张爪,而是侧着身子,直接用肩膀撞了上去。

        “咔嚓——,咔嚓——”

        拥挤的怪物大军,再加上狭隘地下水道,我的身子硬生生的插入了怪物大军里面,那被挤压断裂的残肢碎骨在我眼前华丽的飞舞着,暴力,绝对的暴力产生的快感,让我不禁放声怒吼,裂吧,碎吧,老子要将你们统统挤成为粉末。

        如同人形的推土机一般,足足向里面推进了十多米,我的势头才停了下来,所经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一条骨头所铺成的道路。

        但是这些没有感情的骷髅,并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在我停下来的空挡,汹涌而来的怪物已经将我后面的空间重新填满,里里外外的一层血红色把我团团围住,还有那时不时从哪个角落里射过来的火焰箭矢,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干的好事。

        凭你们就想困住我?门都没有。

        看着连自己腰部都不及的骷髅,我眯着眼睛,双手两边一展,如陀螺般猛烈的旋转了几圈,随着连绵的清脆碎裂声响起,周围顿时清空一片。

        屠杀,一场疯狂的屠杀,所过之处,无不是碎骨四溅,一个个无神的头骨,或被抛上半空,或者飞弹不知去处,甚至直接被拍的粉碎。

        幸好,被澎湃的战意充斥着的大脑还保留着一丝清醒,手里握着的权杖是十分明智的抉择,抵抗光环能让我方的队伍更加安全,当然,佣兵二人组和公主殿下没有这个福分享受,一来隐藏自己地实力。二来,反正只要鬼狼没死,怪物也碰不着他们。

        抵抗光环加熊人变身,再算上不知何时开启的冰封装甲,燃烧死尸几乎已经破不了我的防御,所造成的伤害尽是1点以下,再加上金色戒指的物理伤害-1,现在的燃烧死尸已经完全无法对我造成威胁。只要装备的耐久度不被耗尽,我就是站着给它们砍上一年,毛也绝对不会掉一根。

        “刷——刷——”

        眼前的血红骷髅突然变成惨绿色,并发出痛苦地哀号,以此为圆心,那惨绿的颜色迅速蔓延开来,一直延伸到十多米以外的地方才逐渐消失,近百只怪物被笼罩在绿色的死亡阴影中。他们发出痛苦的哀号,即使是骷髅也忍受不了那如死神镰刀般的绿色刀割。

        是剧毒花藤赶上来了,长久形成的默契,我只是略为看了一眼,就继续向前推进。最先被剧毒花藤的剧毒侵蚀地骷髅已经全部化为骨水,而那些被毒的惨绿惨绿,半死不活的骷髅,脆弱的一推就倒。也已经是待宰的羔羊,不愧是号称群杀之王地剧毒花藤,对付这些成群结队的普通怪物,估计就是法师来了也只能望尘莫及。

        “锵——”

        仿佛碰触到略为坚硬的物体,我眯着眼睛一看,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大个子的沙地骑士,还有以缓慢著称地干尸。

        找死。我怒吼一声,大掌高高举起,朝沙地骑士的脑袋直摁下去,“碰”的一声巨响,不比我矮多少的沙地骑士,整个身子被我暴力的摁在了地上,枯瘦的四肢无力的挥动着。

        大个子,光长高是不行滴。也得想想办法将干柴似的风一吹就倒地身子滋补一下才行。留下最后的忠告,我一脚从它的头上踏过。在蜂拥的怪物群里倒下,绝对没有再爬得起来的可能,它的命运只有一个——活生生的被其他怪物踩成肉酱。

        至于干尸,我则是吩咐小雪和剧毒花藤尽量不要杀死,把它们撂倒在地,让其自生自灭就行了,干尸死后会爆发毒雾,我们三个自然不惧,但是后面的四只鬼狼,特别是脆弱地佣兵二人组和茉里莎公主就不行了,在允许地条件下,我还是会尽量?;に堑陌踩?。

        形式似乎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在我,小雪和剧毒花藤毫无保留的施力下,推进的速度十分可观,不到一会儿,就已经拐过了两个弯,一条笔直不见低的通道向我们展了开来,在弯弯曲曲的下水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地形,或许正如凯特所说的,只要沿着这条通道一直前进就能到达下水道的中央区域。

        而在那幽黑的深处,我感觉到一丝丝压抑的气息,那是只有小boss级以上的怪物才能散发出来的威势。

        罪魁祸首果然还在里面,我连连嘶吼,将周围的几个女猎人和沙地骑士拍飞出去。

        突然,一阵无法言喻的?;杏可闲耐?,还没来得及反应,两个火弹,一枚冰箭就已经打在了身上。

        竟然还有法师类怪物,我心头一震,连忙往攻击的方向望去,只见几个浑身或是被火焰包围,或是冰玉之骨,或是雷光闪烁的骷髅站在那里,正忙着准备下一波法术,而在通道深处,还有数十道这样的身影,只是我们还没有进入其攻击范围,所以只能远远的徘徊着。

        燃烧的死法师,擅长火弹,冰箭和充能弹。

        日,竟然是骷髅法师的二进体——燃烧的死法师,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候插上一脚,我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声,这什么攻击力呀,一个火弹的伤害,竟然比墓穴三层的被放逐者的火球术还要高。

        心里狠狠的咒骂着,我却不敢有丝毫迟疑,剧毒花藤从三角攻击阵型中脱离,悄悄的从地下潜伏了过去,接下来它的主要任务就是对付这些骷髅法师,随便也给那些惹人厌的死亡弓箭手一个深刻的教训,务必让一路尽情施展的它们明白,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时间一到。誓必百倍回报。

        阵型少了剧毒花藤,我和小雪的压力增加了不少,但是面对这些物理攻击型的怪物,所造成地伤害我完全是无视,就是装备耐久掉的厉害,若是在鲁高因这样高消费的城市修上一修,起码这趟赚的三分之一的金币要贴进去。

        想到这里,我心中的怒火更甚。恨不得将每一个在我身上划过的怪物碎尸万段,这可都是钱哇。

        不知第几次灌下药剂,看看生命值,几乎还维持在95%左右,这防御高,就是好。

        随着步伐的持续推进,梯形蔓延地直路通道逐渐的变得宽敞起来,但这对我们来说却并不是一个美妙的消息。这意味着我们的受敌面更多,那些骷髅弓箭手和法师也更加有机可乘,幸好还有剧毒花藤在怪群里兴风作浪,暂时的拖缓住了远程怪物的攻击,不然我非得要给四面八方的攻击气疯不可。

        与此同时。凭着自己宽阔的视野,我也看见了这次幕后主谋地真正面目。

        罗达门特。

        一具木乃伊般,上面还缠着一些黑色绷带的干尸。虽然有些干瘪,但是土黄色的躯体却保留的十分完好。唯独头颅是一个空空如也的森寒头骨,体型比沙地骑士还要高大一些,几乎有与我齐头并肩地趋势。

        暗黑世界普遍有这样一条规律,个子娇小的实力未必弱,就如同我们人类,但是个子庞大的,实力却一定很强,绝对不会有外强中干的表现。

        看它庞大地体型。我心里一阵发悸,老大哇,别告诉我这是魔王级的怪物呀。

        幸好,曾经见过安达利尔威势,我很快就判断出了,这个家伙只是个小boss级怪物,充其量也只比小boss强上那么少许。

        小boss就好,别说小boss。就真是魔王级。只要给我靠近了,我也能打的你满地找牙。

        正当我这样庆幸着的时候。却愕然发现,队伍无法继续推进了。

        怎么回事?

        我连杀脚下几个小骷髅,正想推进一步,可是不待我迈开脚步,这几个碎的不能在碎的骷髅,却仿佛倒镜头一般,破碎的骨头突然重新组装起来,比变形金刚还要神奇。

        余光之下,我只看到远处那个叫罗达门特的怪物右手朝这边轻轻一招,眼角同时还露出一丝轻蔑地笑意。

        我日,这该死的王八蛋竟然是和毕须博须同一类的召唤复活类小boss,在这种狭隘的地方,这种庞大的怪物海洋里,简直就等同于无敌的代名词。

        让你装,让你笑,我冷哼一声,权杖瞬间换成神语法杖,喷涌而出的地狱之火划过一道扇形,顿时将周围的骷髅蒸发。

        我看你还怎么复活。我挑衅地朝对方看了一眼,大步跨前,可是没走几多远,前面又被怪物堵住,这些怪物不出招,也不防御,做地事情只有一个,就是奋力的将我推壤出去,就算我再怎么力大无穷,也顶不住数百只怪物地合力呀,毛主席说的对,人多果然力量大。

        看着刚刚被干掉的骷髅瞬间又站了起来,我终于体会到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深刻含义,看罗达门特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也不知道能复活多少,估计就是我们累死了,它最多也只是喘几口而已。

        如果现在能使用传送卷轴,我百分之百会一溜烟的消失在这个小boss面前,可惜不能。

        当然,也并不代表我一筹莫展,方法是有,而且我能想到的就有两个。

        第一个,当然是空投围杀,这种辅助类的小boss近战实力有限,五只鬼狼一拥而上,它要还不死我跟它姓。

        可惜现在四只鬼狼却抽不开身,一旦我使用空投围杀,也就意味着将其他三人直接暴露在怪物群里,同样可以肯定,以他们三人的实力,它们绝对比罗达门特死的快,而且是快上很多。

        不到迫不得已,我绝对不会使用这种方法,毕竟一路走来,他们也算是半个同伴了。

        第二种方法则是很简单。在下水道大量的怪物提高经验下,我现在已经升到了23级,算上凯恩的智慧之书增加的技能点,刚刚好有10个技能点剩余,而鬼狼的技能等级则是10级,只要我将10个技能点全点到鬼狼上,那么技能将刚刚好达到一次实力大飞跃地等级20级(德鲁伊的召唤技能10级一小跃,20级一大跃。至于30级以上……),届时五只鬼狼的实力将提升不止一倍,要应付眼前的局面,也是绰绰有余了。

        不过,卡夏的忠告却让我犹豫了下来,小雪它们的实力应付第一世界已经足够了,它们首要提升的应该是技巧而不是力量,如果一味的将技能加到鬼狼身上。诚然能让自己地实力大增,但是这样做无疑是饮鸩止渴,它们会逐渐的沉迷于对敌人一击必杀的快感,在遇到更强大的敌人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爪子已经钝了,牙齿也不再尖利。

        很明显,现在将技能点数加到鬼狼身上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甚至有可能影响我以后的发展道路。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在我思考地段段时间,战局又发生了变化,罗达门特眼看敌人难缠,似乎终于下了狠心,将自己压箱底的实力拿了出来,在它的召唤下,一队队乌黑发亮的骷髅拥了上来。

        恐怖白骨——骷髅的终极兵种

        恐怖法师——骷髅法师地终极兵种

        这两种强大的怪物出现,终于让战场上的形式发生了变化。我皮粗肉燥的到还好,关键时刻还能喝瓶回复活力药剂,但是小雪地压力明显就开始大起来了,它是敏捷类宠物,防御并不非它所擅长,兼之周围全是骷髅海,根本就让它的速度无用武之地,恐怖白骨和恐怖法师的出现。立刻让它狼狈不堪。

        反倒是其他四只鬼狼那里。并没有受到罗达门特特别的关照,兼之四鬼狼配合的默契十足。到还能撑上一段时间,至于剧毒花藤,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它,危险的话,它完全可以潜入地里面,谁也攻击不了。

        似乎已经不是继续犹豫不决的时候,是舍弃同伴,还是牺牲自己以后地发展,必须在里面做出一个抉择,nnd,当初真不该答应该死的杰海因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目光重新的变得坚定起来,说我卑鄙也好,说我无耻也罢,但是,我需要力量,来?;の倚陌娜?。

        回头往了一眼,那三个人大概依然缩在鬼狼的包围里,或许,他们还不知道下一刻,他们将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被砍成肉酱,然后成为骷髅中的一员,他们大概会绝望,而后愤怒,会责问我,为什么舍弃同伴吧。

        但是,我也有自己无法割舍地东西。

        “爱丽丝,你说我地决定是对还是错,为了将来的发展,舍弃一路上地同伴……”

        回过头,不忍再看那即将被死神幸临的三人,我缓缓的举起双手,就算爱丽丝会责骂我,憎恶我,我也要这样做。

        直到死的那一刻,我都会用自己的力量,?;ぷ约鹤钋装娜?,哪怕是受到世间的憎恶,甚至是自己所要?;ぶ说耐倨?,是的,我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宁愿亲近之人为自己而痛苦,也不愿意自己为亲近之人而悲伤,谁也无法阻止我的决心。

        “空投……”

        “嗷呜……”

        悠久绵长的吼叫声从身侧响起。

        “空投……嗷呜……?。??”

        呃,咬到舌头了,不过这也太伤气氛了吧,我可是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做坏人呀。

        没等我反应过来,血色的骷髅海瞬间便被无尽的白光所吞噬,两眼被万道白芒刺的生疼,能承受陨石攻击的下水道,都隐隐的开始抖动起来,从小雪那里传过来的大量混杂的情绪,几乎将我的脑子给撑破了开来。

        在这片雪白的世界里,身为主人,与小雪羁绊最为深厚的我,瞬间便读懂了那海量情绪所要表达的意思——

        小雪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是的,小雪已经被无尽的骷髅海给惹恼了,身为高贵的雪狼王,竟然被这些低等的骷髅给团团围困,受尽委屈,这是耻辱,大大的耻辱。

        于是,它便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