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任务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任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九十六章 任务

        营地里的冒险者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就在昨天,拉尔他们也在丽莎大婶和小莎拉依依惜别的眼光中踏入了传送阵的白光,三人的等级都已经达到了17、8级,或许再过一年,他们就能够拥有挑战安达利尔的实力。

        营地中央逐渐冷清,偶尔路过,那风也徒然凉了几分,只有木匠们重建罗格酒吧的敲打呐喊声显得特别刺耳。(那可都是我的钱啊= =)

        我当然也有自己的打算,安达利尔复活的时间大概需要两个月,而现在只过了差不多二十天,也就是说,我估算了一下,自己还能继续逗留个十天左右,然后从墓穴二层的传送阵到墓穴四层安达利尔的老巢,大概需要1个月,这样一来时间刚刚好。

        什么,问我为什么要花一个月的时间从二层到四层?那个,因为,我貌似又把路给忘了……

        还是利用这最后十几天好好陪一下我可爱的新婚小妻子吧,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还没悠哉上几天,就接到了法拉的通知——开boss碰头大会去了。

        “啊……”

        当我打着哈欠走进阿卡拉的小帐篷里去的时候,四个头头已经聚在了一起,四双眼睛一起刷刷的望过来,让我怪不好意思的。

        “年轻人,别因为新婚而操劳过度呀,不过,没想到你连一个维拉丝也摆不平,哎,可怜的莎尔娜呀……”

        卡夏看着我摇首,一副怜悯的样子。

        怒,这可是对男性尊严的严重挑衅,事关面子问题,我忍无可忍爆发了出来。大步一跨,手指直指着卡夏声色俱厉的说道。

        “少瞧不起人,不怕告诉你,虽然我的确是有点睡眠不足,但是维拉丝现在还起不了床呢,哼哼……”

        我得意洋洋的看着目瞪口呆地卡夏,不光是她,其他三人也是一脸的黑线。

        “年轻还真是好。对了,忘记恭喜你了,吴?!?br />
        沉默无语的气氛持续了好一会儿,阿卡拉慈祥的笑了起来,对于她来说,眼前这个潜力无可估量的年轻人能找到自己的爱情,那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这样一来。他的羁绊又多了一份,堕落地可能性也就少了一份。

        不过这也伴随着新的?;?,阿卡拉暗暗决定,要多派一些人手,必要时甚至动用那些力量。也要好好的?;つ俏唤形康呐⒌陌踩?,以免出现什么无可挽救的悲剧。

        随便找张椅子一坐,这样一来,留在罗格营地里的全部长老就都聚齐了。五人在昏暗的小帐篷里鬼鬼祟祟地围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地下邪教恐怖组织的头头会议,在暗中商议着接下来袭击哪个国家之类的话题呢。

        首先是阿卡拉和凯恩,他们几乎负责罗格营地大部分的大小事务,要知道,整个罗格营地可是有几十万人,丝毫不比一个小市地人口少,仅仅是靠着他们两个人。罗格营地就被打理的井井有条,能力如何已经无须说明了。

        接下来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凯恩和阿卡拉在讨论,其他两个无良的活宝则是一旁坐着发呆,卡夏时不时拿出酒瓶啜一口,一副失神的样子,看样子莎尔娜姐姐走了以后她地日子很是无聊。而法拉则是像得道高僧似的老神定定的坐在一旁,但是仔细一看,却能听见微微的呼噜声。日。这家伙竟然睡着了。

        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涉及到营地警卫。训练营进度,法师公会研究之类的问题,卡夏和法拉才加入了讨论,而我,则是依然无所事事的打着哈欠。

        说起来,我这个长老似乎也很尴尬的样子,虽然可以插手各种事务,甚至是兵力调动,但是我根本不懂,也不想被这些俗务缠身,四个长老里面,就连最懒散的卡夏也能出色地完成自己分内的事情,整个罗格营地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根本就没我什么事,阿卡拉他们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为了不影响我的历练,不到特殊情况,他们开会的时候也不会特地让我过来听他们无谓的唠叨。

        而这次的会议,大概就是一般所说的年终总结大会,所以我这个长老即使再怎么闲置无用,也总是要意思意思地,考虑到三年才一次,就忍忍吧。

        不过,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地耐性,这次会议一直从上午持续到黄昏,而我,早在中午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叫醒我地是一脸无聊加嫉妒的卡夏,大概在羡慕我能呼呼大睡而自己却必须在一旁做听吧,她下手的特别狠,几乎将我整个人镶嵌到桌子里面——不得不说,阿卡拉的桌子实在是坚固……

        我呲牙咧嘴的揉着发疼的肩膀,扫了其他三人一眼。

        “开完了?”

        “不用担心,就快了,我们正想问问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呢?!?br />
        阿卡拉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我过几天就会出去历练,等安达利尔复活以后干掉它,然后向鲁高因进发?!?br />
        我扳手指头将未来几个月的打算说了出来。

        其他私人面面相窥,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吴,不得不说你这个计划很好……”

        阿卡拉就是厉害,明明是如此牵强的赞美,到了她口中却变得理所当然一般了。

        “不过……”

        果然,正戏来了,我就知道找我来不是为了什么捞子的总结大会。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暂时将安达利尔的任务放下来?!?br />
        “为什么?”

        我瞪大眼睛,安达利尔现在在我眼中可是头肥羊啊,指不定就能爆出几件金色装备,没有好的理由我可不会放弃。

        “第一嘛,因为最近罗格营地的高级转职者突然多了起来。有十几队都已经将近具备了挑战安达利尔的实力,作为长老,你是不是应该让一下他们呢?”

        卡夏用力的拍了拍我地肩膀。

        “罗格营地什么时候跑出那么多高级转职者了?”

        我满脑子的疑惑不解,这还真是神奇了,走了没几个月,怎么就无声无息的突然冒出了那么多能挑战安达利尔的冒险小队了呢?都从地洞里钻出来的?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上次怪物袭击的事件,让罗格营地冒险者的整体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笨骼趾呛堑亟馐偷?。

        “不行。不行,应该按照以前的老规矩,先到先打吧,而且长老不是应该有优先权吗?以安达利尔复活的时间计算,那我岂不是要等到两年以后才能去鲁高因,你们就让我这个天才在这里埋没上两年的时间?”

        我将最充足的理由罗列出来,希望他们能回心转意,但是阿卡拉和凯恩两只老狐狸却相视一笑。顿时让我有一种落入圈套的毛刺悚然感。

        “谁说要让你等上两年了?我们希望你延迟挑战安达利尔的第二个理由,就是想请求你去鲁高因一趟,解决几个小麻烦,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br />
        凯恩凑上来。眼睛微微一眯。

        “现在就去鲁高因?”

        我惊讶的大叫起来,而其他四人则是一致地点了点头。

        叹了一口气,看样子爆安达利尔暂时是没什么戏了,也罢。小角色而已,以后黄金暗金有的是,我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

        “什么麻烦?”

        “这个还是由我和法拉来说明吧?!?br />
        四人相视一眼,卡夏站了出来,眼睛微微一眯,仿佛有一道让人战栗的寒光闪过,帐篷内舒缓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起来了。

        “神诞日过了呢,该乐地。也乐了,几只小老鼠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了?!?br />
        法拉接过卡夏的话说道,眼睛里也是寒光闪烁,杀气凛然。

        “这次的任务是——杀!人!哟!”

        卡夏微微的啜了一口酒,语气顿了顿,才从牙缝里冷冷地逼出三个让人胆寒的大字。

        “本来这样的麻烦是不应该麻烦你这样冒险者去解决的,不过没办法,现在可用的人手似乎不大足够的样子?!?br />
        “哎。算我倒霉吧。谁叫我是长老呢,哼哼……”

        回家的路上??ㄏ慕杩谟惺?,就直接把我拉了过来。

        “吴,我应该谢谢你……”

        卡夏苦笑一声,突然正经八百的转过身,朝我鞠了一躬。

        “你真地是卡夏吗?该不会是敌方阵营派过来的冒牌货吧?!蔽业纱笱劬醋潘?。

        “其实……”没有理会我的吐槽,她顿了顿,继续说道。

        “其实如果这次你拒绝的话,我们大概会将这件事情交给莎尔娜解决?!?br />
        “什么??!”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所以,我应该感谢你能将这个任务接下来,我已经不想再让那个小丫头沾染太多的阴暗和鲜血,她背负的痛苦已经够多了?!?br />
        卡夏很诚恳的看着我说道。

        “所以只好牺牲我?呵呵,这就是所谓地护犊情深吧,不过也罢,如果是另有他人,我或许还会觉得别扭,唯独莎尔娜姐姐,我对她地珍视,是绝对不会输给你这种酒鬼的?!?br />
        我朝她罢了罢手,加快脚步,她并没有跟上来,但是却能感觉到,在背后,那夕阳落下地地方,她再次默默的朝我鞠了一躬。

        “杀人吗?”

        我喃喃的抬头远目,手里无意识把玩着的小麻袋,是这次会议的收获,50个金币,也就是身为长老的工薪了,真不容易啊,三年的薪水加奖励一共才50个金币,算起来连一个士兵队长都不如,难怪卡夏整天老哭穷了。

        家逐渐的近了,橘黄色的晚霞撒播之处,一道娇小的丽影正默默的站在帐门外边翘首以望,带着那一贯害羞而温柔的笑容,轻步向我迎了上来。

        “大人,你回来啦,晚饭已经坐好罗?!?br />
        她脸羞羞的不敢抬起来看我,看来还在为早上的事情害羞,唉,不就是那个姿势吗?a片里早就放烂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我突然一把搂住她的小腰,将她摁在怀里,贪婪的呼吸着那幽然体香的同时,心里不禁豪气大发。

        “维拉丝,你看,这可是你的丈夫辛勤劳动获得的报酬哦?!?br />
        我如一个满载而归的得意农夫向自己的妻子炫耀一般,将手里装着金币的麻袋在维拉丝眼前晃了晃,看着她愣了一愣,然后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抱着我的手猛地用力,一脸满足与幸福的埋首在我怀中,长长的睫毛里满是感动与喜悦的泪光。

        “谢谢你,大人,谢谢你……”

        怀里的维拉丝哽咽的呜咽着,一串串幸福的泪珠瞬间便将我胸前的衣襟打湿。

        为何我的心会突然如此安详?充实而温暖感觉,这就是家的感觉吗?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维拉丝所向往的,只是这种平平淡淡的生活,但是现在的我却无法实现她这个愿望。

        等着吧,等一切结束以后,我一定会让你们更加幸福,无论前路有什么障碍??!

        更何况——只是区区杀几个人而已。

        温柔的将维拉丝搂在怀中,我微微眯起的眼睛,充满了甜蜜的幸福以及,——决然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