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九十章 疼?。?!

    第一百九十章 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九十章 疼?。?!

        柔顺的长发,瀑布一般倾泻在我的脸颊两侧,如两面整齐刷刷的金色帘幕一般,将我的视线余光全遮挡住,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金灿灿的颜色,还有正上方那比金色更加高贵耀眼的绝美容颜。

        恍惚中,金色的帷幕慢慢落下,白皙娇媚的脸庞正逐渐放大,然后,一阵冰凉湿润的触感,强势的贴在我的嘴唇上。

        那是莎尔娜姐姐的嘴唇,我脑海里一阵迷糊,搂在她细腰上的双手不禁更加用力。

        恍惚之间,那张娇嫩的冰唇在我的嘴唇上生涩的挪动着,我疑惑的眯眼一看,正对上姐姐那双纯洁无瑕而又带着困惑和满足的眼睛。

        想想也是,在这个没有a片,没有春宫图,没有h书(至少我没见过,莎尔娜姐姐则是更不可能接触到这类东西)的世界,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性爱的女孩,除了结婚前在她母亲那里获得一些相关的知识以外,根本就对性方面的知识一无所知,只能靠着本能去摸索。

        至于身为莎尔娜姐姐的监护人卡夏,我可不认为她会教姐姐这些东西,别忘了,她也还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说不定她知道的并不比姐姐多多少。

        所以,莎尔娜姐姐现在的表现完全不出乎想象,若是她表现的老练无比的话,或许反而更让人心头疑惑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对从以前世界带过来的,本以为无用的东西热泪满盈,比起暗黑大陆的人,至少在这方面我还是有那么点优越感的。想到第一次和可爱地小幽灵接吻的时候,她那双睁地大大的眼睛露出一副迷茫而不可置信的害羞样子,我心里头就直偷笑。

        我恶作剧似的突然伸出舌头,在姐姐贴上来的冰唇上轻轻一添。

        果然,压在我身上那具完美的酮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紧贴地双唇漏出一道诱人的呻吟声,那双海蓝色的宝石眼睛更似迷上了一层媚惑的水雾,从里面透露出来的惊奇而又新奇的目光。就仿佛小孩子突然发现了自己喜欢的宝物一样。

        迷离之中,莎尔娜突然皱了皱眉头,有裸睡习惯的她挪动了一下身子,毫不留情的以一个身体柔韧到不可思议的姿势弓起身子,膝盖狠狠的对我下身压了下去……

        “喔——”

        我的嘴巴史无前例的张到最大,倒吸的冷气让我连惨叫声也无法喊出,只能发出一种极为古怪的颤抖呻吟。那直冲大脑的疼痛。让我的灵魂仿佛被抽空一般,全身的神经都疼的麻痹起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抖着。

        “弟弟,怎么了?”

        看我脸色苍白,冷汗直冒,一副灵魂脱壳的垂死状态,不明就里的莎尔娜露出关心的神色。

        “没……没什么,只是感到……活着……真好……”

        我热泪满盈的答道。

        “嗯哼?——”

        看我答非所问的回答,莎尔娜姐姐不满的挪动了几下,感觉到让自己心慌意乱的坚硬物体消失不见,她缩了缩身子,心满意足的将自己的脑袋,连同那一头灿烂到让人无法直视的金色发丝披洒在我的胸前,发出一声满意的轻吟,似乎将我当成了最舒服的床垫一般。

        “没想到和弟弟一起睡觉,竟然那么舒服?!?br />
        幽幽的感叹着,两条白嫩轻灵的香臂,轻轻缠绕上了我的脖子,莎尔娜的眼睛高兴的眯了起来,似乎有睡个回笼觉的打算。

        而乐极生悲的某人,则是被一阵阵来袭的剧烈疼痛折磨了好几个小时,事实证明,都是骗人的,千万不要将主导权交给一个毫无性观念的女人……

        等姐姐第二次醒来,已经是将近中午时刻,此时,她正自豪的向我展示她那完美的身体——上的伤痕。

        是的,就是我第一次在她的悲伤抚摸时所感受到的生硬感。

        “这是8岁的时候,一只暗影豹流下来的伤痕,不过后来,那只暗影豹也被我杀了?!?br />
        莎尔娜姐姐正斜着身子半坐在我的腰上,她牵引着我的手,缓缓的覆盖到她那光滑的小腹上,眼光所及是一道最宽有一厘米多地浅色伤痕,这道伤痕从她腋下的乳房旁边一直斜着往下延伸,直到另外一边的玉腿上??雌鹄词侨绱说拇ツ烤?。

        除此之外,附近还有大大小小十多道疤痕交错并列着,背上更是足足有数十道,别看这些伤痕很浅,那是因为姐姐已经转过职,身体几乎重新被塑造了一次,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遗留在她身体上的疤痕,在当时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伤势。

        对于姐姐以前悲惨的遭遇。我心疼的几乎流泪,无奈痛苦地几乎也要流泪了——就算要展示,也换个姿势好吗?难道你真的没有男女之防,还是说忘记了自己全裸的状态?

        眼睛顺着那光滑的小腹轻轻往下一瞄,不经意间收入眼眶里面的那一抹深深沟壑,顿时让我鼻血狂流。

        我感动的热泪满盈,同时带着一副鼻血狂流的样子,让我现在地脸色看起来魄力十足的——凄惨。

        “嗯?——胆子不小嘛?。?!”

        看到自己露出引以为豪的战士勋章,但是对方却摆出一副古模怪样的表情,莎尔娜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怒。嘴角更是勾起了冰山一般的笑意。

        双手扳着我地肩膀,在措手不及之下突然用力一反,将我背顶朝天的翻过去,接着弹性极佳的美臀直接坐在我的腰上转了180度。面对着我地脚跟,弯下腰,双手慢慢的抱起我的大腿,将之紧紧的贴在自己丰满的胸部上面。

        “不……不要,姐姐,我……我错啦……”

        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妙的某人,如同一条被冲上岸边的鲜活大鱼一般奋力的蹦跳挣扎着,接着很无奈地发现。不说对方的姿势巧妙,让自己无从挣扎,就纯以力气而论,自己也不是对手。

        “不——”

        在某人凄厉的惨叫声中,莎尔娜露出女王的胜利微笑,如同摔跤手一般,紧紧将对方挣扎着的双腿贴在自己身上,身子慢慢的向后一躺……

        “喀拉——”

        女王v形瞬间杀。续女王u字箍(133章)之后的第二绝杀力作……

        “啊——?。?!”

        惨叫声回荡在整个罗格营地上空。

        “哼哼——”

        莎尔娜的心情似乎十分愉悦。甚至毫不顾忌地哼着严重走调地节奏,她坐在床边。正用绷带将自己那双骄傲丰满的玉乳一圈圈地束缚起来,接着,一件件衣服将她完美的身材遮盖,等她坐起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身为罗格女王的着装。

        而另外一边,某人正可怜兮兮的躺在床上,仿佛被侵犯的小处女一般,无力的裹在被子里,满脸的幽怨。

        “身体,会不会,很难看——”

        莎尔娜姐姐突然回过头,有些紧张和迷茫的望着我,这个原本对她来说根本不存在的问题,最近却变得比较在意,但是她却并没有像普通女孩一般刻意去遮掩,反正对方迟早会知道,不如自己主动向他坦露比较好,这就是她的性格。

        “说什么傻话,姐姐永远都是最完美的,不是吗?”

        我躺起身子,认真的说道,没有撒谎,即使是满身伤痕的身体,也充满了美感,我不知道该怎么诉说这种美,要形容的话,就好像动漫里的绷带少女一般。

        “那当然?!?br />
        女王殿下高傲的露出微笑。

        “我去箭场舒展一下手脚,你也别老赖在床上,太懒惰了,一分汗水,一分实力,知道吗?”

        说完以后,她溺爱的看了我一眼,便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

        “……”

        我无言的笑了笑,从床上跳了下来,好奇的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应该是姐姐的帐篷,很简洁,真的很简洁,一点也不像是女孩子的居所,一张床,几个柜子和瓦罐,除此之外便什么也没有了,连最起码招呼客人的桌椅都没有,大概是姐姐不认为会有什么人来拜访她吧。

        走出外面,伸个懒腰,顺着正午那耀眼的阳光往这顶蓝色帐篷的顶端望了过去,为了区分帐篷,冒险者一般会在正顶端的小撑木上刻下自己的记号,就如同道格送给我的那个脏兮兮的帐篷,上面也是刻着他的名字。

        “卡夏——?”

        小木上赫然刻着这两个字,看来帐篷是卡夏送的,我笑着摇了摇头,虽然这两个人几乎一见面就要打架,但其实还是彼此的珍视着对方,在我没有出现以前,卡夏大概就是莎尔娜姐姐心里面认定的唯一亲人。

        两个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女人,就是一直在用这种方法交流,哎,貌似我也没什么资格说她们吧。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卡夏不知道时候已经站在我后面,背靠着小树笑眯眯的打量着我。

        “鬼??!”我无力的故作惊呼。

        “小子,干的不错嘛??!”

        卡夏心情似乎特别好,她无视我语气里的讽刺,乐呵呵的拍着我的肩膀说道。

        “别笑的那么淫荡,我和莎尔娜姐姐可都是纯洁的人?!蔽掖笠辶萑坏呐目氖?。

        “哼哼,事到如今还狡辩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莎尔娜那小丫头有裸睡的习惯?!?br />
        卡夏贼笑着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看到我一脸正经的样子,才转为疑惑。

        “该不会是真的没发生什么吧,这样都行?还是说……”

        她用疑惑而怜悯的目光朝我下面望去。

        这该死的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传播淫秽信息的老妖婆,我气的牙齿咯咯作响。

        “不过也罢,至少关系也应该大有进展吧,真是期待你们的未来呀,哦霍霍——”

        嘀咕了一阵,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卡夏便带着夸张的笑声,风风火火的离开了,估计莎尔娜姐姐这种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习惯就是被她传染的。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慢吞吞的迈着脚步回到了自己法师公会的小家,不出所料,维拉丝那小丫头不在,大概又和莎拉不知道跑哪去了吧,苦笑几声,我一把躺在床上。

        离神诞日只剩下有三天了,真期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