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暧昧

    第一百八十九章 暧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八十九章 暧昧

        仿佛连锁反应一般,自那个患有“遗传性的致命先天不治之症”的圣骑士倒下以后,剩下的冒险者也争相倒下,然后总是会有好几个所谓的“好兄弟”扑上去哭喊一阵,然后一人提起一只胳膊或者大腿。

        若“倒下”的是德鲁伊,还会被众兄弟强烈要求变身成狼人,以供第五个人“抬”尾巴,然后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一会儿,平时喧闹无比的中央大道只剩下阵阵孤冷的清风吹过。

        而我,正沉醉于巨大的满足感之中,这叫啥啊,这就叫“不战而屈人之兵”哇,没想到自己在那些怪物的心目中竟然有如此大的威慑力,嘻嘻,真不好意思。

        “以后要从良哦,不要再做坏事罗,否则切你的小jj哦?!?br />
        我踮起脚尖,友善地对着最后一组离开的“怪物”的背影挥手送别,然后,它们的身影很明显的一矮,全部扑倒在大街上。

        “哎!走路怎么那么不小心呢?”

        摇了摇头,正欲回去,突然前面的“魔王洞窟”(怎么又跑出一个)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我全身一个激灵。

        不好,难道这就是在打败最终boss以后,有99%的概率会发生的倒塌事件?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样一副场面——几道身影正在漫长的洞穴里全力奔跑,他们脚下的大地已经开始崩裂,洞顶上磨盘大小的落石不断砸下,整个洞穴随时都有可能崩塌。

        “碰——”突然,跑在最后面的一位战士不小心摔倒在地。

        “队长——”前面的队友回过头来,惊骇欲绝的大叫道。

        “不要管我,你们快走。这是命令——”

        趴在地上地战士抬头,大手一挥,制止其他人回过头,那张沾满了鲜血、泪水与尘土的脸上露出决绝的笑容。

        “记得替我交上最后的神诞日捐赠——”

        挥洒着泪水,其他人继续前进,下一刻,队长的身影已经被掉落下来的巨石所遮盖……

        综合上述可得,所谓的炮灰英雄。一般不是死在与魔王的决战之中,而是在打倒魔王以后地最后塌方事件里面。

        我神色肃穆的清点着队伍,一,二,三,四,五……数了两遍,嗯。不错,似乎都到齐了。

        不妙,姐姐还在里面,我突然一拍脑袋。

        不过,等我回过神来。姐姐已经从“洞穴”里跑了出来,跟在她后面的是剧毒花藤(估计酒吧倒塌的罪魁祸首就是它)

        “姐姐紫,你没事吧?!?br />
        我和迎面娇笑着扑过来的姐姐抱在一起。

        “哦,这不是有仁者之称的阿诚(藤)吗?你什么时候来的?!?br />
        我朝后面跟过来的剧毒花藤打了个招呼。

        “轰隆——”

        话刚刚落音。整栋两层将近十米高地“魔窟”轰然倒塌,巨大的震动声和高高扬起的尘土在整个罗格营地的上空久久的回荡着。

        “总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我歪着脑袋思索。

        “弟弟紫,弟弟紫,我们赢了?!?br />
        姐姐地欢呼声打断了我的思索,我附和着她一起欢呼了起来。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呢?弟弟紫?”姐姐歪着脑袋问我。

        “哼哼,这个嘛——”

        我深沉的笑了笑,优雅的点燃了手中地香烟(拖把柄),深深的吸了一口。kao,怎么那么大的嘴儿,是雪茄?外国货果然没有什么味道。

        我潇洒的将熊熊燃烧起来的拖把一扔。

        “这场战斗结束以后,我打算回老家结婚?!?br />
        哼哼,多么男人的答案呀。

        “和谁结婚??”

        姐姐天真无邪的睁大眼睛,不满的嘀咕道。

        “这个嘛,我数数——”

        我板起手指一个个地数过去,邻居家的小女孩。青梅竹马的朋友。没有血缘的妹妹,训练营里的美女偶像。暂时寄宿在家里的父亲的朋友的女儿,从来没有见过面地未婚妻……

        正数着地时候,脸上却感到一道灼热的目光,抬起头,发现姐姐那双大大地眼睛,正闪闪发光的盯着自己不放,期待的眼神就好像在说“我呢?我呢?”

        “当然还有姐姐?!?br />
        我牵起姐姐小小的手心,两个人手拖着手,东倒西歪的哼着意义不明的小调消失在街道尽头。

        “哎呀呀——这应该算是营地中央几百年以来所遭受到的最严重的一次破坏了吧,真是一对恶魔姐弟,幸好就快要离开罗格营地了?!?br />
        在我们消失以后,卡夏的身影从某个小巷的拐角处走了出来,看着已经变成一堆废墟的罗格酒吧,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无不心悸的感叹道。

        轻轻一跃,她已经站在废墟上面,然后霹雳啪啦的开始挖掘起来。

        “哦?竟然还有一桶没有遭殃的麦酒,真是意外的收获?!?br />
        挖着挖着,卡夏突然两眼发光,偷偷的左右瞄了瞄,发现没人,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酒桶塞到自己的物品栏空间里。

        虽然卡夏的性格的确恶劣无比,但也没有堕落到特地跑过来发“死人财”的程度,不一会儿,她就从废墟里面拖出了一具肥猪般的身体,正是被某对姐弟所遗忘的酒吧老板。

        “喂,死肥猪,没死吭两声?!?br />
        卡夏毫不留情的往他那肥油油的脸上甩了几巴掌,然后,满脸灰尘的酒吧老板终于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

        “卡夏大人,我苦哇??!”

        酒吧老板睁眼一看。发现是罗格营地地长老,卡夏大人在此,连忙痛哭不已。

        切,活该,你这该死的吝啬鬼,平时连一瓶酒都不肯赊??ㄏ男睦锇蛋当墒?,但是还是露出一副节哀的表情。

        “来,给我说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对恶魔姐弟,将我祖传“镇店之宝之中的镇店之宝”的500年份的果子酒给当白开水喝了,作孽?。?!”

        老板拍着自己的大腿嗷嗷大哭道。

        “什么?”

        卡夏大吃一惊,脸上变幻莫测,当然不是同情老板的遭遇,只是在可怜那桶酒而已,糟蹋呀??!

        “什么,我地店。我的店呀,我不想活了?!?br />
        刚刚醒过来的酒吧老板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酒吧废了,直到突然感觉一阵冷风吹来,才茫然的四处顾望了几下,然后一口气没喘过来。突然晕倒在地。

        许久,他终于幽幽的醒了过来。

        “那个,损失我会‘尽量’的帮你讨回来的,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入目地是卡夏那“关心”的神色。

        “……”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

        愣了一会,老板突然黑化了,他猛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低头捂脸,阴沉的笑着,越笑越大声,然后如同疯子一般。突然扯开自己的胸衣,露出油光滑亮地胸膛,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老子还有最后的武器,号称“镇店之宝之中的镇店之宝之中地镇店之宝”——一瓶800年份的果子酒,就藏在儿子的床底下,哈哈哈哈——贼上帝,想玩死我。没那么容易——哇哈哈哈哈哈——”

        如同走火入魔一般。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在废墟之颠的酒吧老板,疯狂的仰天大笑着。周围仿若阴风阵阵。

        “哦,800年份的果子酒,藏在床头底下?”卡夏眼睛刷刷一亮。

        “放心吧,老板,我一定会替你?;ず谜馄烤?,绝对不会再让其他人染指?!?br />
        卡夏一把握住酒吧老板的双手,两眼真诚地说道。

        “卡夏大人,我一直看错你了,原以为你是那种赊酒不还、好吃懒做、丝毫没有责任心的白痴战士,没想到你那可悲的性格里面竟然还隐藏着如此耀眼的人性一面?!?br />
        酒吧老板也激动的反握着卡夏的双手。

        “哈哈哈哈——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这种人啊,哈哈哈哈——”卡夏夸张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是啊,原本你就是这种人,不过现在我稍微的改观了,哈哈哈哈——”乐观地酒吧老板也一脸认真地跟着笑了起来。

        续坍塌以后,罗格营地的上空再次回荡起让人浑身鸡皮疙瘩地笑声……

        “嗯——?。??”

        “日了——”

        意识刚刚上来,我就恨不得立刻晕过去,脑子里仿佛被塞进了一个大冰箱似的,沉的吓人。

        “嗯??。?!”

        摸着沉重的额头,转过一个身子,一张白皙的脸蛋骤然在我眼前放大。

        “是姐姐??!”

        我松了一口气,看到她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眯着眼睛翘起嘴角的可爱样子,心里不禁一暖,嘴唇轻轻的在她鼻子上点了点。

        早安,莎尔娜姐姐。

        “咦??。?!”

        迷迷糊糊的大脑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为什么莎尔娜姐姐会和我睡在一起?而且……

        我咕噜的吞了吞口水,被子里那滑腻而极具弹性的碰触感,似乎正在我脑海里发出警报的信号,眼前的莎尔娜姐姐,罗格营地里高傲的女王陛下,身上穿的极少,甚至,根本就是赤身裸体的跟自己睡在一起?。?!

        不过,还好,至少我身上还穿着衣服??蠢床⒚挥蟹⑸裁?,我回过神来,衣服贴在身上的粗糙感觉,让我不知是安心还是遗憾的松了一口气。

        “小幽灵,这是怎么一回事?”

        昨天发生的事情迷迷糊糊地,不是很清楚,我立刻求救项链里的圣女大人。

        “哼——”

        小幽灵那微不可察的怒哼响起。

        “伟大的圣女大人,请问能告诉你眼前的卑微之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感觉到小幽灵那让人毛刺悚然的气势,我连忙巴结道。

        “呜~~,哼——还真~~是可惜呢,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br />
        小幽灵气呼呼的把头一偏,昨晚可真是危险,两人睡下以后,小幽灵酸气冲天的跑了出来,正想挪动身体将两人分开。没想到熟睡中地莎尔娜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长矛,突然向她刺了过来,几乎将小幽灵吓的魂不附体(虽然本来就没有身体),勉强躲过了攻击以后,她死命的缩回到了项链里。

        一个防底血薄的4级牧师。能不能接下这一矛还真是个问题,每当想到这里,可怜的小幽灵就吓的浑身瑟瑟发抖,自己差点就不明不白的丢了小命。

        从项链里偷窥一眼。小幽灵却发现莎尔娜睡的正熟,刚刚那下攻击只是她本能地警戒反应。

        真是个恐怖的女人??!

        对于莎尔娜那野兽一般的直觉,小幽灵暗自悲鸣,却再也不敢出来了,但是心里酸酸的小幽灵哪睡得着,所以她只能一直睁大眼睛,警惕的审视着两个人地一举一动,直到某人醒来。

        “呜~~好困。不要问我为什么,我才不会告诉你呢,哼——总之就是好困,呜呜~~我要睡觉……”

        小幽灵撒娇般的抱怨着,然后就再无声息,内心一片纯白的她哪里知道,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现在是什么状况?看到小幽灵地声音沉寂了下去,我吞吞口水。

        金色的发丝被自己压在脸下;诱人的体香在鼻子上缠绕着;那微微湿润的樱唇。离自己不到一厘米。几乎轻轻一噘就能碰触到;最头疼的是被子里面紧贴着自己的酮体,只要自己想的话。伸出双手就可以……

        满脸通红,呼吸越发的急促,该死地,本来定力还不至于那么低,但是自从那次以后,已经好几个月没发泄过了,那海啸一般的欲望正在冲击着自己的理智——眼前的,是一个可以任自己为所欲为的赤裸美女。

        纵使我有着弟弟的身份,但我也是男人?。?!

        下面的分身已经硬的发疼,欲望正一波一波地冲击着自己地理智,被子遮盖着的里面,我颤抖着双手,缓缓地在那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上摸索着,滑腻而充满弹性的手感让人欲罢不能,心里恐惧着,但越是恐惧,欲望却越发的强烈,那种堕落的亵渎犯罪感几乎让我疯狂。

        等到察觉的时候,双手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绕过了那纤细的腰部,正将整具诱人的酮体小心的搂入怀中,我恍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两片樱瓣,失神般的凑了上去。

        冰凉触感缓缓的在唇间扩散开来,仿佛磁铁一般,紧紧的将我的嘴唇吸引住,再也分不开来,带着淡淡冰冷的,微甜的气息,紧紧的抿着,一如莎尔娜姐姐那漠视一切的孤傲气质。

        与此同时,搂着纤纤细腰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那光滑的背上轻抚着……

        “恩???”

        颤抖的指头上突然传来一丝生硬的感觉,就仿佛是触摸到镜子上的裂痕一般。我疑惑的睁开眼睛,入目的,是姐姐那双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的双眸。

        我甚至能从那无瑕的海蓝色瞳孔里看到——清晰倒映出来的,自己的呆滞眼神。

        这次的问题已经不是被拖到酒吧里灌一通酒就能解决了吧?

        搂着的双手没有放开,我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她那冰凉诱人的嘴唇,但是却并没有远离,鼻子几乎贴在一起,两人默默不语的对视着,那若即若离的碰触感让我心头一片温馨。

        在我沉迷于那温馨的感觉之中时,姐姐突然一个翻身,赤裸的身体突然将我压在下面。

        她微微的抬起上身,居高临下的用那双蓝宝石般璀璨的眼眸盯着我,我敢保证,只要我的眼角稍微向下一撇,就能清晰的将那紧压在自己胸前的两团弹性极佳的柔软尽收眼底。

        恬静的表情一变,嘴角突然浮现出妖异的笑意,此时的莎尔娜姐姐看起来就像艳绝的女王,高贵,而又夺目,同时带着一股柔媚到让人无法挪开眼睛的风情。

        女王的心里在想什么,又岂是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想象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