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莎拉·维拉丝

    第一百八十三章 莎拉·维拉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八十三章 莎拉·维拉丝

        揉了揉眼睛,从窗子外面透入的几丝灿烂阳光,将我照的两眼发黑,晕晕欲沉的直起身子,从附近葱郁的森林里吹过来的阵阵凉风,却又让我重新缩回被窝里面,眼睛又眯了起来。

        不愧是魔法帐篷,外表虽然简陋,里面确五脏俱全,话说这个窗户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看帐篷也不可能会有这种东西吧!简直比以前世界的高科技还要nb。

        和莎尔娜姐姐一起回来,已经是一觉(?)以前的事情了,说实在话,当时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整个传送阵都被欢呼的海洋所淹没,毕竟已经足足有好几百年没有出现过能单挑安达利尔的勇士了,这是姐姐用自己的鲜血和汗水所换来的成果,是属于她应得的荣耀。

        本来我以为她要失落上一段时间——因为刚刚走出安达利尔皇宫的时候,她的样子实在是憔悴的让人心酸,而且达成目标后那种空虚感,要我来形容的话,就是追了十多年的小说终于看到结尾一般,往往是空虚大于喜悦。

        但是她只是睡了一觉,就已经恢复成为原来那个她,眼睛也重新从一湾浅浅的湖泊扩展到整个蓝天大海,当她睁开睫毛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们的罗格女王,又回来了。

        为了姐姐重新振作起来而高兴的同时,我也隐隐带着一股自私的失落,毕竟那个柔弱的她也是让人如此心醉,或许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那样的她了……

        在出了传送站没多久,我就乘着拥挤的人群,悄悄摆脱了被她紧牵着的手,回到自己法师公会的小帐篷里后一头倒了下去。老实说,我不大喜欢这种场面,比起受万人追捧,我宁愿美美地睡上一觉。

        被人无视是痛苦的,太受欢迎也是痛苦的,只有处于两者之间的平衡位置的人才能活的舒坦,这是身为资深宅男的我比普通人有着更高觉悟的地方。

        所以,现在是自那一觉以后地时间。按以前经验,我这一觉起码也睡了一天以上。

        继续睡吧。

        我迷迷糊糊的嘀咕着,这风真tm太舒服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刚刚躺下,小黄雀就出现了。

        “大人,起床了,不要再睡了,你已经整整睡了两天了。大人,大人,我知道你刚刚已经醒了,不要再装睡了,快起床啦。真是的……”

        一把永远也听不腻的甜美声线,在我耳边不断的轻声柔响,可惜在我听来却更像催眠曲,所以眼睛眯的深了。

        “大人。大人,不要再睡啦,太阳都快照屁股上啦……”

        声音的主人加大攻势,弯下腰,两只柔柔的小手在我身上轻轻推动着,一束调皮地发束垂在我的耳边,淡淡的香波味让人忍不住将鼻子凑了过去,发束上似乎还挂着一个冷凉的小饰品。随着发束的摆动而发出轻清脆地铃音。

        在这种攻势下可无法安然入睡,我皱了皱眉头,下意识的伸出双手,一把抓住声音的主人狠狠搂入怀里,顿时,一股是曾相识的体香迎面扑来。

        “让我再睡一会吧,爱——”

        突然之间,睡地迷迷糊糊的大脑一个激灵。

        不对。这不是爱丽丝的香味。我猛的睁开双目,看了一眼被我搂在怀里。紧紧的闭上眼睛,连那白皙剔透的颈项和耳根都已经红透了的女孩。

        “啊——那个——维拉丝,就让我再睡一会吧?!?br />
        我用已经再无一丝睡意的僵硬声音接着说道,只觉得全身上下凉汗嗖嗖。

        幸好维拉丝没有看见我现在地样子,不,我估计她连我说的话都已经无法听见。

        她的娇躯剧烈的颤抖着,全身上下紧紧的绷作一团,一张白皙的俏脸简直比苹果还要红,鬓角处甚至能闻到淡淡的汗香,仔细一看,晕……竟然紧张的连呼吸都没有了,那红扑扑地脸上,一半是羞,另外一半肯定是憋……

        我哑然一笑,如果就这样搂下去地话,她真的可能会自己憋死自己也说不定。

        双手轻轻放开这个羞涩地女孩,正待说些什么,没想到维拉丝的身体仿佛上了弹簧似的,我的手刚刚松开,她就如蚱蜢一般蹦了起来,柔弱的身子带起一阵狂风,瞬间在我眼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大门,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也太强悍了点吧。

        直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当我懒洋洋的穿戴梳洗完毕以后,维拉丝才扭扭捏捏的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可爱的红晕,呵呵~~

        不过,当我走出帐篷,正想在秋日的晨光中伸个大大的懒腰时,远处飞奔而来的,依旧带着一丝稚气的甜美声音,顿时将我的懒腰硬生生的给定住了。

        “大哥哥~~,大哥哥~~”

        如天使一般声音,如天使一般的容颜,却把我打入了无边的深渊之中,就连秋日的阳光,对于瞬间成为卑贱的深渊生物的我来说也显得太耀眼了。

        “嘻嘻,大哥哥,早~上~好~——”

        小天使毫不顾忌的蹦跳着自己娇小的身体,狠狠的撞入我怀里,粉嫩的小手轻轻搂着脖子,如羽毛般柔软香甜的娇躯挂在我身上不肯下来。

        “莎拉,你怎么来了?”

        我哭笑不得的看着吊在我脖子上撒娇的小小天使。

        “莎拉小姐在这两天里已经登门拜访了好几十次了,只是大人一直在睡觉,不知道而已?!?br />
        在一边娴熟晾着衣服的维拉丝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凑过来解释道。

        “维拉丝姐姐,都说了,叫我莎拉就行了?!?br />
        莎拉将粉红的小脑袋跃过我的肩膀,嘟着嘴巴不高兴地向维拉丝抱怨。

        “嘻嘻——是的,莎拉小姐?!?br />
        就如我曾经不止数十次让她直呼我的名字就行了。维拉丝在某方面十分的固执,就连莎拉那已经炉火纯青,无人能敌的眼神和撒娇攻势也完全失效。

        有时候我再想,自己身边聚集的女人或许真的十分可怕,简直就如奥特曼一般或多或少总会有几个能让敌人粉身碎骨的绝招。

        莎尔娜姐姐就不用说了,光罗格女王这一称号就已经能说明一切;小莎拉天真无邪、善解人意地撒娇攻势所向披靡,但是却被维拉丝那散发着母性光芒温柔动人的笑容化解;

        而爱丽丝这只小幽灵,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她了。时而像圣女般温柔聪慧,时而像小猫般撒娇顽皮,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在面带甜美微笑的说出很黄很暴力的话题,特别是最近从我身上学到一些不必要的东西以后,这种技能更是已经接近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唯一比较正常的大概只有琳娅这个小巫师,不,或许也是因为我和她并没有太大地深交,还没有发掘出她本性的缘故……

        “难道——?你没有发现周围的眼光很刺眼吗?”

        在我怀里的爱丽丝用困扰的语气对我说道。仿佛看着一只迷途地羔羊走向堕落的深渊而无可奈何一般。

        “太奇怪了,真是太奇怪了,维拉丝是法师公会的学徒,莎拉是法师训练营的学员,她们本来应该没什么交集才对呀。为什么会走在一块呢?”

        罗格营地地某条大街上,一个笼罩在斗篷底下的黑影喃喃自语,仔细一看,就连它(?不明物体)剩下的那半张脸也密密实实的被一条黑头巾遮住。全身上下只露出一对乌溜溜的眼睛。

        此不明黑影正贼头贼脑的从某个摊子的箱后面伸出半个脑袋,紧紧的盯着前面两个如闺中密友般走在一起地女孩,丝毫没有察到路人那惊讶的目光还有巡逻士兵监视的身影。

        “这就是脚踏两只船的悲哀?!卑鏊孔悦靡獾南露?。

        “错,这是太有魅力的悲哀,作为一个有文化有美德有格调的深沉男人,我最大的失败就是让太多地女人伤心了……”

        黑影自恋地刷了刷裸露在外的几根黑发。

        “哇??!没想到这里竟然有镜子买耶——”

        爱丽丝指了指我匿身处地摊子。

        “拜托你偶尔也配合一下我好吗?别用那么伤人的话题转移话题——”

        “小凡,我知道了,放心吧——”

        小幽灵用甜美的微笑应道。正当我泪眼汪汪的以为她终于明白什么叫人情世故的时候,下一句话却让我猛然吐血。

        “就算哪天早晨醒来,发现你被柴刀砍成肉酱,又或者是被锯子锯成几段,我也不会为此感到惊讶的?!?br />
        “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嘛?”我作怒目状。

        “哪里,是你教导有方?!?br />
        小幽灵无视我的威胁,笑着朝我淑女式的鞠了一躬。

        “你就不能往你的草包脑袋里塞些有用的东西吗?”我咬牙切齿。

        “这可真是失礼的问题,我可不记得你曾经教过我有用的东西?!?br />
        她依然用优雅温和的微笑答道。

        感觉今天的小幽灵好像吃了几吨火药似的。似乎不大好惹,我哼哼的闭上嘴巴。鬼鬼祟祟的就想跟上去。

        “喂,你,对,丫的别东张西望,说就是你,想干啥呢?老老实实的跟我走一躺?!?br />
        蹲伏在地上的头顶一暗,感觉肩膀突然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抓住,我抬起头,只见几个手握长矛,背挂长弓的罗格士兵,正用我是城管的嘴脸将自己团团包围起来……

        “想抓住我这个罗格营地的第一高手,还早着呢?!?br />
        某个无人的角落。我得意洋洋地扯掉脸上的黑布,解开紧紧裹着身体的斗篷,神奇的德鲁伊吴凡大人,罗格营地的荣誉长老正式现身。

        “总觉得,很丢脸,就算没有人发现,也很丢脸?!?br />
        小幽灵手捂着额头,银色的眼眸一闪一闪的露出绝望的眼神。

        “别说地那么难听。我们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组合吗?”我笑着安慰小幽灵道。

        “就是因为这样才觉得悲哀啊,呜~~……”

        无视项链里的小幽灵那困惑的悲鸣,我一脸镇定的迈出小巷,迎面而来却是一队罗格士兵。

        “凡大人,早安?!?br />
        领头的队长刷刷的笔直站立着朝我施了一礼。

        “早安,看你们匆匆忙忙的,发生什么了事吗?”

        “啊。是地,刚刚据第七巡逻小队回报,附近似乎有一个可疑的斗篷跟踪狂……”

        巡逻队长恭敬的向我汇报着。

        “是这样,那你们加油吧,我也会稍微留意一下?!?br />
        “是。是的,感谢大人您的帮助,如果是被您发现地话,那个可恶的跟踪狂一定无可遁形?!?br />
        “啊哈——希望如此吧?!?br />
        面对巡逻队长灼目的眼神。我还能说什么?快点闪人吧。

        你们也尽早歇着吧,一辈子也不可能抓到的……当然,这句话只能在心里说说。

        “哎,空虚啊……”

        安达利尔至少要一个月地时间复活,也就是说我还可以好好休息一个月,这么一想,才觉得自己无所事事,算了?;故腔刈约旱男≌逝窦绦挂痪醢?。

        “维拉丝是知道莎拉的存在的,也知道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至于莎拉那边我就不得而知了,虽然我没有向她坦白过什么,但是别看这小不点年纪小小,脑袋可聪明着呢,难保她没有从维拉丝身上发现一丝蛛丝马?!?br />
        我边走边小声跟爱丽丝说道,期望这个“目光如炬的候补圣女大人”能从里面发现一点什么有用的线索。

        “维拉丝这个女孩子很乖巧。也很容易满足?;蛐硭酝己蜕愫霉叵蛋伞?br />
        我的声音里带着几份心虚。

        “真地是这样吗?”

        回答我的是爱丽丝充满旋律感的疑问。

        “即使维拉丝接受了莎拉的存在,也不会主动去争取什么。但是别忘记,女人的本能可是很可怕的哦,或许她的确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在自己也不自觉地情况下,无意做出一些争宠地小举动也不足为怪!”

        “……!”

        “难道你没有从今天早上两人的见面察觉到什么吗?再仔细地想想嘛!”

        “今天早上?”

        我眯着眼睛想了想,先是莎拉扑过来,接下来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对话吧。

        “火药味,大大的浓呢!哼~~”

        项链里面,小幽灵紧抱着双膝,困扰的眼神眨呀眨着,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哼道,整个空间里似乎都弥漫着一股酸酸的气息。

        “你说,爱丽丝,这里是哪?”

        正在思考当中,我突然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副景象。

        围栏那边,黄沙满天,呼啸的北风刮的脸生疼,一个个帐篷像霜打的茄子般歪歪扭扭的斜立着,看起来就像是电视里经常放到的两个西部牛仔在某个荒凉的村子酒馆门前大街上背对着决斗的场景。

        我无语的后退几步,回过头,入目的却是虽然说不上繁华,但也欣欣向荣的罗格营地。

        “这是哪里?真的还是我离开不到两个小时的那个法师公会?又或者说我路痴的技能升级了?还是说中了贝利尔的幻术?”

        我不可置信的抱着头,语无伦次的呻吟道。

        就连爱丽丝也是发出困惑的声音,不过,至少可以排除路痴事件或者是被贝利尔下了幻术。

        我警惕的左右看了看,才发现自己的周围似乎充斥着一股很诡异的气氛,无论是围栏里面那个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法师公会,还是偶尔路过的行人那了然的笑声,都让我感到一股毛刺悚然的气息。

        这是阴谋,一个天大的阴谋正向我笼罩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