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幽灵少女的千年之歌

    第一百六十八章 幽灵少女的千年之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六十八章 幽灵少女的千年之歌

        “嗯……十……十分抱歉……”

        我如同受惊的蚱蜢一般突地跳了开来,一脸羞愧的面对着眼前的少女,她那清澈无瑕的目光是如此耀眼,几乎让我无地自容,我承认,我的确是愣了8秒的时间,嗯……不,甚至是9秒,或许还要再多上那么一点点才反应过来,但是,你们不觉得这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种情况时所做出的再正常不过的反应时间吗?整个暗黑大陆的男人都应该理解我吧!是这样吧!

        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眼前的少女并没有流露出恼火的神色,她轻轻的歪着脑袋,月色的长发荡漾着柔和的色泽,柔顺的披在她的肩膀上,滑至纤细的腰间,那双闪烁着星河一般的灿烂的银色眼眸,如同突然被陌生人爱抚着脑袋的温驯小猫一样,带着些许困扰的神情,一身洁白的简陋白袍,将她白皙光洁的脸蛋衬托的更加圣洁美丽,看起来就如同圣女一般高贵神秘,特别是全身散发着的洁白光芒,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模糊透明感,简直就像是纯洁的天使降临人间。

        不知多久,她依然用那无法直视的绚丽目光,目不转睛的打量着我,仿佛我是什么稀有动物一般,我眼神飘忽的躲闪着她眼眸的锁定,余光轻轻的瞄了另外的战场一眼,剧毒花藤和小雪这两只精英级宠物已经站到了一块,正和重新复活的骨灰游斗着,有剧毒花藤免疫毒素伤害的属性,再加上小雪的灵巧,骨灰似乎也无可奈何,而另外一边和邪气尸拖延时间的四只鬼狼,看起来也是游刃有余。

        虽然这样下去它们的体力迟早会下降,不过现在似乎也并不用急着跑路。所以我决定暂时和眼前少女耗一耗,说不定能获得什么新契机。

        “??!……”

        许久,她仿佛终于回过神来,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轻呼,明明只是一个简短急促地音调,但是却让人感到里面蕴含着某种优美的旋律,如同是炎日的一阵凉风轻抚过脸颊时的温柔舒服。

        “??”

        面对这位月发银瞳的美少女所做出的反应,我终于抬起头。向她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

        “嗯……啊……呜……??!”

        仿佛羞涩的少女不堪向恋人表白一样,她地俏脸微红,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可是终究只发出了一些如同风铃响动的清脆声,连我都开始为她着急起来了,该不会是有语言障碍吧,明明之前唱歌唱的那么动听。

        许久,她用纤细的小手轻轻按住自己那刚刚被我一手握住的部位。深呼吸了一口气,那柔软滑腻的感觉仿佛再次从手心传过来般,让我的心跳不禁微微一荡。

        “……”

        她低下头,有些苍白地樱唇微微颤抖着,不知道细声的说些什么。好一会儿,她才重新抬起头,朝我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你……好……”

        果然不是我的错觉,她的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音节,都仿佛带着歌曲一般地旋律,对了,我突然想起——就是她刚刚唱的那首不知名的圣洁之歌的曲调,难道她已经熟练地能将旋律融入日常的语言之中,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对于这种几近灵异的现象,我只能表示由衷的感叹,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古人诚不欺我也。

        “你…好……??!”

        似乎在意我没有理会她的问好,她轻飘飘的凑了过来,用比刚刚更为流畅,也更为优美动听的声调说道,带着淡淡香甜地呼气打在我脸上,那张夺眶而入的白皙脸蛋即使在如此近的距离,也找不到一丝瑕疵。

        “啊……你……”

        我轻轻的撇过头。努力的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两片近在咫尺的诱人樱唇上移开。正欲回应少女的问候地时候,却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

        是地。她凑过来的方式,轻飘飘地,请不要误会,虽然少女的体态的确很轻盈,但是我绝对没有要特地去修饰的意思,她是真的“轻飘飘”的凑到我脸前,而且身体依然浮在半空之中。

        “鬼……鬼呀……”

        残留在体内的地球血统立刻爆发,我保持着坐地的姿势,以将近不可能的速度瞬间向后挪移了好几米远,目瞪口呆的用颤抖着的指头指着如同花絮般在半空中飘忽不定的少女。

        虽然来到暗黑世界以后,会动的尸体我见了不少,会魔法的骷髅也已经习惯成自然,即使是那些难缠的幽灵状态的鬼魂,我也能面不改色的挥下砍刀,但问题是,在我的潜意识当中,它们都是受到黑暗力量的控制才会变的如此,因此,只要被印上黑暗怪物的标记,无论对方有多灵异我也能迅速的适应过来。

        可是,眼前这个少女,我敢打赌,绝对没有一点黑暗的气息,从她身上几乎可以满溢出来的圣洁光芒就可以知道,她与怪物之类的设定八辈子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咦?……”

        对于我的剧烈反应,少女可爱的歪着脑袋,顺着我的手指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入目的是一双裸露在外的小巧玉足,此时正十分悠闲自在的浮在半空。

        “啊,请不要惊讶,是这样的……其实,我早已经死了……”

        她一副恍然大悟状,然后对着我露出了一个灿烂无邪的笑容,用让我最不安的理由安慰着我。

        “咕噜……”

        我小心的吞小一口口水,以十分细微,但是频率却极高的动作迅速的向挪移着,离少女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你在干什么呢?”

        一切挣扎都是无用的,少女只是轻轻一飘,散发着圣洁光芒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那张满是灿烂无邪地笑脸便再次出现在离我眼睛不到半米远的地方,让我将近10秒钟的挣扎付之东流。

        “没什么,只是家里突然有事,需要立刻回去一趟?!?br />
        我僵硬的扯着嘴角,语无伦次的答道,难道你真的没看懂我的意思?应该看懂了吧!饶了我吧,我已经不想再和灵异现象扯上什么关系了,让我过上点正常的历练生活。主角就让给其他人去做吧。

        “等等……”

        她抓住我地手,从手心里传来滑腻冰凉的触感,让我……不,可能是所有的男人,都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用自己的怀抱去温暖她,呵护她的念头。

        “请你……救救我的父母吧??!”

        与刚刚完全不同的气氛,让我惊愕地回过了头,眼前的少女。脸上刚刚还洋溢着的动人微笑,已经被一股深深的忧伤所取代,她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我,修长地睫毛微微颤抖,闪烁着银色透明的泪珠。时光骤然交错,我仿佛能体会到亚历山大的传记里记录着的,他第一次见到耶里斯夫人时地感觉了。

        似乎,她刚刚的笑容。刚刚的一切,都只是伪装,对我这个陌生人的伪装而已,想想也是,有哪个少女被别人抚摸了自己重要的部位长达数十秒之后(刚刚还说8、9秒,哼哼……),还会毫不在乎呢?

        不过,又是什么才促使她突然对我这个陌生人信任起来呢?难道是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作祟?我头疼的抓着凌乱的头发。无奈地注视着少女那悲切哀求的眼神。

        “你总得给我解释一下吧,而且,事先声明,高难度的活我可不干,我可还没有做好成为烈士的觉悟?!?br />
        “嗯,谢谢,谢谢你……”

        她欲哭的脸蛋上绽放出笑颜,看起来有点滑稽的可爱。却让人更加无法置之不顾。哎……

        经过一个简短的描述,我才用惊讶的神色理解了她话里地大概意思。

        眼前这个少女。竟然是亚历山大传记里所描述到地,他和耶里斯夫人唯一的女儿,爱丽丝.尔奇頓,在亚历山大杀死耶里斯夫人不久,地狱大军就破开位面地戈壁,汹涌而至向整个暗黑大陆杀了过来,当时的亚历山大为了?;ぷ约旱呐戮苷阶?,最终因为寡不敌众被围困至死,爱丽丝也不能幸免于难,而后,地狱军利用亚历山大强大的体魄,用邪恶的魔法阵将他捆缚在大教堂的最深处,以此为媒介把大教堂里的光明力量镇压住。

        而眼前的少女爱丽丝,因为死前亲眼目睹着自己的父亲为了?;ぷ约憾诜苎≌?,最后被无数潮水一般涌来的武器乱刀砍死,愤怒、悲哀和恐惧让她死亡以后暂时的凝结成了幽灵状态,她默默跟随在地狱军后面,无助的看着这些恶魔残忍的行径。

        “父亲浑身沾满了鲜血,就像大山一样挡在我面前,将涌上来的怪物杀退,我的站着的地方已经堆满了一座小山的尸体,可是入目望去,依然是无边无际的怪物,最后,父亲的腿被砍断了,手也被砍断了,他终于倒了下来,但是它们却连父亲的尸体也不放过,用黑色的钉子把父亲钉在石板上,用血色的魔法阵将父亲紧紧的束缚起来……”

        爱丽丝用怨恨的眼神看着远处的骨灰,带着悔恨和愤慨的皎洁泪水不断地从她脸颊上划过。

        而对于跟过来的爱丽丝的幽灵,地狱军似乎并没有打算去理会,可能它们想来,在这个充斥着黑暗力量的大厅里,这个新鲜出炉的幽灵迟早也会成为它们的一份子。

        “但是它们错了,虽然它们杀死了父亲的肉体,但是却不能践踏父亲的灵魂,这些年以来,父亲一直在用自己的意志?;ぷ盼也皇芎诎盗α康那质础?br />
        “所以,你也用自己的歌声,一直抚慰着你父亲的灵魂,让他得以享受片刻的安宁?”

        我用深深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少女,无法想象,要怎么才能让一个花季少女在空无一物的大厅里,一直延续几千年的歌唱,为什么最近我种是会遇到这种让人落泪的事情呢?

        “我所能做到的,也仅此而已,当我发现这首歌能让父亲的痛苦的灵魂得到缓和的时候,我就一直的唱着,一直的唱着,每当看到父亲好过一些的时候,我就更卖力的唱着……”

        “从来没有停过?……”我叹了一口气,努力的眯起眼睛。

        爱丽丝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的凄美无助的微笑,深深的颤动着我的心灵,原来那烙印在了她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甚至是每一个音节里的优美旋律,竟然隐藏着如此让人心疼的理由,整整唱了几千年的歌曲,难怪刚刚见到她时,她会和耶里斯夫人一样,连一句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难怪即使说出的话,也仿佛是在唱歌一样。

        “也就是说,你想让我用手中的剑,让你的父母得到安息?”

        我再次紧紧的看着眼前的幽灵少女,确认着,语气里比开始时多了一份坚定。

        那双美丽的银色瞳孔,在听到我的话,看着我手中的剑时骤然放大,但爱丽丝最终还是坚决的点了点头。

        “是的,大人,请您用手中的剑,让他们得到永恒的安息吧?!?br />
        说完这句话,她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脸色苍白,无力的低下了头。

        ‘那你呢?’

        看到她那坚决的眼神,我极力的咽下了这个疑问,竟然她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