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请问,您躺在我下面干什么?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请问,您躺在我下面干什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请问,您躺在我下面干什么?

        “噢噢噢噢……”

        跪趴在地的亚历山大,仰头发出一声悠长的悲鸣,然而就在这一刻,整个大厅的上空突然风云变色,在魔法阵爆炸以后就一直聚集在半空的邪恶血雾,突然形成一张巨大的血网从天而降,将亚历山大的骸骨紧紧的缠绕住,然后如同恶心的蛆虫一般,不断扭动着往他的骨头里转入。

        那是束缚了亚历山大数千年的黑暗力量,在魔法阵被毁、亚历山大脱困以后仍不死心,残余的力量竟然企图在亚历山大虚弱绝望的时候继续啃噬他的灵魂,将他变成地狱的傀儡。

        然而,昔日的无敌强者,战场里的常胜骑士,如此轻易的就被控制住了吗?答案很明显,仅凭着现在微薄的力量,亚历山大成功的抵制住了黑暗力量在的自己身体上扩张,并与之不断的纠杂抗争着,即使是沦落到如此地步,他的骄傲也不允许自己的灵魂被别人左右。

        绿色的光芒与血红的光芒在他的身体上交织着,那充满催眠和诱惑的恶魔絮语,在亚历山大钢铁一般的意志面前黯然失色,他抬起那张惨绿色的骷髅头,两团幽绿的眼珠闪烁着,仿佛在嘲笑黑暗力量的幼稚,直到看到与小雪它们战在一起的邪气尸,那丑陋的身影和发自灵魂深处的悸动掺杂在一起,让画面定格在一刹那……

        耶里……耶里斯,耶里斯耶里斯耶里斯……这究竟是为什么??!

        “大人,欢迎您回来,您……您一定口渴了吧……”

        教廷军再次凯旋而归,路两旁的民众们用热切而疯狂的欢呼向我们致意,一个穿着白色碎花裙子的女孩,努力的从拥挤的人群里转出来?;忱锉;ぷ乓桓銎凭傻拇赏?,她抬起头,露出羞涩美丽地笑容,然后将碗递到我面前,怯生生的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只记得当时脑子里一阵恍惚,仿佛壁画上的天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即使是战场上的刀砍到我面前。我的心也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跳动过。

        僵硬地将碗递接过来,然后再僵硬的举到自己嘴边——我当时的动作一定很可笑吧,我“咕噜咕噜”将碗里甘甜的泉水倒入嘴里,真好喝,我敢打赌,我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甜美的泉水。

        事实上,到很久以后回忆起来我才发现,其实当时那个碗里根本就没有一滴水。虽然她很努力的在?;ぷ?,但是里面的水早就在拥挤的人群里被溅光,不过,那地确是我一辈子喝到的最幸福的水。

        (——摘自亚历山大传记第五章)。

        “亲爱的,如果这就是你的救赎。如果这就是你地爱,我……很幸?!野恪?br />
        即使我手中的利剑穿透了她的胸膛,她也依然用着从第一次相遇开始就从未褪色过的笑容,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泪珠翻滚,用我无法体会,也无法承受的眼神,看着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我的内心明明是那么痛苦,我的泪水明明是那么模糊,幸福的却只有你一个人。这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你至少也应该说:‘亚历山大,我亲爱的,你不是答应过我,要永远地陪伴在我身边吗?’,如果是那样的话……

        “万能仁慈的上帝,我。亚历山大。一个虔诚忠实的信徒,数十年以来一直在您的荣光指引下战斗着。从未敢有丝毫的怠倦,您那无所不知的眼睛可以作证,因此,看在着数十年的份上,请宽恕我这一个自私无礼地恳求——让我可怜地妻子永远沐浴在您的神光下,将您赐予我地庇佑与荣耀分予她,哪怕是以后堕入地狱,我,亚历山大在此发誓,愿将自己的肉体,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灵魂交换……”

        我在教堂里一直祈祷,直到天空泛白才将盖子合上,天??!我究竟在干什么?利用自己的权利瞒过所有人,将耶里斯偷偷的埋葬在最神圣的祈祷大堂里,我干了些什么?!无法想象这是多大的亵渎之罪,即使下到最深的地狱,灵魂受到最恶毒的魔鬼所支配,恐怕也清洗不自己身上的罪孽,不过,只要耶里斯能得到救赎的话,一切都值得……

        (——摘自亚历山大传记第三十一章)。

        “为什么……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啊啊啊?。。。。?!”

        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重感情,悲哀……痛苦……无助……愤怒……?从那凄厉的呼喊声中直透灵魂,反应过来,我只觉得脸颊莫名其妙的一阵冰凉。

        在那悲切与不信的悲鸣中,亚历山大的绿色眼框里,仿佛有什么破碎了一般,迅速的黯淡下去,那钢铁一般的堤防正在迅速崩溃,黑暗力量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将他全身的骨架逐渐的染红,直至……

        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具3米多高的巨大骷髅,全身血红的骨骼仿佛有一层鲜血在流动似的,黑洞般幽深的眼眶里闪烁着一团刺目的猩红色血光,庞大的躯架仿佛壮汉的肌肉一样,发出“喀拉喀拉”的磨合声,微微弯起的腰身,让它看起来如同满弦的箭一般充满了爆发力。

        站在一旁,我亲眼目睹着亚历山大的灵魂被一点一点的吞噬掉,心有戚戚然的感觉让我内心被恐惧所充斥着,想做点什么,至少能让这对可怜的夫妇能够安息,但是,在那一刻我才体会到,自己的实力实在是太弱小了,知识也是如此的微薄可怜,罗格第一强者,还有荣誉长老的称号。在暗黑大陆里只是一粒不起眼的沙子罢了。

        或许,我所能做到的,只有用自己手中的剑,亲手将它们地悲哀埋葬,无论后果如何,也绝对要比现在好……我紧紧的握着拳头,轻轻的这样对自己说道。

        在亚历……,不。应该是骨灰反应过来之前,我再次确认了它的属性,虽然被黑暗力量侵蚀,但是它的属性并没有改变,依然是以毒素和冰冻攻击为主,我略微考虑了一下,将装备换成如下。

        死亡皮手套(50)+项链(14)+腰带(22)+权杖(15)+小盾(8)=抗毒109%,这样的抗性就算站着给骨灰毒。它也休想掉我一滴血,然后,两个戒指(19)+头盔(10)+手套(12)+小盾(8)=抗冰冻49%,也能勉强抵挡一下附带的冰冻延迟了,再加上变身状态下的高防。它地物理攻击也起不了很大作用,可以说,我现在的属性根本就死死的克住了骨灰,要不是身为小boss级怪物?;褂心撬母霰涮腷oss属性,我完全就可以朝它钩钩手指,稍微的藐视一下也不打紧。

        说时慢那时快,我才刚换好装备还没来得及检查,这只血红的巨大骷髅就已经仰天发出一声战栗的咆哮,猩红色的眼眶红光大作,那是已经完全复苏地现象。

        我也不甘示弱的咆哮一声,身体缓缓的膨胀着。棕色的毛发从皮肤里迅速冒了出来,不一会儿,一只比骨灰还要高大的熊人站着它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它,兽性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整个场面屹然肃静了下来,仿佛就只剩下我们这两只小山一般的怪物在对峙着,眼神里疯狂地目光。恨不得将对方撕成碎片。

        “吼……”

        几乎在我迈出脚步的同时。骨灰也举起血红的双手,一团绿得发蓝的气团在它手中瞬间形成。再到如同激光一般向我发射,整个过程还不到半秒,绝对无愧于它小boss的称号。

        我紧紧的锁定着对面,对迎面而来的绿色光线视若无睹,在骨灰闪烁的目光中,光线正中我地胸口,一瞬间,我只觉得浑身一阵恶心冰冷,但是还没等我来得及去体会,这股恶心感就已经烟消云散,只是受到冰冷的影响,动作稍微缓慢了一些。

        从旁观的角度看来,那道绿色的光线射中了我只后,我的全身闪过一道绿光,然后立刻复原,速度快的让人根本分不清我究竟有没有中毒。

        红光闪烁,骨灰对这种情况显然有点出乎意料,以至于愣了一会,等会过神来,我已经接近到了一个无法让它及时思考下一步动作的距离了,它瞬间反应过来,迎着我破空而来的大掌,毫不犹豫地握紧着拳头对轰过来,拥有仅低于我半个头地庞大躯体,还有小boss级的实力,让它地骤然打出的拳头发出刺耳的呼啸声。

        就在这时,我嘴角里扯过一道诡异的微笑,破空的利爪突然轻飘了起来,同时身子一个侧移,在骨灰惊愕的眼神中躲开了它的攻击轨道。

        虚张声势?

        并非如此,在骨灰的侧边,幽暗的深处突然冲出一道雪白的身影朝骨灰直扑过去,措手不及之下,依然保持正面出拳的骨灰失去了平衡,三米多高的骨架被狠狠的从侧面撞飞了出去,而飞出去的轨迹,正好与我侧移的步调一致。

        我朝在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半空中“飞翔”着的骨灰,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十指交叉紧握,高高的举起,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砸了下去。

        “呀啊啊啊——”

        怎能容忍,一个暗黑大陆的绝世强者会被你这种垃圾所控制,亚历山大的灵魂,就由我这双手来解放吧。

        “轰轰隆……”

        随着手上传来的实感,半空中的骨灰如同突然被万钧之力拉扯住一般硬生生的砸在地上,整个地面仿佛都发出了颤抖的悲鸣,烟尘弥漫,待消散以后,地面出现了一个足以埋葬三米多高的骷髅骨架的“墓穴”。哼哼,看到了吗?我和小雪长久以来所培养的默契,想当初丘鲁顿不防之下也被阴了一道。

        “呼,疼疼疼……”

        还没高兴完。我就立刻甩着大掌直呼,是谁说骨头架子比较松脆的,骨灰的躯体我估计比钢铁都要硬,而且上面还长着刺,上面如同鲜血一般流动着地负面黑暗能量会腐蚀肉体,日了,没想到它还是只巨大的毒刺猬。

        骨灰带动着巨大的身体从坑里爬了出来,几乎镶嵌到里面的骨架粘了尘沙。顺着它站起来的躯体缓缓落下,颇是一番狼狈。

        面对站在它面前,任何一个体积都丝毫不逊色于它的两个敌人,它不惧反怒,伸长脖子,张开那张森森的颚骨,如同霸王龙一般朝我们发出了一声气势滔滔的咆哮,然后迎面冲了过来。一记绿色地寒毒光团朝小雪射过去,看来是学乖了,知道冰冻和毒素对我没有多大用处。

        若是它连这点智能都没有反而令人奇怪,对此我早有了准备,它才刚刚做出动作。我已经挡在了小雪前面,无论骨灰怎么转换角度,我都始终保持着走在小雪前面将它整个挡住,一前一后朝骨灰冲过去。对此骨灰似乎也无可奈何,它的寒毒光束是直线攻击,不可能穿透或者能拐着弯打中后面的物体。

        面对我们的站位,再想想我的抗性,它只能将准备好的光束随便朝我们一抛,然后咆哮着“踏踏”的冲了过来。

        礼尚往来,既然骨灰都如此好客,我也不能含糊。装备着的权杖上面附带地三级圣光弹,在我的梵唱下笔直的朝骨灰身上砸了过去,犹如将烧红的铁块扔入冰水里面般瞬间便翻腾了起来,丝丝血色的雾气在骨灰地痛苦呻吟中从它身上冒起,不过,也只是令它的脚步顿了一顿,虽然圣光弹能对不死物造成巨大的伤害,但是骨灰的boss属性里却还有一条“魔法抵抗”地能力。所以圣光弹的效果也打了一个折扣。

        彼此互相进行了一轮远程对攻以后。双方已经逼近了一个很急促的距离,对面的骨灰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对眼前这个让它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就吃了2次苦头敌人,它显得尤为痛恨有加,血色双手笔直的便伸了过去,对于自己一挑二的情况似乎并不怎么担忧。

        我并不惧与骨灰肉搏,但是现在有了小雪在一旁,如果还抱着那种热血镜头的憧憬不放地话,除了证明我的蛮勇之外别无他用。

        冷静的看着骨灰伸过来的双爪逐渐在眼中放大,我的腰突然微微一弯,下一刻,一直躲在我后面的小雪,四足如同上了弹簧一般瞬间便高高的跃上了我的头顶,居高临下地朝骨灰直扑过去。

        骨灰虽然知道有两个敌人,但是却没想到我们玩这手,它急忙刹住脚步,伸出地双手被硬生生的缩了回来,匆忙地朝上空挥了过去。

        “碰……”

        半空中的小雪一个灵巧的扭动,轻而易举的就与骨灰匆忙而至的拳头擦身而过,双爪顺势在其下肋划过,带起一阵血红的灰末。

        骨灰吃疼的叫了一声,正欲回身给予小雪痛击,但总算智商不低,还记得前面还有一个敌人,但是,当它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如它所料,在它刚刚分神的瞬间展开攻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在前面几米处停了下来,那两只几乎将它拍散了架的巨掌正翻滚着一团黑色的耀眼红光,脑海里残余的知识让它瞬间明白,那是比它自身能力还要具备毁灭性的、地狱深处最猛烈的焰火。

        面对连灵魂也能溶化的地狱之火,我到要看看你的魔法抵抗属性能bt到什么程度,我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黑色焰球朝骨灰那边推了过去。

        “轰——”

        暴躁的地狱之火,连一丝余热也没有浪费的集中成一条直线朝骨灰吞噬过去,看着骨灰连爬带滚的逃出地狱之火的攻击范围,好笑之余,我也为亚历山大感到深深的悲哀——像这样的货色,怎么可能有资格控制你呢?你究竟在想些什么呀,亚历山大,昔日的无敌勇士。

        不过,另外一方面,我又感到一丝庆幸。若还是原来那个亚历山大的话,说不定现在连爬带滚的人就已经是我了——即使现在的他多孱弱,那上百年所累计地战斗经验和技巧……不,光是气势,可能就已经能让我无法抵抗了,哪能像现在这般形式逆转,或许,我真的还要感谢这股黑暗力量也说不定……

        脑海里转着这些冷酷的念头。我手头上却丝毫没有松懈,在小雪的协助下,骨灰的“特别强壮”和“魔法抵抗”两个属性,只是意味着它要多受一会罪而已。

        而另外一边,剧毒花藤带着其他四头鬼狼,正与邪气尸缠斗着,在我的吩咐下,它们并没有贸然进攻。只是远远的在一旁忽悠着邪气尸,不让它与这边的战场混在一起而已,邪气尸除了唯一地“突击”能起效之外,其他的攻击连鬼狼的皮毛也擦不中,往往是它手刚刚举起。目标就急急的跑开了。

        很好,就这样保持下去,等干掉骨灰以后,再慢慢的用圣光弹将你磨死吧。

        骨灰总算还坚挺。一直过了十多分钟,两眼的红光才逐渐黯淡下来,最后,小雪一个“巨爪撕裂”打出200%的攻击,在我吃惊的眼神中将骨灰拦腰撕断,骨灰腰部以下地下半身半跪在地上,上半身则是“啪啦”的一声掉落在地,巨大的骨头碎得满地都是。

        终于结束了。我擦擦额头的冷汗,虽然没有危险,不过整个过程却并不轻松,骨灰那坚硬带刺的躯体,即使站着不动任你敲打,那也是一种十分受罪地活。

        我松了一口气,解除变身后朝另外一边的战场走去——还是早点结束这场可悲的战斗吧,然后将这对恩爱的夫妇葬在一起。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咦?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一件东西似地……

        在我疑惑刚起的瞬间。背后突然挂起一阵猎猎的狂风,漫天的红光从脚下刚刚被我破坏掉的魔法阵上散发出来。一股浓重的邪恶气息聚集在半空,然后落下,等我回过头来,刚刚只剩下下半身半跪在地的骨灰,此时正好好的站在我身后不远处,那猩红刺目地眼眶,鲜红欲滴的骨骸,正显示着它现在是多么的精神奕奕。

        不会吧?。?!

        我两脚一软,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了……

        “哇~靠……”

        这年头,祸不单行对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还未等我从骨灰的复活中回过神来,脑门就突然被不知道是哪个没长眼睛的家伙给扫了一下,特别强劲有力。

        不用说,在大厅里面能打出这种力道的,除了那具邪气尸以外别无他人,带着我无限怨念的身体,在其他四只鬼狼和剧毒花藤无辜地目光目送下,优美地在半空中转了n个360度大回旋,然后朝大厅的角落里飞了过去。

        “这年头……没法过了……啥东西都能玩尸变……玩复活……还是快点收拾包袱跑路吧……”

        我一手捂着晕晕沉沉地脑袋,一手支地起坐抱怨着,亚历山大大人,耶里斯夫人,不是我不想帮你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呀,你们做鬼可不要找上门来……

        “阿勒——?”

        一阵无法言喻的柔软丰滑的触觉,从我支“地”的右手手掌上传了过来,什么时候大厅的地板提供了如此优质的性能服务?我意犹未尽的稍微用力抓了抓。

        “啊呜……”

        一声和填满手心的柔软感有着极为相似之处的轻吟声从身下传了过来。

        我僵硬的回过头,目光正好与开始时所发现的那位吟唱圣歌的美丽少女对上。

        难怪总觉得忘了什么呢?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恍然大悟。

        “嗯……啊,您……您好,美丽的公主殿下,能冒昧的问一下……您躺在我身下干什么吗……?”

        在她圣洁的目光注视下,我脸色微微有点局促,舌头都打卷了,不经意之间,眼光顺着右手望过去,才发现,自己以为支撑在“地”的掌心,此刻正不安分的覆盖在少女那坚挺饱满的酥胸上面,而且力气似乎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连那弹性极佳的软肉都从指缝里溢出了少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