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六十章 破坏生态平衡的后果是很严重滴

    第一百六十章 破坏生态平衡的后果是很严重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六十章 破坏生态平衡的后果是很严重滴

        监牢三层的出口处,是在一个隐蔽到我无法描述的地方,如果不是鲍尔带路的话,或许即使我从这里经过,也绝对不会意识到那里居然隐藏着出口,当我以崇拜的眼神看着鲍尔,问他要怎么才能发现这个鬼地方的时候,四人诧异的看了我许久,然后鲍尔拉着我后退了一小段距离,直到我无法从这里察觉到出口的程度,他指了指墙壁上。

        “监牢出口→”

        昏暗的墙壁上刻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似的,后面还画上一个铁锚般大小的血红箭头。

        “不好意思,就当我没问吧……”

        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四人那忍俊不禁的眼神了。

        当我们从里面钻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出口的通道远比我们肉眼所见的还要小上很多,又低又窄,仿佛是鼹鼠挖出来的地洞一般,真不知道那些高大的野蛮人该如何将自己的身子从这里面塞出去。

        随着前行的步伐,眼前的光线越来越充足,已经到了让习惯于魔法灯的我们觉得刺眼的程度了,一股新鲜甜美的清风从前面迎面扑过来,将我们鼻子和肺里沉淀着腥闷浑浊的空气一扫而空,整个人都轻飘了许多。

        我们贪婪的呼吸着鲜美的空气,尽量的放慢步伐,让自己的眼睛能够逐渐的适应越来越强烈的光线,走了大概几分钟以后,眼前突然一亮,整个视野豁然开朗了起来。

        “这里就是内侧回廊吗?”

        我用手微微遮住刺目的光线,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周围,这是一个杂草丛生的荒废小院,出口就位于院子里一处小池中央的石山上。不过现在池子地水早已经干涸,露出的底部积泥上甚至已经长出了一片片茂盛的野草,若是往池子里注满了水,再找块合适的石头将出口堵住,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水池中央那峥嵘的假山上,竟然隐藏着这么一个逃生出口。

        “据前辈们说,内侧回廊的传送站很容易能找到,似乎就在出口的附近?!?br />
        四人自然不会像我这样贸贸然就跑出去历练。在出发以前他们就已经打听好了许多有用的讯息。

        “哎……真是地……”

        鲍尔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对于一个迷宫狂热爱好者来说,“寻找”这一项工作,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本能了。

        “看,应该就是那里……”

        刚刚走出小池的范围,眼尖的妮可雅迪指着对面说道。

        顺着她的手一看,不远处的天空中似乎正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青烟,若不是暗黑魔地营地的话。那应该就是传送站没错了。

        不一会儿,出现在视线中的景物就证实了我们的猜测,一片被整理的干净整齐地空地上,那熟悉的闪烁着神秘魔法图纹的传送阵位列其中,旁边点着一个大篝火——因为传送站所选择的地方一般都不会被怪物发现。所以即使篝火筑地大一点也没关系。

        此时篝火旁边正围坐着四个人,嗯……四个?以前不是三个守卫吗?难道从内侧回廊开始增加数量了?

        那四个人也发现了我们的到来,其中一个“守卫”似乎特别热情,远远的就迎了过来了。

        “大人。你节哀吧……”

        旁边的亚马逊用怜悯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什么意思?正当我思索着妮可雅迪的话时,远远那个热情迎来的人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咆哮。

        “吴小子,果然是你,你这个混蛋……我今天非阉了你不可?!?br />
        “噗……”

        我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这不是卡夏地声音吗?我眯着眼睛细细看去,错不了,迅速朝我们“迎”过来的人影是那么的熟悉呀!

        “大人,我们先走一步了……”

        面对罗格营地的第一女魔头,其他四人丝毫没有顾及这几天一起战斗的情意。毫不犹豫的就把我给抛下了。

        “等等……”

        正当我打算对他们动之以情,晓之以义,举上n个例子证明同甘共苦的历史必然性时,卡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冲了上来,先一步栏住正欲开口的我,眼睛里充斥着不怀好意地目光,让我不禁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了?卡夏大人,究竟是什么事情要劳您大驾……”

        心虚之下。我的语气也变地献媚起来了。此时近看卡夏才发现,她现在的样子有点糟。虽然平时她的形象就已经十分随便,特别是喝醉的时候,但无论怎么说,也始终还有个女人的模样。而如今,她那原本那一头个性张扬的酒红色头发上面蓬松发黑,沾满了灰尘,看起来如同霜打后的茄子一般枯燥乏力,脸上,衣服上也都同样沾满了脏兮兮的泥土,仿佛刚刚从工地上出来工人一般邋遢。

        “你呀,你呀……”

        卡夏瞪着眼,嘴角里扯过的一丝邪气微笑,让我立刻在心里拉响了警报——这是她爆发前的征兆。

        “难道你不知道给我添了多少麻烦吗?难道你妈妈没有告诉过你不要随便破坏公共财物吗?你这个混蛋……”

        太迟了,正当我想转身逃跑的时候,卡夏已经一把楸住我的衣领,以仿佛抽风机般的速度拼命摇了起来,嘴里噼里啪啦的叨念着一些不连贯的粗俗语句。

        “等等……卡夏大人,您能不能说明白一点,让小的也好死个痛快?!?br />
        在卡夏高频率的地动山摇攻击下,不到一会我就已经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你说,监牢一层和二层的墙壁是不是你破坏的……”

        许久以后,卡夏才松开手,毫无同情心的对着因天旋地转而搀扶在地的我逼供。

        “我想。那个,应该是吧……”

        “很好,很好……”卡夏似乎又有黑化地迹象。

        “等等,虽然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也不得动那么大的怒火吧,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让我们冒险者去穿越那什么鬼迷宫呢?这种考验没什么必要吧?!?br />
        乘着她还有一丝理智,我连忙问道。

        “你是笨蛋吗?你们能不能穿越迷宫关我屁事,至于什么考验。那就更是自作多情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卡夏瞪着眼睛,若无其事的把能令所有冒险者为之心寒的话说了出来。我说,你就不怕我听到你这话以后弃暗投明,奔向自由联盟的怀抱里去吗?

        经过卡夏一阵噼里啪啦的解释,我才明白,防止监牢被破坏的规矩,并不是我一开始认为的“为了锻炼冒险者应付迷宫地能力”而设立的。

        众所周知。怪物十分爱惜自己的“家园”,相应的,几乎每群怪物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领域,一旦其他人入侵,它们就会拼死的攻击。直到一方全灭为止。

        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虽然怪物重生的地方是随机的,偶尔一群怪物踩上另外一群怪物地地盘引发火拼,这也是很正常的现象。但是总体来说,经过几千年的协调,整个监牢还是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致使大多数怪物都能拥有自己的地盘,保持着一种大乱不至,小乱不止地状况。

        而我将墙壁破坏的行为,就好像原本是被墙隔开来的两潭水,如今墙被我敲碎。两边的水开始彼此交融起来一般,当然,怪物并不是水,当原本互不相关地怪物彼此碰面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正为了预防这种可能会引发未知混乱的局面,所以罗格营地才严禁冒险者破坏监牢,不止监牢。其他的地形也是如此。

        哈?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原因。是不是应该将之形容成一种生态平衡之类的东西呢?而我的做法则是如同将生态平衡的某些链锁打破一般,是这样的话。那我可真是罪过了。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我用歉意地眼神看着卡夏。

        “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后果有多严重了吗?最主要的是……”

        卡夏指了指自己蓬乱的头发,然后从物品栏里掏出一把小铲子,满脸怨念的瞪着我,说实话,她现在的样子很搞笑……

        “历练很开心是吧?你想过没有,在你开开心心的升级爆装备地时候,却有一个人正在累死累活地帮你收拾收尾,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将破损地墙壁修补回去,直到几个小时前才算完工,仅是比你们先一步回到传送站而已?!?br />
        说完以后,她还将那把搞笑的铲子在我面前挥动几下,也就是说,我在监牢里历练了五天,她也足足在监牢里修补了五天,原来如此,难怪她一副水泥工的形象,我已经可以理解她的愤怒了……

        “枉我辛辛勤勤的为你们创造出安稳的历练环境……”

        看着卡夏假惺惺的在脸上抹一把泪,一副你知道该怎么做的眼神,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次又要被狠狠的勒索一笔了。

        “对了……”

        我突然灵光一闪,从物品栏里掏出那把马尔达斯的大片刀,说来这把刀也实在让人无语,除了攻击高一点之外,完全没有其他用处,那个操纵10个小恶魔的属性绝对是娱乐大于实用,因为除了小恶魔以外,其他沉沦魔、黑暗魔之类的根本就无法控制,功能实在太单一,新奇的劲头过了以后就开始觉得腻味鸡肋了。

        “这是什么?事先说明,可不要拿些垃圾打发我?!?br />
        卡夏狐疑的看着这把没有任何光芒的大刀,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便宜货,不过仔细的辨认以后,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从来没有看过这种形状的这把大刀。

        “这……这是从哪里来的?”

        当她接过手,看到上面附带的属性时,也不禁瞠目结舌起来。

        我将获得这把刀的经过描述了一遍,当然,以卡夏的八卦,唆使懒乌鸦却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一段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最终的剧本就是睿智的吴凡大人,用艺术一般的战术挑拨两大boss互斗,最后渔翁得利……

        “原来军营里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boss,看来得好好调查一下才行……”听完以后,卡夏低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

        从管理者的角度,我大概也能了解她叹气的原因——地狱的强者何其多,每发现一个小boss,对暗黑大陆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啊……

        “不过……”

        叹息过后,卡夏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这把大片刀,认真的说道。

        “你说,如果利用这把刀将小恶魔带回去给训练营的学员练练手,这种方法的可行性有多高呢?你应该也用过这把刀吧,究竟能将小恶魔束缚到什么程度,能给我详细的讲解一下吗?”

        “……”

        我愣愣的看了卡夏一眼,这把属性在我看来如同玩具一般的大刀,我本来以为卡夏得到以后,充其量就是抓几个小恶魔带上,然后拉风的在罗格营地里逛一圈,却从来没想过竟然还有这样的功能。此时此刻我才发现,夏卡绝对无愧于自己的职位,虽然平时看起来散漫,没有责任心,仿佛什么也不关心的样子,但是在我们看不到的一面,她的心却始终还是将整个罗格营地摆在了第一位……

        托这把刀的福,卡夏已经完全忘记要找我的麻烦,没说几句,她就已经迫不及待的踏入传送站,看来是要亲自实践去了,为那些小恶魔祈祷吧……

        愣愣的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我一阵沉默,同样身为罗格营地的长老,看到平时漫不经心的卡夏竟然有着如此认真的一面,我内心的职责感也不禁强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