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负分晓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负分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五十一章 胜负分晓

        措防不及之下,我整个人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明明杀气是从林子对面传过来的,他什么时候跑到我的头顶上面去了……

        丘鲁顿看着自己手中腕刃的尖端逐渐逼近目标的头顶,脸上不禁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看我这次不玩死你??!

        晚了,即使我能及时反应过来,也完全无法躲过这极具欺骗和隐蔽性的一击,时间仿佛突然变慢了起来,我甚至能感受到,在那冷森刃尖的刺激下,自己的头皮迅速的突起一个个鸡皮疙瘩的酥麻感。

        就在刃尖离头顶还有不到一厘米的刹那,我的眼神突然露出一丝笑意。

        “冰封装甲?!?br />
        冷冰冰的吐出四个字。

        “什……什么……”

        一瞬间,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腕刃一点一点刺下去的丘鲁顿,突然发现对方的身体闪过一道雪白的光芒,他根本就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下一刻,腕刃便传过来一股碰触的阻力。

        应该是刺中了!

        凭着多年的经验,他一下就判断出来,可是与那阵真实的碰触感一起传来的,是一阵冰澈透心的寒冷,一瞬间,他整个人僵硬了起来,只剩下脑子在嗡嗡作响。

        不……不可能……这不是巫师的寒冰装甲吗?为什么……

        “哈……”

        我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感谢上帝创造的规则吧,否则刚刚那头顶上的一击,我即使有多少条命都不够死。

        不过,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刺客最依赖的就是自己的速度,所以一般来说。他们所挑选地装备都会偏向于抗冰冻的属性,一级的寒冰装甲,根本无法拖延他多少时间。

        所以,下一个呼吸之间,我立刻启动了魔法叠加术里准备好的魔法——冰风暴!

        为什么一开始不用冰风暴攻击,然后叠加其他法术呢?这是因为冰风暴施展的时候光芒太明显,很容易被敌人识破,而且还必须瞄准。寒冰装甲则是瞬间启动,无需瞄准,只要敌人一攻击就能立刻生效,所以说,低阶的魔法并不一定就比高阶的弱,这个世界上,没有最强的魔法,只有最适合地魔法。

        早早准备好的冰风暴。自然毫无意外的砸在了刺客僵硬的身体上,“碰”的一声,白雾般的冻气从他被冻成冰坨坨的身体上散发开来,将他整个人给笼罩起来。

        不能急,不能乱。一步一步来,看着一切正如预料之中的进行着,我暗自压抑住自己激动地心情,一边准备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魔法,一边将手中的神语法杖换了下来,虽然攻击力很高,但是我可不敢用它去敲击被冻成冰块的刺客,因为神语法杖中有一条属性是“+5-30火焰伤害”,用它敲的话只会加快刺客的解冻而已。

        所以,我换成了上次在泰摩高地里爆地那把“+1-4冰冷伤害,持续时间3秒”的冰刺之钉头锤。一边准备下一个魔法,一边漫不经心在“刺客果冻”身上敲着,不求造成多大伤害,只要能延迟哪怕一点点刺客的解冻时间也好。

        他身上果然有抗冰冻的装备,平时能将普通地怪物冻结十多秒的冰风暴,在刺客身上只持续了差不多3秒钟的时间,就传来了一阵阵“卡啦喀喇”的冰块碎裂声。

        不过,足够了。

        在刺客破冰而出的那一刹那。我的面前已经凝聚起一股几乎要将灵魂的也为冻结的氤氲冻气。

        “啊啊啊……极地风暴??!”

        下一刻。一条由至寒地冰冻气团组成的冰气冲击波由那团冻气发射出来,从刺客的身体上直透而过。

        才刚刚解冻的丘鲁顿受到冰气的影响。行动依旧十分缓慢,哪里还躲得过极地风暴的袭击,一瞬间,他只觉得体内的血液都快要结冰了。

        极地风暴虽然没有冻结功能,但是要将他的速度限制却是轻而易举,或许他地抗冰冻不低,但是别忘了,我地极地风暴也已经8级了。

        怎么可能?。?!

        看着自己的生命急速下降,丘鲁顿脑子一片空白,为什么,为什么德鲁伊能使用法师技能,为什么这个极地风暴地伤害竟然那么大,一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而现在,摆在他眼前,他所能想到的只有两个选择,任何一个选择,几乎都是九死一生。

        第一个选择,从腰带里拿出溶解药剂喝下,但是从腰带里取出东西也是需要时间的,更糟糕的是他现在处于冰冻状态,所需要的时间更长,依自己现在生命的下降速度看,脸丘鲁顿自己都觉得不大可能,如果一开始没有中那枚冰风暴的话,或许还能博一博。

        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二个方法。

        心灵战锤。

        正在尽最大努力控制着极地风暴将刺客笼罩住的我,突然觉得胸口一阵沉闷,凝聚起来的法力差点被打散,幸好前阵子的冥想和精神练习,让我现在的精神力集中了不少,否则就刚刚那一下,也足够将我的极地风暴给打断了。

        不过,还没等我高兴起来,一块黑糊糊的东西突然由刺客手中急速弹了过来。

        火焰爆震。

        受到心灵战锤影响的我还没恢复过来,又被火焰的爆炸所击中,身子被炸的退后几步,手中的极地风暴顿时停了下来。

        好机会,丘鲁顿觉得身体突然一暖,他立刻反应过来,瞬间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速度爆发以后转身就跑,他要离开这里,远远的离开,一辈子也不想再见到眼前这个恶魔一般的德鲁伊了。

        然而,在他迈出第一步时。他只觉得脚跟一滑,整个人一阵天旋地转。

        混……混蛋…怎么会这样??!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慢慢的倒转着,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一条晶莹剔透的冰路出现在眼中,从他地脚下一直蔓延到十多米远的森林深处。

        然而,这条如同童话一般美丽的冰道,此时却成了他致命的武器。

        开什么玩笑??!丘鲁顿努力的控制着自己倒下的躯体,但是受到刚刚极地风暴的影响。平时灵活的肌肉现在却僵硬地跟铁块似的。

        “碰”的一声,他倒在地上,滑出了好几米远,随之而来的小雪立刻一个瞬移扑了上去……

        我也是瞪大眼睛,本来以为这次又要功亏一篑,没料到竟然出现了这样戏剧性的结局,被我连续阴了两次都顽强撑过来的对手,竟然会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疏忽。在一条被我的极地风暴无意中所形成地冰地上滑到,此时我不禁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同时,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发生在眼前,我也暗自引以为戒——无论什么时候。都绝对不能得意忘形。

        围上去的鬼狼们已经四散了开来,只留下小雪依然将他按趴在地以防逃跑,按照我的吩咐,它们只给刺客留下一点点生命就行了。

        我凑近一看。此时刺客在鬼狼们地摧残下已经进入了虚弱状态,正奄奄一息的被小雪按在那里,生命值只剩下个位数,果然是“一点点”啊,不用说,这绝对是小雪的杰作。

        算了,将他打晕了,运回罗格营地里去吧。

        我这样想着。望了过去,却不防看到对方那一丝决绝的微笑,仿佛凝聚了最后地力量一般,他将手中的腕刃送进自己的怀里。

        不好!

        我心里暗叫一声,但是已经来不急阻止了。

        瞬间,血花四绽。

        我手里迅速拿出一瓶恢复活力药剂,虽然要浪费如此宝贵的东西去救一个人渣,我感到很不值得。但是怎么说他也是一个人类。我的心还没有冷酷到那种程度。

        不过走上前去以后,我摇了摇头。叹息着将药剂放了回去,刚刚那一刺,已经将他最后的一点生命给消耗了,从他胸口始终不见愈合,而是源源不断地喷出殷红的鲜血就可以看出,他的生命值已经完结了,即使是天使降临,也不见得能救得了他。

        冰地上地血花慢慢的从他的身上扩散开来,透露着凄美的悲凉,人之将死,其行也善,此时他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冰冷和阴毒的气息,那张20岁上下,清秀而略显苍白的平凡面孔,让人无法想象在前一刻还是如此的猖狂不可一世。

        我略为有些不忍的撇过头去,战士强悍地生命体质,让他地生命即使已经凋零,也始终保留着一丝意识,他的嘴唇不断地抖动着,仿佛在诉说些什么。

        “有什么遗言想要向亲人或者朋友交代吗?我会好好替你传达的?!倍紫律碜?,我柔声问道。

        仿佛听到了我的声音,他费力的转过头望着我,苍白的脸上突然流露出一丝嘲讽,然后又无力的歪了下去,嘴巴不断的喃喃着,仿佛在对我说,又仿佛不是,模模糊糊的让人似懂非懂。

        “库拉…斯特是个…鬼地方,潮湿闷热……到处都是猛兽,鲁高因也是个鬼地方……干冷…燥热,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果…果然…还是家里的味道…好…好啊…库尔南娜…亲爱的…你来接…了……”

        声音逐渐的低了下来,我一愣,仔细的琢磨这他的话,他究竟要说些什么呢?还是说只是模糊意识下的唠叨而已。

        等我回过神来,他已经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嘴角上带着一丝微笑,与前面我所见过的阴寒冷容完全不同的,仿佛小孩子得到糖果一般的笑容。

        “吴,辛苦你了……”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看这他的尸体时,身后传来的熟悉声音,让我冷不防的下了一跳,然后如同一只受惊的蚂蚱一般崩起来。

        “是你,卡夏,你想吓死我吗?”

        我回过头,看见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容颜,松里一口气抱怨道。

        “抱歉,我并没有吓你的意思?!?br />
        卡夏淡淡一笑,流露除与平时那个爱作弄人的她完全不同的忧伤气息。

        “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br />
        “就在今天早上,本来想出手,不过看到你一副热衷的样子,就暂时选择了静观其变,怎么样,对这次的战斗有什么感想吗?”卡夏笑看着我问道。

        “糟糕极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后再也不想面对这样的敌人,还是那些没脑子的怪物比较可爱?!蔽掖筇玖艘豢谄?。

        “那可不行,老是和那些呆板的怪物战斗的话,是无法真正成为高手的?!?br />
        “哎……”

        我又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刺客的尸体。

        “看样子你似乎知道些什么,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他要杀害自己的同类呢?”

        “你确定要知道?其实上次我犹豫着是否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情,本来想着到鲁高因以后说也不迟,没想到麻烦那么快就早上门来了?!?br />
        “够了,快点告诉我吧,已经牵扯到我了不是吗?”

        我不耐烦的说到,心里涌现出一股寒意,要是这次不是我碰到他,如果是拉尔他们,又或者是被他成功的侵入罗格营地里,那莎拉她们岂不是也有危险?想到这里,我就没办法再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去面对了。

        “他们是,堕落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