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五十章 最后的杀招

    第一百五十章 最后的杀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五十章 最后的杀招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要看热闹而忽略了正事,只是那个刺客在掉落的时候骤然射出一根弓弹,虽然因为半空的平衡失调,弓弹只是从我的耳边擦过,但也打消了我冲过去痛打落水狗的念头。

        “呼呼……”

        在即将落地的瞬间,刺客一个激灵的筋斗,略为有些狼狈的半跪着着地,手中的两把碗刃已经换成一把蓝色的轻十字弓,他略为有些喘气的呼吸着,然后狠狠地瞪着我。

        可……可恶!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难对付,虽然自己还有很多后招没有使出,但是对方何尝不也是这样呢?丘鲁顿用余光打量了在旁不远虎视眈眈的其他召唤兽一眼。

        如果只有德鲁伊一个人的话,自己完全可以凭着速度,用游射的战术将他活生生的折磨致死,但很可惜并不是这样,丘鲁顿第一次悔恨自己为什么不将弓术锻炼的如同亚马逊一般高超。

        并不是说他的弓术不行,比起同等级的其他刺客来说他已经是出类拔萃了,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无法像亚马逊一样,能在高速中保持着弓箭的准确率。

        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只要速度比对方快,就完全可以用游射战术轻松的将敌人干掉,但那只是理想化的假设而已,在现实中,游射并不像大多数人想象中的那么好,因为在高速移动的情况下还要保持足够的准确率,这几乎是一件不大可能做到的事情,速度越快,准确率越低,这是身为弓术达人的亚马逊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而且即使是再优秀的弓手,在射击的时候也必须要全神贯注,这样一来势必会有所分心。在高手地对决中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特别是敌人不止一个的情况下。

        而另外一方面,是到了后期,大家的技能都已经成熟起来的时候,在与转职者之间的pk中,除了拥有弓箭系技能的亚马逊以外,其他职业想使用游射战术简直是难上加难。

        对付亚马逊,好吧。除非你也是亚马逊,否则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她不游射你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对付刺客,难度也很高,离远了射不中,离近了,又要小心他速度爆发,而且还得随时提防脚下的魔法陷阱。

        对付圣骑士?好吧??霰彻饣?,再来个突击,请问你冰免了吗?

        野蛮人,大块头,看起来似乎不难对付。但是请绝对保持警惕,在后期地同等装备下,野蛮人的速度和耐力绝对是第一,再加上bt的跳跃。简直比武林高手还要武林高手。

        死灵法师:等等,我召唤几个骷髅法师先,然后准备好骨矛,到时候十对一……这谁游射谁呀。

        德鲁伊,既可护身,又能御敌的龙卷风一开,保证让你的远程攻击miss一大半。

        法师:瞬移一开,谁与争风。

        归纳以上事实。虽然我并不是高级的转职者,但是那个刺客也不见得有多高级,这也是为什么他一开始就放弃使用游射战术对付我的原因。

        “好吧,我承认你很厉害?!?br />
        丘鲁顿将轻十字弓收了起来,重新换上那两把碗刃。

        “所以,我已经没有兴趣和你纠缠下去了……”

        就在我以为他又要展开攻击的瞬间,他却突然一个转身,脚下微微泛着白色地光芒。然后整个人突然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我必须用“飞”来形容,因为实在太快了。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速度都要快,即使是没有背负上我的小雪,也是追之不及。

        刺客的影子训练系二阶技能——速度爆发,一瞬间,我脑海里闪过这个技能地资料,第一级就能增加15%的行走/跑步速度,12%的攻击速度,一个bt到极点的技能。

        想跑?门都没有。

        在刺客一转身地时候,我就已经反应过来,身子下意识的踏前一步。

        “轰……”

        刹那间,从我的脚前爆发开如同箭头一般扩散开来的火焰,半米高的焰浪,一浪接着一浪向我吞噬了过来。

        刺客的陷阱系三阶技能——火焰复苏。

        “可恶……”

        我咬紧牙根,强忍着火焰炙烧的痛苦,对于拥有比圣骑士和野蛮人还要高上一筹的生命值地我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既然你不想玩了,那我就就认真的招呼你一下吧。

        这时候,从丘鲁顿开始逃离也不过片刻而已,乘着他还没有逃离最大范围,我嘴里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

        “空投围杀?!?br />
        一脸不甘的丘鲁顿开足马力奔驰着,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以为回到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天下,哪想到才刚刚杀了几个人,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德鲁伊追杀,不过,他认为罗格营地里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战胜得了自己,而事实上这个德鲁伊的等级也明显低于自己,只是那条白色地鬼狼让他有些意外而已。

        但是结果却恰恰相反,他非但没有赢,反而落得一个狼狈逃窜地下场。

        这究竟是这么回事?

        难道自己离开罗格营地的这几年时间里,所有地转职者都统统进化变异了不成?丘鲁顿虽然高傲,而且好胜心强,但是他并不是笨蛋,面对着这样一个有着乌龟的防御,同时又如同猛虎一样迅猛和强壮的敌人,他简直是无从下手,再继续打下去只是浪费宝贵的药剂而已,所以他做出了自认为最明智的选择。

        即使是那头古怪的白狼也不可能追上自己!

        使用速度爆发以后,丘鲁顿充满了自信,白狼的速度,在战斗的时候他就已经摸透了,它绝对跟不上现在的自己,至于那个地德鲁伊就更别说了。

        因此。他松懈了下来。

        然而下一刻,就在他缓缓的舒展着自己心情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眼前一白,前面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肉墙,肉墙上面长着一张獠牙摄人的熟悉面孔,还有两只迎向自己的利爪,不仅如此,余光的两边似乎也被什么给挡隔住了。甚至那从尸山里锻炼出地直觉告诉他,后面也有东西存在着。

        自己已经完全被包围了。

        “啊……”

        经历过许多生死之战的丘鲁顿,也不禁惊骇欲绝的叫了起来。

        本能的,他一个跳跃,企图从前面那堵“白色的围墙”上跳过去,可是,已经太迟了,小雪出现的位置恰好离他只有一米左右。而他又是保持这高速的前冲状态,哪有可能躲得了小雪势在必得的一击。

        不过他地起跳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借着那股跳跃的惯性,他被小雪高高的击飞,暂时的从包围圈里脱离了出来。

        “又”被打飞了出去。半空中地丘鲁顿已经说不清是惊还是怒,不过,并没有时间让他去考虑点什么了,因为他看到。那将自己团团的围起来的“五堵墙”已经跟上了他半空中的身体,如果这样下去地话,自己刚刚落地,又会被重新包围起来,到时候运气可就没那么好了。

        生死一悬之间,丘鲁顿求生的本能,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他摇了摇头。双手悄悄比着手印,不到一会,他就完全了技能的准备。

        魔影斗篷——施展一道魔影,遮挡眼前敌人的视线。

        正准备将掉落的敌人团团围住的小雪还有另外四只鬼狼,只觉得眼前一黑,仿佛突然瞎了一般什么都看不见,其他四只鬼狼明显踌躇慌乱了起来,只有小雪。只是略微失措的顿了一顿。然后便继续朝丘鲁顿掉落的方向跟了过去,别忘记了。除了锐利地眼睛以外,鬼狼还长着一只灵敏的鼻子。

        “哼……”

        丘鲁顿对小雪已经到了深恶痛绝的程度,若不是因为它的存在,自己根本就不可能会如此狼狈,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绝对会用最恶毒的办法将这头白狼一点一点的弄死。

        不过,现实还是要面对的,自己现在根本就奈何不了它,丘鲁顿深呼吸一口气,将心中地怒气压抑下来,然后,在落地地瞬间。

        心灵战锤——用心灵的力量凝聚出一把战锤,攻击敌人并有一定概率将其击退。

        眼看就要扑上去将敌人纠缠住地小雪,身子突然踉跄的后退几步,而丘鲁顿也利用这一点小小的时间间隙,用从所未有的速度朝草原深处奔去,他已经吓坏了,如果对方继续施展刚才那种——能瞬间将自己包围的诡异技能的话,他绝对没有把握能再次脱离开来。

        “可惜了……”

        我赶过来的时候,丘鲁顿已经跑的老远了,看到小雪露出沮丧的神色,我也有点失落,本以为空投围杀是对付敏捷型的敌人最犀利的武器,没想到竟然被脱离了开去,看来自己一直为之得意的空投围杀还很不成熟,得继续改进才行。

        “放心吧,只要你能跟上他的气味,他就绝对无法逃脱我们的掌心?!?br />
        我安慰着小雪,在刚刚的战斗中,它可是被对方的速度压制的很郁闷,狼是一种忠诚,但是又天性记仇的动物,可以想象小雪对那个刺客的怨念有多深……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上帝的心情特别好,这个时节几乎是天天有雨的泰摩高地,在我追击的这段时间里却晴朗的让人有些诧异,托这个的福,小雪一直没有将那个刺客跟丢,第二天,我和小雪继续跟在刺客的屁股后面,摆明了要跟他比耐力,不过这种状态要维持到什么时候呀?

        乘着赶路的功夫,我一直在策划着如何将那个刺客给xx上一百遍啊一百遍,空投围杀已经暴露,估计那个刺客也没有胆量再靠近自己了,这一点才是最要命的的,试想一下。如果他不靠近的话,自己用什么方法才能干掉他呢?难道就这样一直追着,活生生的将其累死。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吧,我叹了一口气,再追一会,等探明刺客意欲前往地路线以后,就立刻回罗格营地去找卡夏商量吧,虽然这样做比较没面子。但是请她出手的话,要追杀这个刺客还不是小菜一碟?

        想着想着,我突然一阵捶胸顿足,就差点没有一头撞死在豆腐上了——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可以选择回罗格营地,自己逞什么能呀,看到传送站里的战士被杀死,心里愤怒难当。接着又判断出凶手的实力不会太bt,就理所当然的追了上去……

        呜~~为什么穿越的时候上帝不把我的脑子改造一下呢。

        到下午时分,当回罗格这个念头逐渐地在我的脑子里占上风的时候,小雪突然停了下来。

        前面是一大片阔叶林,里面的阔叶树木生长的十分密集。繁盛的叶子交织在一起,还有四处可见的青藤和荆棘,让人一眼就联想到里面的幽暗与隐秘。

        这片树林很大,我和小雪足足绕了好几个小时才将整片树林走完?;氐狡鸬愦?,小雪朝里面咆哮一声,在森林以外地地方,我们并未发现有刺客的气息,也就是说目标很有可能就隐藏在里面。

        真是一个好胜心强,又或者说是报复心强的刺客,明明就知道我的空投围杀是他的克星,竟然还有胆量继续打小主意。

        看着前面密集地树林。我不禁沉思起来,这个刺客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不过依然棘手啊,在丛林里,除了亚马逊以外,还真没有几个人敢与精通隐蔽、陷阱和暗杀的刺客较量,谁知道这片看似普通地树林里,里面已经被对手布置了几个陷阱。

        就这样掉头回去请卡夏出山吗?看着如同猛兽张开的獠牙一般。等待着我前进的幽暗树林。我默默想到。

        不,我想赢。我想战胜他,想要证明自己,我的内心不断回荡着这样的呐喊,不错,还没有到可以垂头丧气的回去的时候呢。

        斗智斗勇…吗?

        静静的站在那里呆了片刻,我突然挥挥手,让所有地召唤兽退后到一个很微妙的距离,然后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向前,不断的,不断的向野兽的獠牙靠近着,一脚踏上了它的嘴唇,跨过了它的牙齿,然后却突然停下来。

        这里是深入林子十多几米处,视线尚且比较开阔,但是如果再往里面走地话,树木就会开始变地稠密起来。

        这是一个很巧妙,也很没有意义的地点。

        为什么说没有意义呢?

        对于隐藏在里面地刺客来说,我的鬼狼们想要从远处赶来,即使是使用瞬移,也要那么一小会的功夫,所以刺客完全不用担心我的空投围杀,而且就算我还保留着什么意外的后招,它也有足够的功夫躲回林子里。

        而对于我来说,刺客的底牌已经亮的差不多了,仗着自己厚实的生命,我完全也有足够的时间顶着刺客的攻击跑出去,相信他也没胆子跟上来。

        这是一个对双方来说,都是很安全的地点,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不能达成将对方干掉的目的,所以说,如果是在这个地点战斗的话,对双方来说都是毫无意义的,当然,前提是我是一个普通的德鲁伊的话……

        我顿足不前,再深入的话,我就可能有危险,即使为了证明自己那点可怜的男人自尊,我也完全没必将小命达上去。

        我赌的,就是对方那强烈的复仇意识,被等级低于自己的德鲁伊欺负成这样,很不服气是吧,即使无法干掉对方,但是让对方颜面扫地的意想,对于一个报复心强的人来说也是一件极具诱惑力的事情。

        而丘鲁顿现在的心情也是如此,看到对方仿佛突然被上帝的一粒瓜子给砸傻般,一步一步的踏入自己的陷阱之中,他几乎高兴的快发狂了,可是正当他疯狂的yy着要如何虐杀即将走近自己笼子里的小动物时,他却在一个暧昧的距离停了下来。

        该死的家伙,他诅咒着,你是激怒我吗?还是说在引诱我?你究竟有什么把握,为什么偏偏要在那种地方停下来,哪怕再深入个几米也好。

        丘鲁顿左等右等,到最后终于明白,对方已经完全看透了他的目的,而且有着足够的谨慎和耐心,当然,这在丘鲁顿看来无疑是胆小怯懦,他知道即使再等上一天,他也不可能再向前挪上哪怕一小步了。

        于是,他只能退求其次,即使杀不了,泄泄愤也好,虽然对方绝对是打着什么小算盘而来的,但是他绞尽脑汁也想象不出,对方究竟能有什么办法,能在自己重新躲回林子里的时间里干点什么,难道他还能秒杀自己,别开玩笑了……

        丘鲁顿是一个谨慎的人,在出击之前,他还是在脑海里模拟了一遍所以可能发生的意外,以及应对的方法,直到黄昏的时候,他才开始自己的羞辱计划。

        从下午到现在,夕阳都快要将整个树林染红了,但是对面的丛林深处还是没有什么动静,难道他真的已经吓得连这点胆量都没有了?望这越发显得黝黑的林子深处,我不禁踌躇起来了,等天黑了对自己可就更加不利了,是不是该考虑放弃,毕竟自己也不是什么算无遗漏的聪明人物,对方的行动出乎自己意料之外,完全是有可能的。

        正当我打算想放弃的时候,突然从林子里传过来的一阵压抑不住的杀气,让我一个激灵。

        不出所料吗?

        我在内心朝自己竖起一根大拇指——吴凡,别丧气,你看,你果然还是比普通人要聪明上一些的。

        对方似乎有意要试探一般,又或者是想造成一种心里上的压力,杀气越发浓烈,但是人影却始终不见。

        正好,我悄悄的在斗篷里面拿出那根神语法杖,然后悄悄的使用了一个在法拉那学会的小技巧,这是我从小气的法拉那唯一学会的小技巧,对于像我这样的菜鸟来说特别有用。

        魔法叠加术。

        在储备好第一个魔法的同时,可以继续准备第二个魔法,作用就是施展完第一个魔法的时候,可以立刻施展第二个预先准备好的魔法,对于那些还不能瞬发魔法的菜鸟来说可谓是实用至极,不过我现在最多只能叠加一个,每多叠加一个的难度都会呈几何增加,即使是法拉,他现在最多也只能叠加6个,而且只能是四阶或以下的魔法,而他的魔法,除了那些顶级的以外,我估计所有的都几乎能瞬发了,所以这个魔法叠加术对他来说根本就不具备任何用处,切,难怪舍得教我呢……

        而我现在所仪仗的,正是这个魔法叠加术,还有自己具备使用其他技能的能力。

        当我将第二个技能准备好的时候,林子里的杀气越来越剩,然后爆发出来,我握着手中的神语法杖,紧紧的盯着林子的深处。

        机会只有一次,来吧,让鲜血燃烧起来吧。

        下一刻,一把被夕阳染的血红的短刃,出现在我的……头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