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离开(终)

    第一百三十九章 离开(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三十九章 离开(终)

        距视察村子已经过了好几天了,我想,这几天大概也是维塔司村迄今为止最热闹荒唐的几天吧,其他的冒险者姑且不论,就拿艾露拉和她那几个活宝弟弟来说,几乎一日三餐都要上演追逐打闹的“亲情流露”场面,成为大家不可或缺的开心果之一,“胸部平平的艾露拉”已经在冒险者的口中流传了开来,可能就连艾露拉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意想不到的方面,成为罗格营地小有名气的冒险者,当然,这样的人气是哪个女人都不愿意拥有的,估计以后谁听到她的名字,眼睛都会不由自主的往脸部以下一点的地方看去,哎,可怜的小丫头。

        不过,艾露拉她们几个,只不过是为维塔司村增添了一点笑料而已,真正危险的,还属那两个赖着不走的魔女大人——莎尔娜姐姐和卡夏,这两个才是让整个维塔司村都惶惶不知所以的人形暴走原子弹,整个村子一大半的事件几乎都是她们两个惹出来的,激烈的交锋自是不必说,几乎已经成为两个人日常的课程,卡夏这个老女人假的很,在将自己的实力压制的很低以后,每次胜利,都给人一种“实力不如莎尔娜,但是依靠无可比拟的经验和技巧获胜”的假象,成功的骗过了那些无知可怜的冒险者。

        在第一天被莎尔娜连续打破了两个酒瓶以后,处于无酒又无钱状态的卡夏,就仿佛是欲求不满兼更年期提前到来的中年欧巴桑一样,看谁的眼色都是一副凶狠的样子,仿佛村子里的所有人都是打破她酒瓶的共犯一般,特别地对于在战斗中教训调戏莎尔娜,她更是乐此不疲,此外。更是以我是莎尔娜的弟弟为由,打着姐债弟偿的名义偷偷向我勒索金币,充分的暴露了其痞子流氓般的本性。

        考虑到打破她备用酒瓶的凶手里也有我的一分,我只能无奈的花钱消灾,不过她每次索要地都不多,似乎有把我当长期提款机的倾向,所以我现在正努力的在寻找她的把柄,以求制止她这种有损整个罗格营地形象的恶霸行为。

        至于本人的身体??瓤?,不好意思,这几天看了艾露拉的打闹,似乎已经被她传上了“本人”的流行性病毒了。

        维拉丝似乎已经完全放弃了酒吧地工作,这几天一直“大人”前“大人”后的跟在我后面照顾着我,几乎我一想到什么,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就能明白,并立刻替我准备。哎,这个体贴的小丫头,以后一定是个好妻子。

        呜~~真可惜,真浪费啊……

        在维拉丝无微不至的照顾下,我地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至于具体恢复了多少,打个比方吧,我现在还无法召唤出小雪和剧毒花藤,其他的到是可以。不过也只限于一只,变身熊人已经可以使用,不过不能维持太久,不是法力不足,而是耐力跟不上。

        而魔法方面,现在勉强能放一个熔浆巨岩和一个火风暴,也是因为精神力的限制,总结起来。我现在外表上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其实内在的两个属性指标——精神力和耐力却远远没有恢复过来,据卡夏说,这种严重透支地行为,起码也得几十天才能完全康复。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而且事实上也的确没什么问题。除了不能进行持续的战斗以外,即使来上十个八个沉沦魔。我也能面不改色的砍翻,而在维塔司村的任务,该干的也已经干完了,所以,我似乎已经没有理由再在这里呆下去,即使要修养,也是回到罗格营地里去比较合适,而且卡夏和法拉似乎还有什么事情和我商量,不回去不行。

        特别是有一件事情——虽然已经明确的知道纱拉没什么事,但我还是迫切的想回去见她一面,这样才能安下心来,所以,在我完全苏醒过来地第五天,当拉尔他们建议回罗格营地的时候,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哼…哼……哼哼……”

        当时维拉丝也场,我本以为她会因我的离开而感到难过,说实在的,我也是十分舍不得这个体贴的小姑娘呢。

        只是没想到,她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依然跟平时一样,哼着那如同小溪山泉般清澈透明的歌声,在一旁叠着衣服,不,不是跟平时一样,弯着腰叠衣服的瞬间,那娇翘紧绷的小臀部正对着我,一条在我脑海里虚拟出来地毛茸尾巴,似乎正在得意地摇摆着,看起来十分高兴的模样,让我完全摸不着脑袋。

        总之,在第二天地一个明媚早晨,我将维拉丝替我整理好的包裹收好,放入物品栏里面,然后一一的向众人告别。

        维塔司村口。

        整个维塔司村的村民似乎都出来送行了,这点小小的位置根本就不够地方站,很多人都是站在高处——大石上,屋顶上,大树上,远远的看着我们,许多小孩子甚至跨坐在大人肩膀,无数炙热诚恳的目光,让众人不禁有点鼻子发酸,现在回想起来,能参加这次战斗,能?;ふ庑┥屏计铀氐拇迕衩?,就一个字——值!

        德鲁夫他们前天就离开了,莎尔娜姐姐和卡夏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昨天就突然决定回去,我身边除了拉尔和野蛮人兄弟以外,还有一些为数不多的冒险者,他们看到我要离开了,似乎也不大好意思再在这里胡闹下去,所以现在都纷纷跟在我的脚后,随着我们最后一批战士的离开,整个维塔司村将完全回到以前的状态,除了少数负责守卫的士兵和佣兵以外。

        在这几天里,我们的战士,已经和村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看到他们全部离开,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或许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村民们都是万分的不舍,大家互相无言的拍着肩膀,或者搂抱在一起,此时整个场面地气氛就如同送丧的队伍一般,让人心酸不已。

        我的眼睛一转,看到了艾露拉和她的活宝弟弟们,还有貌似她父母和爷爷奶奶的亲人。

        “姐姐,不要走。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挑食了,再也不说姐姐胸部平平了?!奔父龌畋Φ艿苎劾嵋话?,鼻涕一把,拉着维拉丝的手就是不肯放开。

        “乖,你们在家要好好听话……”艾露拉摸着他们的脑袋,也是眼睛泛红。

        我的眼睛再转几转,始终还是没看到维拉丝地身影,心头里不禁万分的失望。轻叹了一声,也好,要是她真来了,自己反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离别这东西。真是见也难,不见也难,哎……

        正在我黯然失神的时候,人群里让出一条路。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是维塔司村的长老,维拉丝的爷爷布图。

        他驻着拐杖缓缓的走到我面前,然后将一个包裹递向我。

        “凡大人,您为我们所做地一切,我们无以为报,所以,至少希望您能受下这件,蕴涵着我们整个维塔司村村民的一点小小心意的礼物?!?br />
        “哪里。这都是大家的功劳,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为难地看着四周的战士们,却发现他们都含笑的看着我。

        “大人,收下吧!”真诚声音的传了过来。

        “大人,收下吧!这是你应得地?!?br />
        “大人,请务必要收下,不然我们都没有脸回去吹嘘了?!?br />
        “吴,收下吧!这是大家的心意?!崩谝慌耘牧伺奈业募绨?。

        哎。你们这些人啊。为什么老将气氛弄的让我那么难过呢。

        在众人异口齐声的欢呼中,我缓缓的接过了那个包裹。

        “哦??!这是……”拉尔眼尖的伸过手来把包裹打开。

        一件十分漂亮的毛衣。

        “这该不会是拉因兽地腋毛织成的毛衣吧?!爸谌烁刑镜?。

        经过拉尔在一旁的解释。我才明白,拉因兽是牧人圈养的牲畜的一种,因为对食物的口味极其挑剔,而且成长周期长,所以养它们的牧人并不多,而所谓的腋下珍毛,是指拉因兽在春夏交接之际,因为褪毛而临时长出地一层稀疏柔软地短毛,尤以腋下那一部分最为柔软舒适,因此,这种珍毛极其稀少,几乎是以根为单位算价的,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一般来说,这些珍毛大多织成手套之类地轻小物品,像如此大的一件毛衣,还是第一次。

        “这可真是全部人的心意啊,估计应该所有的村民加起来的的存量,才够织成一件吧?!?br />
        拉尔羡慕的说道。

        布图有些自豪的点了点头:“这可是所有村民共同的心意,然后,我的孙女维拉丝,织了好几个晚上的成果,所以,请大人您务必就收下?!?br />
        维拉丝,啊,那个小丫头,怪不得这几天看起来有点疲色呢,白天照顾我,晚上又要织毛衣,能不累吗?我有些心疼的摸了摸柔软的毛衣,这么贵重的物品,让我怎么舍得穿上啊。

        俗语有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村民们送出了好几里,在他们依依不舍的眼光中,我们终于迈向了回归罗格营地的道路,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见面呢?说不定下次历练,就要把小命送掉了,对生死前路的迷茫,让这次的送行充满了悲凉之意,一路上,战士多少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不过,当看到罗格营地那善诡异而熟悉的大门时,众人却不约而同的振奋起来了,是的,这场战斗,我们赢了,自己成功的活了下来,现在又回到了家中,一时间,大家又重新欢呼了起来。

        而我们几个,却没有跟着众人起哄,我们在讨论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没错,十分严肃的问题,顺便说一下,我只是在旁听而已。

        “道格。格夫,你们几个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也该成家立业了呢?”身为老大的拉尔,以以婚人士的派头,向野蛮人两兄弟开火。

        “我可爱的宝贝女儿纱拉,都已经十四岁了,你们再看看吴,比你们小上十多岁。也已经有未婚妻了,咳,虽说还要等上至少4年……”拉尔咳嗽一声。

        18岁呀,看来拉尔到还不算死板嘛,我到是想举手发问一下,婚前性行为是否被允许,不过想到他那副慈父状的模样,还是乖乖地打消了念头。即使要推倒纱拉,也要悄悄推倒,绝对不能让他发现。

        “所以说,你们也应该找几个伴侣,过着规律。有节制的生活了吧,不要老跑到不三不四的地方胡闹?!?br />
        他严厉的瞪着两个巍巍缩缩的野蛮人一眼,圣骑士的威严,都被他用在逼婚上面。

        “老大。不是我们不想,只是没找到对象而已?!钡栏袼踝拍源?,举手发言。

        “那你们说说,到底要怎么样的对象才合适?”

        “恩……”两个人冥思苦想起来,对于野蛮人来说,恋爱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

        “是像恰西那种?”

        我帮他们出着主意,心里不自觉地想起那张汗水挥洒下,洋溢着青春与美丽的脸孔。说实话,如果恰西不是身材长的太高大,我铁定会有歪念头,这样美丽健康的野蛮人,想必是所有男性野蛮人的梦中情人吧。

        岂料格夫立刻摇了摇头:“恰西小姐?恩,虽然她值得尊敬,但是,太……”

        “太瘦了。不够强壮……”道格在一旁摇头补充道。差点让我绝倒。

        “吴,你不了解。虽然大多数人都对俊俏的外貌比较有好感,但是野蛮人除外,他们似乎更在意体格?!崩谖遗员咔那乃档?。

        也就是说,在我们人类眼中,美丽不逊色于莎尔娜姐姐多少的恰西,在野蛮人眼中却相当的没有人气?汗……

        “除了野蛮人以外,还有精灵,据说他们对外貌也是没有什么感觉,他们赖以分辨地是气息,心灵,还有灵魂?!崩绦プ潘陌素孕∠?。

        恩,光看莎尔娜姐姐的容貌就知道,精灵一族里肯定是男俊女美,对于外貌没感觉到也不出所料,只是,心灵还好说,那个气息和灵魂,谁能告诉我究竟该是什么东东?该怎么去判别?

        不同种族之间,果然存在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呀!此时此刻,我对泡一个精灵mm的幻想完全破灭了。

        “如果是像莎尔娜大人那样强大地女人,即使身材差了一些,到也是……”在我沮丧无比的时候,道格一脸口水的接着喃喃道。

        踢死你,敢yy莎尔娜姐姐,我在一旁阴森森的看着他。

        “我会将你这句话原原本本地告诉姐姐的……”用爆裂箭暴菊,还是用长枪灌肠呢?真是值得期待。

        “凡大人,我错了,请务必饶过我这条卑贱的小命吧?!?br />
        听到我冷森森的语调,道格顿时一个激灵,从yy的幻想中清醒过来,才想起还有我这么一个身份存在,那如小山般高大的身子一软,十分没形象的抱着我的大腿嚎嗷大哭道。

        “你们几个……”拉尔对于我们地跑题能力,十分的头疼。

        “老大,反正我们还年轻,即使回到哈洛加斯再说也不迟吧,我想那里一定会有更合适我们的伴侣?!备穹蚶渚驳姆治龅?。以他们的速度,推进到哈洛加斯大概要二十几年,对于一个至少拥有200多年寿命的野蛮人转职者来说,的确不算很晚。

        “哎,算了,我不管你们了?!崩钠乃频鼗毓送?,气冲冲地说道。

        “老大,不管怎么说,谢谢你……”

        野蛮人两兄弟真诚的说道,历练之路并不好走,谁又能保证他们一定能安然无恙地走到哈洛加斯呢?拉尔是担心他们,希望他们有个好的羁绊,这样才能在战斗里多一分顾虑,多一分期待和希望而已。

        “哈哈哈……,终于回到了罗格营地了……”

        没走多久,道格又旧态萌发,和格夫互相搀着肩膀,用自己的大嗓门高歌了起来。

        “战斗了那么久,也应该好好的发泄一下了吧,对了,吴,你跟我们一起去吧?!钡栏裼靡恢帜腥硕寄苊靼椎难酃饪醋盼?。

        “不要?!蔽蚁胍膊幌?,就立刻回绝道。

        “一般来说,经历过战斗的冒险者,回来以后都要以这种方式发泄一下,不过说起来,我好像没见吴去过……”道格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什……什么?”事关男人的尊严,我不能不反击,但是想来想去,我却又找不到什么好反击的,跟野蛮人比那方面,我傻子呀。

        “我只是,不想去那种地方而已?!?br />
        我闷闷的说道,其实,经过一段长时间暴虐的杀戮和鲜血的刺激,说不想去发泄一下,那是完全骗人的,但是本着那一点小小的传统观念,我一直克制着自己,不想将自己的第一次放到那种地方去而已。

        “难道你还是第一次?!?br />
        见我脸憋的通红,道格用见到外星人一般的眼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我,这下,连格夫和拉尔都竖直了耳朵。

        “开玩笑,我……我可是,我在那方面,可是很在行……恩,也不对,总之,并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样?!?br />
        我本来想吹嘘一翻,可是见到拉尔脸色一变,才想起岳父大人还在场呢,连忙换了个说法。

        “那还犹豫什么?”

        道格见我这样一说,眼前一亮,立刻不由分说的拖上了我的肩膀,别说我现在还没恢复,就算恢复了,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所以只能被他一直拖着走。

        “拉尔,你不说些什么吗?”我把期待的目光放到拉尔身上,身为未来的岳父,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女婿去逛妓院?

        “恩?”正打算回家的拉尔,回过头来,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给了我一个安心的微笑。

        “没关系,吴,身为一个转职者,我十分明白战士的这种需求,纱拉现在还不能给你,所以你去那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她的。不过,事先说明,我可不是支持你这种行为,和纱拉结婚以后,你可不能再去……”

        拉尔给了我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不,不是这样的……”我被道格越拖越远。

        “不是这样?”拉尔远远的露出疑惑的神色,接着恍然大悟一般,立刻暴走了起来。

        “难……难道说,你是想将积累以久的欲望,全部发泄在我的宝贝女儿那幼稚的身体上?——‘啊,可爱的小纱拉,来,乖乖的躺在床上,让大哥哥教你做一些很舒服的事情’,你是打算这样做吗?你这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拉尔对家人过渡?;さ鸟焙?,又爆发出来。

        算了,我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看来第一次是给不了纱拉了,憋了那么久,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或许,自己也是一直这样期待着,说受到原来世界带过来的传统观念所限,其实只是一直不大好意思去那种地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