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战后的艰难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战后的艰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战后的艰难

        待卡夏出去以后,我的脑子有点模糊了,与贝利尔透支性的一战,让我现在的情况十分不妙,一想到纱拉还好好的,而且大部分人也没事,心里也就安松了下来,一股让全身都为之酥软无力的疲惫和困倦涌上心头,眼睛很快就变的懒洋洋起来。

        在我昏昏沉沉,就快要进入梦游状态的时候,维拉丝那娇小的身影出现了在了门口,她手里端着的什么,大概是一些吃的东西吧。

        “大人……”

        优美的声线从耳边钻入,我迷着眼睛,看着她逐渐接近,大概是脑子一时发晕,或者被那美妙的声音所吸引,我竟然一把抱住了靠过来的身影,紧紧的搂住了她那纤纤细腰。(因为我坐在床上)。

        “哈……?”

        被我突然袭腰的维拉丝,惊呼了一声,手中的东西“啪”的一声,掉了下来,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

        待那落地声沉寂下去以后,整个屋子的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小鹿乱撞般“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回荡。

        “维拉丝……”我迷糊的喃喃道。

        “大……大人,我……”

        维拉丝那柔弱无力的声线中,带着一丝急促的气息,双手可以明显的感到,她那细致的小腰,从刚刚的僵直,已经逐渐的柔和了下来,只是那贴在高耸的胸脯上的耳朵,传过来的心跳声,越发的激烈起来。

        “维拉丝,对不起……”

        搂着那温玉般的身体,我迷糊的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哎…哎……咦……?”

        事情似乎并不是像自己想像地那样,朝脸红心跳的方向发展,维拉丝不由的又发出一声惊疑的轻呼。同时暗地里啐了自己一口:维拉丝呀维拉丝,你怎么能有这样色色的念头呢。

        不过,大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向我这样的平民道歉呢?难道因为没能救出我们,而感到自责?

        想到这里,维拉丝那渗杂着敬仰与崇拜的滚烫爱意,仿佛就要从心里面溢出来了,多么温柔善良的大人啊。明明拥有自己只能永远仰望着地实力,但是感觉却那么的亲近,那么的温暖,她情不自禁用自己的双手,轻轻的将靠在自己怀里的脑袋搂紧。

        “大人,为什么要道歉呢?反而是我们这些一无是处的平民,给大人添麻烦了,不但没在战斗里帮上什么。反而差点让大人身陷死地,该道歉不应该是我们才对吗?……”

        用那坚挺的下巴,轻轻地厮磨着他的头发,换做平时,她是绝对不会那么大胆的。

        “呜~~”

        我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知觉却越来越模糊,特别上从维拉丝怀里散发出来的,如同母乳般温暖甘甜的气息,仿佛是困意地催生剂一般。让我的心瞬间的安宁下来,只想靠在那里好好睡上一觉。

        维拉丝以后一定会是个好母亲,这是我临睡以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其实,迷恋中地维拉丝并不知道,我想表达的,并不是因为自己没能救下他们而涌出的歉意,毕竟当时我已经尽了力,做到了问心无愧。

        我所内疚的。当我知道纱拉平安无事的那一瞬间,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我的心情是那么的高兴,以至于连维拉丝地死带来的悲伤,几乎都给我忘记了,甚至产生了一种“其他人都无所谓,只要纱拉没事就好了”的念头,虽然自私是人类的本性。我这种想法也无可厚非。但是每当回忆起维拉丝那临死的一幕时,再想想我那一刻自私的念头。我还是忍不住涌出一股歉意。

        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借着刚刚迷糊的倦意,我大胆地向维拉丝坦白了出来,但没想到却让她给曲解了,这算不算是一个美丽地误会呢。

        维拉丝断断续续的解释着,试图打消我那被曲解了地歉意,可是没过一会,她就发现怀里传过来的均匀呼吸声,她略为一愣,才知道,原来自己口中安慰的对象,早已经睡着了。

        真是的,明明人家那么努力的再解释,大人却自顾自的睡着了,她想抱怨一下,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抱怨不起来,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带着点甜蜜的撒娇更为恰当。

        大人像个小孩子似的。

        她低下了头,轻轻的打量着那张紧贴在自己怀里脸蛋,然后壮着胆子,用青葱般的玉指,轻轻在上面捅了捅,脸上露出一丝溺爱温柔的笑意。

        本来想让他躺下,可是维拉丝却发现,那双手,即使在睡着了也是搂的那么紧——真是没有办法呀,她甜甜的抱怨着,看到那张睡容在自己的怀里露出眷恋的神色,心里不禁十分的喜悦和自豪。

        真是拿大人没办法,没办法了,竟然这样,我只能这样了……她脑子有点乱糟糟的想着,然后轻轻的爬上床,慢慢躺下,如同将小孩搂在怀里睡觉的母亲一般,盖好被子,然后微微垫高自己的脑袋,打量着怀里那张睡容。

        大人,维拉丝那天做了一个梦哦,那时的大人,是多么的着急,是在着急我吗?我真的很高兴,即使已经死了,也很高兴,很满足……

        她轻轻的摸着怀里男人的头发,昏黄的灯光下,那张恬静的脸上,散发出如同那时一般眩目的笑容。

        这一觉我又整整睡了两天一夜,当然,这是醒来以后维拉丝告诉我的,起来以后,感觉自己的身体回复了不少,至少已经能下床走路了,说不定还能从几个沉沦魔手上逃跑呢。

        虽然对于以前那个即使面对几百个沉沦魔,也依然游刃有余的我来说,有这样安逸的想法是很值得惭愧的事情,但我确确实实的发自了内心的喜悦??蠢醋约涸谡庖坏闵虾臀空娴睾芟?,都是十分容易满足的类型。

        连带骨头都已经睡痒的我,自然不可能选择继续呆在床上混吃混喝,当我这样想着,并打算出外面看看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走了进来。

        盲眼修女阿卡拉?

        她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罗格营地已经给贝利尔所占据,她跑这来避难来了?不对。先不说贝利尔没有那么快复活,光是法拉和卡夏那两个bt,任何一个都足以秒杀它了。

        不过,我心中的迷惑很快就得到了答案,阿卡拉是来巡视村子而已,虽然这次的怪物袭击,已经列出了一份很详细的战报,但是身为整个罗格营地地头头。阿卡拉还是有必要亲自出来仔细视察一趟,这也就是所谓的领导亲自下乡慰问的调调吧,真不愧是搞政治的人。

        而今天,她恰好来到了维塔司村,若是我再多睡一天。她可能就要走了,醒的还真是时候呀。

        “吴,这次的战斗你表现的可很是不错呀?!?br />
        阿卡拉带着那慈蔼的笑容说道,得。估计卡夏和法拉早就把我地情况交代的一清二楚了,恐怕她知道的比我还详细呢。

        “嘿嘿,阿卡拉大人,这话我可担当不起,你看看我现在的狼狈模样?!蔽倚槿醯穆樟思赶赂觳?。

        “呵呵,别丧气,吴,对于新人来说。你地表现已经是无与伦比了,只要以后在意志力方面适当加强一下锻炼,我敢断言,你绝对会成为罗格营地有始以来最强大的战士?!?br />
        “这次怪物袭击的结果怎么样?啊,当然,我只是好奇而已,如果有什么不方便的,那就算了……”

        和阿卡拉聊了几句以后。我好奇地问道。

        “啊。关于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好隐瞒了?!卑⒖ɡ廊皇切α澈呛堑难???蠢绰薷裼氐恼位故峭鞯?。

        “这次被怪物袭击的村子,总共有10个,战士战亡的总数是986人,其中士兵743人,佣兵221人,转职者也有22人,受伤的那就更多了……”阿卡拉略为伤感的念出一串数据。

        “而后,恶臭乌鸦地偷袭,10个村子总共被抓走了1139人,其中被法拉和卡夏救回来的有983人,至于其他的人……”阿卡拉后面的话不言而喻,她可不像卡夏那样吊胃口作弄别人。

        “这样啊……”

        我低下头沉吟着,虽然数据似乎不小,但是我的心里并没有什么触感,那是当然,别说是暗黑大陆这样战火密布的世界,就算是原来的世界,听到多少万人死于台风海啸之中,恐怕伤心的人也不会多,人类就是这样,对于那些自己没能亲眼目睹地灾难,总是带着几分事不关己地冷漠。

        “哪个村子死的……,呃,我地意思是说,这次战斗中哪个村子表现的最出色?”我对于自己问出的问题有些羞愧,在这种时候,我却去关心这样的问题。

        不过,这个数据到是让我很好奇,记得我走以前维塔司村的伤亡就已经达到144人,而我走了以后,或许仍然有可能出现微小的伤亡,而从阿卡拉的数据上看,我们维塔司村的伤亡率竟然还在平均之上?!

        我自问自己已经够努力了,没开战以前就消灭了血鸦和最有威胁性的残废怪,毕须博须则是给莎尔娜姐姐一手包办,德鲁夫的指挥能力也是可圈可点,即使我们维塔司村不是最出色的,也不可能落得这样的成绩吧。

        “这怪不得你们,维塔司村已经表现的很出色了,在类似的几个平原地形的村落中,是伤亡最少的一个?!倍杂谖夷晟倨⒌奈侍?,阿卡拉自然是不会责难。

        “平原地形?”我注意到了阿卡拉里一个比较特殊的字眼。

        “是的,平原地形,在这次的10个村子里面,哈鲁鲁村和雷兰部落,都位处于高地之上,所以他们干脆就将村子以外的高地铲掉一层,形成一个陡坡地形。只要法师在上面用冰系魔法将整个坡面布置的光滑一点,那些愚蠢的怪物就根本不可能爬上去,所以,两个村子最终都以不到50地伤亡结束了这场战斗……”

        阿卡拉微笑着向我解释,让我恍然大悟,不是我们维塔司表现不好,而是那两个村子占尽了地利的优势而已。

        “对了,贝利尔呢?大家似乎都已经知道贝利尔出现了吧。没有造成什么骚乱吗?第三世界那边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吗?”

        对于贝利尔没有造成什么骚乱,我还可以理解,毕竟在我们这里出现的只是贝利尔的投影而已,真正的贝利尔还是第三世界呢,山高皇帝远的心理,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但是对于阿卡拉这些高层来说,贝利尔的出现??墒且患潜匦胗锹堑厥虑榘?。

        “没什么关系,吴,这一点你不用担心……”阿卡拉叹了一口气说道。

        “哎,告诉你其实也无所谓,据可靠情报。这次贝利尔从地狱降临暗黑大陆,似乎并不是为了对付我们,你知道的,地狱的四魔王和三魔神一直在内斗。我想贝利尔降临暗黑大陆的最主要原因,恐怕还是为了这个吧!当然,也不排除是贝利尔故意放出来迷雾来误导我们,但是怎么都无所谓了,如果地狱真的下定决心要占领第三世界,那么只要五个早已经降临暗黑大陆——三大魔神加上其他两个魔王,只要他们联合起来,就已经绰绰有余了。现在是多贝利尔一个不多,少贝利尔一个不少……哎……还是交给天使那边头疼去吧……”

        阿卡拉的心情我能了解,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吧,夹杂在两强之间地弱者的命运,恐怕也大抵是如此了,真难为他们这些领导者了。

        “相比起来,我更担忧的是罗格营地以后的处境?!卑⒖ɡ疤庖蛔?,摸着脑袋头疼的说道。

        “战争不是结束了吗?而且有卡夏和法拉在。以后有什么好担心?!蔽移婀值匚实?。

        “吴。战争可不像你想像中的那么简单,你只看到了这场战斗的胜利?;褂猩送?,却没有看到背后的隐患……”阿卡拉看着我苦笑地摇着头,毕竟还是太年轻了呀。

        “恩?”我用疑惑的眼神,等待着阿卡拉的答案。

        “先说说这场战斗的消耗吧?!卑⒖ɡ刂氐奶玖艘豢谄?,仿佛句话深深的触及到了她的痛处一般。

        “参加这次战斗的上万了冒险者,吃喝地问题,都是由罗格营地提供的?!?br />
        这句话刚刚一出,我就立刻明白了,是后勤,我怎么没想到呢?亏自己还看过n多的军事小说呢。

        “粮食的运输方面,因为有物品栏,所以到是不大成问题,问题是去年的收成并不大好,所以这几天上万个冒险者的消耗,对于罗格营地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br />
        “况且,上万个冒险者也不能白白参加战斗,早这之前,我们就已经承诺过,所有参加战斗的战士都能得到报酬,虽然这样的报酬在专职者们地眼里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那些士兵甚至是佣兵来说,却是很需要而不得不支付地,而且那近千个阵亡的战士地家庭,还要给予更多的补助,这对于罗格营地来说,简直是如同一次大抽血……”

        “前面几个问题到也不难解决,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因为这次怪物的集结和袭击,而导致许多平民都没有赶上种植的时节,畜牧也损失不小,这意味着罗格营地今年的收成,至少要降低40%,这才是最大的隐患啊……”

        经过阿卡拉这样细心的一算,即使是我,也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

        “早知如此,当初叫卡夏和法拉出点力不就行了?”

        “呵呵,那样不就失去了意义了吗?虽然这次战斗让我们损失很大,如何度过难关,将会是一个大考验,但是我们的收获也不小,我认为,这样做完全是值得的?!卑⒖ɡ馕渡畛さ男ψ潘档?。

        “大人你这么说,一定有你的道理?!倍杂诎⒖ɡ念V?,我从来不会怀疑,既然她说值得,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对了,我这还有许多金币,反正也用不完,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拿出一些,虽然可能帮不上什么大忙?!蔽蚁氲阶约何锲防负痛⒋嫦淅镄∩桨愣哑銎鹄吹慕鸨?,反正用不完,拿出来赈赈灾,做点贡献也好,省得在里面发霉。

        “呵呵,不用着急,以后还有得你为整个罗格营地出力的时候?!卑⒖ɡ男θ萑梦矣械忝蹄と?。

        “至于金币,到时候再说吧,如果真的不够用的话,那我这个老婆子,只能厚着脸皮向你们这些专职者借一些了?!?br />
        又和阿卡拉聊了几句,她看我还没有完全康复,劝我再多休息几天,也没多叨扰,再加上还有事,所以不一会儿,她就在几个士兵的?;は吕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