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二十章 微不足道的努力着

    第一百二十章 微不足道的努力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二十章 微不足道的努力着

        “轰隆隆……”

        乌云遮日,落雷如疾,阴沉的天空时不时的划过几道闪电,那触目惊心的白光,仿佛就要落在自己头顶上一样,阴沉的天空,如同一张灰色的柔纸般被瞬间撕裂。

        沉沦魔那狰狞丑陋,青面獠牙的面孔,在雷光的照映中清晰可见,漫天的沙沙雨声,也掩盖不住它们对鲜血渴望的撕吼,不到五公里的路程,在沉沦魔那急速的奔驰下飞速的拉近着,战斗还未打响,两边森然的气势,就已经开始逐渐的混杂交织起来。

        站在战场侧边的一个小山坡上,整个战场在眼中尽瞰无疑,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逐渐逼近村的沉沦魔,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第一领略到了战争的宏伟,庞大的怪物大军,如同一把尖刀般直插而入,那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气势能让最英勇的战士也为之胆寒。而肃静森严的维塔司村,则像是一个身穿铁甲,手持长枪和刚盾的重装长枪兵,在风雨飘摇的黑暗中坚定的屹立着,覆合头盔下那双唯一露出来的锐利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些胆敢前来冒犯的敌人,那冒着寒光的枪尖,正等待着鲜血的滋润。

        最强的矛,最坚固的盾,孰强孰弱,下一刻便立分晓。

        “射击……?。?!”

        一道震天的电蛇,划破长空,哨塔的士兵那张扭曲地脸孔一闪而过。生撕剧烈的吼声,遮盖了那雷声的轰鸣,遮盖了沉沦魔那狂热的呐喊,在阴郁的天空中传播开来。

        “嗖…嗖…嗖……”

        无数的箭羽,带起飞溅的水花,朝对面倾泻过去,法师操纵着那绚丽的冰弹,如同一把菱形地锥刀一般。呼啸着冲敌人飞去,但是却没有一个落在敌人的头顶上,难道是失误?

        不,数百道冰弹,落在敌人前方的草地上,发出“卡拉卡拉”的凝固声音,不一会儿就将地面积累的雨水冻结,组成一道几百米宽的光滑冰地。

        “哗……”

        第一个沉沦魔踩上去。一个踉跄,差点滑倒在地,在这个时候跌倒可绝对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正当它暗自庆幸的时候,冷不防后面地沉沦魔已经一涌而上。它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已经被推倒在地,瞬间便埋没在沉沦魔汹涌的脚步里面。

        “啊……啊……”

        惨叫声接连不断传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沉沦魔。前赴后续的滑倒在冰块上,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被紧跟在后面的同伴踩成肉酱,成为大军前进地垫脚石。

        德鲁夫的作战方案里并没有看到这一条,大概是今天下雨后临时决定的策略吧,谁说异世界的人都是傻瓜?

        不过,沉沦魔也不是那么好应付地主,隐藏在大军里面的几个沉沦魔法师。关键的时刻跳了出来,手上的鬼头杖摇几下,呼呼的几声,就把大半被踩死的沉沦魔给复活了。

        “嗖…嗖…”

        又是一阵箭雨从村子的方向射了出来,这次的箭矢比较分散,仔细一看,大多数都是朝刚刚那冒出来地数百个沉沦魔法师方向射过去的,不过因为雨水对视线和箭矢的阻碍。命中率出现了比较大的偏差??蠢凑獬∮暌彩怯欣斜?。

        数万的沉沦魔已经全部冲了出去,接下来本该是腐尸和饥饿死者出场??墒撬窃诎肼肪鸵丫∈幻?,所以紧跟在沉沦魔后面的,是上千的硬皮老鼠和数千的黑暗猎人,黑暗长枪手。

        由此也可以看出,这群怪物大量聚集并袭击村庄地原因,虽然还不甚明白,但是至少作战方式还是只按照它们地本能进行,并没有拥有智慧的指挥者在后面操纵,否则它绝对不会把硬皮老鼠这样地远程攻击怪物和黑暗猎人放在同一组进攻。

        硬皮老鼠一进入战场,就立刻成了村子主要的攻击对象,除了打压那些沉沦魔法师以外,剩下的箭矢,几乎全部都往后面的硬皮老鼠身上招呼,短短一瞬间,硬皮老鼠那尖锐的惨叫声便响彻在雨天之中。

        这时,沉沦魔终于冲过了5公里这段不远不近的距离,站在村子对面的战士,甚至已经能在那交错的闪电中看到它们那分毫毕现的狰狞笑容。

        不过,并没有人紧张,因为横在它们面前,还有一道十多米深的沟壑,而且沟壁上事先已经被法师冻成了一层光滑的的冰面,根本无法从里面爬出来,想要进入到村子里面,除了将整个沟壑填满之外,即使还有其他办法,也不是这群愚笨的怪物所能想的出来的。

        “啊……啊……啊……”

        最前面的沉沦魔看到前面那道无法跨越的沟壑,急忙停了下来,但是后面推攘着的同伴却毫不留情的将它推到沟壑里面,盲目的推进,导致这些沉沦魔如同集体自杀的旅鼠一般,接二连三的往沟壑里“跳”了下去,发出一声声恐惧的尖叫。

        而在正对面的战士,正眼也没看一眼,仿佛当这些沉沦魔不存在一般,继续紧绷着他们的弓弦,因为,今天的主菜终于来了……

        几千数量的骷髅弓箭手和黑色流浪者,紧随在硬皮老鼠的后面迎了上来,跟在它们身边的还有数量不菲的骷髅和巨大野兽,这一波攻击才是这次战争的主菜,消灭了它们,也就意味着胜利。

        整个战场的气氛突然凝重起来,那连续不停的箭雨,也为之一顿,经过十几论箭雨的洗礼。一千多只硬皮老鼠已经所剩无几,黑暗猎人和长枪手也死伤了一大半,此时只剩下不到一千的数量,正跟在沉沦魔后面继续向前逼近着。

        面对这种动辄数千的战斗,我终于体会到一个人地无力,在庞大的军队面前,没有智高若海的计谋,没有以一当万的实力。想要一手逆天,改变战局,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要做点什么,即使改变不了战局,我也要继续努力下去,什么也做不到。和什么也不去做却完全是两回事情,这是我自己和自己的战斗,良心与怯懦的交锋。

        “嗖……”

        在几近凝固的气氛中,一根歪歪扭扭地箭矢射了出去,在刚刚动辄数千数量的箭雨当中。这根箭矢显得如此苍白无力,甚至是可笑,但是,没有人笑出来。他们的目光聚集在一个小山坡上,那里,正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努力的将一根根箭矢射了出去,一只,两只……

        在风雨撞击中,这些箭矢带着摇摆的身子,甩着飞溅水花。无力的落在怪物群里,仿佛是一根羽毛般,连一丝波纹都没有荡起。

        隔着阴沉的天空,那不算高大,却坚定有力地身影,还有那鳖足的弓术,一瞬间,所有的人脑海里都闪过一个人影。

        “不够。不够?;箍梢远嘁恍?br />
        我咬咬牙根,无视那些一边攻击。一边被我吸引过来的黑色流浪者,手中的弓箭超常地发挥,连连将箭矢送到怪物群里面,不够,不够,我还可以,还可以再坚持一下,还可以再引多一些。

        我一边四处跑动着,身后紧紧的跟随着一大群黑色流浪者,上百只箭矢,如同一泼墨水般朝我压了过来,密密麻麻的箭头打在身上,击起一朵朵细小的血花,伤口还没有凝合,又被新地箭矢所代替,那种仿佛被几百只蚂蚁不断嗜咬一般的感觉,痛的让我几乎连嘴唇都给咬破,如果防御高一点的话就不会疼的那么厉害了,只要放弃涉及,换下那把权杖,或者立刻变身熊人,都能好过一些。

        不行??!我咬紧牙根,强压下那诱人的念头,看看自己的生命值,没关系,还能再顶上一轮,手中的长弓毫不停顿,一根一根地有气无力的箭矢,继续朝怪物大军那边射了过去。

        “嗖…嗖…嗖……”

        更多逼上来的黑色流浪者,发动了第二轮攻击,那犹如蝗虫一般的尖锐箭头,在我眼中缓慢放大,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第一次,我产生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面对扑天盖地般的箭矢,我下意识的将眼睛一闭,准备迎接那犹如万蚁啃噬般的痛苦。

        “嗷呜……”

        意料之中地痛苦并没有传来,只听见一声痛苦地悲鸣声,我连忙睁开眼睛一看,入目的一幕,让我地眼睛瞬间滚烫起来。

        小雪正横着身子,定定的站在我面前,那庞大的身躯将我整个人牢牢实实的遮挡住,另外一边,早已经血肉模糊,一百多根箭矢,一根不差的插在了的身上。

        “小雪,给我退下……”

        我第一次用召唤技能附带的强制命令,让小雪退了下去,眼睛里闪过一道血红的厉色,手中的弓箭却没有停留,继续落在怪物群里,将一群又一群的黑色流浪者给引了出来。

        “嗖嗖嗖……”

        不过几个呼吸之间,第三轮箭矢,带着比前两轮更加密集,更加凌厉的攻势倾洒过来。

        “啊……”

        我终于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几乎将手中的弓箭扔在地上,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我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万箭穿心,仿佛身体被一点一点啃噬的痛楚折磨。

        强忍着痛苦,我迅速的看了一眼生命值,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既然已经不足八分之一,比我预期的还要少,看来这群被我吸引过来黑色流浪者里面,一定有不少精英和头目。

        我心里一阵后怕,自己终究是少了一分经验,只计算到了普通怪物的攻击力,却没有留意到精英和头目。若是这里面再多上几个,今天恐怕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毫不迟疑的将已经搭在手中的最后一根箭矢射出去,然后一手拿出权杖,另一手掏出一瓶回复活力药剂喝了下去,生命立刻回复了三分之一,那补充过后的踏实感让我一阵安心。

        有了+2反抗光环的权杖,我和小雪它们地防御立刻增加了不少。不过我能做到的也仅有如此而已,带着那些被我吸引而来的几百个黑色流浪者,回头看了风雨飘摇之中的维塔司村一眼,我毫不犹豫的骑上了小雪,恰到好处的保持着速度,慢慢的拖着几百个黑色流浪者往草原深处走去。

        几公里以外的维塔司村子,山坡上惊心动魄地一幕,完完全全的落在数千人的眼中。那个瘦小的身影,在几百只箭矢里拼命挣扎着,一个人的力量,对于整个战局来说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此时。却有一个人默默的,不计牺牲的站在最前方,独自承受着那毛刺悚然地箭雨,无声的贡献出自己那一份渺小的努力。将敌人一个一个的引开。

        那何谓英?何谓雄?不需要谋略过人的智慧,也不仅仅是万夫莫敌地力量,真正的英雄,必有一颗尽心尽力,勇往直前,虽死而后已的决心!

        许许多多的冒险者眼眶已经湿润起来了,他们擦了擦雨水混杂着地脸颊,手中的长弓被拉的吱呀作响。一股郁积与胸口的,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并发出来。

        “我们能辜负大人的努力吗?”

        人群之中,不知道谁先喊出来。

        “不能??!”

        震天的怒吼,将上万沉沦魔的撕吼也压了下,轰鸣的雷声,也显得如此娇柔。

        “我们能输吗?”

        “不能??!”

        “退后一步地,都是从骡驮兽的屁股里生出来的??!”

        “嗷…嗷…嗷…?。?!”

        整个维塔司村,爆发了有始以来最庞大的气势。仿佛连那缠绵的细雨。也被沸腾蒸发一般。

        “兄弟们,握紧你们的弓了??!”

        哨塔的卫兵??吹秸鸩奖平暮谏骼苏吆枉槛蒙浼?,以破纪录地高分贝音量喊到,声音静了下来,但是气势却越来越浓烈,凡是手头上有弓地,都举起了自己的长弓,紧绷地弓弦更是扯的“噔噔“作响,最惨烈的战斗,即将降临,熬过了这一关,离胜利的时刻也就不远了。

        “右手边,给我…杀?。。。。。。?!”

        时间停滞了下来,数千人仿佛被定住一般,一动不动,下一刻,无数的箭雨,如同漫天的蝗虫一般朝右侧的大军倾泻了过去,而找已经储蓄好法力的法师们,则是继续施展着他们的魔法,将前方的地面给冰冻住,站在缺乏摩擦力的冰地上,那些怪物弓箭手的准确率也将会大大的降低。

        “右侧边偏左30度,继续……”

        第一轮刚刚射完,紧接着又一轮,冒险者的箭术本来就比那些黑色流浪者和骷髅弓箭手要胜上一筹,此时站在高台上,又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可谓占尽了地利人和。

        “啊……”

        数百道惨叫声从那边传了过来,两轮的攻击,在近万箭矢和魔法的密集攻势下,数百个黑色流浪者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可惜的是受到雨天的影响,还有许多箭矢的准头不够,被巨大野兽和骷髅挡了下来。

        第三轮……第四轮……

        又有数百个黑色流浪者倒了下去,但是,维塔司村的优势,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经过箭雨密集的洗礼,这些黑色流浪者和骷髅弓箭手已经来到了它们的射程之内。

        “扑哧……扑哧……”

        不少怪物踏在冰地上,滑溜了起来,有些甚至滑倒在地,如同原先的沉沦魔一般,被后面的汹涌而来的怪物给踩个稀烂,但是,更多的怪物却是踏着虚浮的步伐,继续向前迈进着。

        “?;しㄊΑ?br />
        刷刷的几下,那些站在法师面前的弓箭手立刻挡在了法师前面,他们的身体未必比法师强壮。

        “嗖…嗖…”

        怪物大军的第一轮攻势,在于降临,在第五轮攻击以后,几千只箭矢还以颜色的朝村子里面倾洒过去。

        “啊……”

        人群里面发出了数十声惨叫,这些怪物虽然缺乏指挥,攻击的目标十分散乱,但是几千只箭矢在那摆着,总会有几个地方受到的打击特别严重,特别是里面那些最弱小的低级士兵,根本挨不了多少箭,在怪物的第一轮反击之下,维塔司村首次出现了伤亡。

        不过,法师制造的冰地还是发挥了作用,约莫有上百只箭矢,毫无准头的射向了天空,歪歪扭扭的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有些甚至落在自己人头上。

        “兄弟们,别回头,继续射啊……”

        此时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多出手一秒,就可能少牺牲几个兄弟,因此大家都强忍着回过头去确认的悲痛,手中的弓箭更是连连施展,鲜血,染遍了整个草原,也染红了维塔司村,死亡,受伤,几乎每一秒都在上演着。

        不过,惨烈的战斗,总是经不过时间的推磨的,在是十多轮强攻硬守的消耗射击后,对面的黑色流浪者和骷髅弓箭手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一有多,虽然凌厉的箭雨依旧恐怖,但是密集程度却明显的降低了,所以维塔司村这边的死亡率,已经逐渐的开始减小,更多受伤的战士被及时的拖了回去接受医治,而怪物那边,在针对性的密集打击下,死亡率却依然居高不下,胜利的号角,似乎正再向维塔司村吹起。

        但是,事情真的那么顺利吗?站在前方,手持长弓,全身已经血迹斑斑的德鲁夫,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放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