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村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百一十一章 回村

        呼呼,白色的雾,弥漫在旷野之上的白色之雾,伸手不见五指的迷笼之雾……

        这里是哪里?

        我站在雾里面,茫然的顾着四周。

        这里?究竟是哪里?我又该往哪去?

        内心,如同眼前的白雾一般迷茫。

        蓦然,在那白雾的尽头,散发出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白色的幻影,在白雾中本该无法显现的白色幻影,在雾的尽头,在内心的深处,慢慢的浮现出一丝轮廓。

        睁看眼睛,映入眼中的,是帐篷那黑糊糊的顶部,微微的揉了揉眼,发现从那粗硬麻布门的缝隙中钻进来的光线是如此的暗淡。

        这不是天还没亮吗?

        长久以来的经验,让我立刻便判断出了现在的时辰,长长的打了个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努力的让自己尚未清醒过来的大脑和身体取得协调。

        不过,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就没有再睡回笼觉的理由了,我坐起身,掀开兽皮毯子,将身体从暖烘烘的被窝里拉了出来,稍微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后,便将还带这余温的毯子收入物品栏里面。

        “啊啊,果然天色还早呢?!?br />
        掀开帐篷,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直袭而来,草原的早晨,即使是在最炎热的季节,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幸好,这点寒意对于转职者来说还不算什么。

        此时此地,怪物的大军就在离我不到几千米的地方,沉沦魔那燃起的篝火,在天才刚刚微亮的清晨里十分的显眼,稍微地梳洗了一下之后。我才认真的考虑起了自己的未来,准确来说,只是今天的行程而已,我并不是那种能将未来考虑得很遥远的人。

        昨天与血鸦的战斗,轻松的程度远远出乎我意料之外,反而造成一种难以言语的空虚感,但是我却没有因此而自大到将目标放到毕须博须身上,那种纯属自虐地行为。就如同试图用郁闷来填补这段空虚一般,只会雪上加霜而已,这是我昨天在怪物大军前方仔细的观察了将近一个小时以后得出的结论——虽然我也很想学传说中常山的小龙同志一般,来个七进七出,但是经过我那不甚发达的大脑计算以后,我发现所能做到的恐怕只有一进零出,外带附送五张上好狼皮,还有一根家居旅行。晾衣晒被的上好藤条干,囧……

        所以,我只好华丽的将马林那一厢情愿地想法给无视掉,希望他不会因为偶像破灭而躲在丛林里痛哭吧,阿门。

        想到这里。我立刻便有了回维塔司村的念头,而想到什么做到什么,向来是我的性格之一,收拾好帐篷之后。我骑着小雪,慢悠悠的往维塔司村的方向走去,昏暗地草原,徐徐的冷风,孤单的骑影,让我陶醉在“古道西风瘦马”一般的感觉,可惜拿小雪跟瘦马比实在太失礼了,而且现在是凌晨而不非黄昏。

        话又说回来。早上那个梦还真是真实啊,那层浓郁地雾气,仿佛还停留在我眼前一般,让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在前面抓了一把,才哑然失笑。

        用轻松而悠闲的步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我身上的时候,维塔司村的整个缩影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睛里面。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现在也不算早,很多人已经起来干活了。远远看是去,如同围在糖块周围地蚂蚁一般。

        已经开始了吗?远远的了望去,早已经得知德鲁夫计划的我并不意外,他们是进行防御工事,准确来说,是在挖一条环绕整个村子的沟壑,就如同护城河一般,不同的是里面没有水罢了,这条巨沟,可以有效的阻止怪物前锋,也就是炮灰型量产生物——沉沦魔大军的脚步。

        至于城墙,老实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别看罗格营地那道木围栏,就以为城墙这种东西很可靠,它所起的作用,绝对是安心效果大余实际应用,虽然看起来似乎被坚固地“围”在里面,很有安全感,但事实上,即使是最弱小地沉沦魔也能一刀就将其砍破,就好像在原来的世界里企图用城墙来阻止飞机大炮一般,这就是暗黑世界,一个武力值远远大于我原来所处地那个世界的现实,原来世界的常识,在这里很多都是不可拿来考究的。

        来到村子门口,这条在我走之前还没有开始动工的护城河,已经被挖成几米深的巨型沟壑,虽然维塔司村并不算大,但也只有短短的两三天时间而已,能做到这种程度,是因为这里的工人全都是那些气力多到没处使的冒险者。

        眼中所见到的维塔司村外周围,都被一些挖出来的黄土所覆盖,原本美丽祥和的村庄,变得如同凌乱肮脏的建筑工地一般,在清晨露水的滋润下,四处都是都是湿滑的黄泥,还有上面密布着的错乱鞋印,这种情况,让在非战斗情况下,十分爱干净的小雪,时不时“呜咽”的闷声哼了起来,一边甩着雪白爪子下面的粘湿泥土,hoho,死道友不死贫道,小雪你就忍忍吧,我也不想踩上这种冰冷的湿泥啊。

        所幸村子入口还算是比较干净的,磨蹭之下,小雪还是踏着漂摆的步伐来到村庄门口,我才一跃而下,并没有让附近那些目瞪口呆的冒险者们有更多的时间打量小雪,就将它收了起来。

        守门的一个卫兵好不容易从失神中清醒过来,前几天只是远远望着,还没有感受到那份直冲而来的威势,现在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他才深刻的体会到,那只巨狼,还骑在上面的主人,所带来的强烈压迫感。几乎让他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摆,生怕一个不小心,让眼前这个自己永远无法企及的强者,将那凌厉地目光放到自己身上。

        所以,他只能不断,不断的低下头,以卑谦的神态,迎接这位为维塔司村立下大功。也是整个维塔司村实际意义上的掌管者,无论是巨狼坐骑,还是整个暗黑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位以近战转职者的身份独立杀死血鸦的强者,都足以让他感到崇拜和敬畏,也许在若干年以后,自己还可以在喧闹的酒吧里大声向别人炫耀:我曾经迎接过那位大人,与他亲切的说过话。

        然后。他已经可以想像出众人落在自己身上地羡慕眼光。

        “凡…大人,欢…迎回来?!?br />
        事实上,他也只是望了他一眼,就赶紧的把头低下去,而且也因为太过紧张。只结结巴巴的说了七个字而已。

        “嗯……”

        我用既不亲近,也不冷漠的暧昧语气应了一句,心里暗暗想到这就是一个上级的标准口气了吧,看了那个面生的守卫一眼。他把头低的很低,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

        我也没在意,只是顿了片刻,便穿过守卫,向里面走了进去,村子里地冒险者大多已经起来了,维塔司村虽然也有训练场——在这个混乱的时代,即使是一个农夫或者牧人。一有时间的话也会进行一些必要的锻炼,这可能会在关键时刻让你拣回一条性命,但是这里简陋的训练场,完全不入冒险者地法眼,又或者说,他们是不忍将这个可怜的小训练场破坏的乱七八糟而已,所以大多数冒险者都只是成群而聚,交流着各自的经验。颇有点以文代武地感觉。

        不过。我出现的似乎并不是时候,我有点纳闷的发现这个事实。

        为什么。我靠近的地方,立刻变的静悄悄呢?

        在我想像中,干掉了血鸦,立下大功,回到村子里一般来说会受到英雄式的热烈拥戴和欢迎才对,至少也应该会有无数的赞美之词吧,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场面,应该说在这种时候,我那堪比道格的厚脸皮,会突然诡异地变的比一张纸还薄,所以说,比起热闹喧哗的欢迎场面,我更喜欢平淡,这样会让我更容易适应,更舒服一些。

        为了应付这种想像中的局面,我甚至想出了好几种应对方法,不过现在似乎都用不上了,此时的气氛,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平淡”吗?

        不,这不是“平淡”,是宁静……

        附近一片安静,在那袭巨大的披风裹着的身体里面,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地脚步声,自己地心跳脉搏声,诡异的安静,只能用万分地异常来形容。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在披风帽子的遮盖下,偷偷的描了一眼,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

        若是在平时,这些冒险者们,一定会用或好奇,或尊敬的眼光看着我,无论出于什么心情,我都能感受那那无数道炙热的目光,而如今,他们只是看了一眼,就会立刻把头低下去,或者把眼神偏开,也就是说我现在并没有感受到那些令自己浑身不自在的目光了,这就是异常之处。

        得出这个令人愉快的结论之后,我穷极无聊的继续的探索下去,发现他们的眼神依然炙热,甚至比以前更甚,,那么,是什么促使他们做出这种反应呢,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想到。

        其实,我所忽略的是,这些冒险者眼里,除了炙热之外,还多了另外一种东西,一种名为敬畏的目光,就是唯唯多出来的“畏”,让他们再也无法用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着眼前之人,特别行动队员,顶头上司,第一个独立击杀血鸦的近战冒险者,这些加起来,足够让他们从“敬”上升到“畏”,在阿卡拉特意的引导下,其他的冒险者眼中这个披着斗篷的神秘德鲁依,不知不觉中已经逐渐的散发出一种叫做“威严”的东西。

        算了,反正我对这种状况感觉还是挺好的,至少以后不用再承受那些热辣辣的目光,也不必担心老会有陌生人跑上前来打招呼,自己却叫不出名字,感觉很尴尬。

        但是在满足的同时,却又生出一种被孤立的孤独空虚吧,人类是一种永远无法满足得了的动物,我也不会例外。

        在半满意,半失落的矛盾心态下,我来到了维塔司村的大本营,也就是德鲁夫御用的那个大帐篷。

        依然是那群人,看来拉尔也逐渐的融入了领导层之中,逐渐的被其他人所接受,我心里不禁为这个亦师亦友的腹黑圣骑士感到高兴。

        “嗷??!看看,是谁回来了,我们的大英雄吴凡??!”

        在座当中,对于这些繁杂的琐事最不感兴趣,却又无处可去的道格,在一旁不安分的走动着,所以他是第一个发现我进来的人,看到我以后,他眼神顿时一亮,立刻冲上来狠狠的搂着我的肩膀,那亲热的语气里满是真诚祝福,让刚刚从冷风之中走进来的我感到一阵透心的暖意。

        其他人对于我的归来,也表示了热烈的问候,尤其是德鲁夫,能解决掉血鸦这个让他寝食难安的敌人,毫不夸张的说,足以让这场战斗的死伤减少三分之一以上。

        “干的好,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手沉稳而有力,而其他人也在含笑的看着我,一如既往的笑容和态度,一点一点的将我刚刚进来时的孤立和空虚填补起来。

        “那是自然?!蔽矣昧艘桓鋈纸景?,七分爽朗的笑容回应他们。

        “即使你们不相信我,也该相信阿卡拉大人的眼光吧?!?br />
        “对了,吴~~,你等会可一定要将你那只白色巨狼召唤出来给我看看?!蓖砦侣骋赖囊拦?,一改平时稳重的大姐姐形象,撒娇般的说道,眼睛里满是细小的星星。

        “行行行,什么都行,只要你以后别再用这种语气?!蔽颐呕肷淼募ζじ泶?,心惊胆战的看着依哈娜。

        “吴,娜可连身为丈夫的我,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口气啊,虽然有点吓人,不过你也该知足了,哈哈……”愉悦的气氛下,连向来沉稳的德鲁夫都难得的豪迈一回。

        “你们两个说什么??!再给我说一次看看?”

        “哈哈哈……”营地里再次传出爽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