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八十四章 小小的约定

    第八十四章 小小的约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八十四章 小小的约定

        第二天,罗格营地的小教堂里,我们为格瑞斯华尔德举行一个简单的葬礼,来悼念的人并不是很多,因为现在大多的转职者都已经不知道格瑞斯华尔德是谁了,只有一些和他有交情的老人,其中有我认识的几位长老,阿卡拉,卡夏,凯恩,还有一个穿着魔法袍的白胡子老头——赫然竟是我第一次在酒吧看到的那个设置隔音结界的老魔法师,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魔法工会会长?

        大概发现了我的目光,那个老魔法师回过头来,眼神略带悲哀的朝我微微点头打了个招呼,看来他的样子似乎对我并不陌生,不过在这种肃静哀悼的气氛里,并不是什么聊天的好时机,所以我们这次的见面仅仅是互相打了个招呼而已。

        最后,在一个身穿白色修士袍,满脸沉痛的老头的主持下,被地狱一族操纵了几十年的格瑞斯华尔德终于得以入土为安,教堂附近密密麻麻的坟场里,又多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墓碑。

        葬礼结束后,我似乎又无处可去了,纱拉在我离开的几天后就已经被送到魔法训练区,学习一些基本的魔法知识,直到傍晚才能回来,拉尔他们也不在,凯恩和阿卡拉他们?还是算了吧,刚刚死了一个老朋友,谁有心情跟你聊天打屁,听说格瑞斯华尔德以前也曾是罗格营地的长老之一呢。

        我想了想,最后决定先去恰西的铁匠铺一趟,把一些耐久不足满的装备放在那让她修理了一下,然后来到了罗格酒吧,这里人多口杂,可谓是打探消息的最好地方,作为一个转职者,消息不灵通可不行。

        走进酒吧,里面依然是人声鼎沸,各种不同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让我眼前的整个世界仿佛都震荡起来,幸好位置还是有的,我强忍着耳边充斥的吵杂在附近找了个位置坐下,竖起耳朵仔细的删选着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附近大部分都是一些野蛮人,正在大声吹嘘着自己的战绩,这些英勇而又爱面子的战士,从来不知道矜持为何物,只要在历练里遇到点什么新鲜事,或者杀了个什么精英,都会成为他们的资本而大声喧哗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不过三分是吹,也有七分事实,其中一些事情到也让我大开眼界,还有一些比较八卦的冒险者,正口沫横飞的大声讨论着某个队伍又去哪里历练去了,谁谁谁又得了一件好装备……虽然不可尽信,但也应该也不会无的放矢。

        当我从酒吧里面出来的时候,耳边似乎还充斥着嗡嗡的尖叫声,不过收获很不错,打听到了几个重要的消息,第一个就是血鸦在前几天已经被某个高级转职者队伍给杀了,汗,本来小雪进化以后,我还计划着什么时候去趟埋骨之地找找她麻烦呢,幸好来了一趟酒吧,不然可要白跑了。

        第二个消息是有关于拉尔他们的,他们似乎已经踏入了泰摩高地,因为有好几个转职者遇见过他们,据凯恩的百科全书里面介绍,泰摩高地已经开始出现一种全新的,十分难缠的怪物——骷髅法师,如果没有较高的魔法抗性,在那里是很危险的,哎!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吧。

        还有就是莎尔娜姐姐的消息,听说似乎有人在墓地二层见到她,虽然并不怎么确定,但是也让松了一口气,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好。

        最后一条就比较玄乎了,据一些冒险者流传,最近的怪物似乎比较暴躁,罗格营地附近一个叫多哥的村子,似乎还遭到了轻微的袭击,幸好损失并不算严重。

        这么一会儿就打听到了那么多有用的东西,看来酒吧还真是个好地方,以后得多留意一下才行,我感叹了一声,看看天色已晚。

        恩,是时候去纱丽大婶那蹭饭了。

        给我开门的是纱拉,她刚刚从魔法训练营里回来了,我的脚还没迈入门口,她就两眼发亮的用小手就拉上了我在院子里坐下,然后用那百灵鸟一般的清音不断的诉说着自己在魔法训练区里的见闻,看到她脸上高兴满足的神情,我就觉得让她去学习魔法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看她说的起劲,我干脆靠在背后的大树上眯起眼睛,任那清脆甜美的声线在自己耳边回荡,时不时的应上几句,看着她那巧笑嫣然的样子,感受轻风微微的拂在脸上,有点冰凉的感觉,天空上那雪白的云朵悠哉的飘荡无际着,四周弥漫着一股青草与泥土混杂在一起的淡淡清新,给我的感觉仿佛是世外桃源一般,一切战争和杀戮,死亡的阴影,生存的苦涩,都暂时远离了我的脑海,只剩下这喜爱的声音,安宁的风景,不知不觉竟然迷醉起来。

        等到我清醒过来,身边的小天使已经停止了歌唱,只觉得怀里一片温暖柔香,低头一看,才发现纱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到自己的怀里,脑袋依在胸前,小巧的鼻子轻呼着甜美的气息,竟然安然的睡着了。

        那张可爱睡脸还带着招牌式的天使微笑,也不知道在做着什么美梦,恬静美丽的面容是如此的安详与幸福,看她的样子大概是累坏了吧,魔法的修习还是很辛苦的,据我所知,即使是学习魔法,每天也要进行一些基础的体能训练。

        “约定好了,纱拉以后要做大哥哥的佣兵!”

        梦中的纱拉,突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喃喃自语的说到,埋在我身上的粉色小脑袋用力的蹭了几下,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哈哈,这小丫头,我忍住捏捏她小鼻子的冲动,现在天气还很冷,我脱掉自己的外衣,给纱拉披上,然后静静的享受着——这或许穷极自己一生都无法再次享受到的安宁与幸福,不,我会用自己的手去争取的,看着熟睡的纱拉,我暗自下定决心。

        我需要力量,我需要更多的力量……

        迷糊中,鼻子一阵麻痒,我微微的张开眼睛,入目的竟然是纱拉,正在捻着一根小草,饶有兴趣的挠着我的鼻子,汗……

        我突然睁开眼睛,故作凶狠的看着纱拉,她果然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小草慌忙一扔,掉头就想跑。

        嘿嘿,哪里跑,我一把拉住她,把她搂抱在怀里。

        “小丫头,竟然打扰我睡觉,看我这次怎么惩罚你,哇哈哈哈……”我一边学着反面角色的笑声,一边“凶恶”的看着怀里的纱拉。

        恩,怎么没有声息了?我心里一慌,松开了抱着纱拉的双手。

        “怎么了,纱拉,是不是弄疼你了?”

        好一会,纱拉才从我的怀里抬起头,露出那张如梦似幻的容颜,白皙稚嫩的脸蛋羞红欲滴,眼波流转,仿佛蒙上一层细细的雾气一般,淡红色的双眸更是含羞带怯的看着我,一股不应该出现在她这个年龄的妩媚气息从她那纯真的脸蛋上流露出来,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不妙,大大的不妙,我咽了一口口水——这种微妙的气氛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说喜欢纱拉,但是如果在她这个年纪就动歪念头的话,无疑是非常禽兽的,可是,静下心来,那怀里那温软如玉的感觉却逐渐清晰了起来,发育中的少女身体,即使是隔着一层厚厚的衣服也能感受到里面的玲珑细致,再加上空气中隐约传来的淡淡处子幽香,还有那羞怯妩媚的天使容貌,即使是圣人也有火啊……

        就在我天人交战的时候,怀里的纱拉终于发出了如蚊子一般的细微声音。

        “大哥哥,我刚刚跟你一起睡,是不是说,纱拉已经是你的妻子了呀?”

        我暗自一愣,然后暗自好笑——原来她害羞的原因是这个呀,我刚刚还以为她刚刚动情了呢……汗一个??!看到她那一脸羞怯不已的神情,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轻快了起来,刚刚燃起的欲火顿时消散到了九霄云外。

        “那么纱拉愿不愿意当我的妻子呢?”

        “恩?!?br />
        纱拉在我怀中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然后害羞的把小脑袋埋的更深。

        “那么,等纱拉以后从魔法训练营里出来,成为一个出色的魔法师以后,就当我的妻子吧?!蔽矣檬种盖崆岚淹嬲馑凵某し?,温柔而认真的说道。

        “从魔法训练营里出来,成为魔法师?”

        纱拉惊讶的抬起头看着我:“妈妈说最少也要六年呢?!?br />
        “怎么,已经等不及了?哎呀呀,我们家的小莎拉,可真不得了呀!”

        我饶有兴致的打趣着,她果然害羞的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然后用额头狠狠的在我的胸口撞了一下。

        “才不是,我……我才不希罕呢,哼……”

        “哈哈……”我欢畅的大声笑着,心里的爱惜之意更甚。

        “到那个时候,如果纱拉想成为佣兵的话,那就当我的佣兵吧?!?br />
        “恩?!?br />
        怀中的女孩轻轻点了点头,便不再做声了。

        “咳咳……”

        正是大好气氛的时候,从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咳嗽,只见纱丽大婶站在门口,正用似笑非笑的眼神打量着我们两个。

        “虽然不想打扰你们两个,不过,纱拉,我记得是让你来叫‘你的大哥哥’吃饭的吧!怎么叫着叫着,就给叫到怀里面去了?!?br />
        纱丽大婶笑眯眯的故意强调了几个字,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竟然调侃起自己的女儿来着。

        纱拉这才反应过来,惊叫了一声从我的怀中跳起来,俏脸通红的一溜烟的跑回屋子里去了。

        至于我,不是自夸,我这个人也没有什么优点,就是脸皮要比正常人厚上一些,纱丽大婶的戏谑对我来说简直是蚊子咬一般,更何况他们还有把柄握在我手里呢。

        “哪里哪里,我们这不也是跟你和拉尔大叔学的吗?”

        我故作害羞的冲纱丽阿姨笑了笑,还不忘记露出一个崇拜的眼神。

        “死小子,怎么,现在就开始心疼维护起纱拉来了,就不怕过不了我这一关?!”

        纱丽大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对于上次和拉尔的忘情拥吻,竟然被我和野蛮人兄弟看个正着,她到现在还一直耿耿于怀呢。

        纱拉大概是被她无良的妈妈给羞急了,躲在自己房间里连饭都没有出来吃,甚至晚上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出来相送,心里有点失望,不过更多的却是开心,与她那小小的约定,就如同一颗温暖的种子般,在我心底里长出了稚嫩的根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