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十章()

        广场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他们都呆呆的站在菱形水晶柱体的周围,一动不动,当然不是在发呆,只是在整理储存箱而已。

        我向前走几步,感觉应该已经达到了水晶柱体的笼罩范围内了,立刻用阿卡拉教导的方法,心里默默的与前面的柱体沟通着。

        很快,一个大概有百立方米上下的空间,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还真是大,整整差不多是自己身上的物品栏空间的十倍。

        我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只属于自己空间,默默的估算着它实际的大小,不经意间,一块小小的,黑糊糊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伊,这是什么,难道真的是老天额外给予的装备,我好奇的一把抓过那块黑糊糊的东西一看,心里徒然一抖??!

        毁灭之金色小护身符:

        +7所有技能等级

        155%增加暴率

        (10x等级)%增加暴率

        300%增加经验

        这,竟然是是跟我来暗黑前一刻用修改器做的bug小护身符?。。。。。?!

        为什么?!

        为什么我那时做的小护身符会出现在这里,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大脑极度充血的嗡嗡作响,握着小护身符的手拼命的抖动着。

        “哈哈哈哈……”

        我突然在广场仰天大笑着,疯狂的笑声,突兀的从安静的广场散了开来。

        我管tm的护身符从哪里来呢,我现在只知道,老子tm的发达啦??!老子tm的要成神啦??!连bug护身符都弄来了,上帝,如果这一切是你安排的话,老子真的爱死你啦??!

        我疯癫的行为自然引起了广场周围转职者们的注意,不过看我全身上下一件装备都没有,脸上明显写着菜鸟、新手几个大字,疑惑的眼神顿时变的bs起来,当然,也带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羡慕,心里大概在想着估计是个新人,刚刚暴出件垃圾装备就兴奋的发疯了。

        “哈呼呼……”

        虽然心脏揖让拼了老命的在跳动着,让我的脸一直处于充血状态,但我总算是稍微的平静了下来,拼命抑制住那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那种疯狂快意,这笑一会,还情有可原,别人只以为是个小白暴出人生第一件装备而已,但是不抑制住心情,持续疯笑下去的话,就有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了,像这种根本超越这个世界上所有认知的小护身符,要是被人知道了,恐怕就算天上那些鸟人,宁愿撕破脸皮也要把它抢过来吧。

        我不知道现在我的表情如何,我想一定很扭曲吧,我已经尽力的克制自己了,能不能躲过别人的怀疑,只能看老天了,我并不懊悔刚刚的孟浪,若是看到怎么一个bug护身符还无动于衷的话,那才叫可悲呢。

        人生难得几回狂??!

        我尽力的让自己表现出得意洋洋的样子,抽出拉尔送给我那只木棒,不同于转职者免费派发的粗糙木棒,这跟木棒虽然也是白板,但是外表明显精致上许多,让人一眼就可以认出,这并不是“大众货色”,我得意的吹了吹口哨,将手中的木棒甩了甩,故作得意的看了周围一眼,才带着剧烈的心跳,离开了广场。

        说实在话,虽然现在装备暴率虽然低,但是木棒,作为同等低级白板武器中最垃圾的武器,实在不怎么希罕。

        我想此时广场里面的转职者眼中一定满是鄙视,我嚣张的态度,小人得志的神情一定会给他们留下很深的影像,这样也好,虽然可能会留下恶评,让很多人惦记上了自己这副丑陋的嘴脸,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从拿到bug护身符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用在依靠任何人组队“历练”了。所以他们看不看的起我,对于我来说无所谓,只希望自己今天的形象,别影响到以后自己老婆的印象就好了。

        在广场的喷水池边傻笑的坐了n久,我才逐渐的回复过来,想过很多,凭着这个护身符,等级越高,我就能拉开别人越远,或许,成为塔·拉夏那种可以单条地狱boss的存在都不是不可能,一瞬间,我脑海里掠过无数念头,心中的欲望极度膨胀起来,哪个男儿没有野心,哪个男儿不想名垂千古,我也有,只不过是被残酷的社会现实打压,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而已,如今,出人头地的机会触手可及,功成名就不再是梦,如何让我能平静下来。

        我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我现在已经被bug小护身符冲晕了脑袋,此刻我的情况非常不秒,就如同六合彩中特奖的农民一样,有点失心疯的倾向,虽然还不至于因此真正疯掉,但是我明白此刻我的思考方式几乎是毫无理智可言,若是任由这种思想膨胀下去,总有一天会走上自己所无法想像的道路的。

        冷静,冷静,我闭上眼睛,努力的让自己的脑海一片空白,现在的我,不合适思考任何问题,必须等自己的心情真正平复下来以后,才能真正的思考以后的方向,我随手捧了一把喷水池的水,狠狠的甩在自己脸上,冰凉的水珠顺着我的发根和下巴滴了下来,总算是让我那几乎烧着的大脑好受一点。

        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喷水池旁边,一直坐着发呆,路过的转职者们纷纷的将眼光投在我身上,对于他们来说,我这种行为无疑的浪费生命,为他们所不耻,我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目光,只是一直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黄昏来临,那橙色的夕阳将最后的华光洒在大地,那潺潺的水池倒映着红色的温馨,路边的行人越来越少了,只留下一片寂静的鸦声,在孤独的广场里歌唱。

        我缓缓的站了起来,脸上不再是刚刚那种无法抑制的颤抖,心中从为有过的平静,我知道,我成功的经受住了诱惑,若是按照某些小说的说法,就是境界提高了n个层次,不同的是,呃~~能力值不变而已。

        我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看到夕阳已经的影子拉的老长的,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回酒吧找道格他们。

        虽然我更想回到储存箱那,好好的将bug护身符看上百遍千遍,然后立刻带在身上,出城杀怪,但是我觉得此刻不合适,在套用小说的名词就是心境刚刚升级,还未稳固,受到诱惑,很容易再次搭回原形。

        貌似,除了护身符以外,还有一把bug幻化之刃吧,不知道有没有留下,我的心情再次激动起来,强行的将迈向储物箱的步伐停了下来,掉头朝记忆中的酒吧走了过去。

        事实证明我并不是一个路痴,虽然不敢说过目不忘,但是回忆着道格他们上午带着我走过的路线,我还是顺利的找到了罗格酒吧,因为,呃~~它就在喷水池附近,不到100米远……

        打开酒吧大门,一古清冷的气息迎面扑了过来,酒吧的人已经差不多走光了,正在擦拭台桌的老板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说,这个时候竟然还有来人光顾?

        黄昏是酒吧最萧条的时候,此时里面已经一个人也没有了。

        不,还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坐在最边落。

        是道格!

        他整个人都无聊的趴在桌子上,那实木的坚固桌子似乎也受不了他半个身子的体重,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咿呀的嚎叫。

        他趴在桌子上,右手拿出他心爱的小手斧,左手搭着一块有点发黄的抹布,时不时的打个大大的哈欠,实在无聊的时候,就用抹布仔细的擦着那把早已经磨光霍霍,都能当镜子用的手斧。

        此刻,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起来,我知道,道格是最耐不住寂寞的,甚至私下谈话的时候,他就说过,他最害怕的就是没人跟他说话。

        在这个动乱的暗黑大陆,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最复杂的,可以是同生共死,也可以是冷漠无视。

        当然,同生共死的前提就是,你的能力不比他差,至少不会拖他的后退,这种思想看似残酷而现实,但是在这个朝不保夕,充斥战火的暗黑大陆,没有人会在意别人自己看待自己,能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不能和自己并肩作战,互相帮助的,就是累赘,不值得同情理会。

        所以,今天中午我迷路的时候,其他转职者的神情却是如此冷漠无情,归根到底,就是因为我还是一个小德鲁依,连和他们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或许他们势利,或许他们想用这种方法来激励新人,但是,无论是哪种情况,事实都很明显,有实力,才有权利。

        道格他们,身为11级的野蛮人,在罗格营地实力也算是中等了,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身为新人的实力,现在我才发现,那段持续了半个月的路程,拉尔他们三人对待我的态度是多少的友好。

        换作其他人,虽然也会救我,但以我低微的实力,他们绝对会以拖累自己为由,将自己抛在荒地里,最多留下一包肉干……

        这一刻,看到道格忍耐着寂寞的等着自己,感觉到自己被暗黑大陆那实力至上的法则冰冻起来的内心,终于找到了一丝温暖。

        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我心里说道,我也有这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