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于是,再我投入战斗后的第五天。时间是晚上红月刚刚升起之时,地点则依然是漫漫的鲜血荒地上的一个小火堆旁边,四人围坐那里,拉尔大叔就我的作战方式问题举行了第n次集体批斗大会。

        “吴,你对战斗很有天赋,领悟的很快,至今为止也是毫发无损?!?br />
        拉尔的口气很温和,似乎表扬我,但是有过前面n次批斗经验的我不为所动,就像老师将学习垫底的学生叫进办公室一样,第一句话也往往是:“,我知道你近学习很用功,老师也很欣慰……”

        “但是……”

        果然如此,我心中一凛,心想这样的手段也敢拿来哄我,也不想想我谁,当年可是硬生生的一个学期之内将老师办公室里的一大罐廉价过期茶叶喝完,被誉为办公室里上课的学习“积极”分子啊。

        “这有好处,也有坏处?!崩笫逡涣橙险娴目醋盼?,神情不似说笑。

        “好处就是,你不用受伤,坏处就是,你没有受伤!”

        什么跟什么啊,难道没有受伤也有错。

        “吴……你仔细的听我说?!?br />
        拉尔看看我笑疑惑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

        “你能保证,以后的战斗中,你能一直保持毫发无伤吗?”

        我很肯定的摇了摇头,开玩笑,就算百级刺客,也有被围攻的时候,怎么可能全部躲闪的了,当然,如果有护盾?;さ幕耙膊皇遣豢赡茏龅酵蚧ù灾泄?,片叶不沾身,前提是你有勇气把所有的技能点都用护盾上……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受伤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呢?”拉尔循循善诱,希望我能一朝悟道。

        我十分配合的沉思了一会,就拉尔以为我即将大彻大悟的时候,傻傻的问了句:“受伤后的反应?”

        “是的,如果你关键时刻受伤,你会怎么样,是立刻捂着伤口脱离战场,还是痛的地打滚,等着怪物给补上一刀,又或者是面不改色的继续战斗呢?”拉尔忍住脸上的黑线继续说道。

        “呃~~,我明白了?!?br />
        拉尔的意思,无非就是要让我习惯受伤,用初浅的一点的道理来讲就是——想要打人,得先学会挨打才行。

        拉尔很满意的点了点头,用狼外婆的眼神看着我说道:“竟然你明白了,那就好不过了,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br />
        “哈?什……什么——?”我突然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第二天,惨无人道的练习开始了,拉尔好心地把身上那件平时宝贝的不得了的白板皮甲借给了我,害我很是感动的当场便挤出了几滴眼泪,当他一脚把我踢进沉沦魔小队的时候,我便立刻盘算着将这件皮甲给贪污掉的成功率究竟有多大……

        沉沦魔不同于腐尸,他们防御低,力量小,生命也短,他们的优势于敏捷的身手和高速的攻击频率,这样的怪物实是拿来锻炼人的金钟罩铁布衫能力的无上法宝,它们这方面的所起的作用即使是神器也要为之黯然自卑,无数的人就是它们的刀下迅速成长起来,然后踏着它们的尸体继续向前,曾经甚至有一位b诗人这样歌颂它们:

        啊,沉沦魔呀!

        转职者们的母亲!

        你用手中那沾满汗水(鲜血)的锄头(小片刀);

        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战士;

        你将自己的生命奉献出来,与之相融;

        看到了吗?你的奶水已经让他们成长起来了;

        轻轻的,你走了,正如你轻轻的来;

        赞美你,沉沦魔,这个世界上可爱的怪;

        转职者的母亲……

        当然,不到片刻,这b诗人就被愤怒的转职者们吊大树上放风筝了,可惜诗却已经流传出去,成为所以转职者们永远的心头刺,眼中钉……

        当我从战斗中摸到规则以后,才发现,这个世界,受伤其实并不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首先,这里不存『网』游戏里面,被标上主角专用记号的要害致命攻击……

        怎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呢。打个比方吧。

        假如你现穿着的是一件防御为10的衣服,那么,这10个防御点会分布你全身,但是分布的并不均匀,比如说比较结实的手臂和腹部,可能分到的防御不到不到1点,而眼睛喉咙这些要害则可能占2-3点,所以无论你攻击手臂还是眼睛,伤害其实也是差不多的,即使有出入,也只是因为受到武器属性上的大攻击和小攻击的作用而已。

        这是当我穿上拉尔皮甲的一刹那就察觉到的,作为第一次穿上装备,鸟枪换大炮的人,我敏感的察觉到从皮甲上传来的一阵温暖的气流,我身体内扩散,不均匀的分布各处,而几个要害位置的暖流犹为厚实。

        那么,竟然不存要害攻击,那么会不会有负面攻击呢,比如说我刺向别人的眼睛,伤害虽然不会因此而增加,但是会不会导致他瞎眼致盲呢?

        虽然不敢以身尝试,但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一些法则限制着吧。比如说无论你的力量再大,伤害再高,对手再怎么弱,但他未死亡以前,你也无法破坏他的要害之类的规则限制。

        否则,站我后面不远处看戏的某三人的职业面前,可能就要加上一些前缀词了,比如说缺一根胳膊的野蛮人怪大叔,瞎眼瘸腿的圣骑士凶伯伯之类的……

        呃~~,那不小心加上去的后缀绝对不是我的心声,大家可别乱猜啊……

        换个角度想一想,要是能轻易就能让对手致盲残废,很多职业的技能技能岂不是变成鸡肋了,比如说死灵法师的微暗灵视,人家随便往眼睛砍一刀就能致盲了,你拼死拼活也只能大幅度降低敌人视野而已,这样岂不是很胡扯?

        总之这个世界的规则我看来是蛮诡异的,典型的拆东墙补西墙,随便的让人难以接受。

        就如同我现拿出一部手提电脑向拉尔他们分析这电脑的功能如何如何,里面的集成芯片怎么样怎么样的nb,程序怎么样怎么样的复杂一样,即使他们听的懂,也一样未必能立刻接受。

        虽然毫无意义,但我还是要抱怨一下这个世界粗陋的规则,这也太那个了吧,即使是随便网上找部网游小说,里面的设定也为严谨,至少人家还有要害攻击这一说法。

        不过换一个角度考虑,这样粗陋的规则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也是为有利不过了。

        其实至今为止,支持我这个世界唯一动力——我也不奢望能如那些『网』的主角一般三妻四妾称王称霸,只要能拥有一处稳定的住所,然后以我德鲁依的身份,想必要找一位贤淑的妻子应该也不会太难,再然后,我偶尔出外面打打怪,做做驱除地狱恶势力的英勇战士的样子,然后把暴出来东西卖掉贴补家用,妻子温柔善良,持家有道,仅此而已。

        总而言之,了解到这一现实以后,我对战斗的后一丝恐惧也为之烟消云散,虽然被砍上一刀的话,还是会很疼,但是至少我不用担心以后会因为残废而被人嫌弃,打一辈子光棍了……

        终于,经过几天的训练,我已经能做到被砍上n刀以后也能面不改色的回上n下,哪怕那把刀是向我的要害砍过来的,我也能视之如无物了,换句话说,我这方面总算是被暗黑大陆的思维给同化了,毕竟暗黑大陆,根本没有要害这一说法。

        我开始能以面不改色的态度穿梭沉沦魔群中以伤换伤,借力打力(其实前后两个成语根本没有什么联系)的时候,拉尔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一副慈师祥父的模样赞扬了我几句,然后顺手把我的皮甲给剥了下来,再次扔进沉沦魔的营地里面,美名其曰强化训练。

        于是以后的强化训练中,我心中以偷龙转凤偷天换日狸猫换太子的手法将沉沦魔的脸蛋转换为拉尔的模样,结果杀敌效率竟然意外的提升了不少,让拉尔感叹不已,还以为自己教导有方呢。

        这样的战斗一直持续了3天,我仔细的数了数,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刚刚好过了半个月,如果暗黑大陆的人的年月日单位跟我们那一样的话。

        今天早上,我起的特别早,早的甚至连那红色的月亮都还没来得及躲下去,因为拉尔告诉我,今天中午就能回到罗格营地了,我内心的兴奋难以言语,没有玩过暗黑的人是永远无法体会到罗格营地我们这些玩家心目中的地位的,那可是玩家的基地,手的殿堂啊。

        而且从拉尔透露出来的消息看,里面至少生活着几十万人,这让我加期待之余,再次鄙视暴雪那只由寥寥无几的np,几只鸡和几头牛,一通木栏构成的罗格营地,偷工减料到也要有个限度吧,这懒的简直都快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