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1109章 只是当时已二逼

    第1109章 只是当时已二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林薇真的有讲故事的天赋,这种简简单单的事情,被她各种渲染,让永夜直接把持不住,惊慌失措要夺路而逃了。

        还好,永夜在脸色吓白的一刹那,看到了旁边捂着嘴偷笑的蓝白。

        蓝白在笑?

        永夜立刻反应过来,林薇并不是当年事情的经历着,但蓝白是??!

        蓝白既然在笑,说明那妹子肯定是人不是鬼!

        “呃,蓝……蓝白你……笑笑笑笑什么?”永夜的舌头还是有点打结。

        “我在笑,薇薇你真是天才,居然能把陈彬的初恋讲得这么地……有艺术美感?看这货那样子,像是有如此美丽的初恋的人?”蓝白被发现了在偷笑,干脆是拍着桌子笑了起来。

        “美丽……初恋……”永夜只觉得脸颊抽搐了一下,他很想问一句,蓝白你的审美观确定是正常的吗?

        “嗯,”小雅歪了歪脑袋,道,“中间应该漏掉了一些情节吧?!?br />
        身为一个能从三十二倍速韩剧看到美国大片,甚至连大部分国产水果剧都能照单全收的妹子,小雅对剧情的分析是相当有经验的。

        蓝白干脆清了清嗓子:“漏掉了很多很多情节!”

        “你敢说,我保证我不会打死你?!背卤蚩继岢龇炊砸饧?。

        “哦,这是犯法的,我不想报警……”蓝白却一点都没有理会的意思,“我就从队服里绣情诗的事情说起吧?!?br />
        “嗯嗯?!比有〖ψ拿?。

        “首先,关于陈彬的队服里绣了情诗的事情,战队的洗衣大妈是第一个知道的,李成尧是第二个知道的,我是第三个知道的,佳佳是第四个知道的,谁是第五个知道的来着……嗯,反正陈彬。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噗……”永夜果断进入了喷泉节奏。

        “然后,有一天他一个人训练到很晚了,因为已经入秋了,晚上有点冷,妹子就进来给他加个毯子,嗯,很大的。双人毯。加了之后妹子就找了个椅子坐在一边,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妹子说她也有点冷?!?br />
        “啊,那不是……”永夜立刻朝陈彬挤眉弄眼。

        “大被同眠的节奏吗?不,”蓝白摇了摇头,“他非常关心地对妹子说。训练室朝北,所以晚上温度比较低,餐厅那边会暖和点!”

        “……”全队集体倒地不起。

        “第二天那妹子感冒了,陈彬买了很多补品去安慰她……”

        “哇?。?!”雍麒麟觉得有戏了,立马叫了出来。

        “静心口服液一盒,汇仁肾宝一盒,三精葡萄糖酸钙一盒。嗯,儿童型的,外加中老年核桃奶一罐!”蓝白摊手。

        “人才!”红狼竖起了大拇指。

        “陈彬非常真诚地安慰妹纸,说,其实,第一次在战队门口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失恋了,但是。越是失恋,你越是要坚强,你永远不要试图去追逐那些处于繁殖期的男人,你要追逐的只是你自己!放下过去,展望未来,加油吧,战胜感冒!”

        “繁殖期的男人……”永夜对陈彬的措辞真的无力吐槽了。

        “可是。他这安慰……和战胜感冒有什么关系?”机甲有点逻辑混乱中。

        “就算妹子真的是失恋来求收留的,在她感冒的时候提这桩真的好吗?”小雅真为那妹子捏把汗。

        “所以,”蓝白继续摊手,“那妹子过了几天就……”

        “病死了?”永夜的牙齿打着架。

        “呸。拖着病体离开了?!崩栋卓聪蛄洲??!爸粤闼奈兜蓝疾患?,那是因为她感冒的那几天根本就没用香水?!?br />
        听完了以后,永夜的恐慌情绪,总算是消除了一些。

        还好还好,归根结底这不是个鬼故事。

        不过,全队对陈彬都只有一个要求:“以后我生病了、受伤了、心情不好了,你千万千万离我远一点,永远都不要来安慰我!”

        陈彬看向蓝白的眼神里充满了恶意:“我决定一脚踹死你?!?br />
        一群没良心的队友,才不管蓝白刚才为他们提供了什么样的娱乐,立刻就怂恿陈彬报复,把蓝白的黑材料也都爆出来。

        蓝白之后又是林薇、小苍,反正每个人都没有被放过。

        好不容易江津村的鬼气,算是被打打闹闹地遮盖过去了,今晚至少大家都能睡个好觉,谁知道,就在他们起身准备回房的时候,从下面的甲板隐隐约约传来了女生的哭泣声……

        永夜当即就浑身一寒。

        刚被遮掩的恐慌,一下又涌上来了。

        “什什什……什么声音?”永夜僵硬地扭着脖子,朝陈彬看过去。

        而陈彬眉头一皱,一把推开他,出了餐厅就往下面看去。

        两秒钟之后,他立刻回头:“小雅,打电话叫船长。红狼,速度下去……”

        “知道了?!焙炖且丫谕旅媾芰?。

        “什么情况?”永夜从后面赶过来。

        “下面有人要跳海!”陈彬道。

        ……

        不知道是船摇晃了一下,还是永夜脚软了,反正他这一下直接就被吓得摔在了地上。

        永夜真的觉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今天从江津村开始就不太好,然后越来越不好……

        这会儿可能还要亲眼见证一个人跳海!

        永夜发誓再也不要进江津村了,他现在哪儿都不想去,他只想找个角落躲起来画小圈圈。

        一群人赶下去之后,跳海女的情况,基本已经问清楚了。

        基本脉络很直线也很狗血,就是一对情侣一起上船,结果男的在船上泡上Showgirl移情别恋,然后女的就要死要活了的模板情节……

        九尾狐此时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地复杂。

        主要是他们刚刚听了一个相当类似的故事……

        可以想想啊,就连陈彬的初恋妹纸,遭遇了如此极品的一套犀利连招,一次次被尖刀正中那一颗扑通扑通儿的小红心,都没有跑去寻死觅活。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想不开的?

        船上的医生、水手,都已经做好了营救准备。

        而很多职业选手也都穿着睡衣跑了出来,一看就是一副“明天要感冒”的架势……

        “陈彬?!币督狙舻纳舸雍竺嫦炝似鹄?。

        “起来了?”陈彬道。

        “嗯,”叶骄阳一摆头,勾了勾手,“我左你右?抄过去?!?br />
        因为已经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劝那跳海女了,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如果有人能够卡好阴影,刚好借着昏暗的灯光,慢慢地挪过去,把那丫头一把扯下来,事情就解决了。

        但是,陈彬摇了摇头:“水战不是我强项?!?br />
        叶骄阳打了个哈欠。睁开半醉半醒的眼睛,耸耸肩道:“那算了。只是,好不容易遇上这种事,袖手旁观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一群粉丝在一边都听得无语……

        救人这种事,还是正经一点好不好!

        就在陈彬拒绝叶骄阳的组队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厨房杂工的灰色衣服的人影,猛地窜了进去……

        因为穿的也是工作人员的衣服。其他的工作人员一下没反应过来,没拦住。

        转眼之间,那个人影就已经冲到了船舷边上。

        而且,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呜哇……”那个人影窜到船边,立马就嘴巴一张,癫狂地哭了起来,哭得比那个跳海女更大声,更伤心。

        他一哭。跳海女反倒被吓住了,不敢哭了。

        当然,跳海自杀什么的,也忘了。

        “你跳什么海?不就是男朋友跑了吗?多大点事儿?跳海?有什么好跳的?跳进去鲨鱼都懒得吃你,”那人影瞬间就哭到了满格属性,“要跳,也该是我先跳……”

        甲板上一下炸开了锅。

        搞个半天又来一个要跳海的!

        “咳。兄弟,有话好好说……”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那人转身就往船外面翻,他指着那个跳海女,吼道?!澳?,你知道吗?我为了一支战队,上刀山、下火海、起早贪黑、殚精竭虑,但是,我一直在被抛弃,一直不被承认,我本来是那支战队公会的会长,他们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赶我走,但是,没关系,我另外组建了一个公会,从零开始建起了那个战队下属公会的附属公会,等公会做大了,他们又找了个人来接管……”

        船上静默一片。

        那人呸了一口:“是的,我再一次被赶走了,从自己一手建立的公会被赶走了。但是,还是没关系!他们不要我,这阻挡不了我为自己战队付出的决心,这一次我没有再组建公会,而是组建地下的情报阻止,为我们家战队提供资源情报……”

        “又被赶走了?”有人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

        “你们的心理能不能阳光一点?”那人翻了个白眼,“这一次,我做得卓有成效,为战队提供了很多的资讯,虽然他们一次都没有回过我的邮件,但是我知道,我的努力为战队的强大添砖加瓦……可是……”

        “这次是被赶走了吧?”

        “这次?这次全队被带走调查,领队入狱,战队都已经在解散边缘了!我的努力,我付出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了意义……呜哇哇哇哇……”

        船上除了工作人员之外,基本上都是玩过剑战的,起初听得还云里雾里……

        可一听这句话,陡然一下就全部轰动了。

        全队被带走调查?

        领队入狱?

        那不就是战戈战队吗?

        而这人自称是战戈战队下属公会的第一任会长……

        顿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整齐划一:“卧槽!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战无伤?!”

        ————————

        满地打滚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