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546章 陈队,救我……

    第546章 陈队,救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雍麒麟?

        就是那个CES联赛没出现的,谁也不知道真容的“神秘大神”?

        当即那群记者就觉得是大料啊,只可惜,他们的所有录音设备,照相机,全都已经被砸成了一个个零件。

        记者们真的要吐了。

        倒霉到这个程度也真是难得了,他们六个人出来本来就是想着遇到突发事情好有个照应,谁知道,直接遇上的就是这群流氓粉丝?

        搞得现在这么大个料,他们却没法拍下来!

        那可是雍麒麟??!

        九尾狐战队里,唯一的一个只透露了姓名,却没有任何人见过的雍麒麟!

        如果能拍到他,那绝对是要被各种大报求着转载的猛料……

        不过,现在后悔这些也来不及了,趁着雍麒麟吸引了那群流氓的注意力的时候,几个记者都跟老鼠一样,从各个角度窜出了网吧的大门。

        一出门,他们就赶紧逃上车,车门都还没关好,就直接一溜烟地飚出去了……

        完全搞不清状况的雍麒麟,只觉得身上一股豪气油然而生!

        刚刚到蓝帆船网吧,他就干了一件大事??!

        短短一瞬间的工夫,眼看他就是从一群流氓手里,救出了一群弱质书生,这就叫路见不平一声吼,

        九尾狐的极端粉丝,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像流氓,正在实施抢劫斗殴的犯罪活动。

        而那些逃走的眼镜党,再不救他们走,恐怕就要出人命了!

        不错,这个出镜方式,雍麒麟真是喜欢极了。

        关键时候,还是要靠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的麒麟大神出马才能搞定!

        站在二楼走廊上的蓝白,看到那群记者都逃走了的时候,脸色有点抽搐……

        “我估计,他下一步就是要骂你家的网管了,放这些记者进来拍了这么多不利的照片,他铁定要把他们全骂成废物……”陈彬笑眯眯地道。

        “试试?他敢!”蓝白翻了个白眼,网管又不是侦探,谁搞得清楚每个进来上网的人,都是要来干什么的?

        “你那什么表情?你在期待些什么?”陈彬笑着侧过脸问道。

        “他们被放跑了,老子再去哪里问他们赔偿损失??!”蓝白郁闷地大叫道。

        九尾狐现在虽然有了第一笔赞助,可是也处于经济困难时期。

        所以,赔偿的问题嘛……

        自然是要好好的谈谈的!

        陈彬拍了拍蓝白的肩:“别急。存着,收利息!”

        “嗯?!崩栋咨钗艘豢谄?,重重地点了点头,“不过,说起这个赔偿损失以及利息的问题来,我倒是想起来了,你解散战队的时候,我网吧的游戏区也被折腾得……”

        “啊,快看,有情况!”陈彬轻车熟路地转移了话题。

        一楼的大厅里,静静的场面,发生了一点微小的骚动。

        雍麒麟脸色有点僵……

        因为他发现,气氛好像稍微有了一点,一点的,细微,改变。

        “自我介绍一下,老子……哦不,我,我叫谭世东,老子是你们九尾狐的粉丝!”谭世东皮笑肉不笑地,朝雍麒麟伸出了手。

        “粉……粉丝?”雍麒麟好像有点明白,他搞错了点什么。

        “刚才你放走的那群‘弱势群体’呢,就是一直蹲在网吧里,等着拍各种不入流的照片,好断章取义编成不利评论的网站记者……”

        “汗……”雍麒麟背上的冷汗冒了出来,底气一下就不足了。

        “不过,老子也不在乎跟那群杂碎浪费时间了,所以,你放了就放了吧,老子也不在乎!”谭世东的目光,好像一下就变成了绿油油的,看得雍麒麟浑身直发毛。

        “老大,几个存储卡都找到了,不会有什么问题?!逼渌募父鋈艘捕几徘謇砹艘幌孪殖?。

        “嗯,比起那群杂碎,更重要的是……我们好像一不小心,就捕捉到了一只野生的大神?”谭世东笑得很恐怖,雍麒麟突然有种叫住那辆车等等,他也跟着爬上去一起逃走的冲动。

        “纯天然无污染的麒麟大神吗?我好像在服务器里见过一两次!”跟着他的另外一个玩家,也笑了起来,上下打量着雍麒麟,就像打量一尊雕像。

        “听说是一种雌雄同体的美妙生物,真的假的???”几个玩家都吹着口哨起哄。

        “嗯,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啊……”突然又有人问道。

        “不管了,拖走再说!”谭世东大手一挥,笑嘻嘻地指挥人手,熟练地抬起了雍麒麟,一群人扛在肩上,就准备溜掉了。

        “???”雍麒麟瞬间就被吓崩溃了,刚才的那点气势荡然无存,几乎是带着哭腔就叫了出来,“喂!喂喂喂!我不是野生的,我是家养的!还有,我……我不是用来吃的!陈队,救命,救命,救命啊啊啊!!”

        ……

        陈彬面无表情地,就在雍麒麟的大喊大叫声中,毫无阶级友情转身,回屋子里优哉游哉地洗漱、开电脑。

        一直目睹了这一切的机甲,怔怔地追进去问道:“那个……那个……”

        永夜也完全傻掉了:“不会被抓去做压寨夫人什么的了吧?”

        红狼把手捏得咔嚓咔嚓地响:“陈队你给个话……就他们那种花拳绣腿,我一个能干十个?!?br />
        永夜立刻也举起手:“我……好吧,我虽然一个只能干半个,但我可以加油助威!”

        虽然被带走的是雍麒麟,但是永夜可比陈彬有阶级友情多了,一瞬间就有种追上去,给雍麒麟刷上一口血的冲动。

        如果雍麒麟知道了,一定会感动得泪流满面!

        谁知,陈彬挥了挥手:“不用担心,99没有生命危险?!?br />
        “那……1呢?”陈彬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出来永夜就咬手指了。

        “如果真碰上1了,等他回来之后,再让小雅给好好补补?!背卤蛩底啪桶延瑚梓肱自诹四院?,伸手问小雅要早餐去了。

        “……”永夜转头看向机甲,“我觉得,虚假攻略那事儿,陈队跟麒麟的梁子,结得不轻啊?!?br />
        “嗯,这仇看来得报一辈子?”机甲打了个寒战。

        所谓的极端粉丝,对战队成员一般都不会有太多的敬意,但雍麒麟一见面就表现出的锄强扶弱的斗志,以及好心办坏事的天赋,都让极端粉丝们觉得特别的投缘!

        于是,一群人大白天的上午十点,就找了个开早市的饺子馆坐下,又在街对面的“王太婆小卖铺”叫了一打所谓82年的Lafite,乱七八糟地就吃吃喝喝起来。

        雍麒麟真是被折腾得晕头晃脑……

        哪有玩这么大的?别说是一边吃饺子一边喝葡萄酒这么诡异了,就是一边吃饺子一边喝葡萄汁的事,他都没玩过??!

        更何况还是“王太婆小卖铺”出产的葡萄酒!!

        雍麒麟觉得自己的生命值在不断下降,不断下降……

        “哥哥告诉你,就冲你那双不分善恶的眼睛,哥哥就欣赏你,喜欢你!”谭世东拿起酒瓶子就往嘴巴里灌。

        “别,我是正常男人?!庇瑚梓胪吩窝刍ǖ馗辖粢∈?。

        “怎么着,看不起我们粉丝是不是?哈哈,来,喝一个!”

        “你妹,让老子先吃点东西,晕了几个小时的车了……”

        “哟,晕车???哥哥给你治!保管有效,药到病除,完全免费——老板,给老子拿一瓶醋过来,一整瓶!”

        “呕……”雍麒麟真觉得,自己要死在这里了。

        下午一点多,雍麒麟才被送回蓝帆船网吧……

        面对一群队友复杂的目光,他想挤出一个笑容都做不到了。

        任谁被灌了几瓶不知道什么伪劣苦酒加上小半瓶醋,估计都不怎么笑得出来的。

        雍麒麟真是觉得自己可怜死了。

        像他这么注重伟大形象的人,和队友们见面,居然是这样一幅狼狈的样子,以后在战队还怎么能抬得起头做人???

        陈彬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谭世东。

        谭世东心虚地避开了目光,没等陈彬开口,就主动拱手道:“那……什么,我们也就是挺喜欢他的,也不知道他酒量小,对不住,对不住哈……”

        雍麒麟一听又要吐了,尼玛会说人话吗?他那是酒量???他这种从小喝惯了好酒的人,能喝得下那瓶醋?靠,他们那都是什么玩意儿??!

        陈彬冷笑了一声:“你还真以为,一句对不住就完了?不说麒麟的事,今天你们在网吧,闹腾得很欢???”

        谭世东呼吸一滞:“你不能不讲道理!”我们不是随便打架的,那群记者黑九尾狐?!?br />
        陈彬一拍桌子,站起来就把训练室的门,给踹得关上了。

        谭世东不知道为什么,身子突然就抖了一下。

        然后,只见陈彬转过身,又重新坐下,脸上还是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笑眯眯地道:“嗯,我不会讲道理。东哥你是个会讲道理的人,讲给我听听?”

        谭世东一脸无语……

        什么时候他们极端粉丝,居然成了“会讲道理的人”?

        陈彬的脸色,依旧如春风一般温暖:“坐下说,慢慢,慢慢地说。我想想,就从六年前你闯战队基地的事情说起,一直说到今天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进我的地方砸我的东西带走我的人的事!嗯,不急,你说,我陪着……”

        谭世东深呼吸了一下,看了看身后的一帮兄弟。

        陈彬这是要算总账的意思?

        蓝白坐在一边,只是打了个哈欠……

        九尾狐正式建队之前,这帮人是必须要处理清楚的,他们是双刃剑,虽然大多数时候,他们还是比其他战队的极端粉丝要正常点,但是,一旦不小心,就有可能会伤及自身。

        尤其是建队的关键时期,外人怎么居心叵测都还好说,可总不能让自家粉丝,给搞出了问题!

        所以,这就叫做攘外必先安内!

        ——————————————————————————

        兄弟们,救果果!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