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487章 五局四胜?不可能的任务!

    第487章 五局四胜?不可能的任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陈彬看完了机甲他们打的第十局,也就是他离开之后打出的第三局了。

        斩、红狼无双剑显然兴奋过头,找着叶骄阳就上,难免不被叶骄阳轻松地秀到飞起。

        机甲则正好相反,遇上人就越打越没信心,小失误不断。

        永夜因为红狼和机甲的严重脱节,而被搞得手忙脚乱,顾此失彼……

        实际上,机甲、红狼和永夜的这一套阵容,可以说是陈彬训练得最仔细的一套。

        机甲和小红如何配合打乱对方的节奏,都说得仔仔细细,但是,遇上红巢的冲阵,什么训练的东西都忘得干干净净了。

        叶骄阳他们第七局被陈彬狠狠涮了一道,看不到隐身中的零点,只能满地图保持移动,被有旁观视角的观众们笑了整整一分钟,虽然后来裁判判了他们胜,但素来飘逸的红巢战队,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所以,白一山和鲁双双一肚子的火气,全撒在了机甲他们身上。

        简直是排山倒海,气势汹汹……

        临场经验的不足,让机甲三人被红巢逮着连虐了两局,现在,第三局几乎也已经输了。

        满场九尾狐的观众,因为机甲他们的艰难迎战,而沉寂了好一会。

        现在,陈彬回到了这里,他们仿佛燃起了一点希望。

        第十局很快打完。

        随着红狼和叶骄阳最后一对一的拼杀失败,第十局结束,红巢战队取得了胜利。

        虽然,最后剩下的五局至少要赢下四局,可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九尾狐的粉丝们,还是期待着奇迹。

        从蓝白被打下去的第七局开始,一直到机甲他们连输的三局,九尾狐已经四比六落后红巢了……

        “呵呵,我们是该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什么?九尾狐战队的斩、红狼无双剑,丝毫不怵红巢战队的队长叶骄阳,从头到尾都和他拼得你死我活……”

        “我们看到了九尾狐的新人们奋力的表现!”唐忆瑶考虑到三楼的赞助商,所以不遗余力地圈点着九尾狐几个新人的表现,“我想,再没有任何一个战队的新人,能够和叶骄阳带队的红巢,拼到这个地步了!”

        唐忆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九尾狐战队,陈彬和蓝白不在场上,就打成了这样,三楼那些刚刚建立起信心的投资人,可能看到这里就会产生犹豫了。

        如果九尾狐的新人,并不是很强?

        而是,陈彬和蓝白的带动之下,他们发挥出了超水平的实力?

        那么,整个战队的价值,自然会大大缩水。

        陈彬之所以不把表演赛,定位为他和叶骄阳的一对一,就是因为一对一对于展现战队实力来说,没有任何帮助——那只是陈彬一个人强,并不是战队强。

        投资人看中的不是某一个主神,而是整支战队的未来……

        唐忆瑶是叶骄阳的粉丝,但是,她也是希望九尾狐能顺利建队的,所以,能够在言语之中扭转一下三楼的看法,她肯定会注意到。

        事实上,现在三楼那边,肯定已经有了动摇……

        “现在陈彬已经回到了场上,下一步九尾狐的战术肯定会有新的部署,”唐忆瑶继续道,“虽然只剩下最后的五局,但是,也并非没有翻盘的希望!”

        “没错!而且,呃……”杨御晨说到一半,突然道,“不对,陈彬申请了暂停。嗯……是的,他向裁判申请了暂停?!?br />
        “这是这场表演赛上,九尾狐申请的第一次暂停?!碧埔溲龃笱劬Φ?,“一场表演赛,双方战队都用到了暂停,还真的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可见双方这场表演赛,打得有多激烈……”

        “九尾狐要换人吗?不,他们没有举牌换人,陈彬只是申请了暂停,但他并没有准备上阵,可是……表演赛只打满正式比赛的半场,也就是十五个小局,而比赛已经结束了第十局,九尾狐在最后五个小局里,必须要至少取得四局的胜利才能赢得这场表演赛,陈彬还不准备上?”

        “嗯,导播那边传来了确切的消息,只有暂停,并没有换人,”唐忆瑶叫了起来,毕竟,没有哪个解说希望比赛是一边倒的,那还解说什么劲,她得到了消息之后,立刻拍了拍桌子,道,“那么,我们就看看陈彬在暂停的时间里,能让三个新人,产生怎样的变化……”

        “一共十五局的Cs赛制半场表演赛,必须要赢八局才算取胜,只要第十一局再输掉,红巢就将拿到赛点!”秦千路道。

        “那么,让我们拭目以待??!”杨御晨被陈彬这个大胆的举动,再次勾得兴奋起来!

        陈彬申请了暂停之后,叶骄阳也“去洗手间”了。

        当然,鬼才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因为叶骄阳精力旺盛,基本场场都能首发,所以红巢战队并没有明确的替补二号位……

        所以,叶骄阳离开之后,红巢战队申请换人,临时换上了薛米乐代替叶骄阳。

        两个持续输出加一个峨眉的阵容,阵地战的话比叶骄阳在场还要更强!

        最后五局,至少要赢四局啊。

        而且,对手还是红巢!

        面对红巢,五局里能拿下自己选图的三局就已经很不错了……

        赢下四局以上,几乎是不可能的。

        九尾狐的粉丝有点绝望了……

        如果陈彬不准备自己上,继续让机甲他们打的话,第十一局输掉,也不会太意外。

        当然,没有谁会怪机甲他们。

        新建的九尾狐战队,能在表演赛上和红巢打成这样,他们应该满足了。

        但是,人总是贪心的,赢了一局就想要两局,赢了三局就想要全胜,既然都已经拼到了第十局,还有一丝赢的机会,九尾狐的粉丝当然想看到他们的战队取胜了。

        即使,只是表演赛。

        九尾狐的粉丝心底里那股追逐胜利的因子,也不会因为表演赛而消失。

        可惜,陈彬叫了暂停之后,只是把机甲、红狼和永夜叫过来,拿了张纸给他们强调要点,并没有一点换人的意思。

        ……

        机甲满头都是汗。

        瀑布汗,尼加拉瓜瀑布汗……

        陈彬几次试图解除他的紧张,完全都不奏效。

        “最后五局,最后五局,只有三张图的选图权在我们手上,最多只能赢的了三局,我们输了?!被滓∽磐吩趺此愣际歉鍪涞木置?。

        “……”永夜和红狼都无奈得看着他。

        “五局四胜,我们不行的,陈队,你和蓝白还有小苍上吧,你们的胜率才是最高的?!被锥猿卤虻?。

        叶骄阳和机甲配合过,他们曾经在云雾城服务器的战场活动中,一起玩出了最后时刻逆袭翻盘,抢下个人功勋第一的戏码。

        所以,叶骄阳也知道机甲的紧张和不自信,遇到大神的时候他会胆怯、畏缩。

        而机甲的信心,彻底在红巢飘逸的节奏中,一点点地灭失……

        现在,他已经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五局要赢四局……

        怎么可能做得到?

        最后的关键决战,他已经一点信心都没有了,所有的信心都已经在红巢战队一次次漂亮的走位、极有想象力的意外反杀中,消失无踪。

        至于红狼的弱点,叶骄阳更是清楚,他很容易和队伍脱节,只要稍加yin*,和退到一边的机甲就会完全脱节。

        最后,剩下的永夜首尾不能相顾,自然也毫无办法。

        陈彬看了看机甲,他已经有点撑不下去的感觉了,但是,现在要把机甲换下去吗?

        倒也不是不能换……

        陈彬看了一眼一直安静地坐在角落的小苍。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还是摇了摇头,索性直接扔掉了手上的纸,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了机甲。

        那个小瓶子,和一般高考之前热卖的那些“脑轻松”什么的口服液十分相似,但是,明显是被打开过的……

        憋屈一看到,马上就挪了挪身子,挡住裁判的视线。

        情急之下,他连电脑都不看了,神秘兮兮地朝陈彬道:“这是……那个?”

        “哪个?”陈彬笑着应了他一声。

        “靠,老大……你胆子也太大了,当着裁判的面就,使用……”憋屈压低了声音,“xi-fe-ji?!”

        “洗分机?”陈彬真心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兴奋剂!”憋屈又压低了一点声音,低低地对陈彬道。

        “……”陈彬太佩服憋屈的想象力了。

        但是,没想到机甲听见了憋屈的声音,深深吸了一口气,立刻从陈彬手里把小瓶子接过来。

        陈彬下面的一句“等你觉得紧张的时候就喝一口”还没说出口……

        机甲这边就已经抓起小瓶子,把所谓的“兴奋剂”一饮而尽。

        “你,你这就喝了?”憋屈的眼睛瞪大了,兴奋剂对身体可是有很大伤害的!

        “嗯?!被鬃匀灰仓佬朔芗劣卸?,但是,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喝下。

        只见机甲的脸上,泛起了两抹很不自然的潮红。

        陈彬抚额。

        全队都是群什么宝贝……

        机甲的眼神有点迷离,他抬了抬头,困惑地朝陈彬问道:“真的很有效?!?br />
        陈彬笑眯眯地问他:“记住什么味道了吗?”

        机甲立刻摇头,摇得很坚决。

        陈彬左顾右盼地看了两眼,笑着道:“哦,那就好……”

        “好什么?”憋屈奇怪地看了一眼陈彬。

        “没什么?!背卤虻?。

        机甲回到机位上坐下,手也不抖了,心跳也平静了,手放在键盘鼠标上,回头朝陈彬问:“陈队……为什么会带着这个?难道是蓝白常喝的?”

        “咳,”陈彬也没想到机甲一口气全喝下去了,立刻摇头否认道,“哦,不,不是。蓝白他常喝的是……那什么,静心口服液!”

        一楼尽头的,九尾狐选手休息室里……

        蓝白突然鼻子一痒痒,啊啾一声,打了个很大很大的喷嚏。

        ——————————————————————

        昨天凌晨…从酒店出来,五点多才冒着暴雨回到家,当时地面积水反光,路上方向都看不清楚,呵呵,还好没掉到湖里去……万幸没感冒没发烧,只有点轻微的头晕,还有力气爬上来求几张月票,挥爪爪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