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网游小说 > 绝顶唐门 > 第349章 聂队,你到底怎么了?

    第349章 聂队,你到底怎么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场次也越打越少。

        刺眼的光芒,各种华丽的技能效果,闪耀在数千米的高空之上……

        蜀山栈道,风云迭起。

        一道道剑光,火龙,喷涌在摇晃的栈道上,一场结束的时间也越来越快。

        …,四点,五点……

        全队都已经打得没什么话说了。

        三百场说多不多,但只有亲身打过的人才会知道,这种跟高水平的对手激烈的对抗中,连续三百场打下来对精力的消耗有多大。

        实战中学到的越多,越往后面思维就会越集中。

        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每一场的消耗都是成翻倍地上升……

        最初全队还只觉得聂彦厉害,持续不断的战斗,一点也没有让他的操作走形,可直到徒手拆机甲最后一个完美地胜利,为这三百场PK划下了一个句号,全队才猛然发现,实际上陈彬也并没有休息过……

        全队都习惯了从队伍频道里得到一句句的调整提示。

        打完了之后,才惊觉,不止是聂彦一直在打,陈彬在队伍频道里的消息,也一直都没有停下来!

        “我们赢了多少???”永夜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已经几乎半躺在了椅子上。

        “不记得了,我就只知道一直在打……”斩、红狼无双剑在队伍频道里回复道。

        “机甲,你赢了几???”生的荒唐问道。

        “呃,没数啊,应该有一半以上吧,”徒手拆机甲不好意思地道,“我的输出太高了!”

        实战之前,全队都不会想到,短短一晚上的一对一拼杀,能让实力有多少提升,但是,一晚上打完了之后,所有人都明白了。

        虽然三百场打完了,但陈彬还在队伍频道里发出一些要点的总结。

        全队可以没有经验,可是陈彬却是有经验的,今晚的实战对他们的实力提升虽然很有帮助,实际上这只是很短暂的,如果没有一个巩固的过程,这三百场实战可以说毫无意义。

        因为,每一个细节都需要他们领悟和推敲,要把这种爆发到最高的实力水准,渐渐地变成他们的常规水准,再去追求更高的爆发水准。

        一晚上的连续作战结束了,但这只是一个实力提升的开始,今晚经历的一切,就像是一下子塞进了嘴里的营养品,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来消化、吸收。

        聂彦复活起身,他的视角调整了一下,朝着陈彬那边转了过去。

        可是,陈彬还在队伍频道打字,明显没有时间理他,更没有注意到他视角的调整。

        聂彦在附近频道打了个问号,然后懂?。骸拔易吡??”

        陈彬嗯了一声,刷出了两个字:“不送?!?br />
        “没什么要说的吗,零点……或者说是,陈彬!”聂彦确定蜀山栈道地图没有别的玩家了,缓缓打出了陈彬的名字。

        “???我不记得我跟你有什么需要多说的,”陈彬一个笑眯眯的表情刷出来,“你不会是期待我跟你说谢谢吧……”

        三百场的约战,聂彦确实给了零点小队很大的帮助。

        但是,那也是建立在他先不小心露出了尾巴,让陈彬知道他安排李沉他们杀了徒手拆机甲和斩、红狼无双剑!

        陈彬能理解,聂彦做的是一个队长该做的事。

        那么,他做的也是一个队长该做的事,至于感谢的话什么的,他还真的没准备说。

        “不,我是说,对九尾狐的解散,以及战戈建立的事,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聂彦静静地道,“我一直记得我离开九尾狐的时候,你跟我说,我是个一辈子生活在背光处的人,那么现在呢,谁即将登上聚光灯闪耀的舞台,而谁才在背光的地方挣扎求存的那个人?!?br />
        永夜陡然一下偏过头,看了一眼陈彬。

        聂彦这话说的有点太重了……

        可以说,战戈即将参加六月份CES的首秀,而曾经的冠军队九尾狐却解散了。

        就跟对徒手机甲说话一样,聂彦这已经不是嘲讽。

        而是直接的人身攻击!

        只是,永夜实在没有想到,陈彬竟然跟聂彦之间,还有这样深刻的过往。

        可是,偏过头的永夜所看到的陈彬,却是一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表情……

        困惑?

        陈彬竟然在困惑!

        下一刻,陈彬在附近频道刷了一行字:“我有说过那种话吗?你记错了吧!”

        永夜顿时吐血千丈!

        什么战戈首秀,什么九尾狐解散,压根就没戳中陈彬。

        反倒是聂彦记恨了这么多年的一句话,陈彬他居然……居然不记得了??!

        简直是,比骂聂彦一顿都更伤人!

        看到陈彬的回答,聂彦也是一愣……

        打了一晚上,聂彦最后想问的,其实就只有这一句话而已。

        然而,陈彬却是这样的回答?

        多少年了,他默默地蛰伏,默默地等待,终于等到了陈彬走下神坛的那一刻,他要扯下他脸上可恶的笑眯眯表情,想看到他众叛亲离的苦笑,看到他强自支撑的失意,看到他失去一切挣扎……

        可是,结果呢?

        还没等聂彦回神,陈彬笑眯眯地又打出了一句:“好吧,如果我真的说了,那么,对不起?!?br />
        聂彦整个人,顿时就跟徒手拆机甲被斥为草食动物的时候一样,被一道电流瞬间击倒。

        这怎么可能!

        陈彬怎么会这么爽快地,给他三个字,对不起!

        ……

        聂彦坐在网吧空荡荡的包间里,看着暗淡的灯光,过了好久才重新恢复了清晰的思路。

        再一看,蜀山栈道上已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陈彬和他的小队,早就已经开开心心说说笑笑地,离开了地图。

        聂彦想要站起来,身体却突然使不上力气。

        作为一个老牌的职业选手,聂彦就算离开九尾狐之后,都还都按照陈彬对九尾狐选手的要求在锻炼的,身体一直非常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一晚上的连续战斗,实际上给聂彦的压力也并没有大到哪里去。

        毕竟输赢并不涉及到奖金、积分、排名这些东西,而且比起真正的职业选手,徒手拆机甲他们应付起来也没那么困难。

        既然不是因为精力消耗,那是因为什么?

        聂彦冷冷地咬了一下牙试图让自己先站起来,但是,手脚传来的感觉却完全不受控制,而且随着他这一下勉强起身,心跳陡然一下加速,产生一种锥刺感……

        整个人连人带椅子,摔到了地上。

        聂彦躺在地上,平复着呼吸……

        一瞬间的这种肢体无力只是暂时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只要不慌不忙冷静下来,慢慢地,身体都马上会重新有知觉。

        平静,平静下来。

        聂彦的思维渐渐地恢复过来,细细想了一下,刚才一下的情绪确实太起伏了。

        为什么会这么起伏呢?

        聂彦脑袋里反反复复转过的,只有陈彬说笑离开的背影。

        如果我真的说了,那么,对不起。

        对不起……

        无比爽快的一句对不起。

        陈彬怎么就能这么不在意地对他说得出来对不起,难道对他就一点怨恨都没有吗?

        以陈彬的聪明,不可能不知道,九尾狐战队跟经理产生矛盾之后,他是怎么抛弃流域战队乘虚而入的,又是怎么勾搭胡晖的。

        以陈彬在职业圈的人缘,更不可能不知道,九尾狐解散之后,他又是用了什么办法占领了九尾狐的基地,接着怎么把战戈作为九尾狐的延续宣传,从而拉到大笔赞助的。

        陈彬的反应,怎么可能是这么爽利,这么无所谓的三个字,对不起?

        聂彦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网吧包间冰冷的石板地面上,目光复杂地盯着天花板。

        肢体的感觉渐渐地在恢复,聂彦却没有急着爬起来。

        静静地在地板上躺了十五分钟,一阵单调乏味的铃声,才把他从混乱的思绪里拉回来。

        “聂彦,你昨晚上去哪里了?怎么我一早上起来,看到你不在宿舍啊?!笔只锎吹氖抢畛恋纳?。

        “哦,出门转了一下,我马上回去?!蹦粞逄闪艘桓鲂∈钡谋涞孛?,这一会儿才感觉到四肢百骸被注入了一股暖流。

        “呃。你别吓我!”李沉听着聂彦的声音,“你到底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么哑……”

        “有吗?”聂彦道。

        “听上去就像是快晕倒了似的,有什么不能说的?”

        “哦,没有,没什么事,我又没跑太远,马上就回来?!?br />
        “奇怪!难道是发烧了?你就在原地别动,直接说你在哪里,我跟取道刚好出来买早餐,过来接你吧?!?br />
        “……”聂彦现在虽然不至于站不起来,但头还是有点晕。

        如果是陈彬遇到这样的身体不适?

        聂彦自动脑补他的反应,估计早就四处打电话,把自己的状态描述成再晚送医院就要死了的情况,然后让人赶紧来接他吧。

        可是,聂彦动了几下嘴唇……

        还是轻轻摇了摇头,对李沉道:“我已经在路上了,你帮我带一份早餐就可以了,谢谢。就这样,我挂了!”

        ……

        随着聂彦的下线关机,蜀山栈道地图,再已空无一人。

        至于早就回到了成都府的零点小队,又总结记录了一些细节,也准备散了。

        “陈队,你以前到底怎么欺负聂彦了,还是说说吧?!比拥暮闷嬉蜃佣急荒粞迥敲凑敕嫦喽缘奈驶?,给勾了起来。

        “说什么,全都给我睡觉去!”陈彬笑眯眯地道。

        “陈队为什么不说,难道其实是……聂彦欺负了陈队?”永夜道。

        “说实话,聂彦跟陈队说话的那副阴沉沉的语气,你们不觉得,很吓人吗?”徒手拆机甲发了个咬手指的表情。

        “……”全队都给了他一个莫名的表情,“估计只有你一个人被吓到了吧?!?br />
        “好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第一件事,不再是聂彦,应该是江洋大盗了!”永夜刷了一排V字手势的表情道。

        “先别说江洋大盗,我们的第一件事恐怕该是去补级别了?!闭?、红狼无双??醋抛约罕簧钡舻募侗鸱⒋?,今晚他是被杀的最多的一个,级别掉的也是最多的。

        “不,你们的第一件事,该是去睡觉!”陈彬看着窗外明亮的天空,又在队伍频道里发了一个大太阳的表情,然后,却在太阳后面跟了一句,晚安。

        ——————————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牛奶被太阳晒坏了的原因,昨天一晚上胃里不舒服没睡好。果果这一章意思可能没表达好,各自帮忙脑补一下,今天吃什么吐什么,搞得更新又晚了,各种烦躁…….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飘天文学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